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泽千惠看到林昊面沉如水,眼中隐露出每次准备虐自己才有的戾色,心知那颗钮扣恐怕藏有玄机,否则他也不会是一口女人的声音。

  眼看事情要糟,这个女人立即机智的用日语喝道:“你们有完没完?要不要人家把衣服脱光了来检查?你们知不知道这是省人民医的专家,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她请来的!”

  那名忍者被喝得愣了下,迟疑的看向后面的山田友权。

  山田友权见吉泽千惠一脸怒色,终于微不可微的冲自己的下属摇了摇头。

  那名下属便放过这颗钮扣,去检查林昊身上别的地方。

  另一名下属则将林昊的出诊箱翻了遍,但里面都只是一些正常的医疗用品,听诊器,计温计,压舌板,血压计,以及一些装着药品的瓶瓶罐罐,除此之外没有异常!

  一通检查下来,没有发现问题。

  山田友权便道:“周医生,真的对不起,请多理解。”

  林昊的后背已经惊出了一层冷汗,如果不是吉泽千惠反应够快,事情恐怕就要糟糕,自己也将陷入重围,到时候不但自己麻烦,吉泽千惠也会被自己连累。

  “现在可以带我去看病人了吗?”林昊努力作出一个女医生该有的反应,语气淡漠的问道。

  “不好意思!”山田友权忙道:“这边请!”

  一行人这就往里走去,林昊看起来似乎目不斜视,可暗里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然后吃惊的发现,整个明月山庄已经被搞得像个铁桶一样。

  从外面来看,似乎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私人山庄,没有什么特别。可是进门之后,却会发现这里是外松内紧的戒备状态。

  三步一个暗哨,五步一个明岗,十步一个摄像头。

  如此严密的警戒,别说是人,连一只苍蝇飞进来,恐怕也是一目了然。

  好不容易,众人终于来到了陆治的房前。

  当着外人,吉泽千惠自然不再称呼陆治为神王,敲门的时候道:“陆先生,我们带医生来了。”

  房间内传来陆治虚弱的声音:“吉泽小姐,快请进。”

  吉泽千惠推开门,领着林昊进入。

  林昊一眼就看到了无力的躺在床上的陆治,这位神王大人,此时已经顾不上装逼的戴那副面具了,一张脸苍白无血,神色憔悴。

  看到众人进来,艰难的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可双手双脚却软得像面条似的。

  吉泽千惠见状便忙道:“陆先生,你躺着吧,这位是我们请来的周医生。”

  陆治抬眼看去,发现他们请来的只是一个年约三十岁出头的普通女人,心中大失所望,这么年轻的女人,能看什么病?妇科病吗?

  山田友权和吉泽千惠这两个小鬼子,摆明了是在敷衍自己,随便找了个人来就说名医!

  麻勒隔壁的,等我的增援到了,看你们嚣张。

  陆治强压着怒气,冷声道:“既然来了,那就给我看看吧。”

  林昊这就上来,准备掀他的被子,给他检查。

  陆治则道:“先把脉吧,看看我是个什么情况?”

  林昊微愣一下,再看看他的神色,心中便明白了,这是遇到习惯性鄙视了。

  没想到年纪装大了一轮,还是要遭鄙视,看来医生这个行业,真的不好混,学历与临床经验什么的不说,年纪必须得足够老才行啊!

  不过林昊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被子下拉出他的手,然后把起脉了。

  陆治忙看向他的脸,似乎是想从他的表情上看出点什么来,结果发现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摇头,一会儿又叹气,似乎自己已经病入膏肓的样子,心头不由一阵阵揪紧。

  林昊装了将近十分钟的13,这才终于放开他的手。

  陆治虽然这个女医生是在装神弄鬼,但还是问道:“医生,我这是个什么情况?”

  林昊道:“照我十年的临床经验来看,你是中毒了!”

  陆治差点就要骂出声了,麻痹,老子当然是中毒了,你这不是废话吗?瞎的都能看出来啊!

  不过,他还想听听林昊的下文,可是林昊不说话了。

  陆治忍着怒火,问道:“然后呢?”

  林昊道:“然后?没有然后了啊。”

  如果陆治还能跳下床的话,他一定会一掌劈了这个不知所谓的傻逼医生。没有然后?那就是说老子得准备后事了吗?去你大爷的。

  “怎么没有然后?你最少说说我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啊!”

  “我不是说了吗?你中毒了!”

  “那中毒总有症状的吧?”

  “哦,你问的是这个啊!”林昊似乎慢一拍的样子,悠悠的道:“从脉像来看,你现在是全身酸软,四肢无力,感觉极为虚弱,连呼吸都很困难,失眠,多梦,盗汗,也完全没有一点胃口。是这样吗?”

  陆治听得眼神大亮,终于再也不敢小觑眼看这个女医生了,忙不迭的道:“对对对,医生,你说得太对了,我现在感觉好辛苦好难受啊!”

  林昊道:“难受就对了!”

  陆治神色一沉,“你说什么?”

  林昊平淡的道:“你中了毒,当然会难受的。不难受就不是中毒了!”

  陆治道:“那我中的是什么毒?”

