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香江这座城市,林昊已经不算陌生,可也谈不上特别熟悉,尽管他曾经在这里战斗过,而且获得不少辉煌战绩。

  林昊虽然从来不管事,但他现在仍然是兴盛国际的CNO,中禾集团的董事长,和胜堂的真正话事人!

  不过驾车来到香江后,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联系他的小弟柳芒,而是直接去了MSS在香江的分部,找到了对外联络的负责人——蜂茶!询问她莫妮卡的下落。只是蜂茶却说莫妮卡并没有前来香江分部要求协助。

  林昊只好联系李冰的堂哥李子峰,因为在莫妮卡出发之前,他是跟李子峰打过招呼,让他给予莫妮卡协助的。可是李子峰却称莫妮卡并没有联系他。

  见鬼了,莫妮卡竟然没有联系这些人?

  难道她并没有来香江?

  林昊赶紧的查莫妮卡的通行记录,上面明明显示她在三天前到了香江,至今没有离开的记录。

  这就更见鬼了,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了?还是说她出了什么意外呢?

  林昊虽然不是特别喜欢莫妮卡,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跟他有一腿的女人,所以他真心不希望她出什么事情,于是尝试着再次联系她,然而结果还是那样,电话不通,信息不回,就连用MSS特别的密码联系方式,她也没有回复。

  真的出事了吗?以她的机灵劲儿,就算出事也不会没有一点声响与动静啊!

  林昊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只能先打给柳芒。

  没过多久,柳芒就出现了,见了林昊诚慌诚恐的道:“林生,你过来怎么没事先通知我,我好派人来接你。”

  林昊道:“别人说你背着我中饱私囊,所以我来杀你个措手不及!”

  柳芒的冷汗刷地就冒了出来,连连摆手道:“不,林生,我没有,我绝不敢的。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我……”

  看见他急得不行,林昊终于摆手道:“和你开玩笑的,我这次来是因为私事,没必要搞得兴师动众。”

  柳芒这终于终松了口气,一边擦汗一边道:“林生,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好吗?”

  林昊道:“咦,你这么心虚,难道真的在背后搞什么花样?”

  柳芒连连摇头,“没有,没有,真没有!”

  林昊道:“好吧,先安排个地方让我住下。”

  柳芒迟疑的问道:“林生,你不去李家?”

  林昊没好气的道:“我去李家干嘛?你真的当我已经入赘他们家了吗?”

  柳芒摇头,“不是的,我是说如果李少和李二小姐他们如果知道你来了香江,却没有通知他们,会不会不好?”

  林昊道:“我都说了,我是来处理一些私事的,没必要惊动别人。”

  柳芒道:“那我给你安排酒店。”

  林昊摇头,“不,不要住酒店,给我安排一个更方便更自由的地方,我可能要在这边呆一阵。”

  柳芒想了想道:“那林生请到我新买的别墅去住吧!弄好有小半年了,可我一直没有时间住进去。”

  林昊道:“行啊,柳芒,开始住上别墅了!”

  柳芒笑道:“这不是托林生的福吗?如果不是有你在,我别说住别墅,现在能活着就已经是奇迹了。”

  林昊也不咯嗦,“你带路吧!”

  柳芒这就驱车在前,林昊跟在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前往。

  尽管柳芒已经有能力在香江这样的地方买别墅,可相比于李冰那样的豪宅,明显是差了很多的,地段不算太好,面积也不算太大,不过这样正好合适林昊低调行事。

  安排林昊住下之后,柳芒问道:“林生,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

  林昊道:“暂时没有。”

  柳芒犹豫一下,终于壮着胆子道:“林生,你要不要去一下公司,见见那些股东和董事?”

  林昊摇头,一针见血的道:“有什么好见的?有钱给他们赚,比什么虚头巴脑的东西都强吧!他们认我吗?认的只是钱罢了。”

  柳芒虽然觉得这话在理,可还是苦笑一下,“那我叫泰荣过来,我和他一起向你汇报一下公司最近的情况?”

  林昊仍然摇头,“这些事情,你每个月都在汇报,还有什么好汇报的。我已经说了,我是来处理私事的,暂时谁都不见,你先别烦我,我想静静。”

  柳芒被喷了一脸,只能道:“那,我找一个静静过来陪林生。”

  林昊:“……”

  过了半个小时,静静没来,盈盈倒是来了——林昊在香江的秘书吕轻盈!

  吕轻盈原本只是兴盛国际那边安排给林昊的秘书,不过在林昊的发展之下,已经将她变成了他在香江这边的全职秘书,兴盛国际、中禾集团,甚至和胜堂的一些事务,几乎都交由她来代言。

  在他的笼络与熏陶之下,吕轻盈从一个正经八百的商科秘书变成了黑白两道都沾的代言人,不过对此她并没有什么怨言,因为林昊的重任,让她着实走上了人生颠峰,工资收入翻番之外,身份地位也节节高升,别说是柳芒,赵泰荣一等,就是李子锋有时候都必须正视她!

  吕轻盈来了之后,柳芒就自觉的走了!

  看见吕轻盈带着行李,林昊有些纳闷的问:“轻盈,你这是干什么?”

