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林昊吹的竹笛真的不好听,没有高低起伏,没有节奏韵律,就是一个长长的单调声音,直接就可以说是噪音,让人很不舒服。

  如果可以,辛晓雅和吉泽千惠都想叫林昊别吹了,这货的口活实在不行。

  相比于她们,山田友权和女巫就惨得多了,他们不是感觉不舒服,而是痛苦,无比的痛苦。

  每一个音符,都像是一把刺刀,狠狠的扎在他们的血肉里,甚至不停的翻搅!

  手中的武器,已经握不住了。

  有力的双腿,也已经站不住了。

  他们只能用双手捂着腹部,在地上翻来滚去,企图用这种方法来发泄或减轻痛苦,然并卵,一点用都没有。

  女巫是被直接下蛊的,武功也弱许多,没能支撑多久,她就坚持不住了,惨叫声越来越弱,七孔也开始流血。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她的身体突然一挺,两腿蹬了几下,便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不知道是痛休克了,还是已经直接挂掉。

  院子里,只剩下山田友权一人,还在地下痛苦哀嚎,不停翻滚,暗里却是悔断了肠,如果早知道女巫的身上有毒,打死他也不会去碰的。只是天下没有后悔药,现在才后悔,已经太晚了。

  吉泽千惠看着山田友权和女巫的惨状,心中虽然感觉痛快,可是脸色却白得吓人,因为痛快的同时,她也恐惧!

  如果林昊把这种手段用到她的身上,她会比这两人好多少呢?

  这个表面看起来阳光帅气,人畜无害的男人实在是可怕啊,相较于山田友权,他才是真真正正的恶魔!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已经站了队,虽然是被迫的,但早早就是恶魔的人!

  山田友权看着身旁已经是入气多,出气少的女巫,心里清楚自己也支持不了多久。于是一边在地上翻滚,一边艰难地叫道:“林昊君,我认输了。停下来,请停下来吧!”

  林昊终于停了下来,吹了几分钟,他也有点累了。

  山田友权感觉体内的痛苦终于消失,忙挣扎着跪起来,“林昊君,求你放过我吧!”

  林昊平淡的问道:“放过你,凭什么?”

  山田友权虚弱地道:“我可以给你钱,给你女人。你要的都给你。我马上回倭国,今生都不敢再与你为敌。”

  “钱我已经够用了。女人我也有很多!”林昊漠然的看着他道:“至于什么今生不再与我为敌的话,不好意思,我更相信一个死人,死人是没有能力与我为敌的。”

  山田友权连连哀求道:“求你,求你饶了我好吗?我可以做你的狗,我可以为你干任何的事情。我可以像千惠一样,成为你在吉泽家族的卧底。”

  林昊听得神情一动,“咦,这个主意似乎不错哦!”

  山田友权心中大喜,“那你放过我好吗?我保证对你忠诚,死心踏地的为你卖命。”

  林昊道:“可是我已经有一个卧底了。她还是吉泽家族的千金小姐。”

  山田友权看一眼面无表情的吉泽千惠,然后忙道:“对,她确实是吉泽家族的人,可是她在吉泽家族的份量却不如我,权力也没有我大,所有的死士忍者都是听我号令的,我比她有用的。”

  听见他这样说,吉泽千惠终于有所动容,心里既愤怒又紧张,林昊真的会收下这个卧底吗?

  林昊似乎有点难以抉择,看看他,又看看吉泽千惠,“可是她除了是一个卧底,还是我的女人。”

  山田友权道:“我也可以的,我也可以成为你的……如果你嫌弃的话,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你一个男人?你也可以?你可以什么?林昊再往深想一下,突然感觉阵阵反胃恶心,终于没心思逗他玩了,直接把手中的竹笛递给吉泽千惠。

  “山田友权,哪怕你说得天花乱坠,哪怕你能没有下限的出卖身体与灵魂,你都是必死的。吉泽千惠是我的女人,谁敢染指,谁就必须死!这件事一开始就注定了没有商量了余地。跟你咯嗦这么多,不过只是逗你玩罢了!”

  吉泽千惠虽然下意识的接过竹笛,可是一时间却有些错愕。

  正是这个瞬间,原本跪在那里的山田友权突然一弹,整个人飞窜起来,速度如电一般扑向吉泽千惠。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眨眼还不到的电光火石之间,没等吉泽千惠反应过来,她手中的竹笛已经被山田友权抢走了。

  几人见状,脸色骤变,不管是吉泽千惠,还是辛晓雅,立即就要扑上去抢回竹笛。

  山田友权的武功,绝不是一般的高,被他拿走了竹笛,那就没有了钳制他的东西,接下来就会十分的麻烦。

  只是没等她们扑到,山田友权已经瞬间窜出了七八米,将竹笛摔在地上,然后一脚跺了下去,瞬间踩了个希碎,接着就疯狂的大笑起来,“没有了这玩意儿,我看你们拿我有什么办法?”

  辛晓雅与吉泽千惠十分的愤怒,可又无计可施,只能干瞪眼!

  辛晓雅忍不住就冲吉泽千惠骂道:“你怎么那么没用,连个笛子都拿不稳!”

  吉泽千惠苦笑,这个家伙武功太高,速度太快,她都来不及表演口活就被抢走了啊!

