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到底找到了什么?一张购买医疗药品与器械的清单罢了。

  对于别人而言,这没有什么,而且没有一点特别。医生嘛,不管他是医院里的大医生,还是地下诊所的黑医生,购买医疗药品一类的东西都很正常。

  林昊刚开始看清单内容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哪儿不对劲,可是当看到第二页的时候便发现,清单上竟然有一个义肢。

  义肢是什么?也许有人不懂,那就是假肢,那就是用工程技术的手段和办法,为弥补截肢者或肢体不完全缺损的人专门设计和制作的人工假体。

  对于一个什么病都收治的黑诊所医生而言,购买义肢也不算什么离别的事情。可是这个假肢是左手,腕关节以下的整只左手。

  这,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

  阿满大师被林昊用狙击枪轰掉的,不就是左手吗?

  林昊之所以让黎三福带自己找这里的地下诊所,绝不是随便乱来的,而是有理有据。

  阿满大师在逃出三家村的时候被轰掉了一只左手,尽管最终被他逃走了,可是伤势是比较严重的!逃到香江之后,肯定是第一时间就医,然而他是个没有任何证件的黑户,没办法去正规医院,只能找那种什么病人都接的地下诊所。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因为协助阿满大师逃走的人里面可能也有医生,懂得医治断腕的伤势。所以林昊只能赌他们在仓促逃亡之间,没有带上医疗药品与器械,必须求助于当地的地下诊所。

  如果地下诊所没有收获的话,林昊也只能去找这里的药店了。没成想瞎猫撞上死耗子,在杨华生这里的第一站就似乎有了收获。

  似乎?是的,尽管这个订购的义肢十分可疑,但未必就是给阿满大师的!

  林昊又看一眼购物清单,确定除了义肢,没有别的可疑外,这就指着床上呼噜震天的杨华生对黎三福道:“把他给我弄醒吧!”

  黎三福这个新上任的狗腿子相当听话,立即就去厕所提来了一桶自来水,不过似乎怕不够刺激,他又去冰箱敲了好些冰块放进去,然后才提到床前,哗啦一下倒到杨华生的脸上。

  “咳咳”醉得半死的杨华生终于被泼醒了,在连连咳嗽中坐起来,一边抹着脸上的水一边大叫道:“发水灾,发水灾了!”

  只是叫了半天后,他并没有发现滔天大水,只看到两个陌生男人站在自己的床前,仍有一些醉意的他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自己是在现实中,还是在梦里?

  黎三福见他还醉意惺忪的样子,这就一把捏住他的下巴,在他脸上来来回回的打了几巴掌,“醒了没有,醒了没有,醒了没有!”

  疼痛终于让杨华生彻彻底底的清醒过来,忙叫道:“醒了醒了醒了!”

  黎三福这才放开他,然后去搬来一张椅子过来,“林生,你请坐。”

  林昊对黎三福的表现还是挺满意的,可惜年纪太大了一点,不然也可以收为狗腿子的,但他还是坐了下来。

  杨华生十分紧张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黎三福见林昊没有吭声,显然是把审问权交给了自己,于是就狐假虎威的道:“我们是和胜堂的。”

  杨华生听了大吃一惊,“我……有按时交保护费啊!我只是个医生,除了给病人看病,然后偶尔找找女人,什么也没干的……”

  “闭嘴!”黎三福又一巴掌拍到他的脸上,“我们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再多说一句废话,我们就阉了你!”

  杨华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传家宝。

  林昊也有些汗,你阉他就好了,带上我干嘛啊?我可没有你这么暴力加残忍!

  黎三福见杨华生终于老实了,这就对林昊道:“林生,我已经调教好他了,你有什么话就问吧!”

  林昊点点头,冲杨华生道:“你在哪学的医?”

  杨华生道:“牛津大学!”

  林昊听得吓一跳,“真的假的?”

  杨华生伸手指向侧边的一个抽屉,“那里面有我的学历学位证书。”

  不用林昊吩咐,黎三福已经打开那个抽屉,发现里面有一堆的证件,可上面几乎都是英文的,他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牛津大学的证书,只好全都捧过来给林昊。

  林昊仔细看一下,发现这些证书全是杨华生的,有荣誉证书,有学历证书等等,其中就有一本牛津大学的,看了几眼后就扔到一旁,“假的!”

  杨华生顿时就气愤起来,“你凭什么说是假的?”

  林昊道:“牛津大学是国际上首屈一指的名牌大学,你要真是这个大学出来的,大把的名牌医院抢着要你,又怎么会在贫民窟里做一个黑医生呢!”

  杨华生道:“谁说我没有在大医院呆过,我在伊利莎白医院当了五年的医生,被破格提为顾问医生。我那个抽屉里就有我的任职记录。”

  黎三福又赶紧去翻抽屉,果然又找到一大叠的文件记录。

  林昊看过之后就纳闷了,“那你现在为什么呆在这里?”

