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林昊说要开始治疗,钱途颤抖的双手不由得捂向了自己的裤子。

  林昊见状就一脸黑线:这老头,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要非礼他呢。我有那么重口味吗?

  钱途颤巍巍指着林昊,骂道:“你、你、你要敢再让女儿,脱、脱裤子,我跟你没……完……”

  林昊惊讶的道:“我什么时候让你女儿脱裤子了?”

  钱途道:“脱,脱我的。”

  “说清楚一点啊!”林昊松了口气,看向钱珍道:“搞不好别人还真以为我要脱你的裤子呢!”

  钱珍俏脸一红,满是尴尬。

  钱途怒道:“你、你、你……”

  钱珍见老爸被气成这样,忙出声解围道:“林生,你别跟我爸开玩笑了。”

  林昊笑道:“没事,生气可以增加新陈代谢,有助于消化!”

  钱珍:“……”

  最后的最后,钱途还是像之前一样,被脱得只剩一条底裤。

  林昊拿出针盒,准备再给他扎针。

  现在钱途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不用再像之前那样不惜耗尽全身内力去帮他推拿了。

  钱途见林昊手持几寸长的明晃晃的针,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似乎故意吓他似的,火气又上来了,“你、你看,看准……”

  钱珍忙道:“爸,你放心吧。林生的医术很高明,那天多亏他及时赶到,才救了你。”

  钱途道:“放屁……那是,我,我命大!”

  林昊道:“对对对,老爷子你命大。我再帮你扎几次针,你很快又能活蹦乱跳的。放心吧,不疼的。”

  钱途:“你、你当然不、不疼,疼的是、是我。”

  林昊:“对啊!”

  钱途:“你……”

  林昊:“好了,别说话,真扎错了,可别怪我。”

  在林昊的恐吓下,钱途总算是闭上了嘴,甚至连眼睛都闭上了!

  耳根总算清静了。林昊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给他扎针。

  钱珍帮不上忙,又不敢离得太近怕防碍到林昊施针。只能靠在墙边,远远地看着。

  林昊神情专注,动作熟练地抽出一根根银针,针尖划着一道道优美的曲线,自信而又从容不迫地扎下去,看得钱珍有点入神了。

  认真专注工作的男人,果然真的很帅。

  虽然针炙不像推拿那么费力,但也每一针都还是要使用内力辅助的。

  半晌后,林昊总算完成了治疗。好不容易收完针,已是满头大汗,脸色略有些苍白。

  钱珍见状,忙扶着林昊坐下,从身上掏出一条手帕,细心地帮林昊擦汗,内心充满了感激之情。

  钱途经过林昊的一番针炙,感觉浑身舒坦,不料刚睁开眼,就看到女儿扶着林昊帮他擦汗的一幕,立马急了眼,叫道:“你、你,你们……”

  林昊道:“我们什么?”

  钱途道:“你们在,在干……”

  林昊道:“钱老爷子,你可别乱说,我们还没开始干呢!”

  钱途被气得不行了,可偏偏说话又不利索,太复杂的意思都表达不出来,只能对女儿道:“他,不,不是好人!”

  钱珍哭笑不得,“爸,林生是个好人,要不然也不会救你啊!”

  钱途道:“他,他……”

  林昊缓了一下后,便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钱珍跟着走出来,一脸歉意地道:“林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爸他乱说话,你不要往心里去!”

  林昊摆摆手道:“放心吧,我没那么小气。其实我逗你爸生气,只是为了刺激他,加速气血运行,那样有利于他恢复。”

  钱珍疑惑的道:“呃?别人不是说这种病人不能受刺激的吗?”

  林昊摇头道:“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一样,他这种属于气血不足,适当的刺激对他有利的。”

  钱珍感激的道:“林生为了我爸的身体,真是用心良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林昊苦笑道:“其实钱小姐你知道的。”

  钱珍当然明白林昊的意思,正色道:“对不起,林生。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是不会假公济私的。一码归一码,希望林生能理解。”

  这个女人可真是油盐不浸啊。林昊摇了摇头,无奈的转过身准备走。

  钱珍犹豫一下,终于又道:“不过,辛小姐今天递上来的关于林氏集团总部的建设方案,经过我们团队的研究,一致觉得这方案是可行的。辛小姐申请的前期建设资金,我已经批复,会打到林氏集团的公账上,麻烦你通知一下辛小姐。”

  林昊有些激动的握住钱珍的手,“感谢钱小姐。”

  钱珍笑着抽回手,道:“林生不用客气。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

  告别了钱珍,林昊第一时间跑到辛晓雅房间了,直接推门而入。

  辛晓雅正坐在写字台前,认真的看着一份什么资料。看着闯进来的林昊,也懒得数落他了,这家伙从来都不知道敲门是什么。

  林昊一进门就叫道:“老姐,我有事跟你说。”

  辛晓雅放下资料,叹了口气道:“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林昊道:“哦,那你先说吧。”

  辛晓雅把刚刚看的那份资料推到林昊面前,道:“你看,这是林氏集团总部的建设方案。已经修改优化了几次,但每次都被钱珍以各种理由驳回来。你倒是快点想办法搞定这个女人啊。”

  林昊笑道:“巧了,我也正是想跟你说这件事。刚刚钱小姐跟我说了,这份方案已经通过她们团队的审核。”

  “真的?”辛晓雅也不禁喜出望外,朝林昊竖起大拇指:“看来你已经将她搞定了。是用了美男计吗?”

