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着严素的路虎回去诊所的路上,吴若蓝一直盯着林昊在看!林昊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只好问道:“姐姐,你老看我干嘛?人家会害羞的!”吴若蓝翻着白眼道:“你小子蔫坏。”林昊疑惑的道:“我怎么坏了?”吴若蓝道:“那辆停得好好的奔驰车之所以会倒溜,会撞到你的车上,肯定是你干的!”林昊道:“冤枉啊,不是我干的。”吴若蓝道:“不错,不是你亲干的,是你指使别人干的。”林昊道:“这……姐姐,说话最好有证据啊!”吴若蓝道:“我怎么没证据?你这个家伙从来都不玩的,甚至好像很讨厌,可是刚才的时候,我却看到你玩了!”林昊道:“我心血来潮,突然又想玩玩不行吗?”吴若蓝冷哼道:“可是你玩过后不久,大牛和严素就来了,然后那辆车就倒溜了!”林昊道:“那又能证明什么呢?”吴若蓝道:“证明你给严素发了信息,让她把大牛赶紧载过来,因为只有大牛才有那么大力,才能推得动那辆挂了停车档拉了刹的奔驰车。”林昊摊道:“这只是你的推测,没有一点真凭实据!”吴若蓝道:“真凭实据?你敢把你和严素的拿给我看吗?”林昊这下终于扛不住了,“好吧,我承认,确实是我指使他们干的,可是姐姐你不觉得这样对付庞达那种流氓很爽吗?”吴若蓝愣了下,认真想了想后竟然点头道:“确实很爽!”林昊道:“那你又说我蔫坏!”吴若蓝道:“我只说你蔫坏,又没说我不爽!”林昊:“……”回到诊所的时候,时间是上午十一点钟了。因为半路杀出个庞达,已经耽误了这么多的时间,林昊便不再咯嗦,直接让林石天穿上专门为他准备的病号服,然后将他带进术室。尽管诊所的条件很有限,术室的配置也很简单,但林昊还是按照医院的制度,进行严格的常规备皮,消毒,铺巾!诊所没有麻醉师,林昊只能自己兼任了,他原本想用银针麻醉法的,可是最终选择了传统的西药麻醉:左侧肌间沟加腋路阻滞式麻醉。他现在的帝经功力太弱了,凝气于针的时间很有限,可这个是精细又复杂的术,时间明显会很长,万一术做了一半,银针的麻醉效果消失了,他难以分神出来再次进行麻醉的。“林石天,你紧张吗?”林昊常规给他开通静脉通道后,问一句道:“如果紧张的话,我可以催眠你,让你睡上一觉的,等你醒来,这个术应该就做完了!”“不用,我没有什么好紧张的!”林石天平静的回答道。“哦,为什么?”林昊有些好奇的道:“这个术,有一半的几率会让你的重新拿起画笔,但也有一半的几率会变得比之前更废。”林石天竟然笑了起来,“有这一半的成功几率,对我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看着他洒脱的笑容,林昊不能不承认,这个林石天确实有点不凡了,因为不每个病患都能如此坦然面对的。疾病和死亡,是人类最大的恐惧!接着,林石天反倒安慰林昊来,“林医生,你安心做术吧,不用管我的!我对你无条件的信任!成功了,我感激你一辈子。失败了,我也绝不怨你!”见他如此坦然淡定,林昊便什么都不再说了,找到他的左侧胸锁乳突肌,指向后滚到触到后斜角肌,确定肌间沟,这就拿来了已经装有麻药的号注射器,针头垂直刺入,感觉到穿破鞘膜后,便缓缓的将麻药注入。接着,又进行腋路阻滞式麻醉,先找到腋窝动脉最高点,号针头刺入,进针约1厘米左右,针尾就开始跳动,这无疑是抵达动静脉的信号,于是再向前刺入,回抽后确定没有血,证明已经穿过了动静脉,这就放心的给药。看见他动作熟练与利索的进行麻醉,吴若蓝很是惊讶,因为类似于这种上肢臂丛神经阻滞式麻醉,必须得几年资质以上的专业麻醉师才能进行操作的,而一般的门诊医生,连门坎都摸不到。麻醉结束后,必须得等麻醉效果出来,林昊见吴若蓝呆呆的看着自己,“姐姐,你最近干嘛动不动就看着我发呆啊,你不用这样的,要是喜欢我,你可以说出来的!”吴若蓝被弄得直翻白眼,嗔骂道:“我只是感觉你很变态罢了!”林昊道:“我怎么变态了?”