  林昊道:“照我十年的临床经验来看,你中的毒是一种类似软筋散的东西,当然,这只是中医的说法。西医那边则是一种类似肌松剂的东西。”

  陆治感觉很有道理,因为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就是小说里面中了软筋散的症状一模一样,于是忍不住道:“医生,那我会不会过几天后,便自动恢复正常?”

  林昊摇头,“有幻想是好的,但只能在梦里实现!”

  陆治道:“你说什么?”

  林昊道:“你这种情况,如果不治疗的话,只会变得更严重,现在只是重症肌无力,但你还能说话,还能眨眼,还勉强能动一下。可是一直发作下去,你最后会连呼吸都呼吸不了。”

  陆治惊愕的道:“这,这……医生,你能治我的病吗?”

  林昊道:“能是能的,可是有点困难。”

  陆治道:“医生,请你救救我好吗?”

  林昊道:“这个……治疗的药很贵的。”

  陆治忙道:“医生,钱不是问题,我有的是钱。要多少,你说个数吧。”

  林昊现在已经是不缺钱的,但他也不会嫌钱多,能宰别人,尤其是陆治这类人的时候,他是绝不会手软的,想了想道:“大概八百……”

  陆治大松一口气道:“我还以为要多少,只是八百块罢了。没事,别说八百块,八千块我也给你。”

  林昊悠悠的补充道:“不好意思,我说的是八百万!”

  陆治道:“啊!?”

  林昊继续道:“美金!”

  陆治吃惊的道:“八百万美金?”

  林昊点头,“你这个毒,一般的药是绝对解不了的!我相信在吉泽小姐在找我来之前,陆先生也找过别的医生了吧!”

  陆治道:“没有,但我吃过了一种解毒药!”

  林昊道:“有效吗?”

  陆治道:“完全没有!”

  林昊道:“那不就对了,你这种毒,必须得一种针对性的独门解药,这种解药配制起来极为不易,可以说里面的配方通通都是无价之宝,我之所以仅仅只收你八百万美金,那是因为吉泽小姐的面子,如果不是因为她,别说八百万,八千万我也不会给你解毒的。”

  陆治不由看了吉泽千惠一眼,她的面子这么大吗?

  林昊缓缓的道:“这位……陆先生是吧!你这个毒,不是一般人可以下的,更不是一般人可以解的。如果我不是中医世家出身,别说解毒,搞清楚你中的是什么毒,恐怕就得费上一年半载的时间。给你下毒的这个人,绝对是个厉害又狠毒的人,我要是给你解了毒,那就相当于得罪了他。换而言之,我是冒着生命危险给你解的毒。你觉得我收你八百万很贵吗?”

  陆治说不出话来了,因为这个女医生的话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当然,他也不是缺这八百万的人,可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所以一时间就有些犹豫。

  吉泽千惠见状不由苦笑,你好好的做你的手脚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顺带坑人家一笔呢?万一人家不肯掏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为了避免林昊骑虎难下,她就道:“陆先生,如果你现在手头不方便,我这里可以先替你出诊疗费的。”

  陆治没办法了,终于道:“谢谢吉泽小姐了,我有钱的。我只是不确定这位医生是不是真能把我治好罢了。”

  林昊摊了摊手道:“如果觉得我治不好的话,可以另请高明的。吉泽小姐,我晚上要上夜班,得先回去休息了。”

  陆治见这个女医生如此之大的脾气,生怕她真的走了,忙道:“我给你转账,现在就转。”

  林昊道:“哦,那你转到吉泽小姐的账户上吧!”

  吉泽千惠不解的道:“为什么?”

  死蠢,我的账户名是林昊啊!一报账户不是全露谄了吗?林昊给了吉泽千惠一个风情万种的白眼,这才缓缓的道:“我们省人民医的医生是不能出私诊的,被单位查到了,随时要被开除的。所以还是吉泽小姐先替我收着保管吧!”

  众人恍然。

  转账很快就完成了。

  吉泽千惠收到银行信息后,对林昊道:“周医生,诊疗费已经收到了。”

  林昊点点头,在出诊箱里随手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陆治道:“一次三粒,一日三次。”

  陆治看着那没有任何标识的瓶子,还有里面黑不溜秋的小药丸,疑惑的道:“这样就可以了?”

  林昊道:“可以了!”

  陆治道:“不用再做别的治疗?”

  林昊道:“不用!”

  陆治道:“真的药到病除?”

  林昊道:“你现在可以吃吃看!”

  陆治真的就吃下了三粒药丸,虽然吃的时候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吃了。

  医生是吉泽千惠介绍来的,跑得了医生,跑不了吉泽千惠,他怕什么!

  吉泽千惠则是有些心惊胆颤,要是这个家伙立即吃立即出现问题,自己是真跑不了的。旁边始终在虎视眈眈的山田友权必定会发现自己是无间道的事情,然后一场恶战恐怕就免不了了。

  尽管她的心里多多少少有那么点准备,可是没想过要那么快啊!而且今天是生理期,真的不适合做什么剧烈运动的。

  十分钟后,陆治突然大叫一声。

  吉泽千惠心头巨惊,伸手立即就拔出了刀子。

  一旁的山田友权见状,也刷地拔了刀,他的手下也一样。

  “呛呛呛!”一时间,整个房间都是森寒的刀光剑影……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