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除了爆,安了良,又被严伯一家人感激了一通之后。林昊带着八妖返回诊所,不过他并没有忘记提醒梁大牛将扔在路边的只鸡一起拎回去。回到诊所之后,林昊便忙碌起来,不是忙别的,而是忙着杀鸡,原本并不是很饿的他打了一场架之后,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诊所虽然没开伙,但不缺刀具也不缺柴火,在众人八脚的忙活下,只鸡很快就架在火上烤了起来。烤出了油之后,林昊又把一直在药蛊里研磨的药酒到了鸡肉上,仅一会儿,香气四溢,诱人食指大动。鸡烤好之后,晚上并没有吃饱的八人便迫不及待的撕扯起鸡肉。严东扯到了一只鸡腿,这就吸吸呼呼的撕咬起来,只是吃着吃着,他却突地惨叫一声,捂着肚子蹲到一旁连连呕吐起来。“我靠!”范剑见状立即扔了的鸡翅大叫道:“这鸡有毒,黑面神放了毒!”黑面神……不,林昊被气得不行,他往鸡肉上面放的明明是茴香,八角,陈皮,花椒,桂皮等等研磨成细粉的药香料,哪会有什么毒,所以听见范剑的瞎叫唤就气不打一出来,劈头盖脑的赏了他一顿暴粟,这才去查看严东。仔细的瞧过之后,又把了脉,林昊恍然,这是戒断综合症开始出现了!赶紧和梁大牛一起将他弄进帐篷,给他针灸,挂上对症治疗的药物与能量合剂,很快严东的情况就平稳了下来。然而,严东的戒断症状,仿佛会传染一般,随着夜越来越深,出现状况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人感觉恶心,有的人感觉全身疼痛,有的人腹泻,有的人抽搐……林昊与吴若蓝忙完了这头,忙那头,一直到凌晨四点多,这才勉强消停了下来。不过两人没敢掉以轻心,打发走了梁大牛之后,这就双双蹲坐在后院门坎前守着院的八个帐篷,以防又出现突发状况。“呃,呃,呃!”正在林昊摇头晃脑地打磕睡的时候,一阵奇怪的声音把他吵醒了,扭头看看,只见龟池里,那只野生的公龟骑到了一只母龟背后,一边耸动着身体,一边还张着嘴发出嗷嗷的怪叫。这家伙,更半夜的整这事儿,还让不让人好好打瞌睡了?林昊没好气的暗里嘟哝,可是再想想又表示理解,深更半夜不整,啥时候整呢?白天好意思吗?看了一阵之后,林昊感觉没意思,因为龟就是龟,不是人,连姿势都不会换,始终就是后背式,叫声也很单一。扭转头看看,发现吴若蓝竟然痴痴地看着两只正在深入交流的金钱龟,忍不住问道:“姐姐,好看吗?”“好看啊,我是第一次看,以前都没……”吴若蓝下意识的回答,话还没说完,脸已经刷地红了起来,赶紧的回过头,不敢再看,也不敢再吱声。偷窥被逮了个正着,还说好看,实在太丢脸了啊!林昊喜欢她这欲说还羞的模样,实在太可爱太有趣也太让人心动了,于是故意的道:“姐姐,你看那只公龟,好有力,好生猛啊!”吴若蓝听得更是脸红耳赤,可是又以忍不住答腔道:“那可不,这是野生的公龟,战斗力自然非比寻常,要不然你以为严伯傻啊,会花六十万跟你买。”林昊又问道:“那它们现在开始那啥了,咱们是不是很快就可以看到小金龟,然后就有钱进账了。”吴若蓝摇头道:“哪能那么快,我上网查过了,虽然这个时候正是它们交配产蛋的季节,但就算产了蛋,也需要两个月时间来孵化。所以最快最快,你也得两个月后才能见到小金龟,见到钱!”“两个月而已,咱们又不是等不起。”林昊说着,转头看向那只正在忙活的公龟,很猥琐的笑道:“兄弟,加把劲儿,今晚多宠幸几个,以后是吃饭还是吃粥都看你了!”吴若蓝:“……”又过了半响,吴若蓝想起一事,不由问道:“林昊,咱们现在是……不打算把这只龟放回山里去了吗?”林昊被问着了,挠头道:“这个……”吴若蓝道:“你当初不是答应了我,说要把它放回去的吗?”放回去?几十万的东西放回山里去?你傻啊你!再有爱心也不能拿真金白银来糟蹋啊!林昊心里虽然这样想,嘴上可不敢这样说,而是道:“放啊,谁说不放了。”吴若蓝道:“可是我看你好像没打算让它回去的意思啊!”林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道:“姐姐,你看哈,咱们冒着生命危险把它从毒蛇的嘴里救下它,又辛辛苦苦的把它从山里带回来,然后又费尽心力的救活它。现在咱们又不是要把它杀了吃肉,只是让它出出力而已,这不应该吗?做人要知恩图报,做龟也是一样,是这个道理吧?”吴若蓝道:“可是……”林昊不等她把话说完又道:“再说了,现在我们给它找了这么多老婆,让它传宗接代,它高兴还来不及呢!它要是能说话,这会儿听到你说让它回去,一准会冲你大叫,我不要回去,我绝不回去,打死我也不回去!”