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的肺活量是相当不错的,要说接吻的话,他可没输过。

  接吻不算本事?那潜水肯定是吧!

  在苗娘睡着的时候,林昊一直在她的私人浴池内潜水。

  这里的水并不是很深,最深的地方也不到五米,可是却有点冷,比一般的河水温度要低很多。不过林昊原本就被弄得体质过人,加上又练了帝经,所以哪怕潜上一两个小时也没问题。

  只是两个多小时之后,他最终还是回到岸上,脸上的神色很颓丧。

  他已经把泳池底下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来来回回的了好几遍,,可是别说是古董类的瓶瓶罐罐,连可乐七喜的瓶瓶罐罐都没发现。

  苗娘不是说在河里发现的古董吗?难道是在骗自己?

  林昊想了想后觉得不太可能,苗娘的性格虽然不好,可是从来不撒谎,说一是一,说二是二。

  如果她没有撒谎,那泳池怎么会没有呢?

  林昊很纳闷,于是就赤着身从石阶走上去。

  被折腾得筋疲力尽的苗娘仍然在酣睡,林昊便没有吵她,甚至还替她关了房门,这才从小楼里走了出去。

  恰好这个时候,林佩如和着两个女佣正从拱桥那边走来!

  看到林昊,她们不由都惊呼了一声,纷纷捂住了眼睛。

  林昊垂眼看看,这才发现身上仅仅只有一条裤衩,心里便有些不以为然,我什么都没穿的时候,你们都看过,现在这个样子又没露械,值得大惊小怪吗?

  林佩如定定神之后,这才走上前数落道:“林昊,你发什么神经,为什么不穿衣服,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林昊道:“我懒得穿了又脱,脱了又穿!”

  几女听得愣了下,林佩如则是不由自主的喃喃低声道:“……这是一定要搞出人命的节奏吗?”

  林昊疑问道:“如姐,你在说什么?”

  林佩如不答,后面的朴允儿则替她道:“管家问少爷你到底在干嘛!”

  林昊道:“我还能干嘛,潜水啊!”

  这个答案,多少让三女意外的,因为她们虽然被苗娘支走了,可是不太放心的她们一直在正屋那边观察着这头的动静。

  从羊城来的时候,林佩如似乎已经料到了会有这种不方便,可是又不放心的场面,所以带来了高清倍数的望远镜。

  通过望远镜,不但林佩如,甚至两个女佣都知道他和苗娘在这里搞什么鬼。

  林佩如道:“潜水?”

  林昊道:“是啊!”

  林佩如道:“你一个人?”

  林昊道:“嗯!”

  林佩如朝小楼看了看,“苗娘呢?”

  林昊道:“她在睡觉!”

  林佩如道:“那你现在要去哪里?”

  林昊指了指河的上游,“我去上面换一个地方潜水!”

  林佩如道:“为什么要换地方,这里不好吗?”

  林昊苦笑,“如姐,你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啊?”

  林佩如想了想道:“允儿,你回去拿少爷的泳裤来,呃,还要再拿一条干的內褲,美智子,你进去小楼把碗筷收拾了拿回去。好了,林昊,我们走吧!”

  林昊疑惑的道:“我们!?”

  林佩如道:“我陪你一起啊。”

  林昊愕然的道:“你要跟我鸳鸯戏水?”

  林佩如的脸一红,啐道:“戏你的头,我就在岸上看着你,有什么事,我也能及时救人。”

  林昊道:“不会有什么事的。”

  林佩如则坚持道:“这荒山野岭的,谁能说得好呢!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你可肩负着振兴整个林家的大任。”

  林昊拗不过她,只好从了!

  林佩如这就赶紧进去小楼,抱了他的衣服过来,跟在他的后面。

  林昊顺着河道一直往上走,发现这条弯弯曲曲,深浅不一,宽窄也不一。

  深的地方,怎么也超过五米的,因为已经看不到底了,而浅的地方,并不过膝。宽的地方,直线距离有四五十米。窄的地方,则只有五六米。

  林昊找了一处比较深的地方,这就准备再次潜入水下。

  始终跟着她的林佩如则忙道:“等一下,等一下。”

  林昊道:“等什么?你也要脱衣服下水吗?”

  林佩如道:“我才不要呢!我的伤口还没好!”

  林昊这才恍然记起她被蛇咬伤了,于是就问道:“那你要我等什么?”

  林佩如道:“你要换了泳裤再下去啊!”

  林昊摆手,“哪有这么讲究。”

  林佩如道:“可是……”

  没等她把话说完,林昊已经一个猛子扎进河里,激起一点点水花后,整个人已经到了水中,仿佛职业跳水运动员似的。

  林佩如看着他的身子到了水里,然后游着下潜,最后消失在视野中,心就有点悬了起来。

  这儿地处荒山野岭,深水古潭中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水怪之类的东西,万一出了意外,那可如何是好。

  因此,在林昊入水的那一刻起,她就开始着急起来。

  两分钟过去后,林昊没有浮上来,她开始急得坐立不安了。

  三分钟过去后,林昊仍然没有浮上来,她已经急得上窜下跳,不停徘徊了。

  四分钟过去后,林昊竟然还没有浮上来,她就急得真的跳脚,完全顾不上自己昨天才被蛇咬伤,赶紧的脱掉身上的衣裙,然后对着林佩如刚刚消失的地方跳了下去。

  “卟嗵!”一声响,水花四溅中,林佩如落入水里。

  清冷的河水弄得她打了个激凌,可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闭着气往下潜,想要找到消失了的林昊。

  只是越往下潜,她就越心惊,这里的水越深就越冷,而且水位极深,她一直往下潜,可怎么也潜不到底似的。

  也不知道潜了多深,她感觉自己的耳朵疼了起来,似乎被人用铁砂掌压着脑袋两侧似的。眼睛也赤痛赤痛,眼珠子要突出来的感觉!

