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佩如脸皮再厚,也不能让林昊帮忙擦澡的,况且这里又不是没有别的人。

  美智子和朴允儿都在,林佩如之所以要带上她们,就是为了以防有这样那样不方便的事情,需要她们帮忙的时候。

  在美智子准备给林佩如擦澡的时候,林佩如见林昊还是木头一样呆在房间里,脸就不经再次发红,已经看了那么多次,还不够,还想要看啊?

  “林昊!”林佩如终于忍不住道:“你的房间在上面,是以前冷月寒住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让朴允儿带你上去看看吧!”

  真要林昊说实话的话,他肯定是说,我更想看你洗澡!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想想就好了,所以点点头,跟朴允儿离开了房间!

  朴允儿领着林昊到了二层的阁楼上,推开一个房门道:“二少爷,这就是你住的房间,你看看还有没有哪儿要收拾的?或少了什么东西?”

  林昊走进去看看,只见这是个很大的房间,虽然不高,可是极为的宽敞,足有四五十个平方左右。

  地上铺着旧式木地板,中间是一张红木做的架子大床,床前还摆放着可以放鞋的配套踏板,床上的却是从家里带来的床单被褥,颜色有些偏红,看起来像是洞房的大床似的。

  床的左边是梳妆台,也是红木做的,林昊看不明白到底是哪种木红,但很古旧很结实,显然也很值钱。床的正对着的是一张圆桌,上面摆放着壶具茶壶一类的东西,另一边侧是一排书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籍,以线钉册为主。

  林昊原以为上面书架上会有武功秘籍,可是翻了下,发现都是什么道德经,金刚经之类的,兴趣就失了。

  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后,发现一应设施都是齐全的,除了没有洗手间,不过洗脸盆的架子下面则放了个夜壶,还是全铜的。

  “挺好的!”林昊点点头道:“没有什么要收拾的。”

  朴允儿道:“二少爷,那你去洗澡吧,我们已经给你烧好水了!”

  林昊摇头道:“不洗了!”

  朴允儿吃惊的道:“啊,一路出了那么多汗,怎么可以不洗澡呢?”

  林昊道:“我刚刚在河里洗过的。”

  朴允儿见他执意不洗,终于不再劝,反正她又不跟他睡,于是就道:“那二少爷你是要休息了吗?”

  林昊道:“等一会儿就差不多了!”

  朴允儿道:“我就住在隔壁的房间,你要有什么需要就喊我。”

  林昊开玩笑的道:“什么需要都可以吗?”

  朴允儿的脸刷地红了,当然不是什么需要都可以的,最少陪睡就不行,虽然大小姐颁布的奖励是如此丰厚,陪二少爷睡一晚就能成为人生赢家。可在感情上她还是接爱不了的。当然,如果二少爷要硬来的话,我也没办法,只能……学着享受!

  林昊见她不出声,不由笑了起来,“跟你开玩笑的,你去吧!”

  朴允儿如蒙大赦般的松了一口气,赶紧的离开,二少爷来到这种山野之地后,性子也变野了,连自己的女佣都要调戏呢!

  (亲,要和了了深入交流吗?徵xin搜了了一生,咱们一起来探讨人生吧!)

  林昊躺到了床上,环顾四周,想到这里是冷月寒曾经住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的想她,这就掏出手机想给她打电话。

  只是掏出手机后,他才想起这个地方没信号的,这就要把手机收起来,可是眼角撇了眼手机上的屏幕,发现竟然有信号。

  咦,这是什么鬼?

  林昊想了想后便明白过来,这里周围应该是有手机信号塔的,也就是所谓的通讯基站,只是断电之后,手机就没信号了。现在来电了,手机就有信号了。

  也许不是这样吧,反正林昊是这样猜想的。

  既然有信号,那就继续打冷月寒的电话。

  没指望能打通的,因为她的手机只是个装饰品,开机的时候很少,带在身上的时候更少。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号码刚拨出去手机就通了,然后那头传来了冷月寒的声音:“喂!”

  “咦?”林昊吃惊的道:“你的手机竟然开机了?”

  冷月寒道:“我正好打开来看一下。”

  林昊道:“我现在在罗堂庵哦!”

  冷月寒道:“你住在上面?”

  林昊道:“不是,住在下面,而且是正屋的阁楼上。”

  冷月寒道:“我以前住的房间?”

  林昊道:“嗯!”

  冷月寒道:“哦!”

  林昊突然道:“小寒寒!”

  冷月寒:“……”

  林昊道:“我想你了!”

  冷月寒没有出声,但电话那头明显能听到她的呼吸声。

  林昊道:“我说话,你听到了吗?”

  冷月寒道:“听到了!”

  林昊道:“我说我想你了!”