  山田友权盯着林昊,桀桀怪笑不止,那自信的目光,仿佛在看一头待宰的羔羊。

  林昊仍然表现得很平静,“山田友权,你觉得你赢了?”

  山田友权道:“现在还没有,但也快了,刚才的短兵相接已经证明,你的武功,似乎差了我一点点!”

  林昊道:“好像确实是的!”

  山田友权道:“那就够了,只要差一点,我就有把握杀掉你。”

  林昊道:“可是我有三个人。”

  山田友权伸手扣进嘴里,吹了一声口哨,“我却不止三个人!”

  刷刷刷一阵轻响,他的身后,突然就多了二十几名死士忍者,这是他留在明月山庄的最后力量!

  或许这些死士忍者结成刀阵也杀不死林昊,但绝对能在一定时间内困住吉泽千惠与辛晓雅,让两女无法支援林昊,山田友权便可趁机将林昊解决掉。

  山田友权看见林昊脸色变了,得意的再次大笑,“现在你怎么说呢?”

  林昊道:“我似乎真的有点小看你了。”

  山田友权道:“我也一样,原本我以为搞掂你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没想到竟然要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这件事之后,我恐怕要用二三十年的时间,才能重振自己的势力了。但我,也不会轻饶了你。”

  林昊道:“呃?”

  山田友权从地上捡起了武士刀,刀尖斜斜的指向林昊,“在杀掉你之前,我要你亲眼看着我怎么摧残你的女人,还有这个,你姐姐是吧?很好,我会让你看到她是如何受尽凌辱而死。”

  林昊叹了口气,“山田友权,我一开始的决定确实是对的。你这样的渣滓,真的没有必要留活口!”

  山田友权道:“可惜你现在才知道已经太晚了!”

  林昊摇头,“其实也不晚的。”

  山田友权道:“纳尼?”

  林昊伸手在怀中一掏,又掏出了一个竹笛,跟刚才那个一模一样的竹笛!

  辛晓雅与吉泽千惠见状大喜,因为她们没想到,林昊竟然还留了一手。

  山田友权则是眦目欲裂,“卧槽!”

  林昊笑笑,将竹笛又一次递给了吉泽千惠。

  吉泽千惠接过,见山田友权似乎又一次要扑过来样子,立即就躲到林昊身后。

  林昊道:“没关系,他能抢的话,你就让他抢嘛。”

  吉泽千惠道:“什么?”

  “反正我又不止准备了一两支。”林昊说着,从怀里又掏出一根竹笛,递给辛晓雅道:“老姐,你也表演一下口活吧!”

  辛晓雅白眼连翻,可是却欣喜的接过了竹笛。然后与吉泽千惠互顾一眼后,两女便极有默契的同时表演起来。

  “呜呜”的笛声一响,山田友权再也装不成逼了,武士刀咣当一声落地,人也跟着倒地,捂着肚子开始在那里翻滚。

  林昊则没有理他,而是走向那些死士忍者。

  死士忍者们见状,立即扬刀,散开,集结成刀阵,瞬间将林昊包围在中间。

  林昊仍然淡然自若,见刀阵已成后,这才缓缓的道:“对于你们的刀阵,我一直是很佩服的,因为实在是太厉害了,而且我也一直在想着破阵而出的办法。”

  一班死士忍者盯着他,目光却流露出不屑之色,你想破阵?能再天真一点吗?

  林昊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继续自说自话,“想了很久之后,我终于想到了一个!”

  一班死士忍者嗤之以鼻,然后扬起了长刀,既然你说得这么牛逼,那咱们就来试一下吧!

  林昊见刀阵开始发动了,没有再跟他们咯嗦,可是也没有摆什么起手势,他仍然站在那里,但却把手伸进了怀里。

  他要掏什么?又掏竹笛吗?

  不要这么可笑好不好,竹笛之所以对山田友权有效,那是因为他上了那个女巫,我们又没有,对我们有效吗?

  不过下一刻,他们的脸上就露出了恐惧之色,而且急忙的闪身而退。

  林昊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不是竹笛,是一把枪。

  刀阵确实很牛叉,可是再牛叉,那也只是冷兵器,完全无法匹敌手枪的子弹!

  他们哪能想到,身为绝顶高手的林昊竟然如此不要脸面,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根本就不跟他们玩古武,反倒玩枪战。

  刀阵,随着他们的逃散,几乎是瞬间就被破了,不战而破。

  林昊面对四散奔逃的死士忍者,没有立即开枪,反倒是追了上去,追上一个便放倒一个,用的仍然不是子弹,而是另一只手上握着的手术刀。

  死士忍者们见状,又欲集结刀阵,再次围攻,可林昊这个时候却开了枪。

  麻痹,这什么套路啊?众人再次奔逃。

  林昊则是不管什么套路,只要能将敌人放倒,那就是好套路。

  几分钟之间,他就放倒了十几名死士忍者,剩下的那些虽然逃了,可是他们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因为韩雪已经在外围布下天罗地网。

  林昊收起枪和手术刀再回到场中的时候,发现山田友权已经死了,被辛晓雅与吉泽千惠活活吹死的。

  山田友权一世英明,应该想不到自己最后是这么个死活吧!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