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开回了老街,只是到了益昌楼,黎三福要将车停下的时候,在后面安静的坐着的林昊却突然张嘴道:“往前开。”

  黎三福有点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要往前开,这里就有停车位啊!

  不过林昊才是龙头老大,他说往前开,那也只能往前开,然而将要开车路口的时候,林昊又道:“这里靠边停。”

  黎三福这就把车靠到边上停了下来,可是回头看看,却见林昊并没有下车的意思,稍为一想便以为自己明白了,他应该是想让自己替他开车门!

  龙头老大嘛,没有一点谱儿怎么叫龙头老大呢!

  只是当他要推开车门的时候,林昊却道:“别下车!”

  黎三福以为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十分警惕的扭头看向四周,结果却什么也没发现,不由茫然的看向林昊,结果却发现他已经闭上双目,似乎要开始休息的样子,被弄得更是摸不着头脑。

  半天之后,黎三福终于忍不住了,轻声喊道:“林生!”

  林昊懒洋洋的应道:“嗯?”

  黎三福道:“我们不上去吗?”

  林昊道:“上去干嘛?”

  黎三福道:“上去找杨华生,问他那个头上有角的男人的下落啊!”

  林昊道:“他不会说的。”

  黎三福道:“那咱们就折磨到他说为止!”

  林昊微生摇头道:“我不喜欢那么暴力的事情。”

  黎三福苦笑,你不喜欢这么暴力的事情?那你之前又要把我从十九楼扔下去?只是这样的话,他哪里敢说,只能问道:“咱们既然不上去的话,还回来这里干嘛?”

  林昊只说了一个字,“等!”

  黎三福仍然不解,“等什么?”

  林昊道:“他在网上购买的义肢已经到货了,未拆封的包裹就在客厅里,当时我为了避免起疑,所以并没有去拆。可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杨华生一醒来就会把包裹送到对方的手中。”

  黎三福终于大彻大悟,“林生的意思是说,我们只要在这里等着,然后跟着杨华生,就能找到那个头上长角的人!”

  林昊道:“你还不算太蠢嘛!”

  黎三福讪笑一下,面对如此级别的大佬,他真的感觉自己的脑子经常不够用。

  借着内视镜看看,发现林昊和吕轻盈都规规矩矩的坐在后面,没有半点越轨的举动,完全不像别的老板与秘书那样粘在一起,不由有些纳闷,两人的关系真的那么单纯吗?还是说因为自己在这里,故意装单纯?

  黎三福抬起自己手上的假劳力士看了一眼,这就道:“林生,那个杨华生要送货的话,应该也是天亮以后,现在才五点左右,要不……我去给你们买点早餐什么的好吗?”

  林昊无所谓的道:“随便你!”

  黎三福这就道:“那我去了,这里离卖吃的地方有点远,我可能要大半个小时才能回来。”

  这话一出,林昊虽然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吕轻盈却有些尴尬,已经二十出头的她不是小女孩了,自然明白黎三福最后那句要大半个小时才能回来的真正含义,不就是想为了给自己和林生留下独处机会,好那个什么嘛!

  黎三福走了,很快就连人影也看不见。

  林昊并不怕黎三福逃跑,因为要从他那里问的东西已经问到了,所以他走不走都没关系,至于说使唤的狗腿子嘛,那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只要他愿意,随便一句话就会出现一大班的狗腿子供他使唤。

  只是车厢里只剩下吕轻盈与林昊,气氛却陡然间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吕轻盈为了打破这种气氛,只能无话找话的问:“林生,你累吗?”

  林昊道:“还好。你呢?”

  吕轻盈道:“我也还好。”

  林昊看看她脸上的疲倦神色,想了想后道:“要不你先回去吧,我这个事不知道要办到什么时候。”

  吕轻盈道:“不,我要留下的。”

  林昊道:“可是你留下也帮不了什么忙。”

  吕轻盈道:“我最少可以服侍你啊。”

  服侍我?怎么服侍我呢?林昊一下就想歪了,但随即又收回发散的心神,“我没那么金贵,不用别人服侍的。”

  吕轻盈摇头道:“林生,难得你来一趟香江,你就给我个机会吗?”

  林昊摇摇头,再次闭上眼睛道:“随便你吧!”

  吕轻盈犹豫一下,这就脱掉了高跟鞋,然后侧跪坐在林昊身旁,双手落到他的腿上,开始给他缓缓揉按起来。

  林昊被弄得张开眼睛,“这是干什么?”