  吕轻盈道:“临时客串私人保姆,照顾林生的生活起居!”

  林昊道:“不用的,我有手有脚能照顾自己。”

  吕轻盈道:“林生,你是嫌我笨手笨脚吗?”

  林昊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吕轻盈道:“那林生就给我个机会,让我表现表现好吗?”

  林昊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你就不怕擦枪走火,被我潜规则?”

  吕轻盈愣了一下,随后忙摇头道:“林生,你不是那样的人。”

  林昊道:“谁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别人不是都说,有事秘书干,没事干……”

  吕轻盈急忙打断他道:“林生,我现在可是见过很多大场面的人了,你吓唬不了我的。”

  林昊失笑,“好吧,既然你不怕,那随便你好了。”

  吕轻盈这才终于松了口气,赶紧去房间放下行李,稍为收拾整理一下后,这就到外面的超市进行采购,随后给林昊准备晚饭。

  林昊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她,只是一直坐在那里想莫妮卡的事情。

  莫妮卡来了香江后,想要寻找阿满大师的下落,她会怎么做呢?

  既然她没有找在香江这边的同事,也没有联系李家,那她恐怕是有了线索,或者调查的方向。因此到了香江之后便自以为是的直接开展调查,然后在这个调查过程中发生了意外。

  只是,这个线索,这个方向是什么呢?

  林昊觉得只有明白这点,才有可能找到莫妮卡的下落,只是思考半天,却没有任何的头绪!

  吕轻盈这个秘书,确实挺能干的,出得厅堂,下得厨房,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进睡房,但她三下五除二就为林昊准备好了晚饭,而且还是很高级很洋气的俄式西餐。

  林昊看看她端上来的菜,还像模像样的,头盘是极为出名的鱼子酱,然后是俄式罗宋汤,接着是主菜烤鸡和牛扒,跟着是蔬菜,最后是甜品,而酒水则是伏特加与噶瓦斯!

  看着这桌菜,林昊有些意外的道:“看不出来,你竟然这么能干?西餐也会做?”

  吕轻盈道:“作为一个内地过来的妹纸,不精通十八般武艺,怎么能在香江这样的大都市混得下来呢?”

  林昊微微点头,“不是猛龙不过江嘛!”

  吕轻盈端起杯中的噶瓦斯道:“林生,我敬你一杯,感谢你的看重,让我找到真正的存在感。”

  林昊笑道:“那是你有能力,你要是上不了台面,我再怎么捧你都没用的。”

  两人干了一杯后,这就边吃边聊,吕轻盈问道:“林生,你这次来香江,主要办什么事情?”

  林昊道:“找人。”

  吕轻盈想了想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年轻的女孩!”

  林昊意外的道:“你怎么知道?”

  吕轻盈道:“能让一个男人辗转奔波的,除了金钱利益外,也仅仅只有女人了。”

  林昊再次点头,“很现实,但也很有道理。”

  吕轻盈道:“那林生可以告诉我,这个女孩是谁吗?”

  林昊道:“你想帮忙?”

  吕轻盈道:“当然,只有帮你赶紧解决这件事情,你才会离开,我才能结束这个临时保姆的工作。”

  林昊笑笑,“这个女孩你也认识,说起来她的身份和你差不多!”

  吕轻盈稍为一想,便恍然的道:“林生指的是之前介绍过给我认识的私人助理莫妮卡?”

  林昊道:“不错,就是她!”

  吕轻盈忙问道:“她发生了什么事?”

  林昊道:“目前我还不知道。”

  吕轻盈道:“她什么时候来香江的?”

  林昊道:“三天前。”

  吕轻盈道:“那我去通知和胜堂,让他们赶紧找人?”

  林昊摇头,“我还要再捋一捋!和胜堂的人虽然多,可肓目的寻找不是办法。”

  吕轻盈道:“莫妮卡小姐过来香江是要办什么事呢?”

  林昊道:“她是按照我的吩咐,过来找人的。”

  吕轻盈苦笑道:“找人的人反倒失踪了。”

  林昊点头,“是的!”

  吕轻盈道:“那她找的这个人又是什么人?”

  这话,让林昊突然有所触动。对啊,阿满大师是个什么人?

  他虽然是个高手,但却是十足的乡巴佬,一直住在穷乡僻壤之中的他,甚至连身份证都没有去办理。

  如果阿满大师没有身份证的话,那他是办不了港奥通行证。没有港奥通行证,那他就不能以正规途径进入香江。

  这样的话,阿满大师想要进入香江,仅仅只能用偷渡的方式。

  阿满大师的这些信息,莫妮卡显然也知道的,那么她来了之后会不会第一时间去找那些专门安排别人偷渡的蛇头,然望从蛇头那里找到阿满大师的下落呢?

  林昊想到这里,心头豁然开朗,激动之下一把抓起吕轻盈的手道:“果然是我的秘书,够聪明,一点也没让我失望。”

  吕轻盈被弄得莫名其妙,看着自己被他紧抓的手,不由的暗叹,林生,你真的要占我便宜就直接占好了,不用说这么奇怪的话,找这么烂的借口。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