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对吴若蓝的疑惑,林昊没有回答,只是沉声喝道:“还发什么呆,快去拿东西啊!”

  吴若蓝这才勉强收回自己被惊散的魂六魄,赶紧去给他找来了几根直硬的小木板。林昊接过之后迅速的固定,包扎好,接着便马不停蹄的来到女人身下!

  终于,到了最严重也最关键的受伤部位了!

  将盖在女人身上的毛巾被掀上去之后,女人的下身便一览无遗,完全裸露在林昊与吴若蓝面前。

  看到乌黑的一片茂盛所在,吴若蓝的脸便不争气的红了起来,这实在太让人尴尬了啊!偷眼去看林昊,羞臊立即就化成了愤怒,因为这厮竟然趴了下来,凑到女人的身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里里外外的查看着那女人的腿。

  只是,当她的目光落到林昊的脸上,看到他那严肃,认真,专注,甚至还透着凝重的神色,她的一腔怒火又不知怎么的消散于无形了。

  林昊仔细的看了好一阵之后,摇头叹气道:“可惜了!”

  吴若蓝听得心头一惊,忙道:“没得救了吗?”

  林昊摇头道:“救当然是有得救的,可是这里条件太简陋了,救完之后,这女人的腿上可能要留下疤痕了,虽然经我的,疤痕不会特别明显,比基尼也可以照样穿,但在我的心目已经不算完美,可惜,可惜啊!”

  吴若蓝:“……”

  林昊感叹了一番后,又刷地变脸喝道:“麻药,摄子,弯钳,剪刀,缝针,碘伏,新洁尔灭,生理盐水……全都给我拿来,快!快!快!”

  吴若蓝终于忍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怎么有点喜怒无常呢?不过嘟哝归嘟哝,动作却一点也不慢的冲向后面的药房,去将他要的东西尽可能的找来!

  只是当吴若蓝捧着一个弯盘走出来的时候,林昊又摇头叹气,器械不齐,而且不是无菌的!

  不过在这样的地方,又是这样的时刻,也没办法讲究了。林昊松了一下那条橡皮筋,查看一下伤口出血的势头,又重新扎紧起来,利索的给女人的伤口周围逐层穿刺麻醉。

  止血带扎久了,必须得松一松,不然会引起肢体坏死。尤其是那种不带收缩的止血带!

  麻醉结束之后,他便将酒精一股脑的倒进了装着器械的不锈钢弯盘里,接着用打火一点。

  “蓬”的一声,火光骤现,器械在火苗高温杀起毒来。

  “啊”吴若蓝则被吓得轻叫一声,捂住耳朵躲到一边!

  林昊充耳不闻,丝毫也不为之分神,反倒是伸一把握住插在女人大腿上的尖锐枯木柄断,然后猛地一下拔了出来。

  随着枯木拔出,鲜血一下子就从伤口狂涌出来,仿佛一条被施工挖断的地下水管似的,使的女人的一条腿瞬间血红一片。

  “天啊!”吴若蓝失声尖叫道:“这是股动脉破裂的迹象吗?完了,完了!这回是真的完了!又搞出人命了!!”

  股动脉破裂,止血不及时,不但会休克,还会死亡,有的就算勉强救回来,因为下肢长久得不到血液供给,也会坏死,被迫截除!

  严重的出血,使得女人早已陷入倒计时的生命,更快速的倒退起来!

  “冷静点!”林昊一声冷喝,一只的大拇指迅速的摁到女人大腿内侧的一个地方。

  非常奇怪,随着他的这只大拇指摁下去,汹涌的出血立即就止住了,像是水龙头总闸突然被关上似的。

  吴若蓝起初疑惑难解,但随后一想便恍然大悟,这不就是解剖学上说的止血点吗?老师曾经教过的,说是遇到下肢出血不止的情况,用力的摁这个点便能立竿见影,自己怎么就给忘了呢?

  看到血止住了,林昊暗里微松一口气,用另一只扯开了那条已经无用的止血带。

  是的,在枯木仍插在伤口的时候,有着挤迫的压力,压着断裂端,加上止血带,使得血管收缩扩张的能力下降,能起到止血的作用。可枯木拔出之后,就像是堵住的缺口被松开,止血带自然就止不住。

  “别紧张,这只是股动脉分支断裂,不是股动脉主干!”林昊解释一句,便道:“给我拿安诺特新来,10毫克静注!”

  吴若蓝这才稍为镇定,听他说的术止血药,赶紧撒腿就要往后面药房跑,可只跑两步就停了下来,苦叫道:“没有安诺特新啊!

  林昊退而求其次的道:“那就用氨甲苯酸!快点!”

  吴若蓝又摇头道:“也没有氨甲苯酸!”

  林昊气得不行,“怎么要啥啥没有?”

  吴若蓝差点没哭出来,“老大,你以为我们这是甲医院吗?这只是乡下的一个小诊所!”

  林昊十分的无奈,使劲着还可以替代,农村又常见的止血药,然后就道:“止血敏有吗?”

