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白天跟那条鳄鱼真的搞累了,又也许是林佩如的怀抱太过温暖舒服,林昊这一夜睡得特别的香,别说是起夜,连梦都没做一个。

  一闭眼,再一睁眼,天竟然就亮了。

  林昊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去查看那七条鱼杆。

  它们斜斜的屹立在微风中,可是却骄傲的纹丝不动,铃铛也静悄悄的,显然没有被咬钩的迹象。

  林昊将鱼线通通都收上来查看,钩上挂的鸡还是完整的,完全没有被咬的迹象,而且泡了两天三夜,已经开始有味了。

  人都是爱吃新鲜的,鳄鱼应该也不例外,林昊赶紧去苗娘养鸡的山坡上,几乎是施展出轻功才抓到七只鸡。

  之后便回到水潭边,现场宰杀,现场挂钩,现场抛投,血腥应该更能勾起鳄鱼进食的渴望。

  至于昨天被抢走的那条鳄鱼尸体,林昊没有忘记,但他安慰自己说,那是它的同伴不忍心它暴尸荒野,所以帮它收了尸,拖下潭底后,也没有吃,只是压在水底下安葬罢了。

  还别说,这样安慰一下自己,林昊感觉自己傻逼多了……不,有信心多了!

  只是一天等下来,鱼杆仍然是纹丝不动。

  林昊等着等着,便开始怀疑人生了。

  到了夜里,不等林佩如再来探班,他就回正屋去了,然后直接就去找苗娘。

  苗娘虽然还没睡着,可是已经上了床。

  林昊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就往她的被窝钻,结果却被一脚踢了下来!

  苗娘横眉竖止的喝斥道:“姓林的,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身上很臭!”

  林昊捂着摔疼的屁股站起来,然后垂头闻了闻自己,好像确实有点男人味,可是林佩如没有说啊!

  苗娘指向外面道:“你不洗澡,休想上我的床。”

  林昊无奈,只能去洗澡。回来之后,便又一次要上苗娘的床。

  苗娘则抢先下了地,像狗一样在他身上嗅了一遍,确实闻不到什么味了,这才终于放他上去。

  不过一躺好,苗娘就约法三章的道:“你要跟我睡,我不反对,但是最好不要碰我,否则别怪我翻脸。”

  林昊道:“苗娘!”

  苗娘道:“别说是叫娘,叫奶奶都没用。”

  林昊道:“好吧,我不碰你,但你要跟我聊聊。”

  苗娘道:“只能聊素的。”

  林昊道:“嗯嗯!”

  苗娘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这才道:“聊呗!”

  林昊道:“你教我怎么把剩下的那条鳄鱼弄上来呗。”

  苗娘道:“你那么阴险狡猾、诡计多端都没办法,我哪有什么办法。”

  林昊汗道:“你肯定有办法的,只是不想告诉我罢了。”

  苗娘道:“你想太多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

  林昊疑问道:“真的没有?”

  苗娘道:“不管是蒸的还是煮的都没有!”

  林昊道:“那我为什么感觉你有办法呢!”

  苗娘道:“错觉!”

  林昊闷闷的道:“那算了,睡觉。”

  苗娘轻哼道:“睡就睡,好像谁稀罕跟你聊天似的。”

  林昊没有再说话,可是也没有睡着,对着苗娘,明显没有对着林佩如那么好睡了。

  安静的躺了一阵后,终于忍不住烦躁的翻来覆去。

  被他折腾来折腾去的,苗娘便睡意全无了,忍无可忍之下,她就霍地一下坐了起来,“姓林的,如果你不想睡,那就给我滚,你不睡,老娘还要睡呢。”

  林昊也坐了起来,苦恼的道:“苗娘,我睡不着,你帮帮我啊!”

  苗娘道:“行,我给你下个蛊,让你一觉睡到明年。”

  林昊狂汗,“我是说让你帮我想想办法,看看怎么那那条鳄鱼给弄上来。”

  苗娘道:“你烦不烦啊,我都说我没办法咯!我有办法我会不说吗?”

  林昊道:“你就是不肯说。”

  苗娘道:“为什么不肯说?”

  林昊道:“你希望我一直呆在这里,陪着你,让你感觉腻为止。”

  苗娘冷笑了起来,“姓林的,你这明显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想将你留下的话,用得着这样的鬼心眼吗?我直接给你下个蛊,你这辈子也休想离开这里!”

  林昊道:“咦,说得好像又有点道理哦!”

  苗娘阴恻恻的道:“要不我真的给你下个蛊!”

  “不不不!”林昊连忙摆手,这个时候也终于想起了苗娘吃软不吃硬的德性,于是就抱着她,柔声道:“苗娘,对不起嘛,我误会你了!”

  被他一嗲,苗娘不但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心也软了,然后推开他,自顾自的躺回到被窝去。

  林昊也跟着躺下去,然后很不要脸的继续缠上去,抱紧她后才道:“那咱们一起来想办法好吗?”

  苗娘没说好,可是心里却开始真的想起办法来,一阵之后,这就提议道:“要不然咱们花点钱,请些人另开一条河道,把河水引流走,再把那个深潭的水抽干!”

