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泽千惠原以为,今晚注定要为爱情鼓几次掌了,而且还是很精彩刺激的那种,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林昊将她绑好之后竟然转身就走。

  她看着情况不对,急忙叫道:“林昊君,你去哪儿?”

  林昊停了一下,“去明月山庄!”

  吉泽千惠愣住了,随后忙不迭的道:“去那里干什么?”

  林昊道:“找你的父亲吉泽雄!”

  吉泽千惠没问他找自己的父亲做什么,只是立即摇头道:“不用去了,他已经走了。”

  林昊愣住了,“你说什么?吉泽雄去哪了?”

  吉泽千惠道:“下午的时候,我父亲和我哥哥,以及三世冥王的一班人马已经撤离了明月山庄,分批以海陆空三个方式离开了羊城。我来见你,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消息。”

  林昊不解的道:“你不是说他们冲我来的吗?我还好端端的活着,他们怎么就走了呢?”

  吉泽千惠道:“父亲说是集团有重要的事情,必须得赶紧回去一趟。”

  林昊皱眉道:“有说什么时候会回来吗?”

  吉泽千惠摇头道:“没有!”

  林昊纳闷的道:“不太对啊。”

  吉泽千惠道:“我也感觉不对,集团那么大,每天都有事情,每件事情都不会小,可他们既然已经放下了那头过来了,不达目的应该不会回去的。”

  林昊是迫不及待的要将吉泽雄碎尸万段的,可现在人既然已经走了,那就得冷静下来!

  他想了想后,这就打开房门,对门外几个正等着他出发的女人道:“你们先进来吧!”

  辛晓雅,冷月寒,苗娘,杨慧一等走了进来。

  林昊拉住杨慧,在她耳边低语两句。

  杨慧便跑了出去,没多一会儿便将彭士弘也带进了房间。

  看见几个恶魔一样的女人,吉泽千惠已经很紧张,看到突然来了一个中年男,她已经不是紧张,而是害怕了。

  林昊这是要干嘛?

  不会是要跟别的男人共享自己吧?

  她赶忙向林昊投去目光,显然哀求他解开自己的手铐。

  林昊并没有理会她,只是对彭士弘道:“这是吉泽雄的女儿吉泽千惠!”

  彭士弘闻言就呆住了,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太过本事了呢?不但为国争光的搞了个倭国女人,而且这个倭国女人还是仇人的女儿!

  林昊接着又将吉泽千惠说的事情,对众人复述了一遍。

  彭士弘听完之后,沉吟一下道:“有两个可能!”

  林昊忙问道:“哪两个?”

  彭士弘指着吉泽千惠道:“第一个可能:她骗了我。”

  吉泽千惠立即就要从床上跳起来,可是双手被铐得死死的,只能躺在那里叫道:“你个老东西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欺骗林昊君……”

  话没说完,她的脸上已经挨了一记大耳光。

  不是别人打的,而是杨慧。

  杨慧虽然也是林昊的女人,可却是她所有女人中存在感最低的,现在有机会,自然是抢着表现!

  吉泽千惠被打得十分恼火,目光迸出浓浓杀意的看向杨慧!

  只是林昊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将她的杀意瞬间化解于无形,“你所说的这个老东西,是我的父亲!”

  吉泽千惠的表情一下就垮了,忙不迭的道:“叔叔……不,爸爸,对不起,我向您道歉。”

  众女:“……”

  见过不要脸的,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啊!

  吉泽千惠没理她们怎么想,只是赶紧的道:“爸爸,我真不知道您是林昊君的父亲,可我真的没有欺骗林昊君,我不敢也不可能欺骗他,我……”

  彭士弘打断她的话,“第二个可能,吉泽雄欺骗了她!”

  吉泽千惠愣住了,立即就想问,我父亲为什么要欺骗我?

  彭士弘没等她说话,已经再次道:“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告诉我们一件事。”

  辛晓雅问道:“什么?”

  彭士弘并没有说下去,只是带头离开了房间。

  林昊也跟着走了出去,几女纷纷跟在后面,只留下被铐在床上的吉泽千惠。

  吉泽千惠没有叫喊,也没有挣扎,只是躺在那里,思考着彭士弘刚刚说的话。如果父亲欺骗自己,那是为了什么呢?

  来到书房之后,辛晓雅忙追问道:“爸,你刚刚说不管哪种可能都告诉我们一件事,到底是什么?”

