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这就是出了交通事故!”黑雄只是傻了一下就迅速反应过来,高声叫道:“交警同志,我们的人被他们撞了,他们撞了人之后,还行凶打人!”阿丙一等下立即跟着乱八糟的叫起来。“对,我们可以作证!”“警察同志,被撞伤的人还在这儿呢!”“你们看,你们看,被撞得多惨啊,两条腿都断了!”“……”听着乱八糟的叫声,女交警好看的秀眉蹙了起来。黑雄便拉着阿丙,赶紧的上前来诉说经过。吴仁耀见状生怕吃亏,赶紧的也上前说理。女交警被这乱轰轰的场面弄得有些发晕,娇喝道:“通通都给我闭嘴,来人,赶紧现场取证,把伤者送往医院!”林昊见她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处理事故现场,不由“咦”了一声。女交警见下已经忙碌开来,暂时没她什么事,这就转过身来问道:“你咦什么?”林昊笑道:“这次见你和上次见你,感觉很大不同啊!”女交警疑惑的道:“有什么不同?”林昊道:“上次见你忙脚乱的,这次却是有条不紊呢!”女交警脸上微红一下,左右看没人注意她,这就低声解释道:“那要看什么情况啊,人命关天的时候,我哪还能淡定得下来。”林昊点头,“那是,你又没有蛋!”女交警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林昊道:“没什么!”女交警还想跟林昊再聊几句,可又觉得不妥,因为这会儿自己是不能跟事故当事人家属闲聊的,所以只能走了开去。交警现场取证完毕之后,林昊的x6被暂扣,被撞的伤者送往区人民医院,吴仁耀一等也跟着转移到医院。…………区人民医院,急诊科外面的长走廊。伤者已经被送进去做检查与及处理,交警分别在给吴仁耀与阿丙等人做笔录。女交警这个时候已经基本了解了情况,秀眉蹙得紧紧的,显然是在想着该怎么处理这起不算交通事故的交通事故。正在这个时候,林昊走上前来,问道:“哎,你叫什么名字?”女交警有些紧张的退后一步道:“哎,你别靠那么近,我当值呢!一会儿那边的人认为我是你的熟人,我下判决的时候,他们会不服的。”林昊失笑道:“你禀公办理就好了,理别人怎么说呢!”女交警听得愣了下,随后竟然点头道:“对啊,我只要问心无愧,管别人怎么说呢!”林昊忍不住又笑了,这女交警萌萌的,很好玩呢!于是又问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叫什么名字了吧?”“嗯!”女交警有那么点不好意思的道:“我叫苏非!”“哦!”林昊下意识道:“我叫马索!”苏非睁大眼睛道:“什么?”林昊忙更正道:“说错了,我叫林昊!”苏非正色道:“林昊,你好,上次的事情谢谢你了!”林昊道:“谢我干嘛?”苏非道:“上次要不是你刚好在,对伤患又救治得及时,肯定要出几条人命的,我恐怕就会背上指挥不当的责任。”“你想多了,有责任也是那梁什么的责任,他是醉酒驾驶!”林昊笑了笑,有些好奇的问:“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准备怎么感谢我?”苏非问道:“你想我怎么感谢你!”林昊道:“以身相许好不好?”“啊?”苏非一脸的吃惊,摇头道:“那怎么行!”这样的回答,让林昊忍不住又笑了,这女交警真不是一般的萌啊!苏非想了想道:“下班之后,我可以请你吃饭,不过现在,我会公事公办的!”林昊笑容不绝的道:“你还真是公私分明呢!”苏非语气有些弱弱的道:“那个……林昊,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笑!?”林昊疑惑的道:“为什么?”苏非张嘴,最终却没把话说出来,难道她好意思说:你笑得我心慌慌的!侧边的吴若蓝见两人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猜想这很可能是林昊为了给父亲争取有利的条件,故意跟那女交警套近乎,可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不多久,口供终于录完了,一个女医生也从里面走出来了。黑雄见状便凑上去,佯装紧张的问道:“医生,医生,我兄弟怎么样了?”女医生原本是想摘下口罩的,可是看见这个家伙凑得极前,一口烟牙又黄又黑,生怕被熏着,所以不但没摘口罩,反倒微退一步道:“他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两条腿断了,必须赶紧术!你是家属是吧,单子给你,赶紧交费去!”黑雄听见这话,没有去接单子,也没有像别的家属那样呜呼哀嚎,反倒像是了五百万大奖似的,再一次哈哈大笑起来,转过头对林昊道:“你听到没有,听到没有,我兄弟的两条腿断了,两条腿断了!你这次要赔大钱了!你完了大蛋了!”女医生:“……”林昊直接骂道:“神经病!”黑雄恃着有警察在场,怒声问道:“你说什么?”林昊再次重复道:“我说你是神经病!”黑雄立即指着苏非等人撒泼似的叫道:“你们听到了,他在侮辱我,他在侮辱我!你们是警察,你们就不管管吗?”苏非道:“我再重申一下,我们是交警,刑事案件不在职责范围之内。”黑雄却振振有词的道:“交警也是警,当官不为民作主,你们还是回家卖红薯吧!”