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石天走到村岔路口的时候,面前是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去村口常喝酒的饭馆,另一边是去村尾的吴仁耀诊所。

  想到饭馆里客家纯酿的香味,肚里的酒虫便蠢蠢欲动,脚步也几乎下意识的往村口走去。

  苏龙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他,时不时还在路边拾捡着什么东西装进手中的红色塑料袋里,见他往村口走去,立即就要转身往家里跑,显然是要去告诉苏晴,林石天又跑去喝酒了。

  林石天见状大急,今时的苏晴可不比往日,以前别说自己喝酒,就是把家里最后一样值钱的东西拿去换酒喝,她都不会说什么,可现在自己要敢再去喝酒的话,她可能真的会跟自己离婚的,于是就忙冲苏龙喊道:“小龙,你去哪儿,回来!”

  苏龙疑惑的问道:“姑父不是要去喝酒吗?”

  林石天脸色微窘一下,眼珠子转了转后道:“那个……小龙,姑父跟你商量个事情!”

  苏龙道:“什么事情?”

  林石天道:“一会儿到了村口,我给你买根棒棒糖!你不要告诉姑姑好吗?”

  苏龙听了眼睛亮了一下,可随即又疑惑的问道:“姑父你还有钱吗?”

  林石天吱唔着道:“我可以赊账的,怎么样,成交吗?”

  苏龙摇头道:“不!”

  林石天道:“那……我给你买个凯甲勇士!这总可以了吧?”

  苏龙的眼睛更亮,可是想了想后,还是摇头道:“不!”

  林石天疑惑的道:“为什么?”

  苏龙只是摇头,不说话。

  林石天垂眼看看,发现他手里提着个红色的塑料袋,不由就伸手拿了过来,里面装的是些瓶瓶罐罐,不由得疑问道:“小龙,你捡这些做什么?”

  苏龙低声的道:“家里没有吃的了,这些汽水瓶和易拉罐可以卖钱,我只要捡满一袋,能卖五六块钱的,今晚姑姑和弟弟就不用挨饿了!”

  林石天听了这话,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因为苏龙的懂事,也因为自己的窝囊,羞愧与感动,弄得他心里像是被刀子剜了般难受!

  好一阵,他才伸手轻抚一下苏龙的头道:“走,咱们找那个姓林的去。”

  苏龙道:“找医生叔叔吗?”

  林石天道:“嗯!就是他!”

  苏龙道:“那你去吧!我往这边走,这边多一点东西捡,那边没什么人,捡不到东西的。”

  林石天听说苏龙不跟自己去,心里有些忐忑,问道:“你就不怕我半道上拐小路跑去村口喝酒吗?”

  苏龙不再东张西望了,认真的看着林石天道:“我相信姑父的人品!”

  这话,弄得林石天又是一阵脸红耳赤,叩心自问的道:我现在还有人品吗?

  …………

  吴仁耀诊所。

  林昊和吴若蓝趁着天气好,将之前从山里采回来的草药再次进行晾晒,整理。

  正忙活的时候,外面来了一人,不过并没有立即走进来,而是犹犹豫豫的在外面徘徊。

  吴若蓝见了,这就要迎出去。林昊则低声道:“姐姐,别去!”

  吴若蓝疑惑不解的问:“为什么?”

  林昊继续切着草药,头也不抬的道:“反正就是别去!”

  吴若蓝犹豫一下,终于没有出去,继续翻晒着手里的草药。

  那人在外面徘徊好一阵之后,终于还是走了进来,然后清咳了一声。

  林昊则仍然装作没看到似的,继续忙活着,吴若蓝则没他那么好的演技,忙站起来道:“范主任,你来了!”

  这人,不是林石天,而是上午在村委会里斥责林昊多管闲事的那个村委副主任范强。

  想起这厮上午那可恶的嘴脸,林昊多少有点生气,所以见他来了,就故意先晾着他。

  范强冲吴若蓝点点头,然后神色有些不自在的道:“林医生!”

  林昊终于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抬起头道:“哦,是范主任,来视察工作?”

  范强仍死撑着点头道:“嗯,过来看看!”

  林昊平淡道:“那你随便看吧,我就不招呼你了!我得趁着有太阳,赶紧把这些草药给收拾一下。”

  听见他这样说,范强终于撑不住了,“不是的,林医生,我是来说过来让你看看!”

  “哦!”林昊仍然没有放下手里的活,只是道:“看病啊!”

  范强忙点头道:“是的,我上午听了你的话后,就没跟那些台省人吃饭,立即去医院做了检查!”

  林昊不动声色的问道:“检查的结果怎样呢?”

  范强道:“医生说我确实患了酒精性脂肪肝,而且已经变成了酒精性肝炎,必须得住院治疗。如果不住院治疗的话,很快就会变成酒精性肝硬化。”

  林昊仍然没有什么表情的道:“那你就住院治疗呗!”