  这,显然是到了她所能承受的压力极限了,也就是说已经有八九米的深度了。

  她原本还本挣扎努力的,可是实在不行了,只能赶紧调转身体,不停的蹬水往上游!

  “哗!”一声水响,林佩如的脑袋从水面钻了出来,大呼一口气后,左右看了看,发现林昊竟然还没上来。

  完了,林昊真的出事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林佩如心里慌急了,顾不上多想,赶紧猛地吸一口气,人又往水里钻,结果不知道什么鬼,脑袋竟然磕石头上了。

  “嘭”的一声,林佩如顿时感觉脑袋嗡嗡作响,整个人也分不清东南西北,鼻翼一松,一口水就从鼻子里吸了进去,冲呛的感觉仿佛吃了一瓶芥末似的,加上疼痛,人就差点当场昏过去。

  “哎哎,你怎搞的?”正在她晕头转向之际,感觉自己的手臂一紧,人已经被提出了水面。

  林佩如挣扎着看一眼,发现将她从水里提出来的人正是林昊,而他的额头上也有一个包,包上还有一道小口子正在流血!

  我的天,刚才自己撞到的不是石头,是他的脑袋?难怪这么硬!

  林昊一手拖拉着身体,双腿不停的蹬水,好不容易,终于将她拖上了岸。

  直到身体躺平了,林佩如才长出一口气,人也悠悠的清醒过来,看见一旁的林昊额头仍然在流血,忙挣扎着坐起来,一手捂住他额头上的口子道:“林昊,你怎么样?没事吧?”

  林昊苦笑道:“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有没有事?”

  林佩如道:“我没事!”

  林昊应道:“我也没事……”

  不,他有事,除了额头上流血外,鼻血快流出来了。

  林佩如此时身上虽然还有衣服,可也只是内衣,而且是那种比较薄的布料,这一湿透,简直就跟没穿似的。

  林佩如见他说着就没了声,疑惑的看向他,却发现他正眼直直的看着自己,垂眼看了看,不由得脸上一红,尴尬的低声骂道:“已经这样了,你还不安份啊!”

  林昊忙收回目光,疑惑的问道:“如姐,你不是说不下水的吗?怎么又下来了,而且还把我给撞了。”

  林佩如道:“你还好说,你潜下去那么久也不见上来,我担心得不行,只好潜下去找你了。”

  林昊道:“找我干嘛呀,我又没事。”

  林佩如委屈得眼眶有些发红的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事,我都快被你吓死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办?怎么向家里交待啊!”

  林昊忙哄着道:“好了好了,我没事,来,乖,抱抱!”

  林佩如下意识的就要靠向他的怀里,可是身体刚刚有所倾斜,便醒觉不对,急忙的刹车,抬眼惊诧的看着他。

  林昊也有些尴尬,一时之间,把她当成自己有过关系的那些女人了,所以有点口不择言,但仍然厚着脸皮的道:“没关系的,只是抱抱罢了,不会怀孕的。”

  林佩如的脸更红了,暗里轻啐,头也垂了下去。

  林昊见她坐在那里,似乎冷得不行,雪白的身体像受惊小绵羊一般瑟瑟发抖,可怜兮兮的,大男人主义作祟,终于忍不住张开伸手抱住她。

  被他这一抱,林佩如浑身一震,脑袋再次嗡嗡作响,仿佛又一次撞到了石头上,而且被撞傻了似的,可是一颗心却像刚被扔上岸的鱼在活蹦乱跳。

  正在她失神之际,那边传来了脚步声,人也刷地一下清醒过来,抬眼看看,发现是朴允儿来了,赶忙推开林昊,然后慌乱的拿起自己脱在一旁的衣物摭掩到身上的重点部位。

  真是奇怪,刚才的时候被林昊一个男看来看去,她都没有摭掩的意思。这会儿来了个女的,她倒是害羞了。

  朴允儿来到之后,看见这样的情景,也有些发懵,搞不清楚怎么一回事?

  难道说二少爷这个婬贼见色起心,把美女大管家硬拖下水了?可真是那样的话,她穿在外面的衣裙怎么是干的呢?

  尽管疑云满腹,但她并没有多问什么,赶紧的把泳裤递给林昊,然后却将原本也是给他准备的大毛巾裹到林佩如的身上,摭住她那让自己妒忌的魔鬼身材。

  林佩如感觉有些暖意后,人也终于勉强平静下来,看到林昊的身旁还有一个黑黝黝的罐子,而且还是湿的,不由在问道:“林昊,这罐子哪来的?”

  林昊道:“我从水底捞起来的。”

  林佩如惊讶的道:“你潜到底了?”

  林昊点头道:“嗯!”

  林佩如道:“有多深啊?”

  林昊道:“我潜的那个地方应该有十三四米,不过明显还不是最深的地方,这是一个漏斗斜坡,底下更深,我猜最深的地方应该超过二十米。”

  林佩如吃惊的道:“你能潜十几米啊?我最多最多也就潜十米,耳朵就疼得受不了了!”

  林昊显然没有太多闲心跟林佩如聊天,交待朴允儿照顾她后,自己就准备再一次下去潜水……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