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八糟的叫喊声,哗啦啦的进来近十人,间还抬着一个满身血污的年轻女人,诊所里正要对林昊进行暴打的吴仁耀也被迫让到了一边。

  这些人有男有女,年纪也不一,可是身上的装扮几乎都一样,身穿长衣长裤,脚踩登山鞋,头戴宽檐帽,后面还有一个大背包。

  不用问,这些就是传说的驴友!

  当然,驴友也分骑行和步行的,像这种只是背着包步行的,应该叫背包客,不过这不是重点,略过不提。

  瞧眼前这情景,吴仁耀用屁股想一下都知道,这些人十有**是在户外登山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真是的,这大热的天,没事爬什么山呢?真是吃饱了撑的,这回好了吧,出事了吧!吴仁耀在心里暗自嘟哝。

  受伤的人,显然不只被抬着来的那个女人一个,带头那个面露售急,喊的最大声的男人明显也受了伤,一边肩膀高一边肩膀低,肩膀低的那条臂垂着一动也不能动,衣袖也被鲜血染红了!不过他并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势,而是第一时间冲到身穿白大衣的吴仁耀面前,指着被抬进来的女人道:“医生,你快救救她,快救救她!”

  “别急,别急!我先看看!”

  急病遇了个慢郎,吴仁耀仍是那副不徐不疾的样子,慢慢的走到放到地上的女人跟前,只是定睛看了看后,立即连连摆道:“不成,不成,伤得太严重了,我这小诊所处理不了,你们还是赶紧送医院去吧!”

  是的,这女人的伤势真的不是一般的重,一只的肘关节已经变形了,另一只的腕关节也已经扭曲,几乎可以像纸一样折叠起来,但更为恐怖的还是她的一条大腿,正插着一根锐利的枯木,斜着从前面穿到了后面,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下半身。

  女人的生命体征也已经变得极为糟糕,清美的颜面苍白如纸,嘴唇紫绀,呼吸急促微弱,身体还在不停的发颤,神志明显已经不清醒了。

  这,无疑已经是半只脚踏入鬼门关的节奏――休克!

  吴仁耀的门诊,只是个小门诊,平时看个头痛脑势,感冒发烧的或许问题不大,可是遇到这么严重的外伤,他哪能有办法?就算真的有办法,他也不干,风险太大,得不偿失啊!

  受伤的男人忙道:“医生,我们已经打了120,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在车来之前,你能帮帮忙,保着她的命好吗?”

  吴仁耀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我就一个乡村医生,我没办法处理这样的伤势!”

  受伤男人没办法了,放下尊严哀求道:“医生,求求你,救救她吧!”

  吴仁耀不为所动,仍是摇头不绝的道:“她都已经休克了!你还让我救?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可担不起责任!”

  受伤男人的眼眶红了,嘶喊道:“医生”

  吴仁耀摆,不但不医治,甚至很绝情的道:“既然你们已经叫了救护车,那你们去外面等!我这儿可不能死人。否则以后谁还敢上我这儿看病啊!”

  “你!”受伤男人终于被这冷漠的狗屁大夫激怒了,扬起那只没受伤的就要揍吴仁耀!

  “要动?”吴仁耀则立即摆出一个冒牌张丰的起势,喝道:“告诉你,老子可是练过的!不想另一只也废掉的话,你尽管来!”

  看到这里,一旁的林昊终于不忍心看下去了,刷地推开挡在面前的驴友,凑到那女人蹲下身去,

  “你干什么?”林昊刚一蹲下,两个喝声已经异口同声的响了起来,一个是吴仁耀,一个是那受伤男人!

  林昊没理他们,仔细的查看一下女人后,眉头皱了起来,然后问那受伤男人,“救护车还要多久才能到?”

  受伤男人忙道:“我刚刚已经打电话催过了,救护车已经在路上,可现在是下班时间,车流高峰期,车被堵住了,他们说最快最快也要半个小时!”

  林昊听了忙摇头道:“半个小时太长了,她现在已经处于休克状态,而且还在流血,情况也还在恶化,最多十五分钟,她就会停止呼吸!”

  受伤的男人明显是个硬汉,因为他那一边高一边低的肩膀明眼人一看便知道,那是要不是骨折,便是肩关节脱位了,这样的伤势疼痛何其难忍。换了普通人,早就大呼小叫了,可他别说叫唤,连眉头也未曾皱一下,可是听见林昊这样说,他虎目的泪水竟然滴嗒一声落了下来,可想而知躺在那的女人对他有多重要!

  受伤男人哽咽着转身对吴仁耀道:“医生,你行行好,救救她吧,只要你保住她的命,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冷漠的吴仁耀不知道是听到他说起钱,还是看见他流了泪,脸上终于出现了犹豫之色,但想了又想后最终还是摇头。

  “爸,你怎么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药房里出来的吴若蓝见父亲如此麻木不仁,忍不住出声叫了起来,“你救救她呀!”