苏非觉得这话多少有些道理,于是对林昊道:“林昊,请你好好说话!”林昊点点头道:“哦!”那头拿着催费单子的女医生问道:“哎,你们到底谁去交钱?”黑雄伸一指吴仁耀,“人是他撞的,自然由他去交钱。”吴仁耀自认倒霉的叹口气,伸就要去接女医生的单子去缴费。林昊见状却一把压下他的,“大叔,你别去交,这事责任不归你,你不必给他们出医疗费。”吴仁耀苦笑,他当然不想去交钱,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不交能行吗?黑雄听见他们这样说,又一次冲苏非等人叫了起来:“你们看,你们看,他们想耍赖!”“嚷嚷什么?这里是医院!”苏非清喝一句,这才道:“他们确实可以不必垫付医疗费用。”黑雄傻眼了,呆了半响后又嚷嚷起来:“你偏袒他们,刚才我就看见你跟这小子眉来眼去勾勾搭搭,显然有奸情……最少是认识的。所以我不服,我要投诉你!”苏非缓缓的道:“根据交通安全法第十五条规定,在交通事故受伤人员抢救,肇事车辆参加动车第者责任强制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支付抢救费用;抢救费用超过责任限额的,未参加动车第者责任强制保险或者肇事后逃逸的,由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先行垫付部分或者全部抢救费用,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所以你家属的这个医疗费只能由保险公司又或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先行垫付,在事故责任出来之前,另一方没有必要垫付任何费用!”黑雄:“你……”苏非理也不理他,继续道:“另外,我叫苏非,明珠区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警号v58,你对我的工作有任何不满,都可以向我的上级投诉。”“我……”黑雄道:“我要求换一个领导来处理这起交通事故!”林昊跟着出声道:“我也同意他的建议,我要求换一个领导来处理这个案子!”这下,苏非被不识好歹的家伙给气着了,这虽然不是一起单纯的交通事故,可所有的证据都对林昊这边不利,弄来弄去,最终林昊这边也避免不了要赔钱,她正想利用的职权给林昊争取个最低赔偿价呢!林昊看见苏非被气的不行,平静的解释道:“苏队长,这不是一起交通事故,这是一起刑事案件,我们被讹诈了,你们管不了的,所以我要求刑警介入调查!”这,无疑是瞎折腾,因为就算刑警介入,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可是林昊这样强烈要求,苏非只好拿起对讲准备接总部!林昊见状则道:“苏队长,你不用通知了,刚才我已经另外报了一次警!”…………警察,很快就来了。这次来的不再是交警,是刑警。也不是辖区派出所的,是区分局的。尤为让人吃惊的是,带队的还不是普通刑警,而是区分局的局长沈荆彬。看到他,林昊很是意外,不解的问道:“沈局,你怎么来了?我报的好像只是一般110吧!”沈荆彬淡笑道:“可你是不是忘了,那辆车是我妹妹送给你的,登记续是我亲自去办的,这个车出了什么事,我自然会第一时间知道!”黑雄看到沈荆彬,比林昊更加的意外,一看他还跟林昊认识,意识到自己撞了铁板,忙一个劲儿的往小弟身后躲。“黑雄!”沈荆彬冷喝一声,“躲什么,我一眼就看见你了!”黑雄无奈的走出来,讪笑道:“沈局,你好!”沈荆彬道:“我确实挺好的,不过你好像不太好了!”黑雄忙道:“这次不关我的事,我没有作奸犯科,是他们把我的兄弟给撞了!”沈荆彬道:“真的只是这样吗?”“是这样的,真的是这样!”黑雄扬起道:“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省省吧!”沈荆彬黑着脸道:“发誓要是能灵验的话,你早死一百次不止了!”黑雄讪讪的道:“这次我真没……”“闭嘴!”沈荆彬冷喝一句,这才问道:“谁是当事人,给我说说情况!”黑雄忙举道:“我来说,我来说!”沈荆彬喝问道:“你是事故当事人吗?”黑雄愣了一下,摇头道:“我不是,但被撞的是我的兄弟,他的两条腿……”沈荆彬道:“当时你在现场?”黑雄摇头道:“我不在,可是……”沈荆彬沉声喝道:“既然你不是当事人,也不在场,那你再多一句嘴,我就先告你一个防碍执行公务罪!”黑雄终于识相的闭嘴,什么都不敢说了。吴仁耀凑上去道:“警官同志,我是事故当事人,车是我开的!”沈荆彬虽然没见过吴仁耀,但也知道他是吴若蓝的父亲,林昊正在为他工作,神色微便有些缓和的道:“那你说说吧!”吴仁耀这就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他还说完呢,黑雄已经悄悄推了阿丙一把。阿丙会意,趁着间隙向前道:“沈局,我也是事故当事人,我当时在现场。被撞伤的是我的同伴。我看见他把我的兄弟撞倒的。”沈荆彬道:“那你也说说!”阿丙也把事情说了一遍……#妙小村医群:460825#####

  下载器!!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