  杨华生沮丧的道:“我和一个护士谈恋爱,可谁曾想那个护士已经结婚了,而且她还瞒着我。后来她老公找到医院来了,我和他打了一架。然后……”

  林昊疑问道:“就这样被开除了?”

  杨华生摇头,“不,那次只是被院内警告,后面我私接了一个病号来家里看病,那个病人把我告了。”

  林昊道:“告你什么?”

  杨华生道:“告我趁着看病的时候侵犯了她,明明就是她自己自愿的好不好,后面想跟我结婚,我不同意,才翻脸的。”

  林昊又问:“那你就这样被开除了?”

  杨华生仍然摇头,“也不是,那次我只是被严重警告,可是人要倒霉起来,真是喝凉水都塞牙,就在那个期间,我做了一台手术,可是手术中发生了意外,先是停电,后是缺少备用血,病人又发生严重术中并发症,撑不住的挂掉了,我也因此真正身败名裂。”

  对于这货的遭遇,同样身为医生的林昊还是很同情的,手术并发症这种事情,只要碰上一次,那就可能职业生涯尽毁。

  见林昊突然沉默下来,杨华生忍不住问道:“你们找我到底什么事?如果是想请我看病的话,对我好一点行不行,我是医生,有尊严的!”

  林昊点头,“你先穿上衣服,我有事情问你!”

  杨华生这就赶紧套上衣服,并且拉过被子盖到旁边的女人身上,然后才道:“你们问吧!”

  林昊道:“你是不是接过一个头上长角,手腕断了的病人!”

  杨华生听得神色一变,吱吱唔唔的道:“这个……”

  黎三福这就凑上前,扬起大耳光就要扇他。

  林昊道:“三福,住手。”

  黎三福这才停下,冲杨华生喝道:“你给我老实点。坐在你面前的是和胜堂真正的龙头老大,柳芒都是他的小弟呢!”

  杨华生愣了愣,最终还是点头道:“是的,这个病人是我接手的。”

  林昊道:“他现在在哪里?”

  杨华生摇头道:“我不能告诉你!”

  黎三福立即上前威胁道:“杨华生,你是不是想死?你不知道得罪和胜堂是什么后果吗?”

  杨华生苦声道:“可是我告诉了你们,我也是死路一条啊!”

  林昊疑惑的问:“他们说你如果告诉了别人,你就会死?”

  杨华生连连点头,“是的!”

  林昊道:“而且有人一直在盯着你?”

  杨华生再次点头,“是的!”

  林昊道:“你就不怕我们现在弄死你吗?”

  杨华生想了想后,决然的道:“那你们动手吧!死在你们手里,好过死在他们手里,他们根本不是人来的。落到他们手上,我恐怕想死都不是那么容易。”

  黎三福这就转身离开了房间,可是没多一会儿就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一把菜刀,扑向杨华生道:“好,我现在就把你砍死!”

  杨华生最初是十分恐惧的,只是当刀横到脖子上的时候,他却闭上了眼睛,甚至抬起了头,绷紧了脖子上的肌肤,显然是希望黎三福这一刀就能结果他,免得他受长时间的苦。

  黎三福仅仅只是想吓唬他,没想到他真的不怕死,一时间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看向林昊。

  林昊摆了摆手,让黎三福先放下刀,然后问杨华生,“你真的不肯告诉我那个长角的男人在哪儿?”

  杨华生再次张开眼睛,“龙头老大,不是我不肯,是我不敢啊!”

  林昊点点头道:“行,我知道了。三福,我们走吧!”

  “走?”黎三福错愕的道:“就这样走了吗?不继续严刑逼供了?”

  林昊指着杨华生道:“他连死都不怕,还怕严刑逼供?”

  黎三福却道:“这可不一定的,有些人虽然不怕死,可是却怕半生不死,我们可以先敲掉他的牙,打断他的脚,再弄残他的手……”

  杨华生听得脸色刷白,冷汗之冒,恐惧无比的看着两人。

  林昊则是暗里摇头,这个黎三福明显比自己更适合和胜堂啊!但他还是道:“算了,就这样吧,我们走!”

  两人下了楼后,黎三福还是一脸郁闷的表情,因为他觉得只要来点硬的,杨华生肯定会招的。

  到了那辆奔驰前,看到坐在驾驶座上打磕睡的吕轻盈,黎三福拍着马屁的道:“林生,我,我来给你开车吧!”

  林昊想了想,觉得现在自己身边确实需要一个地头蛇似的狗腿子,而这个蛇头明显挺合适,虽然说丑了点,年纪也大了点,于是就点了点头。

  他将吕轻盈唤醒,让她坐到后排,自己也坐了进去。

  黎三福这就眉开眼笑的上了车,然后发动起车子,朝老街外面驶去,只是将要进入大道的时候,后排的林昊却突然道:“调头,我们回去。”

  黎三福先是愣了下,可随即就以为自己明白了,林生应该是改变了主意,想要回去严刑逼供,那自己又可以卖力表现一下了。只要能入林生的法眼,那自己这回想不发都很难啊!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