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嘭嘭嘭!”“嘭嘭嘭!”正在林昊完全失控,化身成禽兽要把严素xx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已经有些意乱情迷的林昊原本是想假装听不到的,可是那声音很大,想装耳聋都不行,而且严素也已经发觉了他的意图,双护到了自己的胸部上,目光十分警惕的盯着他。如此情形,林昊哪还能继续得下去,无奈的放开了她,伸迅速的在头上按压划动几下,人也渐渐清醒过来,扭头看一眼已经忘了害怕,只知道害羞的严素,有些惭愧的道:“抱歉,我……”严素原本想说没关系的,可差点就被吃了,怎么能没关系呢!不过责怨的话,她又说不出来,因为是自己因为害怕而投怀送抱的。不过这个时候雷已经停了,所以便道:“你……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吧!”林昊赶紧的下了床,逃似的离开严素的房间。走到外面,林昊一边开门的时候,一边忍不住的喝道:“谁啊,这更半夜的?”门刚开了一条缝,一把枪就从外面伸了进来,黑洞洞的枪口抵到了他的脑袋上。要是一般人猝然之间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就呆傻了。然而很可惜,林昊非同一般,所以下一刻,外面这个掏枪的人倒大霉了!林昊反应极为迅速的侧身一晃,避开枪口的时候,已经用巨力狠狠的将门一扣,握枪的就生生被夹在门上,反一拧那那枪躲了过来。“啊――”外面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嚎叫,刺破长空,将远处的雷声都盖过了。。紧接着,外面传来了一声喝骂:“混蛋,谁叫你掏枪的。”这话,明显不是冲着林昊的,而这声音也十分的耳熟,林昊一下就想了起来,这就是那个忠义堂的少龙头夏史吗?于是就隔着门问道:“夏史?”夏史的声音立即响起来,“对,是我!林医生,快开门!”林昊这就打开门,抬眼往外一看,只见外面站着两拨人,一拨是以夏史为首的,身后站着八人,另一拨则有十几人,间还搀扶着一个红色连衣裙的女人。林昊起先以为那女人是夏史的姐姐夏允儿,可认真看看并不是。刚刚掏枪的就是这女人身边的一个西装男,此刻正捂着受伤的,脸浮痛苦之色的连连吸气,同时还愤怒的瞪着林昊,嘴里叫骂道:“我草你……”林昊夺下来的枪一扬,黑洞洞的枪口反指向他的脑袋,面无表情的道:“再喷一个字,我就打爆你的脑袋。”西装男的话嘎然而止,他身后的十几人则纷纷掏了枪指着林昊。一旁的夏史见状忙道:“你们干什么,是自己人,自己人!”林昊看看夏史,又看看西装男,不屑的哼一声,将枪扔回到他身上,然后才对夏史道:“深更半夜的,搞什么飞,真的要把我吓死吗?”夏史急声道:“林医生,别的事情一会儿再说,你赶紧先救救她。”林昊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女人,这才发现她身上穿的那条裙子并不是红色的,而是被鲜血染红的,在她的左侧胸部位置,有一个类似玫瑰状的装饰花纹,间有一个指头大的血窟窿,心顿时一紧,因为这明显是枪伤!一见林昊仿佛被吓住似的,那西装男便叫起来,“夏史,你丫的,我都说不要来这样的小诊所!得去医院,得去医院!你就是不听,你看看,他都被吓得不行了!还能救得了何小姐吗?”夏史道:“这是枪伤,去医院看,他们肯定要报警的,到时候就更说不清楚了!。”西装男仍然叫道:“是说不清楚重要?还是何小姐的性命重要?我告诉你,何小姐是在你们这边出的事情,要真有什么事,何家怪罪下来,和我们朱和无关,由你们忠义一力承担。”夏史道:“你――”林昊见两人竟然在这个骨节眼上吵起来,而且没完没了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喝道:“还吵什么吵?她都快死了,赶紧进去!”西装男原本还是不依不饶的,可是夏史听见林昊这话,心头再次发紧,猛地推开西装男,和别的人八脚的一起将女人弄了进去。林昊领着他们直接进了术室,指着术床道:“快,把她放上去!”一进术室,林昊就指着术床道:“把她放上去。”几人合力将女人小心的放到术桌上,林昊赶紧的上前检查。女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一点血色,苍白得犹如纸一样,双目紧闭着,呼吸十分的微弱,心率过快,脉博细速,右胸叩诊呈过清音,血压也低得不行,显然已经进入了休克,到了严重的休克期,而且过了休克正从代偿期进入体克抑制期。