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很多习惯,而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事情,因为一旦成了习惯,那难以戒掉了。品书手机端m.

  辛晓雅的习惯很多,但几乎都可以说是好习惯,例如早晚洗一次澡,刷三次牙,洗五次脸。

  现在的她在家里,已经不再戴那张人皮面具了,只有在外面的时候才戴。刚开始的时候,家丁和女佣都被她吓了一跳,因为他们从不知道大小姐一直戴着面具做人。

  不过他们必须得承认,戴着面具的大小姐很美,不戴面具的大小姐更美,美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如果不看别的,仅仅只看容貌的话,她绝对是林宅第一美女,连吴若蓝也要逊色那么一丢丢。

  此时辛晓雅刚刚起床不久,晨练了一通后出了身汗,这去洗澡,因为今天安排不是特别多,时间充裕,她改淋浴为泡澡。

  正在浴缸里泡得舒服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推门而入,以为是去给自己准备早餐的贴身女佣回来了,于是道“把我的浴袍拿进来给我。”

  没多一会儿,人从外面进来了,浴袍也递到面前。

  只是想要从浴缸里站起来擦干水穿浴袍的她看一眼来人,吓得惊叫一声,忙又缩回到浴缸里面,嗔怒的道“林昊!”

  浴袍这才放了下来,露出林昊那张阳光帅气的脸,“老姐!”

  辛晓雅羞恼的的道“……谁让你进来的?你不知道我在洗澡吗?”

  “你呀!”林昊振振有词的道“我知道你在洗澡,可你叫我拿浴袍,我敢不给你拿的!”

  辛晓雅道“我叫的是我的女佣!”

  林昊摊手道“你又没叫女佣的名字,说把浴袍拿进来,我怎么知道你叫谁啊!”

  辛晓雅被气得不行,“你,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敲门?”

  林昊将浴袍放到一边,然后坐到浴缸的缸檐,“老姐,别大惊小怪了好不好,我又不是第一次看见你洗澡!你身哪个地方大,哪个地方小,我通通都知道!”

  “你还好意思说?不能要点脸吗?”

  林昊撇了撇嘴道“是你找我找那么急,我才来见你的,现在你倒怪起我来了!”

  辛晓雅道“我昨天开始找你,你到现在才出现?你这一天到晚不着家的,在外面到底搞什么?”

  林昊道“做我自己该做的事情咯。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那三个对头可能随时都会杀门来的。”

  辛晓雅道“你给我说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林昊很想问她,你确定要在浴室里说吗?不过最终还是省了,直接将自己这些天做的事情通通都说了一遍。

  辛晓雅得知古堡的主人康建世竟然来了羊城,而且现在人在实验室那边,十分的意外,捂在胸口的手也不自禁的松开了,“你说什么,康建世在这儿?”

  林昊道“是的!”

  辛晓雅道“他在这里做什么?”

  林昊道“他说要研究出毒素的成分到底是什么?”

  辛晓雅道“你为什么不把他杀了,免除后患?你忘了之前是因为你的妇人之仁,留着梁少秋,所以才弄得后患无穷。”

  林昊摇头道“康建世不是我们的威胁,他只是挂名堡主罢了,真正管事的并不是他。”

  辛晓雅道“那你留着他又有什么用?”

  林昊道“医药研究之类的东西,他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有他在实验室那边,我姐应该能省很多的事情。另外,他也是我们对付古堡的一张王牌。”

  辛晓雅道“怎么说?”

  林昊道“康建世虽然只是个挂名堡主,但他的嫡子身份却摆在那里,老堡主只会将古堡传给他。所以不管现在古越明有多大的权力,他也仅仅只是一个管家的角色罢了。当然,这得有个前提,那是康建世还活着。如果康建世死了,那较难说了!”

  辛晓雅终于有点明白了,“你是说康建世看起来不重要,实则却也是很重要的!”

  林昊道“不错,所以我才说他是我们对付古堡的一张王牌!”

  辛晓雅道“那康建世愿意留在实验室吗?”

  林昊道“我以前对康建世有一点印像,后来又在梁无艳那里完全打探清楚了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让他心甘情愿的留下并不难。”

  辛晓雅道“可你到底做了什么?”

  林昊道“在实验室那儿,有他喜欢做的事情。而在他的身边,有着所有男人都喜欢的东西!”

  辛晓雅不解的道“什么?”

  “女人!”林昊缓缓的道“康建世虽然已经一大把年纪,可是没有结过婚,甚至连恋爱都没谈过。可他的生理没有毛病,心理也没有,只是超级宅罢了。我把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的姿姐安排在他身边,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辛晓雅终于恍然,“你是要用美人计?”

  林昊道“别人都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得抓住他的胃,我觉得那是狗屁,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你得抓住他的鸟!”

  辛晓雅愣了一下,“你说话怎么那么粗俗!”