吴若蓝道:“医推拿你会,针灸你会,方剂你也会,西医西药你会,术也会,连接生你都会,现在好了,竟然麻醉也会,那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林昊想了想道:“有一样我是不会的!”吴若蓝道:“哪一样!”林昊道:“生孩子!”吴若蓝:“……”两人闲唠这么一阵,麻醉的效果已经出来了,林昊确定林石天的整个左臂都已经失去知觉后,这就把向吴若蓝一伸:“术刀!”吴若蓝赶紧收慑心神,利索的把术刀递了过去!林昊接过刀,林石天的上臂打开了一个s型的切口。鲜血随着刀口拉开而渗了出来,林昊用纱布抹去血液,显露出肱动脉和肱静脉后,这就用皮瓣向两侧翻开,进行结扎,然后层层往下分离。林昊的动作极快,双几乎是没有间歇的连续操作,几个眨眼间便完成一个步骤,传递器械的吴若蓝必须得全神贯注才能勉强跟得上他的节奏。两分钟,还是分钟之间,林昊便已经神速的将林石天的上臂完全打开,看到了藏在臂间的肱骨,也看到了固定在肱骨里的钢板支架。一年前车祸发生的骨折部位,现在已经长回去了,虽然表面看起来有些凹凸不平,但无疑已经长得十分牢固!别的不论,就骨头而言,是不影响什么功能的,承重也没问题。林昊便用昨晚已经准备好的工具,将固定在肱骨骨折上的钢板支架给拆卸了下来。如果单单只是要拆除钢板支架,到了这个步骤,已经可以说是完成了一大半,只要缝合回去,五分钟便可结束这台术。然而,这不是一个那么简单的术,这是一个要恢复左功能的术,拆除钢板,仅仅只是术的开始,甚至还不算术的开始。接下来的修复才是大工程,是真真正正的难点所在,连外国专家都感觉头痛,甚至不可为呢!刚才层层往下打开的时候,林昊已经看到了受损,黏连,挛缩,与畸形愈合的肌腱,还有大大小小已经僵化的瘢痕组织,除这些外,他还看到了受损严重的桡神经,不但有断裂,有黏连,还有细小的神经瘤。桡神经,是恢复掌功能的关键,它控制着伸腕与伸指功能,如果不能修复这条神经,林石天的这只天才左,便是彻底的废了!不过照眼前的情况来看,也确实是废了,这么严重与复杂的神经损伤,又加上这么长的时间,修复的难度是巨大的,要修复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也太繁琐了,难怪连外国的专家都没办法。这样的状况,比林昊之前所想像的还要严重许多,所以他的眉头皱得很紧,不过他并没有慌乱,而是开始忙而不乱的进行庞大又坚难的修复工作。他首先做的,是将深层黏连的肌腱游离开来,但他用的并不是术刀或分离器,而是扔掉了所有的器械,用他的一双。用来游离黏连组织,这是普通医生不敢相像的,因为这根本不可为,可是对于林昊而言,却是小儿科!他的,被古堡的那些变态用特殊药水浸泡得极敏感,训练得稳而有力,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他上有帝经的气劲,这不但增加了敏感度,还赋予了神奇的力量,游离黏连的组织自然就轻而易举。看着一条条黏连的肌腱被林昊用一双分离开来,吴若蓝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完全反应不过来,她在实习的时候上过不少的术,虽然多数都是观摩又或者充当抬腿搬脚这样的苦力,可类似的肌腱修复的术却看过不少,然而从来没有一个医生是徒进行游离的。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不夸张的说,简直是天方夜谭!若不是亲眼所见,吴若蓝真的很难相信有人能够做这样的术!如果可以,吴若蓝真的很想掏出,将如此精彩又罕绝的画面全程记录下来!在吴若蓝震惊得难以回神的时候,林昊已经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将黏连的肌腱梳理了一遍,长呼一口气后,便对吴若蓝道:“过来!”“呃?”吴若蓝有些不明白林昊要干什么,但还是凑了过去。