休克代偿期,简单一点说就是在失血性休克,丧失的血容量没有超过20%的时候,只要处理得当,休克可以很快得到纠正,如果处理不当,那就会进入抑制期。而一旦到了抑制期,那就不是那么容易拯救了!再简单一点来说,这个抢的女人已经进入了垂危状态,随时有可能死亡。林昊来不及多想,赶紧的给她开通两条静脉通路,一边给含钠晶体,一边用血管活性药,双管齐下。不过就算是这样,情况仍不容乐观,因为女人的症状并没有改变多少。夏史见林昊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忙问道:“林医生,怎么样?”林昊摇头道:“情况很不好,可能会……”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完,但任谁都知道,他说的是可能会不行。刚刚被他用门夹伤的男人立即就叫起来,“你t的,没本事你开什么诊所?这么一个简单的枪伤都治不了?”林昊讨厌别人用枪指他的头,刚才虽然对这厮略施了惩戒,可心里还是余怒未消,一听他这话,立即就欺上前去,一把捏住他的另一只没受伤的,然后用力一捏,便听得“喀嚓”一声响,往生将这厮的腕关节给弄脱了臼。这厮刚刚被夹的时候还生生能忍着,可是这次却忍不住惨叫起来,站在他身后的那些人见状,全都愤怒起来,立即就要一涌而上。夏史怒喝起来,“你们干什么?还想不想让何小姐活了?”那些人闻言,动作不滞,面面相觑后终于又退了下去。那西装男原本还要挣扎着掏枪的,可是看看女人,好像真的不行了,终于生生的忍住。“林医生,这个女人对我们忠义堂很重要,你想想办法,一定救救她!”一向都有些吊儿啷当的夏史没有了平时的模样,焦急无比的对林昊道。“不是我不肯救她,而是这里的条件不允许,她已经因为失血过多陷入了休克期,现在就算开通了两条静脉通路也没多少改善,必须得马上输血,开展术,这术我勉强可以做,可是这血呢?更半夜我上哪去给你弄?”林昊想了想道:“除非……”夏史忙问道:“除非什么?”林昊道:“除非你们知道她的血型,而你们之又有这个血型。那勉强可以试一试!”夏史听了,赶紧的问那个双都受伤的西装男:“何小姐是什么血型。”西装男想了想道:“是ab型!对,之前我陪着他去过医院的,就是ab型。”夏史立即问道:“你们哪个是ab型,赶紧上前一步!”众人闻言,不但没有上前,反倒齐刷刷的后退一步。夏史怒得不行,“麻辣隔壁的,你们都是吃屎的吗?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是ab型的?”众人面面相觑,一脸的委屈,血型这个东西是天生的,不是ab型也不是他们想的啊!夏史沮丧无比对林昊摇头道:“没有ab型的,怎么办?”已经迅速的给女人抽了一点血,正在做交叉配血实验的林昊问道:“那你呢?”夏史无力的摇头道:“我也不是!”“我是!”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术室门口响了起来。从人回到头一看,只见一个绝色清美的女孩站在那里。林昊回头看看,不由得苦笑,“严素,你瞎胡闹什么,你的体质这么弱,怎么能给别人输血呢?赶紧回房间去,这没你的事!”那西装男闻言,立即上前对严素道:“你赶紧给我们大小姐输血,只要能救活我们大小姐,多少钱我们都给。”只要救活?要是没救活呢?钱就不给了吗?如此不会说话的人,无疑是让人讨厌的,严素伸一把推开他,走到林昊面前拉起袖子道:“来,抽我的血吧,救人要紧。”林昊道:“可是……”严素道:“黑面神,拜托你,让我做一次好人吧!”林昊撇嘴道:“这话说的,好像你以前是坏人似的!”严素:“……”林昊看看快速交叉配血实验,结果已经显现出来了,女人确定就是ab型血,无奈的叹口气,这就拿来了一次性输血器!严素赶紧的把袖子拉得更高,并半眯上眼睛。林昊抓过她的看了看,然后摇摇头放开,针头就扎了下去,不过并不是严素的臂,而是他自己的!严素大惑不解,叫道:“黑面神……”夏史也睁大眼睛:“林医生,你这是做什么?”林昊看着自己的鲜血从针管缓缓的流出,原本就有些心疼,听他这样问忍不住就骂道:“还能做什么,给她输血!”夏史道:“可是……”严素恍然的道:“黑面神你也是ab型!?”林昊微点一下头,然后转过头对夏史骂道:“夏史,你b的,老子上辈子欠了你的,深更半夜的害我大出血!”夏史被骂得脸红耳赤,可又不敢发作!