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命,快来救命,快来救救我丈夫和儿媳妇,求求你们了!”被救出来仍然清醒的年妇女眼见自己的丈夫和儿媳妇躺在血泊之,慌乱失措的向围观的群众求援,然而哪怕她已经声泪俱下的哀求,却仍然没有人站出来。

  不是围观的人真有那么麻木冷漠,在爆炸发生之前,他们或许能帮上点什么忙,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帮不上忙了,只有医生到场才可能有用,但现在这样,恐怕医生到了也是凶多吉少。

  在林昊抢到那孕妇跟前的时候,那年妇女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立即一把抓住他的道:“救救我儿媳妇,救救我丈夫。”

  “我会尽力的,先放开我!”林昊说着就甩开她的,伏到孕妇的身前,却见她的脸色更见苍白,眼睛都已经闭上了,赶紧的将耳朵贴到她丰满的胸部上倾听一下,发现她的心跳和呼吸都在减弱,翻开她的瞳孔,已经渐渐开始出现散大的迹象,再迅速的伏到腹部听一下,发现胎儿的心音也在减弱。

  不好,这孕妇真的快要死了!

  林昊的神色大变,举动却丝毫也不慌乱,双齐出,迅速的在她的身上疾点起来,一边点一边冲旁边的吴若蓝叫道:“快,把我放在车上的背包拿来!快啊!”

  吴若蓝早已看出孕妇生命垂危,可又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急得像无头苍蝇似的,这可是两条连在一起的生命啊!被林昊这么一喝,仿佛突地又装上了头似的,撒腿就往车那边跑。

  林昊的双,仍在孕妇的身上点着,又乱又快又无顾忌,就连落人家的胸部与阴部也没有停下,旁观的人也因此吱吱喳喳的叫起来。

  “咦,那个戴鸭舌帽的男人在干嘛?”

  “这也是个猛人啊,真真正正的猛人,竟然敢冒着被炸死的危险去救人。”

  “是啊,这勇气,这胆子,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又四脚朝天啊!”

  “可是他现在为什么孕妇身上乱点?”

  “妈蛋,该不会这男的虽然英勇,可是有特别嗜好吧?”

  “不会这么重口味吧,连快死的孕妇也不放过!”

  “靠,你们不懂就不要乱说,人家这是在救命,在点穴。”

  “点穴?”

  “是的,你敢不敢跟我赌,我敢赌二百五十块,他在点穴!”

  “不错,你这家伙总算有点见识,他就是在点穴,可是很奇怪……”

  “奇怪什么?”

  “他点的为什么全是死穴呢!”

  “死穴?喂,哥们,你没看错吧!”

  “我也是学医有,怎么可能看错!”

  “既然你是学医的,干嘛还在这儿打酱油,赶紧上去帮忙啊!”

  “就是就是,我们不是学医的,没办法才在这里干瞪眼的。你也站在这里算什么回事啊?还有没有良知,还有没有人性啊?人家快要死了!”

  “可,可,可我学的是医,而且才上大一,刚学完人体经络,穴位还没能全部认齐呢!”

  “……”

  不错,林昊那看似肓目又杂乱的疾点,确实是在点穴,而且点的通通都是死穴!

  百会穴,神庭穴,风池穴,人迎穴,膻穴,鸠尾穴,关元穴,极穴,曲骨穴……这些无一不是人体的致命死穴,只要遭受重击,更是无一不致人于死命。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物极必反,否极泰来!

  旦凡事都有正有反,例如毒药一样,有的时候可以杀人,有的时候却可以救命。死穴也是一样,点的重了,会让人猝死。力道尺寸拿捏恰当,却有着定气保命,甚至起死回生的作用。

  在吴若蓝拿来林昊的背包之时,他已经将孕妇身上的死穴几乎全都点了个遍,接过背包之后,他立即拿出里面的针盒,掏出银针一根接一根的扎到孕妇的身上,无一例外,扎的全部都是死穴!

  “哎,哎,你看那个家伙!”

  “咦,他又要干嘛?”

  “草,这个杂碎……”

  “麻辣隔壁的,人和人怎么区别这么大。”

  “是啊,人家在救人,他却要行凶!”

  “喂,小心,小心!”

  正在林昊施针对孕妇急救的时候,围观的人群又嘴八舌的叫起来了,原来那个酒驾男爬起来后,竟然又抡起方向锁冲上来了,双紧握着方向锁的柄端,以一个击打棒球的姿势朝林昊的后脑狠狠砸去。

  林昊的全部心神仿佛都集在孕妇的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后方的情况。眼看着精钢所铸的方向锁就要砸到他的脑袋上了,眼看他就要被砸得头破血流的倒地了……

  然而就是这千钧一发间,林昊的头突地低了一下。

  神奇的是,这仿佛极不经意的一低头,正好不偏不倚的就避开了酒驾男的一击。

  酒驾男却因为用力过猛,原地转了一圈,只是当他刚站稳,还想要继续出的时候,林昊握在里的银针已经极为迅速的在他的身上连扎了好几下!

  对于个酒驾男,林昊真是烦了,怒了,并不喜欢杀生的他终于动了杀念,他要叫这样的人渣尝尝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酒驾男只觉得胸腹间突然传来几点刺痛,仿佛被几只蜜蜂蜇了似的,然后便感觉天旋地转,人便支撑不住,晃晃悠悠的倒在地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已经倒地不起了!

