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昊不太想搭理这个又抠门又现实又冷漠又无情的猥琐大叔,敷衍的哼哈一声。

  吴仁耀还欲再问的时候,发现女儿死死的揪住他的背包,不由问道:“你扯着他干嘛?”

  吴若蓝道:“我不扯着他,他就走了!”

  “你为什么不让他走?”吴仁耀愣愣的问了一句,随即突地横眉竖目,扬起拳头道:“是不是这兔宰子趁着刚才没人的时候非礼你了?”

  吴若蓝被自己的极品老爸气得差点吐血,忙压下他的拳头道:“爸,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不让他走,是因为你要请他!”

  “我要请他?”吴仁耀愣愣的道:“我要请他?我干嘛请他!”

  吴若蓝气得更是不行,“爸,你怎么还不开窍,他刚刚救活了那个女人,在你那小诊所里做了一台只有甲医院才能做的术!”

  “哦!”吴仁耀道:“然后呢?”

  “……”吴若蓝真的快被气死了,“爸,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这就足以证明他是医生,而且是个很厉害,比你厉害一百倍的医生,你不请他请谁啊?”

  “这个……可是……他就这么一丁点大……”吴仁耀挠头,半天之后又突地瞪着吴若蓝道:“哎,怎么说话的,你老爸我有这么差劲吗?”

  吴若蓝:“……”

  林昊不想插嘴的,可还是忍不住了,“美腿姐姐,你还是让我走吧!我再不走,天真的要黑了!”

  “不行,我绝不让你走!”吴若蓝突然很霸道很坚定也很任性的冲他喝一句,然后又跺着脚的对吴仁耀道:“爸,你别扯那些不等吃不等喝的,你快说你要请他啊!”

  “我……”吴仁耀指着女儿道:“你先把他放开,一个女孩家家的,跟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吴若蓝很任性的道:“你不请他,我不放!”

  吴仁耀被气着了,扬起道:“你再这样,信不信我抽你!”

  吴若蓝竟然比父亲更蛮横的道:“你敢抽我,信不信我在地上打滚!”

  林昊睁大眼睛,小星星在眼前乱闪,这女孩……也是一极品啊!

  吴仁耀也被弄得有些头痛,因为他知道自己女儿很少发作的脾气发作了!

  “呜娃!呜娃!”在人正纠缠不清的时候,村外头终于响起了姗姗来迟的救护车呼啸声,而那受伤男人也出来了,里握着一叠皱巴巴的钱,显然是跟那些驴友们凑八拼的弄来的!

  受伤男人一边将钱往林昊的上塞,一边道:“医生,这是六千块,我现在能凑得出来的就这么点儿了。”

  林昊被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假意的把钱往外推,“这怎么使得!”

  受伤男人很坚决的道:“不行,这钱你得收下,必须得收下。”

  两人正推拒的时候,一只胖横空而出刷地把钱抽走了,然后便听吴仁耀道:“这钱我收了!”

  受伤男人又恼了,“你――”

  “我什么我?”吴仁耀理直气壮的道:“我的针水不用钱啊,我的器械不用钱啊,因为你这事,我那茶壶不但被这小子摔了,还半天没病人敢上门呢!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请他,这诊费自然由我来处理!”

  受伤男人见吴仁耀这样说,而救护车又驶到眼前了,便不再理钱的事,急促的问道:“医生,你叫什么名字?”

  林昊道:“我叫林昊!”

  “林昊是吧!我记下了!”受伤男人重重的点头,“我叫夏史,我姐叫夏允儿,我们都在羊城,你有事尽管来找我们。”

  林昊也没当真,应付式的点点头,挥道:“去吧,去吧!”

  叫夏史的家伙这就赶紧的推着从救护车上下来的车床,进诊所接了夏允儿,然后就在救护车“呜娃呜娃”的惨叫声离开了。

  直到救护车消失,人才终于收回目光。

  林昊转身想要走人,却发现吴若蓝竟然仍顽固的抓着自己的背包,不由苦笑道:“美腿姐姐,这人已经走了,钱你们也拿了,可以放开我,让我走了吧!”

  “走什么走,你给我进去!”说这话的不是吴若蓝,而是那吴仁耀,然后他就跟女儿一左一右的将林昊拽回诊所……

  “你们……”被强摁在诊所椅子上的林昊,有些心慌的对眼前目光嚯嚯地盯着他的两父女道:“你们别乱来啊,我的银针和术刀都很厉害的,万一把你们弄伤了,可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们!”

  “你少来!”吴仁耀显然是吓大的,一巴掌拍到他头上,喝道:“说,你到底干嘛来的?”

  林昊看向吴若蓝,目光落到她雪白的双腿上,很诚实的低声道:“我是来看腿……”

  吴仁耀的声音高了八度,怒喝道:“你说什么?”

  林昊立即识相的改口道:“不,我是来应聘的!”

  吴仁耀终于稍为满意的点点头,语气缓和的道:“好,你既然是来应聘的,刚刚我已经面试过了,你也勉强通过了,我决定聘用你!”

  “呃?聘用我?”林昊想起之前这厮对自己的态度,声音有点大的道:“你不是说让我滚,哪儿凉快哪呆去吗?”

