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天皓看着面前的天忍,问旁边一个拿着皮鞭的手下,“他张嘴了吗?”

  手下摇头道:“没有,这货嘴巴硬得很,而且还会邪术,刚刚一个审他的兄弟差点中招了,要去解开他的铁链,我们看情况不对,赶紧把人架到外面去了,现在还浑浑噩噩的没有清醒!”

  彭天皓的脸色变得更阴沉,“让我来!”

  手下这就把手中的皮鞭递给彭天皓,显然是让他抽这个家伙。可是彭天皓并没有接,而是走到了旁边的一张桌前。

  那张不大的桌上放着一个打开的工具箱,箱子里面整齐摆放着大大小小的工具,铁钳,剪刀,凿子,尖刀,冰锥……每一样都十分碜人。

  彭天皓挑选半天,终于拿起了一把尖嘴钳,也不知道是要拔牙,还是要拔指甲。

  杨慧见状,不由看向林昊。

  林昊明白她的意思,显然是让自己出手,但他摇了摇头,让这位不拿太子爷当兄弟的家伙先表演吧!

  忍者,往往都是很能忍的,更何况已经是实力到达了天忍级别的超级忍者。

  彭天皓的手段虽然已经残酷到不行,不但拔了他的指甲,连脚趾甲也拔掉了,可硬是没从对方嘴里挖出一个字,甚至没让他吭一声。

  对方的嘴硬,完全激怒了彭天皓!

  他又回到工具箱前,拿起一把薄如纸片般的锋利小刀,对下面的人道:“把他的衣服给我拔掉,然后罩上网!我看是他的嘴巴硬,还是他的皮硬!”

  众人闻言,不由有些毛骨发寒,因为这明显是要施展满清十大酷刑中的凌迟,也就是俗称的千刀万剐!

  把网罩在人的身上,使得肌肉从网孔凸显出来,然后用小刀把肉一片片割下!

  林昊看到这里,终于看不下去了,“皓哥,脱衣服什么的就不要了吧,这里还有女人呢!”

  彭天皓面无表情的道:“晓雅,你跟她们先回避一下!”

  辛晓雅竟然很听话,立即就想带冷月寒她们出去。

  林昊则摇头拦住道:“皓哥,我觉得还是让我来吧!”

  彭天皓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是眼神明显有点不屑,我都不行,你能行?

  林昊对这个家伙已经忍了好几次,这次终于忍无可忍了,“皓哥,你是不是看我长得比你高,又比你帅,而且还是血统正宗的太子爷,所以看我不顺眼?”

  这话,太过诛心了!

  彭天皓仿佛被刺一刀在心坎上,一张阴沉的脸窘成紫色!

  “咳!”彭士弘不知道当事人怎么想,但他真的是听不下去了,轻咳一声道:“儿子,那个,虽然都是一家人,可是说话真不能这么直接,很伤人的。你也好,天皓也罢,都是我的儿子。而且要说感情,我跟天皓可能更深一些,毕竟他是我一手一脚养大的。”

  林昊摊手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且我喜欢把丑话说在前头。”

  彭士弘道:“有话直说没有错,但也要讲究方式方法的。”

  林昊道:“反正我会用实力来证明的。”

  彭天皓冷笑道:“那你现在就证明!”

  林昊不再说什么,直接走到十字架前,面对被绑在上面的天忍,“嘿喽,你还好吗?”

  天忍没有反应,不但没张嘴,甚至没理他,将他当傻叉处理!

  “听不懂中文?”林昊尴尬的挠挠头,想了想又张嘴道:“仨瓦滴卡?”

  众人:“……”

  天忍还是没有反应,明显真的把林昊当成傻叉了。

  林昊犹豫一下又道:“空尼七娃?”

  众人:“……”

  谁曾想天忍竟然终于有了反应,目光看向了他。

  林昊对上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睛竟然要比一般人亮许多,瞳孔中间似乎有一点亮光,吸引着他去注视,然后心神不由自主的被吸进去。

  只是一感觉心神涣散,他就意识到不对,帝经不用他去发动,自动自觉就运转起来。随着帝经的气息全身运转,他的脑袋便瞬间清醒起来!

  他明白了,这个家伙也会催眠,刚刚那个手下嘴里说的邪术,明显就是这个。

  和我玩催眠?