  吴若蓝连连点头,“这个有,这个有!”

  林昊道:“05克静注,快!”

  吴若蓝急忙跑去拿药了。

  在拔出枯木之前,林昊已经预感到锋利的枯木可能切断了股动脉,但应该不是主干,否则女人的出血量会更大,情况也更严重,也许在送来之前就已经玩完了!

  不过就算只是分支,那也不容乐观,动脉的压力是很大的,搏动间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身体里的血液全部泵出来。

  这个时候,对于女人而言,不但是她的一条腿,也是她的一条命!所以林昊必须争分夺秒,千方百计百计千方的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这场条件简陋,普通人根本不可为的术!

  然而,更让林昊担心的是,枯木既然切断了股动脉分支,那会不会连着股骨也一并切断,造成骨折,甚至是粉碎性骨折呢?

  如果股骨粉碎性骨折的话,那是根本不可能用法复位,也不可能使用外固定术的,必须得开刀,镶钢板,缠钢丝才能把骨头连接起来。尽管这些对他来说都不是难事,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里的条件不允许啊!

  很快,吴若蓝拿来了止血敏,并给女人静注上了!

  “来!”林昊道:“你来摁住这个止血点!”

  “我?”吴若蓝有些紧张与犹豫的问道,显然对自己信心十分不足!

  “那我摁着!”林昊面无表情的道:“术你来做!”

  “不不不!”吴若蓝忙凑过来,“还是我摁着吧!”

  然而她慌慌脚的,怎么也找不准止血点,林昊只能把的教她!

  由于位置的关系,两人几乎是面对面的贴在一起,吴若蓝胸前那4b的凶器便贴到林昊身上。

  正全神贯注的找止血点的吴若蓝没有丝毫知觉,林昊却是被弄得心神一荡,一荡,又一荡……

  没敢荡太久,这会儿正术呢!

  林昊赶紧眼观鼻,鼻观心的收慑心神,帮她找准止血点之后,这便移到女人的伤口上,迅速的一边清创消毒,一边细致的检查洞穿的伤口!

  这样的检查,必须得在强光灯下才能进行的,可是这个小诊所连术床都没有,又哪来术专用的强光灯?

  不说别的,甚至连一盏瓦数高些的大灯都没有呢!

  吴若蓝灵一动,赶紧腾出一只的掏了自己的,打开闪光给林昊照明。

  林昊被晃得有些眼晕,摇头道:“用不着那玩意儿,我看得见!你专心摁着止血点就可以了!”

  什么人啊,真是的,好心没好报!吴若蓝一边嘟哝,一边郁闷的收回,

  老天,无疑是开眼的!

  林昊检查了一通后,发现枯木虽然洞穿了大腿,但股骨并没有被击,紧挨着骨质皮层穿过去了!虽然骨质皮层有些许划伤,但没有骨折,这是不幸的万幸!

  “呼!”林昊松了一口气,上的动作却不停,迅速的清创消毒,查找有没有木屑,污染特等残留在伤口!

  清创结速之后,这就拿来一点也不称的摄子,在血洞之模糊的血肉里寻找断裂的股动脉分支。

  这个步骤,不但要有强光灯,还得在显微镜下才能操作的。

  吴若蓝心想这个时候你该用得上我的了吧,于是赶紧的再次掏出,打开闪光灯,照向术位置。

  谁知道,好心竟然还是遭雷劈!

  林昊霍地转头,没好气的冲她喝道:“我都说不用你这玩意儿了,你听不到吗?没事就好好站着,别捣乱!”

  吴若蓝这下是彻底被气着了,在他屁股后头张牙舞爪,仿佛恨不能将他爆菊似的,这个家伙实在是太不招人喜欢了!

  不过,不管林昊招不招人喜欢,他的医术确实是超群的,眼力也是卓越的,这种必须在强光灯显微镜下才能操作的术部骤,他用肉眼就完成了,不但成功的找到了断裂的股动脉分支,而且开始进行结扎!

  这,又让吴若蓝樱红的小嘴张成了型,鸡蛋塞不塞得下不知道,火腿肠是肯定可以的。

  能在血肉模糊的血洞深处找到出血点已经不易了,竟然还能在肓视的情况下进行结扎?

  吴若蓝一度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可揉了几次眼睛,集所有的精神与眼力去看,发现他真的是在做结扎术,用完全不合适的工具,用过粗的羊肠线,灵活又精巧而且极为迅速的结扎。

  只见他左粗大的止血钳摄子伸进了血洞,右拿着镊子一撑,左轻动一下,在相互配合之间,便已经夹住了出血的股动脉分支,之后将镊子一扔,拿起缝针就伸了进去,一缠一拉一收,一个结便打好了。

  “恰”的一声轻响,线头被剪断,结扎术完成了!

  到了这里,女人的一条命,可说是终于勉强从鬼门关抢救回来了!最起麻不会再出血了!

  #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下载器!!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