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的人马已经集合完毕了。

  杨慧除了把昊心会所的人马调动过来之外,甚至让血花,血月,唐二从实验室那边将那些杀手通通叫了过来。左坎也将所有的手下都召集了起来。

  林昊看着院子里已经上百的人马,微微皱眉,因为这么多人一起行动的话,声势太过浩大了,想了想便让左坎的人通通留下,只带着杨慧和血花的人离开。

  在前往白夜会所的路上,辛晓雅对林昊道:“一会儿你别逞强,如果情况不对,你就往后撤。”

  林昊只是扶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偶尔看一眼导航,压根就不理她。

  辛晓雅疑惑的问:“我说话,你听到了吗?”

  林昊没有回答,甚至不年她一眼。

  辛晓雅感觉不对劲,“林昊,你干嘛了?”

  坐在后排的冷月寒虽然一声不吭,但苗娘却忍不住了,插嘴道:“你还没看出来吗?他在生你的气!”

  “生我的气?”辛晓雅莫名其妙,“为什么生我的气?我哪儿招他惹他了?”

  苗娘道:“确切的说他不是生气,是吃醋!”

  辛晓雅更是一头雾水,“我又没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他吃什么醋?”

  苗娘又提醒道:“那个彭天皓啊!他一来,你不是跟他勾勾搭搭吗?”

  林昊终于出声了,回头看一眼苗娘道:“苗娘,你不说话,没有人会把你当哑巴的!”

  苗娘道:“可是我不说话会憋得难受。”

  林昊道:“你……”

  辛晓雅苦笑林昊道:“皓哥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比亲兄妹还亲,我跟他勾搭什么啊。而且我就算勾搭跟他勾搭,你也用不着吃醋吧!我跟你也只是姐弟而已!我们……又没有别的。”

  林昊没有说话,闷闷的继续开车。

  苗娘似乎真怕别人当她是哑巴,又道:“可是我感觉你们早就不是姐弟了哦。”

  辛晓雅回头道:“呃?”

  苗娘慢条斯理的道:“没有哪个姐姐会帮自己的弟弟撸管的!”

  辛晓雅被弄得大窘,因为这件事她自认为做得十分隐秘,没有别人知道的,没想到苗娘竟然知道了,吱唔着道:“我,我那是为了给他做化验罢了。”

  苗娘又道:“反正我感觉你们有奸情。”

  辛晓雅被弄得脸有些红的道:“苗娘,你不要乱说啊!我真的只是当他是弟弟。”

  苗娘道:“有没有真的当他是弟弟,你自己心里有数。”

  辛晓雅苦笑,“苗娘!”

  苗娘摆手道:“行行行,我闭嘴。反正你们俩就算现在没有奸情,迟早也会有奸情的,在他身边的女人,有哪一个最终不是被他弄到床上去的。”

  林昊忍不住了,回头喝道:“苗娘!”

  苗娘立即抬头挺胸,声音不小的喝回去,“干什么?”

  这样的节骨眼上,林昊不想和她发生冲突,一会儿还指着她出力呢,所以就道:“你说这么多话渴不渴,渴的话有矿泉水的。”

  苗娘一点也不想喝水,可是旁边的冷月寒已经拿起矿泉水塞到她手里,苗娘只好什么都不再说了,乖乖的用水堵自己的嘴巴。

  辛晓雅原本还想跟林昊解释一下的,可是有苗娘和冷月寒这两个超级大电灯炮在,又不好说,只能忍了。

  一路无话,约摸一个半小时后,车队抵达了白夜会所附近。

  林昊没让后面的大部队靠得太近,在相距一公里左右,便让杨慧他们停下来,等候他的指令。

  他自己则直接驱车来到白夜会所的门前。

  这个白夜会所坐落于郊区,占地面积不小,外面有高高的围墙,大门有岗亭,里面有院落,中间才是会所的建筑。

  林昊的车还没驶入大门,便被岗亭里的保安拦了下来。

  一名保安上前对林昊道:“先生,请出示你的会员证。”

  林昊道:“没有会员证就不能进去吗?”

  保安道:“抱歉,这是私人会所,只招待会员。”

  林昊道:“我是来见吉泽雄的。”

  保安摇头道:“抱歉,我们没有接到客人来访的指示。”

  林昊的目光紧盯着他道:“你确定吗?再认真想想,认真想想,认真想想……”

  保安的神色渐渐有些迷茫,喃喃的道:“我想想!”

  林昊道:“现在是不是想起来了?”

  保安问道:“想起什么?”

  林昊道:“我就是这里的会员,我有会员证!”

  保安道:“是的!”

  林昊道:“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放行了。”

  保安道:“是的!”

  林昊道:“我赶时间,你赶紧放行吧。别人问你,你就说已经检查过我的会员证了!”

  保安又答应一声,然后就去放行了。

  林昊的车长驱直入,一旁的辛晓雅忍不住道:“林昊,你的催眠术实在太厉害了,如果你要利用它来为非作歹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良家妇女死在你手里!”