林昊见她靠近,这就把头凑了上去,在她的肩膀上蹭掉了额上的汗珠。吴若蓝的要传递器械,自然不能帮他擦汗,所以只能这样蹭了。被当成毛巾的吴若蓝有些哭笑不得,可是他蹭在身上的动作,却让她的身体涌起一阵异样的感觉,脸突地就不争气的红了,心也怦怦的跳动起来。“组织剪!”只是没等她兴奋完,林昊已经把递到她的面前,并催促道:“快!”吴若蓝有些慌,赶紧的将一把剪刀递了过去。林昊接过之后,五指握了握,感觉不对,这就“嘭冷”一声扔到了地上,怒喝道:“姐姐,上术的时候,你能不能专心点!我要的是组织剪,不是线剪。”吴若蓝被弄得更慌,心里也很委屈,你要我专心,你就不要弄我啊!只是这个时候,她哪敢说什么,赶紧的把组织剪递了过去。林昊接过之后,迅速的剪掉坏死的一些肌腱组织,然后开始拼接,缝合,修复……当上臂的所有肌腱都已修复好的时候,术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林昊术服下面的衣服也已经被汗打湿,尤此不难看出,这个术的难度有多大,得耗费多少的心神与体力。给他当助的吴若蓝也同样很湿,不过并不是因为出汗,而是因为过去的一个小时里,林昊无数次用额头去蹭她的身体。肌腱修复好了,张力不松不紧!瘢痕组织也都处理,并用皮肤扩张术进行修复缝合了。但更大更严重更关键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受损严重的桡神经。桡神经可以说是一只的控制枢,要是得不到修复,刚才林昊所做的一切,基本都是无用功。桡神经的修复是困难的,因为它的起始端看起来有些粗大,可是越往下就越细小,神经丛也越多,缝合,修补,减压,松解,这些步骤都必须在显微镜下操作。林昊因为练了帝经,视力远比一般人要好很多,但他现在的功力还太弱,所以没敢托大,昨晚去羊城采购的时候,还是让吴若蓝买了一台两万多的术显微镜。开始处理这个大难题的时候,林昊也打醒了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的进行操作。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往下处理,切除神经瘤,修补神经束,松解神经内外膜,游离黏连组织……这些术步骤,都是很精细很繁琐很复杂也很坚难的,往往一个步骤就得好几个医生同时配合进行,而且还得花很长的时间,那些专家之所以觉得不可为,时间与体力也是一个关键,但更重要的还是难度。不过到了林昊这里,这些问题基本不是问题,因为他除了年轻耐战之外,还有特殊的术方法,几乎每一种都是别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更无力办到的!吴若蓝身为护士,刚开始还勉强能够看懂,可是越到后来,她就越看不明白了,因为林昊所施展的术操作,完全超出了她认知的范围。然而就算林昊拥有如此精湛与特殊的医术,可一个人独立支撑一台如此难度的术,压力也不小,吴若蓝身上的术衣被他蹭了又蹭,蹭了再蹭,然后就湿了,外面也湿,里面也湿,最后被迫去换了一套。当上臂的这段桡神经终于完全处理好的时候,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小时!林昊再次仔检查,一遍又一遍后,确认没有疏漏,神经与肌腱的张力都适,整支上臂已经达到了最大修复强度,这才迅速的进行缝合。看见林昊缝合完毕后,已经双腿发麻的吴若蓝看看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这就问道:“是不是先歇一下,吃口饭再继续?”林昊摇头道:“不,必须得一鼓作气,将这个术做完,现在才只完成了分之一呢!”不错,术做到了这里,只完成了一小半,下面还有前臂,还有掌呢!#

  下载器!!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