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g,妙手小村医!

  鳄鱼尸旁冒起来的东西,林佩如等人也看见了。

  刚开始他们看到两个鼻孔,然后是眼睛,接着就看到一个锥齿交错的长嘴巴。

  天啊,那竟然是另外一条鳄鱼!

  尽管这条鳄鱼只露了个嘴巴,没有将身体完全露出来,可是它的嘴巴明显要比被打死的那条大。

  林佩如见状,脸色大变,急忙叫道:“林昊,小心!快回来。”

  苗娘同样也是脸色大变,更大声的道:“姓林的,快扑上去,它要抢我的午餐!”

  两女的声音未止,那条冒出来的鳄鱼已经突然张开嘴,一把咬住了同伴的尸体!

  林昊急忙搬起一块比篮球还大的石头,狠狠的砸了过去。

  只是没等大石落下,鳄鱼尸已经被拖入水下。

  “嘭”水面上被砸起了一大串水花,涟漪圈圈荡开,最后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是漂在水面上的鳄鱼尸已经消失不见了。

  半响,苗娘才喃喃的道:“我的鳄鱼肉,被打劫了。”

  林昊苦笑道:“这回好了,剩下的那条鳄鱼钓不上来了。”

  朴允儿不解的问道:“二少爷,为什么这样说啊?”

  林昊指着深潭道:“被我砸死的鳄鱼恐怕有三百斤,另外一条要是把它吃下去,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感觉饿的。”

  苗娘点头道:“有道理,像我一样,这两天吃得那么撑,十天半个月我都不会想吃肉了!”

  女司机,一言不合就飙车。

  林昊真的很想给她一个白眼,别人说东,你就扯西!就不能说点有建设性的话题吗?

  几人在岸边站了一会儿后,林佩如提议道:“林昊,既然暂时钓不了了,那我们把这些东西收了,然后回去重长计议吧!”

  林昊摇头道:“先不收吧!放这儿。”

  林佩如道:“那咱们回去做饭吃。”

  林昊心情有点闷,别说吃饭,吃龙肉都没有味道,但还是点了点头。

  几人回到苗娘的正屋,两个女佣去做饭了。

  林昊、苗娘、林佩如一等则进了茶室。

  林佩如给林昊沏茶的时候,见他无精打采的,犹豫一阵终于道:“林昊,没关系的,那条鳄鱼就算今天吃饱了,可它迟早会饿的,顶多我们就是等两三个星期后再继续钓它!”

  林昊道:“我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跟它耗?”

  苗娘嗤之以鼻的道:“说得你好像很忙似的,你回去石坑村有什么事干?不就是撩妹约炮吗?”

  林昊道:“陆治死了,陆森不可能善罢甘休,古越明也逃出了古堡,他们很有可能会来槎城找我报复,这个时候,我应该在家里严阵以待。”

  苗娘摇头道:“他们或许会来报复你,但绝不会那么快。”

  林昊道:“为什么这么说?”

  苗娘道:“因为之前的一战,不管是古越明,还是陆治,又或是三禾财团,他们都元气大伤,想要完全恢复,想要卷土重来,恐怕得很长一段时间。如果我是你,我是不会什么都不做的在家里干巴巴等他们上门。”

  林昊道:“那我该做什么?”

  苗娘道:“赶紧的挣很多很多钱,先把林氏集团的雏形撑起来。”

  林昊道:“这个……”

  苗娘继续滔滔不绝的道:“想要挣钱,还要在极短的时间内爆富,靠你给病人看病挣的那点诊费是远远不够的。靠你制造什么药材挣钱,时间上也来不及。当然,你要说出卖色相吃软饭,那倒是勉强可以。”

  林昊忙问道:“怎么上吃法?”

  苗娘疑惑的道:“你还真想吃软饭啊?”

  林昊老脸发窘的道:“我……”

  苗娘道:“其实也很简单,你不是有很多女人吗?据我所知,其中好几个都是超级白富美,例如李家的李冰,何家的何心欣,甚至是那个你一天头晚嫂子前嫂子后,其实早就和你有一腿的柳思思,只要你跟她们要钱,她们肯定会给的!”

  林昊道:“这个……”

  苗娘冷哼道:“又拉不下脸面去求人是不是?”

  林昊讪讪的道:“有点儿,我没有向女人伸手要钱的习惯。”

  苗娘道:“那你就认命的呆在这里,老老实实的把剩下的那条鳄鱼弄上岸,然后好好的捞古董。你知道辛晓雅带走的那批古董,现在回来的最初预估价格是多少吗?”

  林昊疑问道:“多少?”

  苗娘扬起了一根手指,“这个数。”

  林昊疑惑的道:“一个亿?”

  苗娘摇头,“再猜!”

  林昊道:“十个亿?”

  苗娘再次摇头,“继续猜?”

  林昊吃惊的道:“你别跟我说是一百个亿!”

  苗娘终于点头道:“差不多吧!”

