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对于自己的儿女,心里从来都是宽容的,哪怕表现再严厉!

  对于林昊,彭士弘确实不是一般的愧疚,所以他一直任由林昊嘶吼,发泄!

  一直到他终于停下来了,彭士弘道:“现在你可以坐下来,听我慢慢跟你说吗?”

  林昊心中仍有怨气,讥讽道:“慢慢跟我说?你不是很忙的吗?有这个时间?”

  彭士弘道:“再忙,这些事也要跟你说清楚的。”

  林昊语气生硬的道:“可是我很忙,我没时间!”

  彭士弘道:“那我尽量长话短说!”

  林昊很想拂袖而去,但最终却只是坐下来,其实心中那股怨气已经在刚才的时候发泄得差不多了。

  彭士弘道:“这个事情说起来很复杂,恐怕还得从你爷爷那一代说起。”

  林昊问道:“爷爷还在吗?”

  彭士弘摇头,“已经不在了!”

  林昊叹了口气,又问:“我们家现在还剩下谁?”

  彭士弘道:“只有你我二人!”

  林昊道:“为什么会这样?”

  彭士弘指着周围道:“这所房子,是我们家百年前的祖业,你的爷爷的爷爷叫做林炳茂,曾经做过官,告老还乡回到这里,然后起了这座宅子,年近六十才得子,就是你的爷爷林焕扬。你爷爷是个很聪明的人,去外面读过书,学成回来后继承家业,可是却赶上一个特殊时期,被定了一个不好的成分……”

  林昊点头道:“我知道了,然后呢?”

  彭士弘道:“你爷爷就逃了,家宅田地全部充公,他一路逃到台省,改名换姓,变成彭子明,因此有了我之后,我也跟着姓彭,可是你爷爷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根,忘记自己的祖宗,早早就嘱托我,如果有了后代,一定要改回林姓,一定要拿回家业,一定要让认祖归宗。”

  林昊默默的听着,见他始终站在那里,这就拉过一张椅子,示意他坐下继续说。

  彭士弘坐了下来,“你爷爷虽然很有学识,对账务一类有特别的天赋,可是刚开始到台省的时候也举步维坚,几乎都是在干苦活,直到成为了一个当铺的伙计,然后成为账房先生,最后遇到了一位贵人,日子算是渐渐好起来。”

  林昊忍不住问:“什么样的贵人?”

  彭士弘道:“一个夫人,大军阀的正室!”

  林昊道:“然后呢?”

  彭士弘道:“她的丈夫倒台之后,她带着一笔巨大的钱财逃离台省,随行的四个心腹手下中就有你爷爷在内。到了国外后,她成立了三个机构。四个她带出来的心腹也分别受到重用,而你爷爷仍然负责财务。”

  林昊忍不住道:“你是不是说得越来越远了?”

  彭士弘摇头,“没有,如果你知道这三个机构是什么的话。”

  林昊道:“哪三个机构?”

  彭士弘道:“一个是三禾集团。”

  林昊听得差点没跳起来,“什么?你说的是倭国的三禾集团?”

  彭士弘点头道:“是的,夫人逃离台省后就是去了倭国。首先创立了三禾集团,然后才是另外两个机构!”

  林昊震惊得不行,半响才问道:“后面两个机构是什么?”

  彭士弘道:“一个是黑锋国际!”

  林昊这次是真的从椅子上跳起来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彭士弘道:“剩下的一个,你应该能猜到吧!”

  林昊道:“你该不会是要跟我说,剩下的那个就是古堡吧?”

  彭士弘点头,“不错!”

  林昊呆住了,脱口而出一句:“我草!”

  彭士弘道:“刚开始建立这三个机构的时候,一切都还在夫人的掌握之中的,可是随着这三个机构不停壮大,掌管这三个机构的三个心腹便渐渐有了野心。为了摆脱夫人的控制,最后三人联合起来,对夫人进行满门灭杀。”

  林昊狂汗,“这么忘恩负义?”

  彭士弘点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紧跟着遭殃的就是你爷爷和我。因为所有的钱都握在你爷爷和我的手里。他们不单止要摆脱夫人,还想要这笔钱。”

  林昊道:“最后呢?”

  彭士弘道:“你爷爷被他们杀了,可是他们并没有如愿拿到那笔钱,所以对我继续展开追杀。我预感到他们不会放过我,所以就安排你母亲带着年幼的你回到石坑村这里避难,那个时候,我已经通过别人,将咱们这座宅子买了回来。而我则继续跟他们周旋。”

  林昊恍然的道:“将咱们宅子买下来的人,就是那个左坎?”

  彭士弘点头,“当时我跟你母亲经常去那个茶楼喝茶,跟当时的茶楼伙计左坎渐渐混得熟悉起来。而他的身份是不会让人起疑的,所以就委托他去办这件事情。他拿到地契后,交给我的当天晚上,我就遭到了枪击,只能蜇伏下来。可是他们并没有放弃对我的追杀!”