  吴仁耀一直墙角的立式空调,更大声的道:“你不是说我这儿空调开到25度,没有比这更凉快的地方了吗?”

  林昊:“……”

  “爸,你别说那么多废话了!”吴若蓝轻轻推了一下父亲,“赶紧和他说说待遇吧!”

  吴仁耀道:“那个……你叫什么来着?”

  “林昊!”林昊几乎是一字一顿的拼给他听,“了淫林,喝熬浩,林昊!以后别再问我,也别说叫那个谁谁谁了!”

  吴仁耀道:“好,林昊,工资还是之前说好的,两千五一个月……”

  林昊打断他,十分坚决的道:“少于五千不干!”

  “五千?”吴仁耀愤怒的道:“你不如去抢!”

  林昊振振有词的道:“我这么厉害的医生,没有五千一个月,你说出去好意思吗?”

  吴仁耀道:“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是愿意,两千块我都敢到处去说!”

  不要脸,果然是无敌的!

  林昊被打败了,退一步道:“最少不能少于四千五!”

  吴仁耀道:“千,爱干不干,不干拉倒!”

  林昊看着他开了千的价码仿佛已经心疼肉疼牙疼的样子,无奈的再退一步,“四千,没办法再少了,你爱请不请,不请我也拉倒!”

  “千五!”一旁一直没吱声的吴若蓝终于插了嘴,然后不等他们说话便抢先拍板道:“就这样,成交了!”

  林昊与吴仁耀齐齐看向吴若蓝,一副极不甘心的样子。

  吴若蓝不等他们抗议,便又道:“继续说下面的。”

  吴仁耀只能无奈的接着道:“没有假期……”

  林昊又打断他:“每星期休两天假,一个月八天!少一天我都不干!”

  吴仁耀冷哼道:“一个月八天?美得你!我是请你来做医生,还是请你来做大爷啊?两天,多一天都不行!”

  林昊道:“六天,不能再少了!”

  “四天!”吴若蓝又插嘴了,“一周一天,一个月四天。就这样了!”

  吴仁耀终于忍不住了,“若蓝,你是我亲闺女吗?”

  吴若蓝道:“是啊,你不是偷偷的拿我的血样去给你那在什么构做领导的同学做dna比对了吗?”

  吴仁耀脸色一窘,却仍嘴硬的道:“我哪有!”

  吴若蓝不给面子的戳穿他道:“还说没有,那份鉴定报告我都看了!”

  “我不是锁保险柜里的吗?你怎么知道保险柜密码的?”吴仁耀疑惑的说着,突然又恍然大悟的道:“哦,我说我那些碟子怎么会不见的,原来是你!”

  吴若蓝道:“老爸,你这么大把年纪了,不要老看那些乱八糟的东西,对身体不好的,而且现在谁还看碟啊,网上下载的高清……咳,反正你用来用去就一个秘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不就是09……唔……”

  吴仁耀动作无比利索的一把捂住吴若蓝的嘴,一边警惕的问林昊,“你听到了吗?”

  林昊被雷得很彻底,只能顺着他的意思道:“我什么都没听到!”

  “以后别动我的东西!”吴仁耀放开吴若蓝,警告她一句后,又对林昊道:“便宜你小子了,就四天假期。另外,不包吃,不包住……”

  林昊又打断他:“那我上哪儿吃哪儿住去?”

  吴仁耀很冷漠的道:“我管你上哪儿吃上哪儿住!”

  林昊抱起臂道:“那我不干!实在太抠了,连饭都不管,还想我替你卖命!”

  吴若蓝又插嘴了,“爸,多个人吃饭不过就是多一只碗多一双筷子罢了,你计较那么清楚干嘛?让他吃饱了,多看几个病人,那笔账不就回来了吗?”

  “那住呢?”吴仁耀道:“难不成让他也回家去住,跟你住一屋?”

  “好啊好啊!”说这话的自然不可能是吴若蓝,而是林昊,他兴奋得不行的道:“这样的安排最好……”

  吴仁耀又扬起了大巴掌,阴沉沉的问道:“你小子说什么?再大声点,我没听清楚。”

  林昊一下就蔫了,无奈的改口道:“我说这样最好不要了,男女授受不亲,瓜田李下的,应该避避嫌的!”

  吴仁耀轻哼一声,在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放下了大巴掌。

  吴若蓝道:“住的话,就让他住诊所吧,里面不是还有个杂物间吗?我收拾收拾,再摆张床就可以了!”

  吴仁耀连翻白眼道:“我叫你多少回,让你把那杂物间收拾好了,让我午睡一觉,你当是耳边风,懒得跟泥蛇一样,这会儿倒是勤快上了?”

  吴若蓝俏皮的吐吐舌头,“爸,你那么胖,睡太多不好的!我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啊!”

  吴仁耀连连叹气道:“我真是生块叉烧好过生你啊!”

  吴若蓝轻摇一下他的肩膀,撒着娇道:“好了嘛,老爸你别生气了,明天我就给你买叉烧!”

  吴仁耀:“……”

  #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下载器!!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