  林昊汗了一下:“不是。是用了苦肉计。”

  “苦肉计?”辛晓雅听林昊这么一说,才留意到林昊一身被汗打湿的衣服,还有略显苍白的脸色,忙道:“你这是怎么了?体力透支了?那个钱珍胃口这么大?”

  女司机似乎又开始飚车了,虽然证据不是很充分。

  林昊苦笑道:“老姐,你想哪去了。我只是因为治疗钱珍她爸,耗费了一些内力。”

  辛晓雅半信半疑道:“真的只是治疗?”

  林昊道:“在你眼中,我像是那种敢偷吃不敢承认的人吗?”

  辛晓雅不屑道:“你不像。你就是有贼心没贼胆,而且又挑剔得不行的那种人。要我说嘛,那么麻烦干嘛,直接把她推倒,打一针乖乖针就完事了。”

  林昊:“……”

  有时候真怀疑这小姐姐哪来的这么多丰富的经验。

  感觉这天聊不下去了,还是去看看徐忆惜吧,帮她治疗顺便自己也恢复一下。

  此时徐忆惜正靠在床上,和林佩如在聊着什么。

  看见林昊走进来,两女脸上都一红,神色有些不自然。

  林佩如忙站起来道:“林昊,你来了啊。”

  林昊点头道:“是的,如姐。我再过来帮惜姐治疗一下。”

  听到林昊说治疗二字,两女更是脸红欲滴。林佩如赶紧低着头道:“那你忙吧,大少,我去厨房看看。”然后急急地出去,甚至还细心地从外面把门关好。

  林昊看着徐忆惜,不解地问道:“惜姐,你们刚刚在聊什么?聊得脸红耳赤的?”

  少了林佩如在现场,徐忆惜倒是没那么羞涩了。毕竟再羞涩的事,她和林昊也做过了。

  她低声说道:“我刚刚有点无聊,就找佩如过来聊天。”

  之前在苗娘的古庵里,徐忆惜和林佩如她们相处了一段时间,倒也挺聊得来。林昊不在家,也就只能找林佩如和林昊的两个贴身丫环聊天了。

  林昊坏笑道:“我是问你们聊什么?”

  徐忆惜红着脸道:“聊一些女人之间的话题。你这都要管啊?”

  林昊道:“好吧,不管。我们还是开始治疗吧,惜姐。”

  “嗯。”徐忆惜红着脸,微不可闻地点了点头,低声应道。

  ……

  一通治疗下来,已经是两三个小时后了。

  林昊长长出了一口浊气,感觉身体又完全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甚至隐隐有一点要突破的感觉了。

  也许、可能真的像韩雪说的那样,再有两个女孩,自己就能登顶满级了。

  只是一想到帝经后遗症反噬的痛苦,林昊也不敢再去尝试。觉得还是这样一点一点循序渐进吧。

  林昊身边的徐忆惜似乎还没平伏下来,仍然紧抱着他,半响才眼神温柔地望着林昊那张棱角分明帅气十足的脸,柔声说道:“谢谢你!林昊!”

  林昊笑着道:“惜姐,又谢我什么呢?”

  徐忆惜像小猫一下,又往林昊怀中缩了缩,羞涩地道:“谢谢你救了我,还让我成为了女人!”

  林昊坏笑道:“看来惜姐很喜欢这种治疗,要不我们接着来?”

  徐忆惜吓道:“啊,不要了吧。再来就会全身散架的。一天治疗一次,最多两次,那就够了!”

  林昊哈哈大笑,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

  徐忆惜才知道林昊是逗她的,嗔怒道:“你真坏。”

  ………………

  第二天,林家变得热闹起来。

  林氏集团的第一次股东会议,终于召开了。

  何心欣,李冰,苗娘,柳思思,冷月寒……旦凡出资的,通通到场。

  为了照顾卧床的徐忆惜,会议就在她房间召开,辛晓雅在会议上首先宣布了集资的情况,几个女人加上她与林昊的出资总金额接近2500个亿。

  作为林氏集团的发起创始人,林昊出资虽然不及李冰,但被大家一致推选为集团董事长,其余股东顺应成为董事。至于集团各部门的筹建,则由董事会再协商。

  之后,辛晓雅又详细的说明现有的动产与不动产分别都是哪些,正在运转并盈利的项目是哪些,准备上马的项目是哪些,开始规划的项目又是哪些……

  这个会议足足开了三个多小时才宣告结束,不过结束后,没有女人离开林家。

  因此,这一次会议最辛苦的人并不是辛晓雅,而是林昊。

  喜欢妙手小村医请大家收藏:(.bxwxorg.)妙手小村医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