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的天气,就像女人的心情,说变就变。从林昊等人上山回来后的第二天起,台风暴雨连连,足足有一个星期都未曾消停,八人搭在后院的帐篷也被迫撤进了诊所内。直到第八天,天空才终于彻底的放晴,隐忍了好几天的八人也终于按捺不住,强烈的要求上山。这一次,林昊无疑是摁不住了,不过他也不想要摁,因为自从来了诊所之后,一直没有什么病人,除了被他逮着或遇上的几个之外,只是零零星星的来了几个感冒发烧。这与他从前的忙碌生活简直是天差地别。尤其是这一个星期暴风雨的缘故,更是一个上门的病人也没有,林昊整天将八妖虐来虐去,也虐得烦了,巴不得出去活动一下要生锈的筋骨。做足了准备工作之后,十一人的队伍再次上山。尽管天已经彻底放晴,但山上还没彻底干燥,到处都有雨水积滞的痕迹,所以众人这一路走得更不顺利。不过纵然是不顺,林昊也没忘记采挖草药。而梁大牛这个山之王收获就更丰,这个泥潭里挖挖那堆积水里摸摸,或者斑鱼或者塘虱或者田鸡,不停的被他扔进箩筐!费了很长的时间,众人终于抵达那条架了独木桥的无名河。只是往河上看一眼,众人都傻住了,河上的独木桥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只余一根直直的绳子孤零零的横在河上,河水也比之前更为混浊汹涌许多,将原来的河岸都淹没了,河间那块大石只是时隐时现的露出一点顶尖。严东问道:“桥呢?哪去了?”一上山就变得特别精明的梁大牛回答道:“不在河上,自然就是被水冲走了!”众人无语,严东也感觉自己问得白痴,悻悻的闭了嘴!林昊征询众人的意见:“要过去吗?”大家齐齐点头,既然来了,肯定要过去的,那边才有宝贝啊!林昊这就从后背的箩筐取出严东买的充气式小型橡皮艇,然后用便携的充气筒开始充气。橡皮艇充满充实之后,林昊又确定了那条拴在河上的绳子依然结实,这才与吴若蓝先后在腰间系上安全带,然后双双坐上了橡皮艇,从那条绳子上借力渡河。橡皮艇的质量不错,那条绳子也很结实,所以虽然很艰难,但两人还是平安的到达了对岸。接着,男女或者男男两人各一组,先后借着橡皮艇渡河。只是当众人全都过了河,要穿过竹林前往乌古潭的时候,众人又一次滞步不前了,因为一入竹林,便是齐膝的水。这里的水都积得这么高,乌古潭岸边的那片沙地肯定是被水完全淹没了。如此情景,野人参是不用想了,金钱龟蛋也绝对不用指望,全都被淹了啊!看着面前的一片汪洋,众人心里多少有点埋怨林昊,因为一个星期前这里肯定没有被淹,那个时候上山,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望洋兴叹的。只是埋怨的话,他们又说不出来,因为他们比谁都清楚,林昊这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不过就这样空着回去,众人又实在不甘心,严东便问梁大牛,“大牛,还有别的什么好整不?”梁大牛道:“现在这样,只能弄点鱼虾回去咯。”严东指着他后面的箩筐道:“你不是弄了半筐了吗?”梁大牛伸指了指那条河,“我是说那里面的。”众人终于来了点兴趣,林昊忙问道:“怎么弄?”梁大牛得意的一笑,解下自己的箩筐道:“幸亏我已经料到会是这样,早就有了准备!”众人抬眼看看,发现他的箩筐里装了两张渔网,一张是抛投式的,一张是横拦式的。接着,梁大牛与林昊还有严东仨人撑着橡皮艇穿过竹林,来到了已经分不清是岸还是潭的乌古潭上方,然后将那张横栏式的长鱼网投放进去。将鱼网安置好后,仨人又撑着橡皮艇出来,开始在那条河上用那张抛投式渔网捕鱼。对于这种上山下河式的活计,脑子不灵光的梁大牛要敢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的。只见他一抓着渔网的绳结,一抓着渔网的顶端,沉肩,旋腰,甩……“喳”的一声轻响,渔网便散在空开了一朵花,扎进河里。让渔网沉下去一会儿后,梁大牛便将渔网收了回来,一些在混浊的河水挣扎的鱼虾便落到了网。众人兴奋的叫了起来,纷纷凑上前去,八脚的将鱼虾收入箩筐之。如此忙活了两个小时后,箩筐已经装了有二十斤的小鱼小虾,林昊见梁大牛有点累了,自己和别的人又不会甩渔网,便提议去乌古潭上将那张网收起来。