  林昊听得苦笑道:“这样的话,工程可就大了,比等它肚子饿的时间更长呢!”

  苗娘道:“现要不然,你就去弄几张大网,看看能不能将它网上来。”

  林昊又一次摇头,“水太深了,它应该潜伏在水底,很难网得住它的。”

  苗娘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林昊道:“那好吧,明天我出去买几张网来。”

  苗娘道:“不用出去买,我这儿就有。以前我准备做网箱养砖鱼的,后来没用上,一直就扔在那呢!”

  林昊道:“在哪儿?”

  苗娘道:“就在那边的库房里。”

  林昊腾地一下坐起来,“走,咱们现在就把网放下去。”

  苗娘愕然的道:“现在?”

  林昊道:“对啊,现在就放下去,万一明天就把它收上来了呢?”

  苗娘无爱的道:“三更半夜的,我才不去折腾呢,你要折腾自己去。”

  林昊抱着她的手,轻轻摇晃道:“苗娘~你陪我去嘛!”

  苗娘最受不了的无疑就是这招,没被摇晃两下,这就动摇了,最终只能无奈的爬起来,“姓林的,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林昊嘿嘿的笑了起来,拉着她一起去找到了那几张大鱼网,然后搬到了深潭边,趁着夜黑风高,以纵横交错的包围式布了下去。

  鱼网布置好后,接下来时间又是等了。

  苗娘道:“走吧,回去洗澡,然后赶紧睡觉。”

  林昊道:“又洗澡?我不是洗过了吗?”

  苗娘道:“你早上还吃过饭呢,晚上为什么还要吃?刚才放网的时候出了那么一身汗,不用洗吗?”

  林昊苦笑道:“苗娘,不要那么爱干净行不行?”

  “不行!”苗娘断然拒绝,“别的事情我可以忍你,这件事绝对没有商量。”

  林昊道:“那我不回去睡了,反正这里也要有人守的,万一那条鳄鱼撞网了,没能及时收上来,又被它逃脱了呢!”

  这是典型的打完斋就不要和尚的节奏。

  苗娘气愤的道:“行,姓林的,有你的,有种你就以后也不要上老娘的床。”

  林昊不以为然,不上就不上,你的床不让我上,大把女人的床让我上。

  苗娘走了之后,林昊便钻进了帐篷,再次开启等待模式。

  这一次,他是很有信心的。

  他在网上查过了,鳄鱼形象狰狞丑陋,生性凶恶暴戾,行动十分灵活。一般白天它会伏睡潜游水底,夜间外出觅食。极善潜水,可在水底潜伏10小时以上。但它是肺呼吸动物,并不能在水中吸取氧气,一定的时间内,还是要上浮以鼻眼露出水面呼吸。

  因此鱼网只要真的形成了包围圈,做到完全无死角的全覆盖,那是很有可能将它网到的。

  只是有的时候,人算是不如天算的。

  三天两夜过去,鳄鱼根本就没有撞网。

  林昊守得有些绝望,绝望就开始怀疑人生,一怀疑人生就要去找苗娘。所以这一夜,他又很不要脸不要皮的去了苗娘的房间。

  尽管这一次,他已经洗过澡再去,可刚一上床,便又被苗娘给踹下来了。

  苗娘黑着脸道:“我说了,你种就以后也不要上我的床。”

  林昊赔着笑道:“苗娘,我知道你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苗娘道:“你错了,我就是这么小气的人。”

  林昊道:“那你别生气了!”

  苗娘道:“除非我没气了,那我就不生气了!”

  林昊苦笑道:“你说吧,要怎样才不生气?”

  “怎样我都……”苗娘冷哼一声,但话说一半又骤然醒过神来,疑问道:“只要我不生气,怎样都可以是吗?”

  林昊立即警惕的道:“做舔狗是不行的。”

  苗娘的表情一下就垮了,“那你滚吧,我不会原谅你的。”

  林昊道:“我可以滚,但你要告诉我,还有没有别的办法逮到那条鳄鱼。”

  苗娘道:“没有!”

  林昊道:“那我不滚了!”

  苗娘扬起手道:“不滚我就下蛊了!”

  林昊听得一慌,赶紧投降道:“别别别,好苗娘,亲爱的苗娘,我知道你不是这么残酷的女人!”

  苗娘冷哼道:“你错了,我残酷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林昊道:“可你舍不得那么残酷对我的。我可是你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苗娘不屑的道:“你这种过桥抽板,提起裤子就翻脸的男人,还不如一根青瓜。”

  林昊道:“你别这样嘛,我以后不敢了还不行吗?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苗娘骂道:“我爱你老斗!”

  林昊道:“我老斗年纪太大了,不适合你的。还是我这种年轻力壮,战斗力强劲的猛男比较适合你。”

  苗娘被弄得哭笑不得,“林昊,你真的是我在这个世上见过最不要脸的男人。”

  林昊道:“是的是的,没有这么特别,怎么配得上你呢!”

  苗娘:“……”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