林昊并不欠他的,反倒是他欠了林昊的,姐姐的救命之恩仍没还上呢,结果又来麻烦人家!跟着他的那些下见自己的主子挨骂,其一个就欺上前来指着林昊怒骂道:“你小子骂谁呢?”“啪!”没法儿发作的夏史立即就一巴掌拍到这下的脑袋上,喝道:“滚出去,有你屁事啊!”那下被打得脸色讪讪的,捂着头退了下去。感觉血液正在流失的林昊有些心烦意乱,用另一只挥道:“你们通通都滚出去,严素,赶紧去把姐姐接来帮忙!”严素忙答应一声,立即飞车去老屋接吴若蓝了!夏史犹豫一下,终于道:“林医生,拜托你了!”那西装男则凶狠的道:“小子,你要是能救活何小姐,什么事都好说,你要是救不活,我要你的命!”林昊怒道:“你再不滚,我先打断你两条腿。”西装男很是不服,还要说什么,但最后被夏史给硬拽出去了。在林昊给女人缓慢的输着自己血液的时候,吴若蓝已经到了。林昊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便让她赶紧准备术器械,随着林昊的鲜血输入女人的身体,女人的状况开始有所改善,但术还得马上开展,否则输再多的血也治标不治本!当输到四百毫升的时候,林昊感觉已经差不多了,这就停止再输血,然后也顾不上失血后的些许眩晕,开始准备术。“剪刀!”林昊穿上术衣,戴上套后,立即就伸出对吴若蓝道。“给!”吴若蓝这就将一把剪刀递过去。“咔其!咔其!”衣服被撕剪的声音响起,女人身上的裙子被林昊从下到上给剪成了两半,裙下雪白的肌肤顿时显现出来,露出女人修长又丰满的身材,镶着蕾丝花边的黑色胸与同款样式的内内包裹着女人重要的部位,显得妖挠性感。林昊无心它顾,的剪刀不停,对着胸间的系带就是“咔嚓”一下,将胸剪成了两半,浑圆丰满的胸部失去束缚,一下就跳进林昊的眼帘。若是别的时候,林昊或许要欣赏一下的,不过这个时候,他什么也顾不上了,女人已经危在旦夕,他必须争分夺秒的进行抢救!传统的西药麻醉,明显是来不及做了,因为等待麻药起作用的时间实在太长了,女人根本没有那个时间!林昊让吴若蓝拿来自己的针盒,让她打开之后,这就迅速捏起银针,一根根飞速的扎到女人身上的各个要穴。针刺麻醉,简称“针麻”。是根据术部位、术病种等,按照循经取穴、辨证取穴和局部取穴原则进行针刺,在得到了麻醉的效果后在患者清醒状态下施行外科术的一种麻醉方法。针麻的优点在于使用安全、生理干扰少、术后恢复快、并发症少、术后伤口疼痛轻等优点,但尚存在镇痛不全、肌肉松弛不够满意等问题。不过林昊在针麻的基础上又融入帝经的气劲,这些问题都不再是问题,唯一的缺陷就是时间不够长,所以他必须得以最快的速度来结束这场术!针麻结束之后,林昊把一伸道:“术刀!”吴若蓝迟疑的道:“可是,可是……还没麻醉啊!”林昊指了指扎在女人身体各大要穴的银针道:“这不是已经麻醉了吗?”吴若蓝睁大眼睛,“这,这就麻醉了?这,这怎么可能?”“现在没时间给你解释了!”林昊有些不耐烦的呼喝道:“快,术刀,这女人快死了!”吴若蓝只好把术刀递了过去,可心里仍是不确定。林昊却是不管不顾,接过术刀在女人的子弹创口上轻划一下,然后就扔开术刀,用拉勾打开创口。吴若蓝忙用纱布块反复清除渗出的血液。开胸术是很难的,因为可施展的空间十分有限,加之胸腔内脏器很多,血管密布,神经丛密集,稍有不慎,后果将是灾难性的!诊所术室的条件也很局限,没有内窥镜,无法确定子弹进入胸腔后有多深,更不知道是否进入肺门或心脏!心电监护,体外循环等设备也一样没有,大开胸是绝不可能的。林昊稍为打开一点创口后,没有再继续层层打开,因为条件的关系,也因为女人的状况,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可如果不把创口完全打开,又没有内窥镜,怎么找到子弹呢?林昊的方法很直接,他把朝子弹的弹孔插了进去,用敏感的指探查子弹的位置。一秒,两秒,秒!仅仅是秒钟时间,林昊敏感的指头感觉到一个坚硬的金属物体,位置极深!在右肺的上叶,离肺门约有两公分,不幸的大幸是,没有进入心脏!林昊左固定了弹头之后,右便用持针器从侧边插入,夹稳子弹后,这就松开左,将子弹缓缓夹了出来!“咣当!”一声响,当子弹落到弯盘的时候,吴若蓝大呼一口气,可再一看伤口,顿时花容失色,惊声叫道:“不好,大出血了!”动脉破裂了!创口鲜血狂涌!!!血红的一片映入两人眼帘,模糊了他们的视线!!术室的空气,刹那间凝固了!!!!#

  下载器!!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