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李冰早早离开,她要赶回学校去上课。

  只是她前脚刚走,韩雪后脚就来了。

  看到韩雪,林昊很是意外,因为李冰之后,应该是杨慧来接手的,所以问道:“雪姐,你怎么来了?”

  韩雪道:“现在先叫我老板吧!”

  林昊立即就明白过来,因为叫她老板的时候,通常都是有公事,于是问道:“有情况?”

  韩雪神色有些凝重的道:“羊城警方在郊区的一个破旧教堂里面发现了大量尸体!”

  林昊摇头道:“不要这么含糊,大量具体是多少?”

  韩雪道:“三十二人,其中二十四名男性,八名女性,年龄在二十三至五十岁之间。”

  “这么多?”林昊睁大眼睛,“什么死因?”

  韩雪道:“其中有八人死于暴力伤害。”

  林昊道:“剩下的呢?”

  韩雪道:“剩下的死因相当古怪!”

  林昊道:“怎么个古怪法?”

  韩雪道:“七孔流血,身体膨胀,体内器官多发性衰竭,法医初步的判断,他们死于毒药。”

  林昊立即就要掀被下床,“尸体在哪,带我去看看。”

  韩雪一把将他按回到床上,“你还是给我老实躺着吧!这个世界现在虽然只有你会帝经,但医生不止你一个,他们的死因,法医会找出来的。”

  林昊只好问道:“这些死者都是些什么人知道吗?”

  韩雪道:“他们的身上,有着各式各样的厚茧,那是长年使用各种武器所形成的。”

  林昊疑问道:“杀手?”

  韩雪点头道:“通过面容识别,已经确定了其中几人的身份,通通都是国际通缉犯,而且有证据显示,他们属于黑锋国际的成员。”

  林昊皱眉道:“也就是说,他们是陆森带过来的人?”

  韩雪道:“很有可能!”

  林昊纳闷的道:“如果他们真的是跟陆森一起来的,那他们应该没能从血花手上得到解除血咒的疫苗,他们被血咒所控,不得不跟着陆森,现在陆森一死,他们就是一群等死的弃婴,是谁还要对他们痛下杀手呢?”

  韩雪道:“不好说!”

  林昊道:“有什么不好说的,你有怀疑的对象就说啊!”

  韩雪道:“我怀疑这些人的死,跟段霖涛有关系!”

  林昊皱眉道:“又是他?”

  韩雪道:“只是这样怀疑罢了,因为部分死者的伤口,和之前在香江分部那些遇难同事身上的伤口,十分相似。”

  林昊听得更纳闷了,“这就奇怪了,敌人的敌人,应该是朋友才对,段霖涛应该收服他们,为自己所用才对,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呢?”

  韩雪道:“是不是他们不愿归顺段霖涛,所以被杀了呢?”

  林昊听得微微点头,“还是你比较了解这个姓段的。”

  韩雪叹气道:“如果我对他真的有足够了解,当初就不该招募他的。”

  林昊摇头道:“人总是会变的,以前的时候,我也只想做一个纯情的男人,娶一个女人,生一个儿子,然后平平凡凡的过一生。可是……”

  韩雪接口道:“可是你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渣男!”

  林昊摆手道:“这么伤感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提了,继续说正事吧!”

  韩雪道:“现在轮到你来说了!”

  林昊道:“我说什么?”

  韩雪道:“你觉得段霖涛为什么会在羊城?他在香江逃离之后,原本应该远走高飞才对的。可是偏偏又回到了羊城。”

  林昊沉吟了好一阵,终于道:“人在异乡为异客,不管是什么人,都喜欢自己的家乡。要不然也不会有故土难离这句话。”

  韩雪道:“有一点点道理,但不够。”

  林昊道:“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在这里。”

  韩雪道:“你?”

  林昊道:“上一次在香江遭遇的时候,你也听到了,他不是一般的恨我,恨我夺走了他的地位,夺走了你。所以他回来羊城,除了别的原因外,很有可能就是想找我报仇。”

  韩雪道:“以他的心性,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咦?”林昊道:“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韩雪道:“什么事情?”

