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鱼的事情,让徐忆惜光明正大的留在了苗娘这里。

  苗娘虽然感觉自己上当了,可也哑巴吃黄连的有苦不能说,谁让自己贪心要跟她做生意,谁又让自己心软想要筹更多的钱帮林昊兴建林氏集团呢!

  不过刚开始的一两天,她也没看到徐忆惜对林昊勾勾搭搭,甚至两人基本没有时间呆在一起。

  林昊忙着和徐文聪规划养殖基地的事情,始终在罗堂庵前面那片地方现场勘查。徐忆惜则和那些部队官兵一起,忙碌着捕捞砖鱼,取鱼麟鱼皮,晾晒收集等工作。两人各忙各的,只有晚饭的时候才能碰到一起。

  要说狐狸精什么的,苗娘感觉林佩如更符合这个称呼,这女人除了睡觉,几乎都跟着林昊,就像他的影子似的。林昊在哪儿,她就在哪儿。

  苗娘甚至怀疑,如果自己不在,别的人也不在,说不定这个女人睡觉都要跟林昊一起。

  三天之后,养殖基地的规划已经有了定论,接下来就是施工队开始进场了。徐忆惜的鱼皮鱼麟也已经采集得不少。

  只是部队官兵离开的时候,徐忆惜仍然留了下来,因为鱼皮鱼麟的晾晒工作还没完成,她要留下来收尾。

  不过这个时候,河水已经完全变清澈了。

  林昊也不耽误时间,一发现河水变清,立即就拿了潜水装备下水打捞。

  不过这一次林佩如不能陪他一起下水了,女人嘛,每个月都有不是那么方便的几天。

  在河岸边晾晒鱼皮鱼麟的徐忆惜见林昊这头如此热闹,不由就走了过来,看到林昊正要下水,忙拉住他道:“林昊,你这是要做什么呢?”

  林昊也没有隐瞒:“下河去捞罐子!”

  徐忆惜不解的问:“什么罐子?”

  林昊道:“很值钱的古董。”

  徐忆惜道:“那我帮你吧!”

  林昊道:“惜姐,你会潜水?”

  徐忆惜笑道:“作为新时代的女军官,要能文能武,游泳潜水只是基本技能罢了。”

  林昊不由向她竖起大拇指,“没想到你看起来秀秀气气的,还十八般武艺精通呢!”

  徐忆惜摇头,看向一旁始终对她虎视眈眈的苗娘道:“要说女中豪杰,苗娘娘才是真正的厉害,一个人能弄出这么大的一片家园,还能养那么多有毒的动物,我真的很佩服呢!”

  这记马屁,让苗娘感觉无比的受用。

  苗娘最为厉害的,其实是下蛊,但她从来不为自己有这项技能而骄傲,因为这只是自保与制敌的本事罢了。她更得意的是自己一手一脚建起来的房子,以及那些一点点养大的毒物,这些才是她真正感觉骄傲的东西。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苗娘也不例外,何况徐忆惜说到了她的心坎上。一时间对她的敌意就减轻了许多,看她也比原来更顺眼了。

  林昊确实徐忆惜真的会潜水后,这就让林佩如带她去换潜水服,然后两人一起下水。

  时隔那么久,打捞古董这件事情终于得以再次继续,不过进度仍然很慢,水太深了,古董又很分散,有一些甚至还在泥沙下面,必须得先盘开泥沙挖出古董才能捞上来。

  林昊与徐忆惜潜水一整天下来,也仅仅只是捞上百来个。

  傍晚的时候,当林昊再次浮出水面,发现徐忆惜已经上岸了,岸边除了她跟林佩如外,苗娘和姿姐都不见了,显然是已经回去了。

  徐忆惜见林昊浮出水面,这就道:“林昊,天快要黑了,不要潜水了,明天再继续吧!”

  林昊将自己捞起来的一个花瓶递给林佩如,然后道:“我再捞一个就好了。”

  徐忆惜拗不过他,只能点头道:“那我先去换衣服了。”

  林昊点点头,这就再次下潜,然后连续捞了两个罐子,这才上岸。

  不过到了岸上后已经看不见徐忆惜了,只有林佩如还在整理那些罐子,于是就走进旁边的帐篷,将潜水服脱了下来。

  林佩如见他穿着泳裤从帐篷里出来,这就道:“林昊,你先回去吧,我再整理一下就回去。”

  林昊道:“惜姐呢?”

  林佩如道:“她已经回去了!”

  林昊道:“我帮你一起整理吧!”

  林佩如摇头道:“不用的,你已经潜一天的水了,够累的了,赶紧回去洗个澡,然后吃了晚饭就好好休息吧!”

