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知道严格格到底怎么想的,因为她的言行实在复杂多变,让人根本搞不清她到底要什么!

  只是她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林昊只能答应她的要求,不就是陪她一夜嘛,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又不能生吞活剥了自己。

  两人谈好条件后,严格格便道:“黑面神,你现在可以真正给我开始检查了。”

  “还来?”林昊听得目瞪口呆,“刚刚还没玩够啊?”

  严格格却是正儿八经的道:“我现在说的是真正的检查。”

  林昊苦笑道:“我刚才也是想给你做真正的检查啊,是你自己想要玩,我才陪着你玩而已!”

  严格格回忆起刚才,感觉真的很刺激,如果可以,她甚至还想再玩一次!不过为了避免玩出火,她还是觉得算了,只是伸出手,指着自己的手腕道:“我现在说的说这个检查,不是那个检查。”

  林昊这才终于恍然明白过来,疑问道:“你平时有什么不舒服吗?”

  没等严格格回答,诊所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黑面神,严格格,你们在里面吗?”

  这明显是严素的声音,林昊便走出去外面开了门,将严素让进来,同时问道:“你的事情搞掂了?”

  “搞掂了!”严素疑惑的问:“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

  严格格格忙道:“我感觉有一些不舒服,所以让黑面神给我看看。”

  严素恍然,这就拉过一张椅子,坐到旁边陪着她给林昊看病。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严素来了之后,不管是林昊,还是严格格,明显都正经了许多。

  林昊轻咳一声道:“说说吧,你平时都有什么不舒服?”

  严格格道:“就是有时候会头晕眼花,在拍戏的时候,有几次直接晕倒在片场。”

  林昊道:“除了这个呢,还有别的什么症状吗?”

  严格格的声音低了下来,“……还有就是每个月例假,肚子都很痛,痛得根本没办法开工。必须过了头两三天才能勉强恢复正常。”

  林昊听得直皱眉头,严肃的问道:“严格格,你该不会是又跟我演戏吧?”

  严格格没好气的道:“这样的事情,你觉得我会拿来跟你开玩笑?”

  林昊道:“可是我记得你以前身体状况很好,完全没有痛经之类的毛病的。”

  严素也跟着道:“对啊,格格你身体很好的啊,以前八妖之中,身体最差的就是我,动不动就会头晕的。现在怎么反倒不如我了?”

  林昊真的很想告诉她,你跟她能一样吗?除了之前我一直在用中药给你温补调理外,后面我又用帝经一直滋润着你。

  帝经不但能起死回生,还能包治百病的。

  你也好,别的女人也好,跟了我之后,相当于给自己上医疗保险了。

  不过这些话显然是不能当着严格格说的,所以就忍了。

  严格格则是苦笑道:“你们觉得每个人的成功都不用付出的吗?你们知道我为了成功有多么拼命吗?你们知道我离开石坑村后这三年多的时间,每天有多少个小时在工作吗?”

  林昊原本想说你都没联系过我,我怎么可能知道,可是想想又觉得这话不能说,因为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每个人的成功都必须付出的。

  严格格虽然有家里的支持,算是有背景出身的艺人,可怎么说也是一个出道不算久的新人,如果她不够努力,甚至不使出全力的话,那是绝对没有今天这般成就的。

  严素却道:“这个我知道的,平常跟你发,你不是说在拍戏,就是在去拍戏的路上,有时候半夜一两点了,你还说自己在片场的。我一直都叫你别那么拼,要多注意身体的,你偏不听,现在好了吧?”

  严格格心暖的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没办法,我不拼不行的,后面好多的人等着辗压我上位的。”

  林昊拉回正题道:“那你是因为工作太累了,渐渐出现这种症状的吗?”

  严格格道:“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只知道离开石坑村后,每天都过得特别累,然后大概一年左右吧,我就开始出现这样的疼痛迹象,而且越来越严重了。”

  林昊听她这样说,便下了一个判断:继发性痛经!

  “那你在片场晕倒,也是在例假时间内?”

  严格格回想一下后,点头道:“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呢!”

  林昊便不再问什么了,伸手搭住了她的脉博,开始给她把脉。

  严格格没有闹,默默的配合着,直到他收回手后才问道:“黑面神,我得了什么病?”

  林昊道:“我初步诊断会子宫内膜异位症!”

  严格格道:“这是一个什么病?”

  林昊想了想道:“我这样给你解释,痛经分为两种,一种是原发性的,也就是生殖的器官并没有病变引发的疼痛。一种是继发性的,也就是有实质性的病变,引发的痛经。例如这个子宫内膜异位症,例如腺肌瘤一类的。”

  严格格听得似懂非懂,“那我这个病严重吗?”

  林昊道:“它会引发很多的症状,首先一个就是疼痛,这一点你应该已经感受到了。另外就是经期紊乱……”

  严格格忙点头道:“对啊对啊,我现在每次的时间都不准的,有时候过了一个星期都不来呢,如果不是我知道自己是处的话,我都怀疑自己怀孕了。”

  林昊汗了一下,“还有一个那就是它往往伴有不孕,得了这个病的女人,通常有45%50%的几率不孕!”