  林昊道:“如果段霖涛在羊城的话,那从古堡逃离的古越明是不是也在羊城?我从康建世那里得知,生化人可是古越明的作品。而且段霖涛对医术应该是一窍不通的,如果没有人指点的话,他怎么会去抢那个疫苗仓库,怎么知道哪些疫苗对他有用。”

  韩雪道:“照你这么分析的话,那古越明真有可能是在羊城。”

  林昊道:“如果他真的来了,那这所有的事情,就完全可以解释得通了。”

  韩雪道:“那我们不仅要找到段霖涛,还要找到古越明,这一次死的虽然都是杀手,死不足惜。可下一次呢?恐怕就是无辜的群众了。你有古越明的相片吗?”

  林昊摇头,“我没有,但要找到并不困难,我联系康建世……算了,我还是联系康定中吧,康建世除了做实验外,什么都不管的。”

  韩雪道:“那你尽快拿到他的画相,我好发通缉令!”

  林昊这就拿起手机,给康定中打去了电话,康定中答应得很爽快,没多一会儿就将古越明的相片传真了过来。

  韩雪便拿着相片走了,显然是去发通缉令,开始全城通缉古越明了。

  她走了之后,杨慧来接班了!

  自从林昊回到林宅后,房间里就几乎没断过女人,这个走了,那个来,显然她们都希望林昊能早日好起来。

  一个白天过去了,耐战的杨慧并没有离开,又逗留到了深夜,这才终于从房间出来。

  陪林昊过夜的任务是柳思思的,她已经来了,正在前面的书房里跟辛晓雅说着林氏集团大厦的事情,不日就将开工建设了。

  没等下人去通知柳思思,房门外却响起了左佑的声音,“二少爷!”

  林昊听到左佑的声音,心中立即警惕起来,因为左佑没什么事不会踏足后院,突然出现,肯定是有状况了,于是就道:“进来!”

  左佑走了进来,十分恭敬的垂下头!

  林昊问道:“有什么状况吗?”

  左佑道:“有人想从后门潜进来,被我们拦下了。”

  林昊道:“是什么人?”

  左佑道:“是……二少爷认识的女人,以前也来过家里,但她这次没有走大路,而且是从后山来的,走的也不是正门,是后门,行迹十分可疑,我不是那么放心,所以就拦下来了。”

  林昊道:“是谁?”

  左佑道:“吉泽千惠小姐!”

  林昊道:“让她进来,这件事不要声张!”

  左佑道:“好,我这就去请她。”

  没过多久,吉泽千惠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一段时间没见,吉泽千惠明显清减了不少,但美貌依旧,还是迷死人不偿命的模样。

  林昊没有躺在床上等她,而是半躺半卧在懒人椅上,目光上上下下审视她一番后,这才道:“吉泽千惠!”

  吉泽千惠用倭国人的礼仪鞠了个九十度的躬,然后才道:“林昊君。”

  林昊道:“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呢?先是关机,然后是不接电话,最后又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想要潜进来。我家的大门已经不为你敞开了吗?”

  吉泽千惠摇头道:“林昊君请原谅,我这样做也是不得已的。”

  林昊招了招手,“过来!”

  吉泽千惠走过去,看见他的身旁有张小马扎,这就坐了下来。

  林昊伸出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吉泽千惠接触到他的深沉又锐利的眼神,心神便有些慌乱,不敢与他对视,垂下眼睑道:“我父亲和我兄长来了!”

  吉泽雄和吉泽正孝?

  林昊愣了下,疑惑的问:“他们来干什么?”

  吉泽千惠道:“我不知道。”

  林昊的目光突然变得更锐利了,像刀子似的剜着她道:“他们来了,你的胆子就肥了吗?敢对我撒谎了?你别忘了,你的命还捏在我手里,别说他们,神来了都救不了你!”

  吉泽千惠苦笑道:“林昊君,我确实不知道,他们表面是说为了独居石而来,可我感觉不是。”

  林昊疑问道:“你是领养的吗?”

  “啊?”吉泽千惠愣住了,然后摇头道:“当然不是!”

  林昊道:“那你既然是吉泽雄的女儿,又是吉泽正孝的妹妹,是他们真正的家人,他们对你也不说实话?”

  吉泽千惠垂下头道:“因为我在这边的表现太差劲了!”

  林昊道:“你就是因为他们来了,所以关了机,打你电话也不接,来见我也只好走后门?”

  吉泽千惠点头,然后又摇头,“其实不是因为他们,而是因为另外一个人。”

  林昊道:“谁?”

  吉泽千惠缓缓的道:“三世冥王!”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