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太震憾了

  吴若蓝真的被震憾了!

  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小两岁的小屁孩真的太厉害了,比以前学校里的外科教授还厉害!

  这种需要好几个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相互配合,还要有高标准的仪器辅助之下才能完成的术,这厮竟然一个人就搞掂了,而且还是在这种粗糙简陋的条件下!

  这,这简直就是小母牛倒立顶雷――牛b见闪电啊!

  “愣着干嘛?”林昊喝道:“擦汗!”

  在吴若蓝被雷得外焦里嫩又酥又脆的回不过神来的时候,林昊已经马不停蹄的开始缝合肌肉。可这个时候,他的额上,脸上已经全是密集的汗珠,苦涩的汗水渗进眼睛里,影响了他的视野。。

  仍没有彻底回过魂来吴若蓝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在林昊的脸上擦了一把。

  是的,就用她那青葱玉白的!

  当她要甩掉上的汗珠之际,她呆住了,林昊也呆住了!

  两人大眼瞪着小眼,这,什么情况啊?

  足有两秒钟,林昊首先回过神来,若无其事的继续去缝合那些损伤的肌肉!

  吴若蓝也终于彻底清醒过来,天啊,我做了什么?我竟然用去给他擦脸?我疯了吗?

  两团红云迅速的爬到她的脸上,使她看起来像只被煮熟的虾仁!

  太羞人了,羞得恨不能钻下水道躲起来啊!

  好一阵,她才强迫自己定下心神,掏出自己的帕给林昊擦汗,不是怕他热死累死汗死,而是怕他的汗水滴到女人的伤口上引起感染!

  然而这个时候,林昊已经将女人前面的伤口从里到外,层层缝合好了。里面缝得怎么样不知道,但最外面的皮肤却是缝得整齐,匀称,十分的精致美观!

  那模样,就像是一条被拉直了的小蜈蚣一样!

  一转眼前就缝好了,而且还缝得这么匀称整齐,这速度,这技术,也太逆天了吧!吴若蓝又一次被震憾得身心发麻。

  两人合力将女人小心的翻转过来,将女人由仰卧变成趴卧的之后,后背雪白的圆臀凹进去的弧线,无疑是让男人最为心动的春光,林昊却仿佛视若无睹一般,对她后面的伤口又开始逐层缝合。

  然而事实上,他的心里并不好受,因为他的裤裆已经隆起来了!

  当伤口终于缝合完结,林昊开始包扎的时候,便让吴若蓝给她上抗菌素!

  最后的最后,林昊又检查了一遍女人的生命体征,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尽管女人还十分的虚弱,也一直未曾清醒过来,但呼吸,心跳,脉博,血压都已经驱向平稳了!

  “好了,只要控制住术后感染,这女人再活个五六十年没有半点问题!”林昊脱掉了上沾满血污的套,缓缓的道:“十四分钟五十二秒!”

  正在给女人盖被子的吴若蓝疑惑的问:“你说什么?”

  林昊道:“我说这女人的抢救术总总共共做了十五分钟左右。”

  “这么短时间?”吴若蓝赶紧的抬眼看看墙上的壁钟,可不是嘛,刚才第一次进药房拿药的时候她曾看了一下时间的,那个时候是下午五点二十分,现在是五点十五分还不到!不由得喃喃的道:“可我怎么感觉像是打了一场战争,艰苦得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呢!”

  林昊很认真的道:“那是因为美腿姐姐你是第一次,难免难受,多几次,你就会适应,而且感觉很美妙的!”

  好好的一件事情,竟然让他形容得那么暧昧,甚至透着猥琐,吴若蓝忍不住又骂道:“真是个臭流氓!”

  林昊不以为耻,反倒哈哈的笑了起来。

  也许真的是第一次上这么大的术,挽救了一条垂危的生命。也许是这厮的笑声实在太爽朗,会传染人,吴若蓝闷了一阵,竟然也忍不住“卟哧”一声笑开了……

  当林昊洗干净了,理了理自己没有什么发型的发型,背着背包从诊所里出来的时候,受伤男人与一班驴友立即围了上去。

  “医生!”受伤男人紧张的抓着林昊的问:“我姐姐怎么样了?”

  林昊还没开口,一旁限制着人身自由的吴仁耀阴阳怪气的道:“还能怎样?肯定是死翘了呗!”

  受伤男人听得心头一紧,愤怒的瞪向吴仁耀:“你!!”

  吴仁耀则仍然不知死活也不懂好赖的滔滔不绝:“肘关门脱舀,尺桡骨粉碎性骨折,大腿被洞穿,股动脉破裂,送来的时候已经因出血过多陷入度出血性休克状态,这么严重的伤势,我这样的小诊所能救?哼,真是笑话!”

  听见他这样说,林昊多少有些意外,起先以为这猥琐大叔是真的没能耐才不敢接,可没想到自己看出来的症状,他也看出来了。可是既然看出来了,全部能治不敢说,最少补充一下血溶量,拖到救护车到来,总该没问题吧?

