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为年轻,就可以肆无忌惮,任何的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林昊在经过罗宝蓓与徐忆惜之后,没有感觉身体出现什么异常,以为自己很牛叉了,帝经已经练到了一定境界,后遗症神马的,完全不用怕!因此就算再多一个严格格,也不会有问题!

  也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一看到严格格身受重伤,他想也没想,几乎是习惯性的就用帝经进行施救。

  其实那个时候,他就算想多了也没用,严格格确实生命垂危,根本就来不及送医院了。

  事实证明,他做对了,帝经真的救了严格格。

  事实也同样证明,他想错了,帝经后遗症并没有消失,只是隐而不发罢了。

  后遗症就像那几个亿一样,满了自溢!

  林昊刚开始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以为只是轻微的后遗症,努力的控制一下,再加上韩雪与莫妮卡的助功,勉强就能对付过去的。

  只是很快他又发现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这一次的后遗症发作起来,绵绵不绝,排山倒海!

  刚开始的时候,他仅仅只有一丁点的烦躁不安,随后就急转直下,血气翻腾,整个人仿佛被放到火上烤似的,体内的血液似乎都被烧开了!

  血气攻心之下,没等离开温泉景区,他就彻底倒下了。

  回到了林宅之后,女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轮班急救,不管是已经飞出国外的何心欣,还是伤重刚有所痊愈的徐忆惜,通通都被辛晓雅急急召来助阵。只有那个吉泽千惠却怎么也联系不上。

  不过也没关系,林昊的女人已经很多了,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没有了她,救治仍然进行。

  一连数天,沉浸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林昊始终昏昏沉沉,意识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

  当他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过去了。

  在回到林宅的第十天晚上,他的房门再次被推开。

  林昊以为是李冰来了,因为照轮就是轮到她来值夜班的,只是当他定睛看看,顿时就呆住了,几乎失声叫道:“老姐!”

  辛晓雅白眼连翻的道:“干嘛一副见到鬼的表情,我有那么可怕吗?”

  林昊回过神来,“不是,我以为是李冰,没想到是你。”

  辛晓雅道:“李冰在吃宵夜!”

  林昊道:“呃?她不是不吃宵夜的吗?”

  辛晓雅又翻白眼,“想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饱啊?她没有力气的话,怎么应付你?你想陪你整个晚上的是条死鱼吗?”

  林昊被挤兑的哑口无声,只能躺在那里装死!

  辛晓雅关上门,走过来坐到床边,“感觉怎么样?”

  林昊身上虽然穿着被子,可是身上却是赤条条的,心里十分紧张,万一她又要取那啥验那啥呢?忙不迭的应:“已经好很多了!”

  辛晓雅道:“有精神和我说话吗?”

  林昊苦笑,心想不说都已经说这么久了,你觉得呢?

  辛晓雅道:“那我们聊几句?”

  林昊道:“好。”

  辛晓雅道:“那天你回来的时候,你那个假老板跟我说了一通话。”

  林昊道:“假老板?”

  辛晓雅没好气的道:“就那个不会叫的韩雪!”

  林昊疑问道:“她怎么不会叫了?”

  辛晓雅道:“这十天来,她在你这儿过夜也不止一两晚了,我没听她吭过一声。”

  林昊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老姐,这十来天你一直在外面听房吗?

  辛晓雅似乎也发觉自己有点不打自招的嫌疑,有些恼怒成羞的道:“别扯那些不等吃不等喝的,你不想知道她跟我说什么吗?”

  林昊问道:“那她跟你说什么?”

  辛晓雅道:“她说你的帝经差一点点就登顶了。”

  林昊苦笑道:“很早之前就差一点点了,可是经过罗宝蓓,徐忆惜,再加严格格,还是差一点点。我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搞的!”

  辛晓雅道:“你不知道,她却知道!”

  林昊道:“哦?”

  辛晓雅道:“她跟我分析过原因。说这几个女人在你之前虽然还是黄花闺女,可她们都不是练武的,所以元陰不够强大。对于你现在这个境界来说,帮助实在不算大。也就是说,你收了她们,反而是帮倒忙!”

  林昊默然的听着,因为她说的都是事实。

  辛晓雅道:“她说如果你想要登顶,必须找一个会武功的。否则的话,你可能还要再经历两三个普通女孩,才能真正登顶!”

  林昊以为会有下文,谁知道她说到这里就止住了,垂着头坐在那里不吭声!

  等了半响后,他终于忍不住了,“然后呢?”

  辛晓雅扭头看向他,半天才终于道:“然后她说让我助你最后一臂之力!”

  最后一臂之力?意思是让自己跟辛晓雅那呀?林昊反应过来差点没从床上弹起来,“什么?”

  辛晓雅道:“她说生化人来势汹汹,不但成为了你的危机,也成为了整个羊城,甚至整个国家的危机。只有让你登顶,才有可能化解这场危机。”

  林昊结结巴巴,十分艰难的道:“可,可,可我跟你不能……这,这简直是乱来嘛!”