仍是像刚才一样,人撑着橡皮艇穿过浸水的竹林进去,将渔网收上来。让众人欢喜的是,网除了满是一两指大的镰刀鱼外,竟然还有一只龟,可是将龟解下来认真看的时候,众人却很失望,因为这明显不是金钱龟,它的背是扁平的,没有典型的川字纹,头像鹰嘴又像鹦鹉嘴,尾巴又长又细,而且非常的凶猛,被抓住后还不停的挣扎,眦牙咧嘴的要咬人!众人问半专家似的吴若蓝,“这是什么龟?”吴若蓝摇头道:“我只知道金钱龟,别的都不知道。”让人有些意外的是,严素竟然道:“这叫鹰嘴龟,也叫龙尾龟,肉的味道极鲜美,细腻且无异味,是高蛋白、高氨基酸、低脂肪、低胆固醇、低热量食品,有滋补保健作用。其肉、血、卵、胆、龟板均可入药,可补阴壮阳、治阴冷、阳痿、子宫脱垂、赤白带下、不育、遗精滑精、脱肛、遗尿、白血病、血小板减少、神经衰弱等诸症。”梁大牛欣喜的道:“这么说今天咱们又有汤喝了?”严格格点头道:“对,特别适合某人喝!”某人,自然指的是一个星期前遗那啥的黑面神。果然,某人听了这话后,脸变得更黑了!严素却道:“不要煲汤,我要养着它!”见她如此强烈要求,众人没有异议,反正他们多半都不遗那啥。回去的时候,梁大牛问林昊,“林大夫,下午我可不可以不去诊所!”林昊道:“为什么?”梁大牛道:“我家的玉米成熟了,要回家收玉米!”林昊点头,指了指八妖道:“可以,让他们八个也跟去帮忙!”八人互顾一眼,没有人说话,心里却道:让我们去收玉米?让我们去吃玉米还差不多!梁大牛则很高兴,“那太好了,有这么多人帮忙,一两天就能全部搞掂的。”也许是有了帮,回去的一路上,梁大牛显得很兴奋,不停的说他家的猪怎样怎样,鹅怎样怎样,鸡又怎样怎样,见别人没什么兴趣搭理他,索性自顾自的大声唱起来:“万,吐,死瑞,佛,康忙北鼻,来次够,夏天夏天悄悄过去,开着拖拉,掰玉米,掰玉米,活活儿累死你,就在就在睡觉的梦里妈妈叫醒你,去地里,去地里,继续掰玉米……”在众人啼笑皆非的时候,吴若蓝却注意到走在后面的林昊的兴致并不高,眉头始终紧皱着,仿佛忧心着什么事情似的,不由问道:“林昊,你怎么了?因为找不到金钱龟蛋不开心吗?”林昊摇头,“我只是有些担心!”走在他后面的严素竟然也跟着道:“我也有点担心!”林昊不解的问:“你又担心什么?”严素道:“你担心什么,我就担心什么!”吴若蓝听得有些蹙眉,你们什么时候变得一条心了!严素见林昊一副无语的表情,便接着道:“如果我说了,你以后别动不动就对我们那么凶,我们的毒已经戒了,不要再像对犯人那样对待我们!”严格格帮腔道:“对,我们现在是正常人了!”范剑严东一等立即就很有默契的叫起来,“我们要人权!我们要人权!”林昊失笑,对严素道:“好,你说!”严素道:“在乌古潭里打捞出了鹰嘴龟,你担心那些龟蛋并不仅仅是金钱龟的蛋,有可能是鹰嘴龟的,又或者是别的什么龟种!”林昊愣住了,看着严素半响回不过神了,因为这无疑就是他所担心的。一看他这表情,众人便知道严素猜对了,无不鬼哭狼嚎似的大呼小叫起来,在林昊面前,他们占上风的几率就像国家足球队在世界杯出线一样的。“不过你没必要太过担心!”在众人终于静下来的时候,严素指着自己装在网兜里的鹰嘴龟道:“这个鹰嘴龟已经是成年龟,可是体积只有这么一点大,体重也不超过半斤,所以它真要产蛋的话,体积应该要比金钱龟蛋小一倍不只,虽然不是绝对,但按照理论来说应该是这样的。”林昊汗道:“你也成专家了?”“这些天一直闲着,就多了解学习了一下罢了!”严素难得一次说那么多话,而且有点收不住的样子,“难得大家都在,我想跟你们说个事情!”林昊道:“你说吧!”严素道:“还有小半个月,我们就要离开诊所了,我不知道你们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但我已经有打算了!”范莹问道:“素姐,你有什么打算?”严素道:“我打算学严伯他们一样,养龟!”众人睁大眼睛:“啊!!?”严素依然平静的道:“而且这一辈子,我就做这一件事情了!”#亲们阅读的时候如果出现“**”的字样,那是因为关键字被屏蔽,用下载“书旗小说”客户端,可避逸出现这样的情况。

  下载器!!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