  林昊只好点头,顺着河岸往回走。

  这个时候夜幕将至,天色半明半暗,周围的景色也变得朦朦胧胧起来。

  在经过苗娘那座阁楼泳池的时候,林昊想着回去也是要洗澡,不如就在这里洗一下,反正阁楼里面也有洗浴的东西,甚至有自己的衣服,于是就走进阁楼。

  只是远远的,他就听到了阁楼下面传来了阵阵哗哗的水声。

  不用问,肯定是苗娘在里面游泳。

  林昊想着这个女人平时那么可恶,于是就想捉弄她一下,悄悄的进了阁楼,然后将身上的衣服通通都脱掉,这就顺着石阶慑手慑脚的往下走。

  到了水边,果然看到一个雪白苗条的身影在岩石边上,正背对着他悠哉游哉的玩水,而且身上明显是什么也没穿的。

  林昊坏笑一声,这就悄无声息的滑入水中,往苗娘所在的位置缓缓潜游过去。

  到了她的背后,他就毫无预兆的在水中抱住了她。

  苗娘显然是被吓了一大跳,立即挣扎了起来。

  林昊则是不管那么多,你个小娘皮,平时那么厉害,看我这回怎么收拾你?

  他猛地一下从水中窜出,但双手仍然紧抱着她,身体也贴在她的背后,显然是想玩突然袭击,将她就地那啥!

  不过这种事情,如果女人不配合,那是相当难的,尤其还是在水中。

  苗娘不但左扭右摆的挣扎,甚至还尖声大叫起来。

  林昊笑得不行,你叫吧,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人理你的。

  只是才一会儿,他就感觉不对劲了。

  叫声有点不对!

  这,似乎不是苗娘的声音。

  林昊立即停了下来,然后用力的将她扳过来,借着已经变得极昏暗的光线看了看,顿时就惊呆了。

  自己正搂着的女人,真的不是苗娘!

  她是徐,忆,惜!

  林昊顿时就呆住了。

  徐忆惜这个时候也终于看清了意图对自己那啥的男人,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林昊窘迫得不行,这个乌龙搞大了,搞大了啊!

  两人就呆呆的站在水中,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神情均是无比尴尬。

  足足过了半响,林昊才终于回过神来,艰难的道:“惜,惜姐,怎,怎么会是你?”

  徐忆惜吱吱唔唔的道:“我,我看到这里,有,有水池,就来洗,洗一下。”

  林昊道:“那个,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反正就是对不起。”

  徐忆惜这个时候也终于勉强平静下来了,低声叫道:“林昊!”

  林昊道:“嗯?”

  徐忆惜声音低得不行的道:“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开再说。”

  林昊这才发现自己仍然抱着她,赶紧撒了手,并且再次道歉,“对不起。”

  徐忆惜很想说没关系,可是又说不出来,因为刚才她真的是被吓坏了,只能道,“我,我先上去了!”

  林昊道:“好!”

  徐忆惜这就游向石阶那边,然后慌慌张张的往上走,可能是因为走得太急,脚上一下没留神就扭了下,不由得惊呼一声,人也往后倒,瞬间又摔回到水中。

  林昊见状吓了一跳,赶紧的游过来,从水中将她捞起,“惜姐,你怎么了?”

  被呛了两口水的徐忆惜一脸痛苦的道:“我脚崴了一下!”

  林昊这就赶紧扶着她,从石阶上去。

  到了二楼的阁楼,开了灯,让她在贵妃椅上坐下,这就要去查看她扭伤的脚,只是一蹲下去又感觉不对,两人都没穿衣服呢!

  林昊这就赶紧去找到她的衣服,递给她道:“惜姐,你先穿上衣服吧。”

  徐忆惜脸红耳赤的接过,然后侧过身穿戴起来。

  林昊也赶紧把自己的衣服套上。

  直到两人都把衣服穿妥,这才不约而同的大松一口气。

  林昊再次蹲到她的身下,开始查看她的脚,发现扭伤得有点严重,不过这对于他而言只是小菜一碟。

  帝经轻轻一运,凝集于手中,落到她扭伤的脚踝上,顺时针三圈,逆时针三圈,来回不停的推拿。

  徐忆惜吃痛不住的叫了起来,双手一把抓住他两边的肩膀,甚至上身都无力的靠到他的脑袋上。

  林昊一边给她推拿,一边安慰道:“惜姐,你忍一下,很快就会好的。”

  徐忆惜惨哼道:“痛,好痛,你轻点,轻点啊!”

  林昊道:“刚开始是会有点痛的,等一会儿就好了。”

  徐忆惜道:“不是有一点,是很痛,我受不了了。”

  林昊道:“再忍一忍!很快……”

  “嘭!”没等林昊把话说完,门已经被人一脚踢开了,满面怒容的苗娘出现在两人面前,同时暴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