  范强听了他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有些哭笑不得,可是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早上瞧不起人,还斥责他多管闲事呢?

  “那个……林医生,你一眼就看出我是酒精性脂肪肝,那证明你的医术不是一般的高明,这个病,你也能治的是不是?”

  “不错!”林昊道:“我确实能治!”

  范强忙道:“那你给我治好吗?”

  林昊故意的道:“你不觉得上医院比较保险吗?我这只是个小诊所,我也只是个小医生罢了!”

  范强摇头道:“不,林医生你年纪虽小,可是医术精湛,严伯的病,三叔公的病,通通都让你治好了。所以我比较信你。而且我也不想住院,那样太麻烦了!还是在村子里比较方便,也不耽误工作。”

  林昊道:“可是我这儿用的方子比较偏门,药也比较珍稀,这个治疗费用也比较……”

  范强忙道:“林医生,治疗费用你不用担心的,一分钱一分货嘛。要多少钱,你尽管说就是了。”

  林昊沉吟一下道:“你先进去坐一下吧,我切完这点草药就来。”

  范强连连点头道:“好,好!”

  看见他进去,吴若蓝也跟着走进去,给他沏上了茶,可是等了一阵之后,见林昊仍在外面忙个没完,这就走出来道:“林昊,你还瞎忙个什么劲儿,进去给范主任看病呀!”

  林昊不急不徐的道:“姐姐,这个范强有钱吗?”

  吴若蓝愣了下,然后点头道:“有啊,他比范统,比严伯更有钱,在村集体拥有的公司里占有不少股份的。不过他算是为富不仁那种,村里的公益事业,没捐过一分钱的。”

  林昊点头道:“行,我知道了。”

  吴若蓝见仍是不紧不慢的样子,这就推了他一把道:“好了,你别摆架子了,赶紧去给人家看病吧!”

  林昊只好放下刀,擦了擦手走进去。

  给范强号了脉,又做了体查之后,这才悠悠的道:“你这病,确实不轻了,肝脏不但肿大,而且有压痛,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真的会往肝硬化方向发展。到时再想治好,那就难了。”

  范强听得心里大急,忙问道:“林医生,那,那该怎么治呢?”

  林昊道:“首先一个,戒酒!”

  范强听了这话,脸上顿时出现了为难的表情,他不好赌,不好色,就好喝两口,而且可说是嗜酒如命,因为平时吃早餐的时候他都得就着酒的,“这个,这个……酒是我的命啊!”

  林昊问道:“范主任,到底是酒重要,还是命重要呢?”

  范强被问得一滞,“这……”

  林昊摊手道:“如果你戒不了酒的话,那治也是白搭。”

  范强痛定思痛,终于道:“好吧,我戒。”

  林昊问道:“真的能戒?”

  范强哭丧着脸道:“都已经这样了,不能戒也得戒啊,难道真的要酒不要命了吗?”

  林昊笑了起来,“那行,看在你有这么大决心的份上,给十万块吧。”

  范强睁大眼睛:“啊?”

  林昊道:“十万块,你这个肝炎,一个月内包给你治好。”

  “咝!”范强仿佛突然牙疼似的吸了一口凉气,喃喃的道:“这,这也太贵了一点吧!”

  林昊摊手道:“十万块,换一个健康的肝,我觉得不贵了,如果范主任嫌贵的话,可以上医院的,或许会便宜很多。”

  范强苦笑,商量着道:“能便宜一点吗?十万块,真的,真的……”

  林昊摇头道:“抱歉,范主任,我这儿不兴讨价还价的。不过这事也不急,你的肝一时半刻也不会硬化的,你可以回去考虑考虑再说。”

  范强被弄得不知道气好还是哭好,抠门如他,立即就想站起来拂袖走人,可是想到自己的肝,终于还是问道:“十万块,真的包给我治好?”

  林昊点头道:“当然!”

  范强道:“要是治不好呢?”

  林昊原本想说我倒贴你十万,可是一想自己也没有十万,这就伸手一指外面那辆X6,“要是治不好,我这个车给你,治疗费用分文不取。”

  范强衡量再三,终于拍板道:“好,十万就十万!”

  林昊笑道:“爽快!”

  范强道:“不过我有个要求!”

  林昊道:“你说说看!”

  精明又抠门的范强道:“我要治好后才给钱!”

  林昊没想到他会提这样的要求,上下打量他一眼后道:“范主任,你最后不会赖账吧?”

  范强有些恼的道:“我赖账?我范强会赖账?你去村里打听打听,我范强是那样的人吗?”

  林昊则摆手道:“口说无凭,咱们还是立字为据吧!”

  范强这下被气着了,喝问道:“你真的不信我?”#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