  林昊睁大眼睛,“这么夸张?”

  苗娘语气平淡,透着一股装逼味的道:“也只是差不多罢了。”

  林昊下意识的问:“差多少?”

  苗娘道:“差四十多!”

  林昊汗道,“也就是说目前估价是五十多个亿?”

  苗娘道:“对!”

  林昊没好气的道:“那你又说差不多一百个亿!”

  苗娘摊手道:“我都说差不多咯!”

  林昊苦笑,五十个亿,和一百个亿,差天那么远好不好。

  苗娘道:“不过辛晓雅在电话里说了,只要拍卖会弄得够好,故事编得够动人,卖出一百个亿只是小事罢了。可是就算只有五十个亿,那也不是你在别的地方能随便轻松赚到的。”

  林昊道:“就算在这里,也不是随便轻松好吧!”

  苗娘道:“只要把剩下的那条鳄鱼搞掂,那就是随便轻松。”

  林昊道:“可是怎么搞掂它呢?”

  苗娘道:“像你昨天一样,继续钓它。”

  林昊道:“它现在不饿啊!”

  苗娘道:“那就等它饿了再钓呗!”

  林昊苦笑,说来说去最终又回到原点了。

  傍晚,林昊再次回到了深潭边。

  帐篷仍然扎在那里,剩下的七八根海杆也插在岸上,鱼线卸扎入水,水下钩着的还是那几只鸡,不过明显没有咬钩的迹象,因为上面的铃铛纹丝不动。

  尽管如此,他还是决定在这里守夜。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在楚里实现了呢!

  守到深夜的时候,他有些困了,躺进了帐篷里,准备睡一觉。今天和鳄鱼的搏斗,消耗了他不少的精力。

  只是没等他钻进帐篷,远处就传来了手电的光亮,然后就看到林佩如出现在眼前。

  没过多久,两人就躺在了帐篷里面。

  男人和女人睡觉这种事情,无疑是一次生两次熟的。

  林佩如很温柔,也很主动,揽着林昊的脖子,将他的头贴在自己胸前,轻轻的用手指梳理着他有些紊乱的头发。

  面对着柔情似水的她,林昊心里更多的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渴望,而是说不出口的舒服与安逸,很快就被弄得昏昏欲睡。

  林佩如轻声道:“林昊?”

  林昊张开眼睛,“嗯?”

  林佩如问道:“你想睡了吗?”

  林昊道:“有点儿!”

  林佩如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林昊想了想道:“我准备明天就回去了,然后过两个星期再回来钓这条鳄鱼!”

  林佩如道:“其实我觉得你不必急于回去的。”

  林昊道:“为什么?”

  林佩如道:“我隐隐的有种感觉,苗娘似乎有对付鳄鱼的办法。”

  林昊道:“那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林佩如道:“因为她想你在这儿多留一点时间。”

  林昊道:“这个女人,很自私啊!”

  林佩如微微摇头道:“其实也不算自私,你之所以会来这里,原本就是来陪她的。可结果你陪她的时间却很少。”

  林昊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去陪她?”

  林佩如道:“嗯,如果你好好的陪着她,说不定她一个心软,就把怎么将鳄鱼弄上来的办法告诉你了。我已经看出来了,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女人,你只要对她好一些,她应该会对你更好的。”

  林昊道:“可是我今天有点累了。”

  林佩如:“呃?”

  林昊苦笑道:“我现在要是去找她的话,我跟她恐怕不会像我跟你一样纯洁又安静的呆在一起。”

  林佩如汗了下,“你们每次呆在一起都要那什么吗?”

  林昊道:“干柴和烈火,一点就燃。”

  林佩如道:“可你跟我在一起,也没见你有多大反应,是我的魅力不够吗?”

  林昊道:“不,如姐很有魅力的,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就很好很好,不想因为我的一时冲动去破坏这份美好。”

  林佩如道:“看来还要继续酝酿!”

  林昊汗了下,岔开话题道:“其实真想把那条鳄鱼弄上来,我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林佩如道:“什么办法?”

  林昊道:“鳄鱼也是鱼,只要我扔一点缺氧剂或者鱼藤精进水里,它就会自己翻起来。”

  林佩如道:“那些东西,可以用吗?”

  林昊摇头道:“当然不可以,它们会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不但会把鳄鱼弄翻,甚至会把苗娘的那些砖鱼,以及河里的所有浮游生物都弄翻。”

  林佩如吓了一跳,“你千万别乱来,这样做罪孽可就大了。”

  林昊道:“我知道,所以我也没准备用。”

  林佩如道:“你好好想想,或许除了钓鱼,毒鱼之外,肯定还有别的办法。”

  林昊道:“嗯,我再想想!”

  林佩如很高兴,林昊是个很聪明的人,只要他肯开动脑子,绝对会有办法的!

  只是下一刻,她就被弄得很无语了,因为这货已经在她的怀里睡着了。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