  彭士弘看向林昊,“儿子,你能泡这么多妹纸,甚至连仇人的女儿都能弄到床上,头脑绝对不简单。你来说说是什么?”

  几女狂汗,真是没见过这样的舔狗父亲啊,见缝插针的就拍自己儿子马屁!

  林昊则有些冤枉,什么叫我泡,我是被泡的好吧!

  不过他没有去争辩,只是老实的道:“如果让我猜测,我觉得吉泽雄父子并没有离开羊城!只是想让吉泽千惠,又或者我们认为他们已经离开而已!”

  辛晓雅吃惊的道:“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昊道:“他们来了羊城之后,始终在等着什么,现在又开始藏头露尾,如此隐忍,说明他们所图甚大。”

  辛晓雅立即叫道:“他们不是冲着你来的?”

  彭士弘再次张嘴道:“应该说他们不仅仅是冲林昊来的!”

  辛晓雅立即恍然明白过来,“爸,他是冲你来的?”

  彭士弘道:“确切的说是冲着你的那笔遗产!”

  辛晓雅冷笑起来,“这个吉泽雄真是搞笑,藏起来就能……”

  没等她把话说完,书房的门就被敲响了。

  杨慧走出去应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那个彭天皓。

  他进来后,看了眼彭士弘,然后又看向别人,欲言又止。

  彭士弘摇头道:“没关系,能站在这里的就意味着是一家人,有话直说!”

  彭天皓道:“爸,我们在外面抓到了一个人。”

  听见他这样说,林昊与辛晓雅不由互顾一眼,因为他们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而且左佑也没有传来消息。

  这样就很可怕了,因为以前林宅一千米以内,旦凡有什么风吹草动,均瞒不过林昊的耳目。

  现在无声无息的就被人入侵了,说明对方的身手真的不是一般高强。

  然而对方又无声无息的被解决了,那就意味着彭士弘回来之后真的布了防守,而且防守不是一般的强大。

  彭士弘道:“审过了吗?”

  彭天皓道:“审过了!”

  彭士弘道:“审出什么?”

  彭天皓摇头,“他的嘴巴很硬,什么都没审出来。但我们从他出手的招式身法可以判定,他是一名超级忍者,实力接近天忍,我们的人也伤了好几个,有一人还是重伤!”

  众人闻言不由微吸一口凉气,一名天忍级别的忍者,无声无息的杀上门了,然后无声无息的被生擒了。

  彭士弘道:“现在人在哪里?”

  彭天皓转身往外走道:“在外面!”

  彭士弘这就跟着他走出去,林昊一等也紧随其后。

  谁知这一走竟然出了家门,到了路口的一栋别墅。

  林昊有些疑惑,“这里不是严光宗的家吗?”

  彭士弘摇头道:“以前是,现在已经不是了。”

  林昊道:“呃?”

  彭士弘指着周围道:“以我们家为中心,周围两公里以内的房子,地皮,已经通通被我买下来了!”

  林昊稍为一算便睁大眼睛,“那可最少一两百栋房子啊!”

  彭士弘道:“二百三十七栋!”

  林昊难以置信的道:“你真的全买下了?”

  彭士弘道:“对你我还敢说假话吗?”

  林昊不由冲他竖起大拇指,“有钱人,绝对的有钱人!”

  彭士弘失笑的轻拍一下他的脑袋,“臭小子,我再有钱还不都是你的。”

  到了门口的辛晓雅忍不住了,“哎,你们两父子能不能别秀了?”

  父子两人这才终于板起脸,没有一点表情的走进去。

  严光宗的别墅不算大,只有二百来平方,但门前却是前往林宅的必经之路,当然,如果说走后门的话,那就别当别论。

  此时别墅已经被重新布置过,俨然成了林宅的哨岗。

  林昊走进去的时候,看不到什么人,可是当他跟着彭天皓进入改造过的地下室后,却发现这里最少有十几人。

  这些人每一个显然都是高手,虽然没有传说中太阳穴高高突起的特征,但是不是高手,林昊从眼神中就能看出来。

  这些高手林昊一个也不认识,可是他们看见林昊却齐声恭敬的道:“二少爷。”

  林昊只能装酷的点点头,然后进上前去,发现靠墙壁的地方有一个十字架,上面用铁链绑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男人身上已经伤痕累累,渗血从衣服破裂的口子里面渗出来,千穿百孔,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止。显然在林昊进来之前,这人已经遭受了不少酷刑!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