他的话音一落,那只公龟的叫声果然更大了,仿佛真的在抗议一般。吴若蓝哭笑不得,又道:“可是……”林昊又打断她,指着那只公龟道:“姐姐,你看它现在多快活,别说是它,换了我也不回山里去呢!”吴若蓝:“……”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没有怎么睡的林昊早早的就拿着藤条将八妖从帐篷里赶出来,让他们草草的洗漱,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将已经空了的水桶踢给他们,金钱龟们进入了交配产蛋期,需要更多的营养。看着黑面神又恢复了凶神恶煞的模样,八妖昨晚对他涌起的那丁点好感瞬间烟消云散,可是看着他不停挥舞的藤条,想起这厮昨晚将那些人当沙包一样打的狠毒劲儿,终于还是老老实实的扛起锄头去挖蚯蚓。林昊叫来了梁大牛监督他们后,自己就躲进房间里呼呼大睡,反正也没有什么病号!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林昊听到耳边传来吴若蓝的声音:“林昊,起来,快起来了!”林昊在她进房间的时候就醒了,作为一从孩童时期就被当作杀来培养的人而言,时刻都是警惕的,睡觉也不会太沉,否则最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可能不知道。林昊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后,这就问道:“开饭了吗?”吴若蓝没好气的道:“哪有那么早,现在才十点多!”林昊道:“那是有病人来了?”吴若蓝又摇头,“没有!”“那你吵我干嘛呀?人家睡得正香呢!”林昊不满的嘟哝一句,然后又很猥琐的张道:“姐姐昨晚也没睡好,来,咱们一起好好补觉吧!”“讨厌!”吴若蓝脸色大红,嗔骂着拍了一下他,“赶紧起来,有人找你!”林昊纳闷的道:“谁找我?”吴若蓝道:“警察!”林昊被轻吓了一跳,赶紧一咕噜的从床上翻了起来。跟着吴若蓝走出去后,更是被吓得不轻,因为诊所的院外,停了数辆警车,院子里站了十几个警察,而诊所里面,严伯与吴仁耀正陪着一个年约十岁出头的警官在说话。看见林昊出来,人就站了起来,严伯给那警官介绍道:“沈局,这就是林昊林医生!”沈局见了林昊,神色有些激动的走上前来,握着他的道:“林医生,你好!”林昊并没有和别人握的习惯,因为以前跟他握的人几乎每一个都想捏碎他的骨,所以他强忍着要用力的冲动,敷衍的应付了一下就抽回道:“你好,请问你是!?”沈局道:“我是明珠区分局的副局长沈荆彬!”神经兵?好奇怪的名字啊!林昊暗里嘟哝一句,问道:“沈局长来找我,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吗?”沈荆彬摇头道:“是,也可以说不是!”林昊听得有点挠头,那到底是还是不是呢?沈荆彬看了看严伯与吴仁耀,见两人并不能领会自己的意思,只好道:“吴医生,严伯,你们能不能回避一下,我有些话要跟林医生说。”严伯与吴仁耀互顾一眼,这就识相的退了出去。见人都走了之后,沈荆彬才道出来意:“林医生,我这次来除了是行式上的跟你录一下口供之外,更重要的是来感谢你!”林昊疑惑的道:“感谢我?”沈荆彬提醒道:“前天,在明珠区虹湾十字路口,宝马车里的一对年夫妇与一个孕妇。”林昊道:“你是……那个孕妇的老公?”沈荆彬汗了一下,“那是我妹妹沈静,年夫妇是我的爸妈!”林昊恍然,这是来答谢的,可是看看他身上,笔挺的警服下并没有长方形的钞票痕迹,周围也没有礼品什么的东西,心里有些失望,只能故作云淡风轻的道:“哦,哦,举之劳,小事而已!”沈荆彬忙摇头道:“不,这不是小事,我爸还有我妹妹的主治医生说了,幸亏当时现场的急救医生处置得十分得当,要不然绝对是两尸命。”林昊听了这话,心里更有点气,既然知道是救命之恩,那你还好意思空着来?沈荆彬道:“这一次,我妹夫原本也要跟着一起来的,可是他的身份有些敏感,加上我又是以公务的名义,所以没能同行,但我爸交待了,见了你之后,一定要给你磕头。因为没有你,我已经没有个亲人了!”林昊正想说磕什么头啊,搞那套虚的干嘛,我的要求很低的,你直接给我个五千就可以了。谁知道话正犹豫着要不要说呢,沈荆彬双膝一弯往地上跪去……#欢迎加入村医群路过围观打酱油,群号是:460825

  下载器!!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