  吕轻盈脸有些红的道:“我……看别人的秘书,都是这样服侍自己老板,替老板消除疲劳的。”

  林昊摇头道:“轻盈,你不必这样的,你的职责不是讨好我,只要努力的为我工作就可以了!”

  吕轻盈据理力争的道:“可是讨好老板,也是秘书的职责之一!”

  林昊无奈,只能听之任之。

  吕轻盈的按摩多少是有一点技术的,但远远谈不上专业,不过在这样的时候,也算是一种不错的享受。最少能打发等待的时间。

  按腿之后,又按手臂,再按肩膀,林昊被弄得很舒服,有点昏昏欲睡,正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吕轻盈的声音,“林生,你可以躺下来的!”

  躺下来?后排虽然宽敞,可再宽敞也有限,怎么躺呢?

  正在林昊纳闷间,吕轻盈已经重新坐下来,然后一只手已经伸了过来,扳着他的脑袋轻轻往下压,最后让他枕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双手就开始灵巧的揉按他的脑袋。

  林昊舒服得不行,做老板的福利实在是太好了。

  十来分钟后,林昊在这种舒服放松,而且又香艳的状态中睡了过去。

  时间到了早上六点半,黎三福终于回来了,手中提着大袋小袋的食物,只是拉开车门,看到后排的林昊正枕着吕轻盈的腿在熟睡,不由就愣了下,赶紧的放轻手脚,显然是生怕吵醒他。

  不过林昊还是醒了,然后三人一起吃了早餐。

  完了之后是七点出头,照林昊的猜测,最少也要等到八点以后,杨华生才会下来的,谁知道就是这个时候,杨华生已经出现了,手上提了一个超大号的箱子。

  不用问,箱子里面装的肯定是义肢,以及一些医疗用品。

  他将箱子放上了停在楼下的一辆丰田轿车上,然后就坐了上去。

  林昊问黎三福,“跟踪你有没有问题?”

  黎三福道:“林生,你放心,我绝不会跟丢的。”

  林昊道:“不但不能跟丢,还不能被发现。”

  黎三福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道:“没问题,这种事我经常干。”

  林昊道:“经常干?”

  黎三福讪笑道:“从内地接了客人到香江后,我经常要把客人送到指定的地点,路上要不被跟踪,还要避开警察,车技早就练出来了。”

  林昊微微点头,“那你好好的跟着吧。”

  一路兜兜转转之后,三人跟着杨华生到了一个偏僻的围村。

  围村的村口处有一个大牌坊,上面写着“杨田村”三个字,下面还有一个岗亭,里面有村里的联防队员。

  杨华生的车在进去的时候,曾停了一下,一分钟后才驶了进去。

  奔驰也尾随其后,想要跟着驶进去,结果却被拦了下来。

  一个联防队员敲下车窗,冲黎三福直接喝道:“杨田村是私人地方,未经许可,不能进入。你们立即调头,给我滚蛋!”

  林昊一听这话就知道,黎三福虽然牛逼吹得很响,可还是被杨华生发现了。

  杨华生刚刚进去的时候,显然是跟联防队员说他被跟踪了,所以联防队员才会对他们这样的态度。

  他当机立断的道:“三福,调头离开吧!”

  黎三福显然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和胜堂的龙头老大他不敢得罪,可是一个联防队员也敢冲他呼呼喝喝,他就不能忍了,这就对林昊道:“林生,你放心,我能解决这件事。”

  林昊还想说什么,黎三福已经推开车门下去了,冲那联防队员喝道:“你说什么?我进村怎么了?我来探亲都不行吗?”

  “探亲?”联防队员冷笑道:“刚刚生哥已经说了,你们是黑社会,我们杨田村不欢迎你们这样的人渣,现在,立即,马上给我滚蛋。”

  黎三福被气着了,怒声道:“我今天非要进去呢?”

  联防队员立即拿起一个哨子,响亮的吹了起来。

  哨声过后,四面八方顿时涌来无数村民,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家伙,乌怏怏的涌上来,团团包围了将奔驰车!

  黎三福这才终于知道自己捅了马蜂窝,被吓得脸色煞白,赶紧钻回到车上,然后要发动车子离开,可是这个时候车子已经被包围了,根本就动弹不了,除非他敢不顾这些人的性命乱冲乱撞!

  慌乱失措的黎三福没了办法,只能扭头求助似的看向林昊,结果却发现林昊仍然懒洋洋的坐在那里,一派平淡从容的模样,似乎看不见外面那些彪悍的村民一般。

  麻痹!

  黎三福忍不住在心里骂了起来,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装什么逼?再不想办法,我们就要被这些刁民活活撕碎了。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