  林昊道:“那我妈呢?”

  彭士弘道:“你妈带着你回到这里,生活了约有两年的样子,那个时候你只有四岁多一点点。但最后还是被他们找到了,他们原本是要抓到你们母子,用你们来威胁我,让我把钱交出来的。但你母亲带着你逃走了,为了让你活下来,你母亲只好将你扔在车站,自己将他们引开了。”

  林昊苦笑道:“你知不知道,我在火车站被人带走了,然后卖来卖去,最后卖到了黑锋国际。然后又被卖到了古堡。”

  彭士弘摇头,“我是后面听小雅说了,才知道的。我没有认你,不是我不想,而是就算到了现在,他们仍然没有放弃那笔钱,仍然在追杀我。我不想上一辈的事情还牵扯到你身上。可是小雅说了你的事情后,发现他们也在追杀你,那我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

  林昊苦笑道:“还真是父子啊,你的麻烦,也就是我的麻烦!”

  彭士弘道:“林昊,对不起,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林昊摇头道:“既然这一切都不是你愿意的,我也没有理由怪责你。”

  彭士弘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道:“那笔钱……”

  “不!”林昊连忙打断他道:“你不要告诉我那笔钱有多少,那不是你的钱,也不是我的钱,最好是从哪里来还到哪里去。”

  彭士弘想了想,这就冲外面喊一句道:“小雅,你进来吧!”

  门立即被推开了,辛晓雅从外面走了进来。

  彭士弘指了指林昊旁边的椅子道:“你也坐下来!”

  辛晓雅点头,默然的坐到林昊的旁边。

  彭士弘道:“刚刚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吗?”

  辛晓雅不想承认的,但最后只能点头,因为她始终贴在门后偷听。

  彭士弘道:“既然我已经不再隐瞒林昊,自然也不能隐瞒你了。”

  辛晓雅愕然道:“隐瞒我?隐瞒什么?”

  彭士弘道:“以前我跟你说,你是个孤儿,是我在孤儿院门前将你捡回来的。”

  辛晓雅道:“难道不是?”

  彭士弘摇头,“不是!”

  辛晓雅疑惑道:“那是什么?我是你跟另外的女人生的亲女儿?”

  彭士弘苦笑着摇头,“也不是。我除了林昊的母亲,没有别的女人。”

  辛晓雅道:“一夜情也没有吗?”

  彭士弘汗得不行,没理她的不正经,“你是夫人唯一留下来的后代!是她的亲孙女。”

  辛晓雅睁大眼睛,“不是吧?”

  彭士弘点头道:“跟你做了那么久父女,我什么时起老点过你?你祖母当时出逃的时候,是带着你年幼的父亲的。后面你父亲结婚后有了你,在你家被灭门之前,你祖母或许有了预感,把你扔到孤儿院去了。同时也交待了我,如果他们有什么不测,必须去将你领养出来。”

  辛晓雅道:“这,这……个剧情转折得有点快,我有点接受不了啊,老爸!”

  彭士弘道:“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你必须得去面对的。”

  辛晓雅道:“那我家还有谁吗?”

  彭士弘摇头道:“没有了,仅仅只剩下你。”

  辛晓雅看向林昊,带泪苦笑道:“你比我命好,你还有个爸,我却什么都没有了。”

  彭士弘道:“但你有钱的,你祖母交托到我父亲管理的钱财,现在在我的手上,不过我没让它亏损,事发到现在,我已经将它翻了十倍。你找个时间,我们作一下交接!”

  辛晓雅泪如雨下的道:“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彭士弘道:“这是你祖母留给你的遗产。你不能不要的。”

  辛晓雅连连摇头道:“那老爸你就继续帮我保管啊!”

  彭士弘道:“为了这个钱,我林家已经真的是家破人亡了!”

  辛晓雅道:“那就干脆把钱给他们算了,让他们不要再追杀我们了!”

  “不行!”林昊父子两人异口同声的拒绝。

  林昊冷哼道:“老姐,你是不是傻?他们杀了我家这么多人,还送钱给他们?

  彭士弘苦笑道:“钱就算给他们,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当年的事情,我是知情者,这么多年来他们对我追杀不停,除了要钱,还想要灭口!”

  林昊咬牙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他们血债血偿!”

  彭士弘道:“林昊……”

  林昊道:“你是不是要劝我不要去报仇?因为我势单力薄,斗不过他们?可是不去报仇,他们就过放过我,放过你吗?既然背后还藏着这么大的血海深仇,我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彭士弘摇头道:“不,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这种深仇大恨,我时刻不能忘,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些年我一直在为报仇做准备……”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