  严格格被吓了一跳,“啊?”

  林昊道:“最后一个,就是那啥的时候会疼痛。”

  严格格疑问道:“那啥是哪啥?”

  林昊道:“深入交流的时候。”

  严格格仍然一头雾水,“什么什么?”

  严素轻点一下她的脑袋,“笨蛋,就是为爱情鼓掌的时候,啪啪啪都不懂吗?。”

  严格格终于明白了,一脸苍白的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得了这个病之后,就丧失了做女人的权利?”

  林昊道:“虽然不完全是这样,但如果程度严重的话,那确实就是这样。”

  严格格道:“那我现在的程度属于……”

  林昊道:“一般的子宫内膜异位症,痛经是集中第一天,第二天就会开始缓解,可你的情况却是痛足两三天,证明情况还是比较严重。”

  严素站起来道:“你们先聊着,我去上一下厕所!”

  她离开办公室后,林昊见严格格像是霜打后的茄子似的垂头丧气,这就道:“你也不必太担忧,这只是我的初步诊断,要确定到底是不是这个病,而且有多严重,必须得进一步检查。”

  严格格听得脸色一变,惊声道:“我最终还是逃不过你的魔爪?”

  林昊不解的问:“什么意思?”

  严格格指着妇检室那边道:“你说的检查,是不是还是要去里面,然后脱了裤子张腿给你看的那种?”

  林昊汗了一下,“不要自作聪明,我说的检查是实验室检查与影像学检查,也就是验血和做B超!”

  严格格疑问道:“不用脱裤子给你看吗?”

  林昊听得差点想翻白眼,“你那么喜欢脱裤子给我看?”

  严格格:“……”

  这个时候,上厕所的严素回来了!

  林昊见她回后便道:“你在这里等我们一下,我带严格格去照B超。”

  严素道:“我不能旁观的吗?”

  林昊道:“你上厕所的时候希望有人旁观吗?”

  严素:“……”

  林昊这就扔下她,带着严格格去了B超室。

  卖掉了那几座山后,林昊成了真正的爆发户,将诊所所有旧的仪器通通都淘汰掉,换成了最新式的仪器,所以B超室里的这台B超也是国内最选进的。

  进了B超室后,林昊便指了指检查床道:“你躺到上面去吧!”

  严格格乖乖的躺到了上面。

  林昊在B超操作仪前坐了下来,然后又道:“把裤钮解开,裤子拉下去。”

  严格格听得吓了一跳,紧张的道:“你刚刚不是说不用脱裤子吗?”

  林昊道:“我有说不用脱吗?”

  严格格听得一愣,仔细回忆一下,发现他似乎真的没有说过,不由幽怨的横她一眼,既然还是要我脱,干嘛说得那么正经。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林昊面前宽衣解带,可是严格格还是感觉很不好意思,而且除了害臊外,隐隐也有点担心,担心自己的身材没有三年多之前那么好看!

  不过最后的最后,她还是解开了裤钮,拉开拉链,然后把裤子往下拉,目光却是弱弱的看向林昊,结果却发现他的目光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确切的说是下面,脸就不由刷地红了起来。

  在她露同了小腹,然后还要把裤子往下脱的时候,林昊却伸手拦住了她,“这样就可以了。”

  严格格微松一口气,“早说嘛,我还以为要全脱呢!哎哎,黑面神,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林昊道:“什么问题?”

  严格格道:“严素在外面,你却在里面要我脱裤子,有没有一种很刺激的感觉?”

  林昊:“……”

  “卟滋!”一声响,严格格骤然感觉自己的腹部一凉,抬起头往下看看,发现林昊挤了一堆黏稠的白色液体在上面,“这,这是什么?”

  “藕合剂!”林昊一边解释,一边将探头压到她的腹部,“为了让B超探头润滑,与腹部更贴合的。”

  只是才压了一下,林昊便将探头收走了,然后扔了一叠纸巾在她身上,显然是给她擦那些藕合剂的。

  严格格疑惑的问:“这就检查好了?”

  林昊道:“检查不了!”

  严格格道:“为什么?”

  林昊道:“因为膀胱没有充盈,压迫不了子宫,不能显形!”

  严格格道:“那该怎么办?”

  林昊道:“喝水,最好还是喝茶,感觉急了,我们再来照,一会儿我先给你抽血化验。你跟严素喝茶去。”

  严格格叹气道:“我们这是要折腾到天亮的节奏吗?”

  林昊道:“你不是想让我陪你玩到天亮吗?”

  严格格道:“可我不是想着这样玩的啊!”

  林昊好奇的道:“那你是想着怎么玩的?”

  严格格苦笑,也没再解释,只是擦干净藕合剂,然后穿好裤子走了出去。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