  后面的苗娘轻哼着接口道:“辛大小姐,他真的要祸害良害妇女的话,根本就不用催眠术,甚至不用做别的,只要来者不拒就足够了吧?”

  辛晓雅想了想,不由得苦笑,因为苗娘说得虽然夸张,但绝对是事实。

  林昊则没理她们,直接把车驶到了白夜会所的大门前,然后带着三女走下车去。

  进入大门,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领着两个服务员迎了上来,虽然看着林昊有些面生,但也没有多疑,因为如果不是会员的话,根本进不了门的,只以为这是自己没见过的会员!

  他带着职业微笑的道:“先生,几位女仕,晚上好!欢迎你们的光临!我是这儿的领班经理黄水清!”

  林昊摆出一副大爷逛窑子的态度道:“给我整个包厢,弄几瓶好酒,再叫几个妹纸!”

  黄水清被弄得愣了下,你已经带这么多妹纸了,还要叫妹纸?不过还是赶紧答应,将他们带到了二楼的一个包厢。

  只是他刚走进去,随后跟入的林昊便反身关上了门,两个将要跟进去的服务员被弄得面面相觑,也跟着要进去。

  辛晓雅反应极快,一下就明白了,林昊显然是要故伎重演,催眠这个经理,所以忙拦住了两个服务员,“没事,我们少爷跟你们经理聊一下,很快就好的。”

  果然,仅仅只是两分钟左右,包厢的门再次打开了,黄水清出现在眼前,冲两个服务员道:“这里没你们的事情,先下去吧!”

  两个服务员互顾一眼,终于没说什么的离开了。

  辛晓雅与苗娘进入包厢,冷月寒则是自觉的留在了门外。

  林昊对已经被催眠的黄水清道:“坐下!”

  黄水清乖乖的坐了下来,目光只看着林昊,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浑浑噩噩。

  林昊问道:“这里的大小事都是你负责的吗?”

  黄水清摇头道:“不是,我只是负责招待客人。”

  林昊道:“那你知道吉泽雄吗?”

  黄水清再次摇头,“我不知道!”

  林昊道:“那这里的真正负责人是谁?”

  黄水清道:“麻由雅子!”

  林昊一听就感觉对头,忙问道:“她现在在这里吗?”

  黄水清道:“在!”

  林昊道:“你打电话给她,就说包厢这里出了问题,需要她出面解决一下!”

  黄水清这就掏出手机,打给了麻由雅子。

  没多久,一个年纪约二十五六的年轻女人来到了包厢前,显然就是这个会所的负责人麻由雅子,已经得到通知的冷月寒没有拦阻,甚至为她打开了包厢的门。

  麻由雅子进去之后,看到黄水清坐在那里,神情有些恍惚,再看一眼他身旁的坐着的男人,脸色骤变,立即就要退了包厢。

  辛晓雅见状,没有迟疑,刷地出手,擒向她的手腕。

  麻由雅子明显也是个高手,稍为侧身就避了开去。

  辛晓雅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连续不停的出手,双手交替着不停的朝她抓去。

  麻由雅子一退再退,眼看到了门边,可就在她转身要开门出去的时候,她才发现门后竟然早已站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明显就是苗娘,她冲麻由雅子笑了笑,伸手一拂。

  麻由雅子闻到了一股香味,意识到不妥的她这就要闭住呼吸,可无疑已经晚了,身体一阵阵发软,仿佛被人突然抽掉所有骨头似的,最终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苗娘伸手,抓住她的一只脚,像是拖咸鱼似的随手一甩,她就被甩到了沙发上。

  无力反抗的麻由雅子立即就要张嘴叫喊,“来……”

  人字还没喊出来,苗娘已经贴了上来,一把尖刀也抵在她的下腭上,生生止住了她的喊叫。

  苗娘脸上笑意不绝的用尖刀在她俏美的脸上轻轻的划过,“如果你不想变成一只花猫,你最好就老实一些。”

  女人都是爱惜自己容貌的,麻由雅子也不例外,忙答应道:“好。好!”

  苗娘道:“那我们现在开始玩问答游戏,我问,你答。”

  麻由雅子道:“嗯嗯!”

  苗娘道:“吉泽雄来了吗?”

  麻由雅子道:“你说谁,我不认识!”

  苗娘秀眉微蹙,尖刀随手一转便刺入了她的胳膊,随后一边绞一边问:“吉泽雄来了吗?”

  麻由雅子有胳膊血流如注,满脸痛苦,但还是摇头道:“你们搞错了,我真的不认识他。”

  苗娘的刀来到了她的脸上,“我最后问你一下,吉泽雄来了吗?”

  “不,不要划我的脸!”麻由雅子满脸恐惧,眼泪也流了下来,连连摇头道:“我真的不认识什么吉泽雄啊,求你放过我!”

  喜欢妙手小村医请大家收藏:(.bxwxorg.)妙手小村医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