  “你懂什么!”吴仁耀冷喝一声,“这没你的事,回后面去!”

  林昊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去看吴若蓝的美腿了,紧着对受伤男人道:“你信得过我吗?我会医术,我可以救她的命!只要你点头,我立即就救她!”

  受伤男人听了后,已渐绝望的眼神骤然一亮,那只没受伤的立即就抓住了林昊的胳膊。

  只是没等他点头,吴仁耀又叫了起来,“哎,那个谁,我这儿可没请你!你要是乱来,出了什么事情,后果自己一力承担!”

  林昊并没有搭理他,只是看着那个受伤的男人,目光深邃又坚定。

  有句话说得好,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林昊虽然表现得稳如泰山,可怎么看也只是个不到十八岁的半大小伙,就这样的年纪,说自己会医术,能救人,实在是叫人难以信服。

  然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无疑已经是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了!

  受伤男人正犹豫着要不要点头的时候,那个好死不死的吴仁耀又叫起来了,“那个谁,你要多管闲事,我没有责任与义务拦你。但我得跟你们大家要事先说明,这个小子不是我这儿的医生,他只是来应聘的。我没有答应请他。另外,我也劝你们一句,你们别看他装得那么像,他就一个十来岁的小屁孩,搞不好脑子还有病,会治病救人?哼,你们自己掂量吧!”

  “爸!”一旁的吴若蓝气得直跺脚,“你怎么这么讨人厌呢!”

  被他这么一闹,那原本已经有些确定的受伤男人又犹豫起来了,看看林昊,又看看躺在地上的女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对我没信心是吧?”林昊淡淡的问一句,随后刷地一下,双齐出,一抓住他受伤的肩膀,一抓住他的胳膊,“那我就给你一点信心!”

  受伤的突然被抓住,受伤的男人下意识的退了一下,可紧接而来的剧痛又使得他无法自控往前了一下,这一退一前之,林昊已经对着他那条胳膊一旋一拉,“喀啦”一声轻响也同时在他的肩膀里面响了起来。

  林昊的刚放开,受伤男人立即就扬起拳头要朝对方的脸上砸去。

  林昊则是不闪不避,平静又淡然的看着他。

  这样的表情,让受伤的男人愣了一下,拳头生生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看,不由得愕然,因为自己抬起来的,正是刚才受了伤,麻木又疼痛,而且一动也动不了的那只。

  这个小子,竟然就在这一推一拉间治好了自己?

  一时间,他有些发愣的看着林昊,显然不太相信这是事实。

  林昊则问道:“怎么样,现在对我有信心了吗?”

  受伤男人醒过神来,连连点头之,忙不迭的对林昊道:“快,快,救救她,救救她。我答应了!”

  林昊二话不说,这就蹲下身去,认真的检查起女人的伤势。

  吴仁耀见状,张嘴又吱吱歪歪:“哎,你们要乱搞别在这里,这是我的诊所,你们出……”。

  只是没等他把话说完,那受伤的男人已经一巴掌将他拍到墙上,然后一撑着他的胖脸,一指着他,杀气尽露的道:“你t再跟我说一句废话,我叫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

  怕事的吴仁耀犹豫一下,终于忍了!

  说来话长,其实所有的事情就发生在两分钟之间!

  林昊迅速的查看一下女人后,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情况不容乐观,女人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他赶紧转头问吴若蓝:“美腿姐姐,你这儿有术室吗?”

  吴若蓝见他这样称呼自己,脸上不由红了下,但还是摇头道:“没有!”

  林昊又问道:“那简易处理床呢?”

  吴若蓝又摇头,“也没有!”

  林昊苦笑,这诊所的条件也太简陋一些吧,左右看了看,发现吴仁耀平时给人看病的桌子挺大的,这就冲了过去,然后不管二十一的将桌子上的杂物一股脑的扫到地上,其也包括了吴仁耀那珍爱的紫沙茶壶。

  “哎,我的茶壶……”吴仁耀听到嘭冷的碎响,心疼得脸都抽抽了,可是他的话没说完,嘴巴已经被那受伤的男人拍住了。

  时间,已经被耽误了不少,这个时候必须分秒必争,否则女人真的就玩完了,所以林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冲众人道:“快,把她抬起来放到桌上来!美腿姐姐,你来配合我一下好吗?”

  吴若蓝几乎是想也不想的点头,点过头之后心里才有些惊讶,真是奇了怪了,自己怎么就答应得这么痛快呢?自己不是很讨厌这色眯眯的小色狼的吗?

  与此同时,众驴友已经八脚的将女人抬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桌上。

  林昊见状就挥道:“我要开始术了,你们通通都出去!”

  受伤男人犹豫一下,终于对那些驴友赶了出去,不过并没有忘记将那碍眼碍鼻的吴仁耀推给驴友,让他们把他给拖出去,而他则以防有什么不测,留了下来……

  #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下载器!!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