  想到这里林昊对这吴仁耀更是失望,这厮要是窝囊无能,可以原谅。可事实上,他却是真的麻木不仁。

  受伤男人终于忍不住了,冲上去就要一拳砸到吴仁耀那讨人厌的嘴脸上。

  林昊没有阻止,反倒是喜闻乐见,吴仁耀实在太冷漠太麻木了,挨一顿或许会激发一点热血呢!

  “住!”然而没等那受伤男人的拳头砸到吴仁耀的脸上,吴若蓝已经从里面出来了,清喝一句后道:“病人已经抢救回来了,现在生命体征平稳。”

  “真的?”两张嘴一起问出了这句话,分别又是吴仁耀与那受伤男人!

  “骗你们干嘛!”吴若蓝没好气的说一句,然后走上前来一把扯住林昊的背包,“你先别走!”

  林昊笑道:“美腿姐姐,你要留我吃晚饭吗?”

  吴若蓝直翻白眼,这厮上术的时候就没个正经,下了术更没正经,所以也不答腔,只是扯住他不放。

  受伤男人与吴仁耀则没心思管拉扯的两人,齐齐往诊所扑去。

  只是快要进门的时候,受伤的男人突地想起刚才林昊剪姐姐衣服的场景,忙在门口一横,喝道:“你不准进去!”

  吴仁耀道:“这是我的诊所,我为什么不能进去!”

  受伤男人自然不好意思也不会傻到当着众人说我姐姐没穿衣服,所以只是蛮横的道:“反正我就是不准你进去!”

  吴仁耀胖乎乎的身体直往里挤道:“我偏要进去!”

  受伤男人怒道:“你再挤我就揍你了!”

  吴仁耀立即后退一步,拉开张丰的起势道:“来呀,有本事就别群殴,一对一的来!”

  受伤男人的一双拳头握得格格作响,仿佛不打算进去看他姐,要跟吴仁耀打一场再说的样子。

  这一对活宝,真是绝了!

  吴若蓝终于看不下去了,对那受伤男人道:“刚刚我已经找了一套我的衣服,给她暂时穿上了。”

  受伤男人这才大松一口气,也不理仍在比划脚,大呼小叫的吴仁耀,径直走进诊所。

  吴仁耀赶紧跟了进去,一班驴友紧随其后。

  吴若蓝则始终扯着林昊的背包不松,可又不说要他留下来干嘛。

  林昊看着那只死死抓住自己背包的,有些哭笑不得的道:“美腿姐姐,你到底要干嘛啊?”

  吴若蓝道:“一会儿再说!”

  林昊道:“现在说不行吗?我肚子都饿了,要去找吃的!”

  吴若蓝只好道:“一会儿去我家吃。”

  林昊眼睛微亮,忙打蛇随棍上的道:“可我吃了饭又没地方住啊!”

  “一会儿去我家……”吴若蓝随口说了一半才发觉上当,赶紧打住骂道:“想得美!”

  两人正纠缠不清的时候,受伤男人首先出来了,一把握住林昊的,激动的道:“医生,医生,谢谢你。谢谢你!”

  林昊怕他会失控的给自己下跪,赶紧撒开他的,让到一边谦虚的道:“没什么,正巧遇上了,顺而已!”

  受伤男人道:“不管怎么说,是你救了我姐姐一命,我们欠了你的!”

  林昊忙道:“你们可以不用欠我的!”

  受伤男人愕然的道:“呃?”

  林昊道:“给我个两万的术费,咱们就两清了。”

  “行!”受伤男人立即就解下始终没离肩的背包,一边找钱包一边道:“没问题,别说两万,十万八万我都给你……咦……”

  林昊听得大喜,正等着他掏钱的时候,却见他在那里东翻西找,找来找去始终都没站起来。

  半响,受伤男人将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找了个遍后,终于沮丧的站了起来道:“医生,真是对不起,我是出来登山吃苦的,没带钱包,只有,只有一点零钱……”

  林昊垂眼看看他里握里的纸币,两张红的,一张绿的,顿时狂汗六九,“这二百五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以后没事别吹牛了!”

  “我不是吹牛,我真的有钱,我只是没带钱包!”受伤男人焦急的解释,随后又问道:“医生,你要不给我个银行账号,我一会儿就叫人把钱打给你!”

  林昊道:“我没那玩意儿!”

  受伤男人道:“那你总有吧?你给我个号码,等下我安顿好我姐,立即叫人把钱给你送来!”

  林昊道:“我也没有!”

  受伤男人:“……”

  林昊有些不耐烦的摆道:“行了,我知道你是真心感激我就可以了。别的都不用的,我刚刚不过随口一说罢了!”

  受伤男人被弄了个大花脸,沉吟一下道:“医生,你等着,你别走,千万别走哈!”

  说着,他就奔进诊所,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他一进去,吴仁耀出来了,屁颠颠的凑上来问:“若蓝,那女人是你救的?”

  吴若蓝又翻白眼道:“爸,你觉得我有这本事吗?”

  “呃?”吴仁耀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你确实没有!我倒是希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你却是弱于蓝!”

  吴若蓝差点没跺脚的叫道:“爸!”

  吴仁耀没理他,转而看向林昊,“这么说,女人是你救的,你真的是医生?”

  #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下载器!!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