  林昊的动作很快,人们只看到他低了低头,好像还转了一下身,又好像没有,然后再定睛看,却又见他仍在给那孕妇施针,仿佛压根儿就没动弹过似的,众人无不以为自己眼花了,再看那倒在地上的酒驾男,以为他是喝醉了自己站不稳所以摔倒,心里无不幸灾乐祸:活该,都成这熊样了,还想逞凶?真是死不足惜!

  “我不管什么塞不塞车,你们就是跑,也得给我跑过来。”正在那边打电话的妖冶女见酒醉男突然摔倒,也顾不上再咯嗦了,冲电话里吼了一句,这就急急的扑上前来,“梁少,梁少!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林昊则是不理不看,心无旁骛的继续给那孕妇施针,当最后一根针扎进孕妇的身体之际,这就伏下身来倾听她的气息,发现她的呼吸与心跳已经变得平稳,胎儿的心音也在渐渐恢复,意识也开始清醒了,感激的看着林昊,张嘴想要说什么!

  “不要说话,躺着好好休息!”林昊忙冲她摆摆,匆匆的说完一句,这就将她交给那个年妇女,自己赶紧的来到年男人身前,这男人也同样受伤不轻,满面血污,昏迷不醒,呼吸十分困难,生命体征正在不停下降。

  林昊仔细的查朝过后,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因为这明显撞击之时,安全气囊弹出之前,胸部与方向盘剧烈撞击,引起胸腔组织出血,发生血胸,于是忙问一旁正足无措的女交警:“救护车什么时候能到?”

  女交警连连摇头,指着四面八方都堵得严严实实的车辆道:“救护车已经路上了,可是现在堵成这样,就算赶到也进不来。”

  林昊没好气的喝骂道:“那你还愣着干嘛?你在这儿能帮上忙吗?”

  “我……”女交警被喝斥得脸红耳赤,竟然喃喃的问:“那我该做什么?”

  林昊终于不耐烦了,大声提醒道:“你是交警,交警,交警!!!!”

  女交警这才彻底明白过来,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指挥交通,只有将路面疏通了,救护车才能进来,这些垂危的伤患才能真正的获救,于是赶紧飞奔到路口心的站台上,吹响了挂在胸前的口哨,指挥起交通。

  林昊没有理她,而是急急的对那个年妇女道:“你丈夫的伤势很重,胸腔在出血,而且已经造成血胸,很快就要不行了,等不到救护车来的。”

  年妇女已经六神无主,“那该怎么办,那该怎么办?”

  林昊道:“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止血,然后把他胸腔的积血引流出来,那样他才能呼吸,才能保住性命,虽然现在的条件不允许,但我可以勉强试一试,不过会有些冒险,你愿意赌吗?”

  年妇女眼见着溃死的儿媳妇在他化险为夷,已经将林昊视若救苦救难的如来神佛,忙一个劲儿的点头道:“我相信你,我赌,我赌!”

  林昊冲她点点头,赶紧的对吴若蓝道:“咱们车上有滴管,葡萄糖水,针筒,医用胶布,你通通给我取一样来。”

  吴若蓝急忙飞奔而去,林昊则已经伸粗暴的一把撕开年男人身上的衬衣,然后打开针盒,掏出了长约寸的银针,缓缓的往年男人的胸部扎去。

  “我去,这么长的针!”

  “这是扎哪儿,心脏吗?”

  “天啊,扎这么深!”

  “行不行啊,会不会没死被扎死了!”

  “靠,这家伙太生猛了!”

  “是啊,我也服了!”

  “哎,他干嘛戴着帽子呢,摘下来摆个造型让我拍个照啊!”

  “……”

  周围质疑声不停响起,林昊则是充耳不闻,一根针接一根针的扎入年男人的胸腔,回为他要把怀疑出血的部位包围起来,达到止血的目的。

  不过,这个出血部位藏在密闭的胸腔里面,看不见摸不着,只能根据经验来判断,有限的时间里,判断万一出错,那这个年男人就死定了。

  最后一根银针扎进去的时候,林昊急忙探一下他的脉博,一阵之后眉头终于舒展开来,按照脉博来判断,古堡里那些变态研究出来肓点止血法好像凑效了。

  这个时候,吴若蓝已经拿着一堆东西过来了!

  是的,救治到了这个时候,只是进行了一半,虽然止了血,可是胸腔仍被血液压迫着,没办法呼吸。只有将里面的血液引流出来,他才能真正的转危为安。

  林昊将一瓶500毫升的生理盐水和一只大号注射器递给吴若蓝:“快,把盐水抽掉一些!”

  吴若蓝虽然不知道他要干嘛,但还是赶紧开始抽吸着针水。

  林昊则急忙拆开两条滴管,拔掉前面扎血管用的针与细管,然后将两条滴管串联在一起,形成一条两头带尖的长管子。

  林昊将管子的一端扎扎进吴若蓝已经抽了一半的盐水瓶之后,紧接着,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他竟然拿着管子另一头的尖端,狠狠的一把插进了年男人的胸膛。

  围观的人群见状,无不尖声大叫起来!

  我滴啷个亲娘呀,这到底是救人,还是杀人啊!!!#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