  冷月寒道:“我也听到了!”

  林昊道:“那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冷月寒道:“你希望我能有什么反应?”

  林昊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可是比自己任何的女人都没情调啊!

  跟她谈情说爱,绝对是对牛弹琴。

  “呃,你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吧!”林昊岔开话题问道:“现在家里情况怎样?”

  冷月寒道:“一切正常。”

  林昊突然又问:“你以前真的住在这里?”

  他的谈话完全没有节奏与逻辑,刚刚在说东,下一句就可能说西,不过冷月寒显然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节奏,应道:“是的!不过当时下面只有一栋房子,就是你现在住的这栋,别的房子都是苗娘后面建起来的。河上也没有桥,桥也是苗娘找人修的。”

  林昊道:“那你知道这里的古董是怎么回事吗?”

  冷月寒道:“我不是说了吗?古董的事情我不知道。”

  林昊道:“不是的,我是说这里一个房间里堆放的那些瓶瓶罐罐,足有三四百个!!”

  冷月寒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离开的时候,所有的碗碟加起来也只是几十个。”

  林昊道:“看来,这些也是苗娘后面弄来的。”

  冷月寒道:“你说的到底是什么瓶瓶罐罐?”

  林昊道:“我拍了照片的,发给你看看。”

  冷月寒这就挂断了电话。

  林昊苦笑,这个傻娘们,发照片不用挂电话的,不过他还是赶紧把照片发了过去。

  手机虽然有信号,但没有4G,网速十分的慢,足足用了半个小时,十几张照片才终于发送了过去。

  照片一发送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冷月寒打回来的。

  林昊接听道:“喂,小寒寒……”

  “寒你的头!”电话那头传来个喝骂声,“是我!”

  “老姐!?”林昊苦笑,“怎么是你?”

  辛晓雅在电话那头道:“寒表姐已经把照片给我看了,这是你在哪儿拍到的?”

  林昊道:“就是在现在住的房子里。那些是古董吗?”

  辛晓雅道:“当然!”

  林昊道:“值钱吗?”

  辛晓雅道:“你拍照的技术实在太烂了,别的东西,我没认出来,但其中有一样我是不会认错的,那是汝窑的天青圆洗!”

  林昊道:“什么什么洗?”

  辛晓雅道:“一个用来洗手的瓷器,蓝中带绿,天青色的那个……”

  林昊心急的道:“老姐,你不用说那么多的,你就告诉我,那个什么洗值多少钱好了!”

  辛晓雅道:“保底价三千万。但拍卖价的话,可能会加一个零!”

  林昊叫了起来,“哇噻,发财了,发财了。老姐,你赶紧派人过来,不,你自己直接过来!”

  辛晓雅道:“干嘛?”

  林昊道:“我把你说的那个什么洗偷出来,然后你拿去卖了啊!”

  辛晓雅道:“偷?你神经病啊,干嘛要偷?”

  林昊道:“不偷的话,难道用抢啊?苗娘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她下蛊的本事神秘莫测,防不胜防。就算我现在这么无敌,也随时都可能中招的。”

  辛晓雅没好气的骂道:“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为什么要偷和抢,跟她好好的商量不行吗?”

  林昊苦笑道:“她那个人,要是能够商量的话,我还会跟她搞得那么疆吗?”

  辛晓雅叹气道:“我真搞不懂你们两个,床都上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商量的?难道天底下,还有比上床更大条的事情吗?”

  林昊突然道:“老姐,我唱一首歌给你听!”

  辛晓雅啼笑皆非,好好的,唱什么鬼的歌!

  林昊则是不管不顾的唱起来,“我得到她的人,却得不到她的心,就算得到全世界也不开心!”

  辛晓雅终于多少有些明白了,语重心肠的道:“林昊,我觉得苗娘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你不要总是想着用传家宝去跟她沟通!”

  林昊道:“那我用什么?”

  辛晓雅道:“用心!”

  林昊苦笑,“她的心都不知道在哪儿!”

  辛晓雅道:“那你就找啊!”

  林昊道:“老姐,你要我来这里的任务只是找到她的宝库,不是找她的心,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任务完成了吧?剩下的,应该是你的事情了。”

  辛晓雅道:“不,她应该有一个特别巨大的宝库,因为这些古董的年代不一而足,搞不好的话,它们只是这些宝库中的冰山一角罢了。你负责给我找到,然后跟苗娘沟通,让她将宝库交给我管理!或者让她直接卖给我!”

  林昊失声道:“卧槽!”

  辛晓雅立即喝问:“你要槽谁?”

  林昊急道:“不是的,老姐,我刚开始来的时候,你只说让我找到就行。可没后面这么多要求。”

  辛晓雅道:“那我现在要求不行吗?”

  林昊:“……”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