  林昊道“话糙理不糙,你难道能否认我说的是事实?如果你否认,那你真的是不够了解男人!”

  辛晓雅白他一眼,“姿姐以及别的女佣,通通都是我给你准备的。”

  林昊苦笑道“老姐,你应该知道,我其实是个很纯洁的人,只想要一个人一生一世罢了!”

  辛晓雅道“可你却跟很多女人都有一腿。”

  林昊叹气道“那只能说帝经弄人!”

  辛晓雅也跟着叹气道“也不知道什么鬼,你虽然有这么多的女人,可始终都没有开枝散叶。林昊,你跟我说实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换了别的男人,现在孩子都满地爬了,为什么她们的肚皮却没有一个有动静?”

  林昊道“这是因为我灭活了!”

  辛晓雅愣了一下,“灭活?”

  林昊道“是每次跟她们那什么的时候,我都用帝经将种子灭活。”

  辛晓雅道“为什么?”

  林昊道“原因很多的,一个是因为我自己还是个孩子,没有能力承担一个父亲的责任。”

  辛晓雅气得不行,“你还是个孩子?你敢再不要脸一点吗?”

  林昊脸窘了一下,又道“另外,我也担心自己的孩子不健康。”

  辛晓雅道“什么意思?”

  林昊道“我在古堡的时候,被逼着服用了数不清的药物,我不确定哪种药给我留下了什么副作用。”

  辛晓雅道“可是你的人现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事情啊!”

  林昊道“表面看我确实没什么,可事实却真的有影响了。我的身体,一般的毒药完全伤害不了我。我的血液,有着祛除血咒毒素的功效。这些看起来似乎是好事,可是对于下一代却恐怕是件坏事。”

  辛晓雅看着他,没有说话。

  林昊道“干嘛这样看着我?”

  辛晓雅冷哼道“你这两个借口找得很好嘛!”

  林昊道“我……”

  辛晓雅道“你明明是不想做父亲,不想担责任,所以才找这一堆借口。”

  林昊苦笑,“老姐,看破不说破,咱们还是亲姐弟。”

  辛晓雅白眼连翻,直接爆粗道“亲你麻痹,你真当我是亲姐,不会总选我洗澡的时候进来跟我说正事了!”

  林昊狂汗,“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偷看你的!”

  辛晓雅道“是啊,你没偷看,光明正大的看罢了。”

  林昊忙站起来,“那咱们出去说!”

  辛晓雅并没有动弹,只是道“你呆会儿给我一管那个东西。”

  林昊道“什么东西?”

  辛晓雅道“还能是什么?咱们林家的种子!”

  林昊狂汗,“你要来干什么?”

  辛晓雅道“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拿去化验看看到底有没有问题。”

  林昊道“不用的,一会儿我去实验室,我让我姐化验行了!”

  辛晓雅道“我信不过别人,我要亲自拿去化验。化验得有问题,那也罢了。可要是没问题,三个月内,我没有听到她们怀孕的消息,你仔细自己的皮!”

  林昊真的不想那么早做父亲,所以百般推托的道“老姐,这一大早的,我怎么弄啊!”

  辛晓雅道“随便你怎么弄,家里别的没有,女人多得是。你别给我找借口。”

  林昊摇头道“可是我对她们没感觉。”

  辛晓雅道“那你说对谁有感觉,你说出来,我替你搞掂!”

  林昊道“我,我……”

  辛晓雅喝道“说啊!”

  林昊被逼得不行了,负气之下,“我只对你有感觉!”

  辛晓雅“……”

  看见她被弄得哑口无言,手足失措。林昊又得意了,你不是说替我搞掂吗?那你来呀!你搞掂啊!

  正在气氛有些僵的时候,林昊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一眼,发现面显示的是姿姐。

  这一大早的,她打电话来做什么呢?

  林昊接听起来,“喂,姿姐!”

  姿姐在那里有些慌急的道“二少爷,你快过来实验室这边。”

  林昊道“怎么了?”

  姿姐道“康教授说要回德国!”

  林昊被吓了一跳,忙不迭的道“我现在过去。”

  看见他挂了电话后,要往外走,辛晓雅也顾不别的,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昊道“康建世要离开。”

  辛晓雅道“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开?你的美人计不顶用吗?”

  林昊道“不会啊,昨晚姿姐还跟我汇报,说康建世已经变得十分依赖他,以前从不知道从实验室出来的他,已经变得像正常班一样,有的时候甚至还想赖在宿舍不肯去实验室的。”

  辛晓雅道“那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昊道“我也不清楚,现在过去看看再说。”

  辛晓雅忙不迭的从浴缸站起来,“我也跟你一起去。”

  林昊终于看到了她身材的全貌。

  难道真的是瞎说说了,自己真的对她有感觉?

  不过这个时候也来不及多想了,赶紧去实验室才是正经!

  ,阅读请。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