  辛晓雅努力装作没有什么表情的道:“其实也不算乱,我虽然把你当亲弟弟,可我们确实没有血缘关系。”

  林昊苦着脸道:“老姐,你怎么想?”

  辛晓雅反问道:“你觉得我会怎么想?”

  林昊汗得不行,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怎么想。

  辛晓雅幽幽的道:“爸爸为了我,为了我家的钱财,几乎献出了整个人生。”

  林昊不解的道:“好好的,扯他干嘛?”

  辛晓雅继续自顾自的道:“他最大的愿望是你平安无事。”

  林昊道:“我现在不是没什么事吗?”

  辛晓雅道:“你只有变得真正强大,才会真正平安无事。”

  林昊终于明白了,“你为了报答爸爸,所以要对我以身相许?”

  辛晓雅道:“难不成我要对爸爸以身相许吗?”

  林昊狂汗三六九,“这个……”

  辛晓雅道:“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你确实需要我的话,我无所谓的。反正迟早都是要便宜你们这些臭男人的,难不成我还把那……什么带进棺材吗?以其便宜别的臭男人,还不如便宜你呢!”

  林昊汗得不行,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辛晓雅道:“现在轮到你告诉我,你怎么想了?”

  林昊苦着脸道:“你觉得我会怎么想呢?”

  辛晓雅给他一顿白眼,“我哪里知道?”

  林昊道:“太亲了,下不了手啊!”

  辛晓雅道:“呃?”

  林昊道:“而且现在也完全不是时候,我这后遗症正要生要死呢,再加上你的话,我还活不活了?”

  辛晓雅道:“那倒是,我可是一个顶仨的!”

  林昊:“……”

  辛晓雅道:“那就等你彻底好了再说吧!”

  林昊松一口气,“老姐,我觉得就算我好起来了,我们也不要那样!”

  辛晓雅道:“你嫌弃我?”

  林昊摇头,“不,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我是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就好得不能再好了,虽然不是亲姐弟,可是比亲姐弟还要好。一旦发生了什么,恐怕就变质了。”

  辛晓雅道:“真是巧了,我也有同感。”

  林昊大喜道:“那咱们就真的不要吧!”

  辛晓雅摇头,“大敌当前,恐怕由不得你我选择。”

  林昊道:“我……”

  辛晓雅道:“反正我已经表明态度了,预防针也给你打了,到底要怎样,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昊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再次装死。

  辛晓雅道:“还有一件事情。”

  林昊道:“什么?”

  辛晓雅道:“这次你的帝经后遗症发作,你没有发现少了一个女人吗?”

  林昊下意识的摇头,没感觉少了哪个女人,反倒是多了三个,徐忆惜和严格格,就连在香江的罗宝蓓都请假悄悄来了两趟。

  辛晓雅冷哼道:“所以说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是薄情寡义的东西,连自己跟谁上过床都忘了!”

  林昊想了一阵也没想起谁,不由就道:“老姐,你直接提示一下行不行?”

  辛晓雅道:“那个倭国的小娘皮!”

  林昊霍地一醒,“对哦,她怎么没出现,我不是给了你一份紧急联系名单吗?那上面有她的号码的啊!你没打吗?”

  辛晓雅道:“我打了,没打通!”

  林昊摇头道:“没有理由的,那是我唯一联系她的号码,她要是敢关机的话,除非她是不想活了。”

  辛晓雅道:“那看来她是真的不想活了!”

  林昊再次摇头道:“我不信,你再打一次看看!”

  辛晓雅有些生气的道:“我还会骗你?”

  林昊道:“那你再打一次看看啊!”

  辛晓雅这就掏出手机,准备拨打吉泽千惠的手机,可想想又停了下来,“你自己干嘛不打?你现在不是可以动弹了吗?”

  林昊只好道:“那你把我的手机拿来。”

  辛晓雅道:“你自己干嘛不拿?”

  林昊苦笑,手机都不知道在哪儿,自己现在身上又没穿衣服,怎么拿啊!

  不过最后,辛晓雅还是给他找来了手机。

  林昊这就拨号,然后还按了免提!

  结果提示音一出,辛晓雅就惊呆了,因为那头传来的是等待接听的声音,“咦,之前我连打了好几天,每次都提示关机的,怎么这次又通了呢!”

  林昊知道,辛晓雅不会骗他,因为她没有理由,唯一的可能是吉泽千惠出了什么状况!

  结果似乎真的如他所想的一样,电话虽然通了,可是始终没有人接听。

  辛晓雅便道:“你再打一遍试试!”

  林昊却放下了手机,“算了,先别打了,她留号码给我的时候说过,这个号码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现在没有接听,肯定是不方便接听。过后应该会打回来的。”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显然是李冰已经吃饱了,来干活了,辛晓雅便识趣的离开。

  喜欢妙手小村医请大家收藏:(.bxwxorg.)妙手小村医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