  你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林昊感觉有些好笑,但仍然不动声色,甚至配合的作出开始有些昏沉的样子,然后缓缓的轻轻摇头,似乎想要摆脱对方,努力保持清醒。

  天忍则以为自己的催眠术见效了,心中大喜,更是紧紧追逐着林昊的瞳孔,想要完全催眠他,控制他的心神。

  只是追逐一阵之后,他感觉好像有那里不太对劲。

  他的心神开始不能收束了,注意力也不能集中,人也变得有些困,眼皮开始慢慢的垂下来,他努力的撑着眼睛,但目光已经不再是主动的追逐林昊的目光,反倒是被对方带着不停左右摇摆。

  当他意识到不好,想要收回目光的时候,发现对方的脑袋突然不再摇摆了,双止一定,闪闪发亮,仿佛两颗会发光,而且带着磁性的夜明珠一般,将他的目光紧紧吸在那里。

  不好,对方会催眠术,而且比自己高级不知道多少倍!

  当天忍明白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了,因为他已经开始陷入黑暗,整个人也似乎失重了,正在不停的下坠,没等落到最底,意识已经消失了。

  彭天皓见林昊上去后,说了几句不等吃不等喝的话后就没有声息了,随后除了摇摇头外,再没有别的话语和行动!

  等了半天,见他仍然没有作为,彭天皓就忍不住了,准备上前让林昊走开,不要在这里耽误大家的时间。

  谁知就是这个时候,林昊突然后退了两步,然后一边抹着额上的汗一边对旁人道:“给我搬张椅了来!”

  彭天皓听得嗤之以鼻,你个小白脸敢再弱一点吗?就这样站了一下,瞪了两眼,你就已经撑不住了?然而让他气愤的是,有人赶紧就去搬了张椅子过来,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他的义父彭士弘。

  说实话,林昊也没见过这么舔儿子的父亲,见搬椅子来的是彭士弘,也是哭笑不得,只能冲他点点头,然后坐下来,冲那名天忍道:“你听得懂中文吧?”

  彭天皓听得莫名其妙,你这是在问谁呢?

  问这个天忍?人家连指甲被通通拔掉都不吭一声,你觉得这样问,他就会有反应?

  天真,幼稚,傻叉!

  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原本嘴硬得一批的天忍,在听到他这样问题之后竟然点了点头。

  卧槽,什么情况?彭天皓一头雾水!

  林昊又问道:“你也会说中文吧?”

  天忍终于张了嘴,用生硬的中文道:“会!”

  林昊道:“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天忍道:“木村诚志!”

  林昊又问道:“你是什么人?”

  木村诚志道:“我是一名忍者。”

  林昊道:“从哪里来的?”

  木村诚志道:“倭国!”

  林昊道:“跟着吉泽雄他们一起来的吗?”

  木村诚志道:“是的!”

  林昊道:“你来石坑村干什么?”

  木村诚志道:“我跟着吉泽千惠来的!”

  林昊道:“吉泽雄让你跟着她的?”

  木村诚志道:“山本川让我跟着她的。”

  林昊问道:“山本川又是谁?”

  木村诚志道:“他是我师兄,外号三世冥王!”

  林昊恍然,“山本川为什么让你跟着吉泽千惠?”

  木村诚志道:“他让我确定吉泽千惠跟那个林昊是不是有一腿。”

  林昊皱眉道:“如果确定,就把吉泽千惠杀掉?”

  木村诚志道:“不,我的任务是确定两人有没有关系,杀不杀她不关我的事情。”

  林昊微微皱眉,又问道:“吉泽雄现在还在羊城吗?”

  木村诚志道:“我不知道!”

  林昊道:“你不知道?”

  木村诚志道:“我在前往机场的半路上就下了车,然后折回明月山庄,暗中盯着吉泽千惠。”

  林昊道:“那你确定了之后,怎么跟他们联络?”

  木村诚志道:“山本川让我去羊城南郊的白夜会所!”

  林昊道:“吉泽雄在那里?”

  木村诚志道:“我不确定!”

  林昊又询问了一通,发现再问不出什么了,这才终于罢休。

  离开地下室之后,林昊问彭士弘,“爸,你有什么的打算?”

  彭士弘想了想道:“你在家里,我带天皓他们前往白夜会所。”

  林昊摇头道:“不,你跟他们留在家里,我去白夜会所。”

  彭士弘道:“不行,这样太冒险了!”

  林昊道:“爸,现在还不能确定吉泽雄是不是真的在白夜会所,我去只是一探虚实。如果确定吉泽雄在,你再来支援我们也不迟。但如果他们玩的是调虎离山,那我们家就威胁了,所以我要你和皓哥他们留下来,好好保护家人。”

  彭士弘摇头道:“你一个人去我不会放心的。”

  林昊道:“我不是一个人,冷月寒,苗娘,杨慧,还有老姐,以及之前黑锋国际被我拉拢过来的一班杀手通通跟我去。”

  彭士弘道:“让天皓带人跟你一起去吧!”

  林昊摇头,“不用的,让他好好守着我的家,不要让人趁虚而入就行了。”

  彭士弘忧心的道:“儿子,我……”

  林昊道:“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彭士弘拗不过固执的林昊,最终只能无奈的同意了。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