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打开门手术室的房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外面不停徘徊的杜子彰,然后他也不去看他的手,直接就问道:“怎么样?这回心服口服全身都服了吧?”

  杜子彰沮丧得不行,一双手是好是坏全都捏在人家的手里,不服能行吗?无力的扬起双手道:“别废话了,赶紧给我治吧,要痛死我了!”

  林昊翘起双臂,不急不徐的道:“愿赌服输,车钥匙呢?”

  杜子彰看了旁边的手下一眼,那手下赶紧的把奥迪R8的车钥匙和行驶证递给了林昊。

  林昊接过之后,看了眼,这就收了起来。

  杜子彰又扬起双手,问道:“可以治了吧!”

  林昊摇头,慢条斯理的问道:“道歉呢?”

  杜子彰又忍不住骂开了,“草尼……”

  林昊的眉目一沉,冷哼道:“嗯?”

  杜子彰接触到他凌厉的眼神,心中竟然一禀,然后生生的将后面的玛逼两字给咽了回去,改口道:“姓林的,我假假也是朱和堂的少龙头,你这样逼我真的好吗?”

  林昊淡淡的道:“我觉得挺好的!”

  杜子彰面露凶相的道:“你这辈子都不会去澳省了吗?”

  林昊问道:“会去又怎样?”

  杜子彰道:“那里可是我的地盘,你就不怕去了不能回来!”

  林昊笑了起来,笑容未逝,眼中的杀意已然大盛,直逼向他道:“杜子彰,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就不怕我让你回不去?”

  杜子彰接触到他的眼神,心中骤然一禀,感觉自己仿佛被两把尖锐的刀子紧剜着似的。

  林昊眼中的杀意转眼即逝,摇摇头道:“我这个人不但不喜欢别人张嘴闭嘴骂娘,更讨厌别人威胁我。所以在我面前,你最好谨言慎行!”

  “你他……”杜子彰下意识的张嘴,但最终只能把粗口咽了回去,咬牙切齿的道:“好,很好,姓林的,我记住你了!”

  “我怕你记住的话,我就不是林昊了!”林昊嘿嘿一笑,笑声未止便喝道:“少咯嗦,赶紧道歉!”

  杜子彰的性子虽然恶劣,但还是愿赌服输的,脸红耳赤了半天,这才声若蚊鸣的道:“对,对不起。”

  林昊把手张到耳朵上,疑问道:“你说什么?”

  杜子彰愤恨的瞪着他,提高一点声音道:“对不起!”

  林昊摇头道:“还是听不到!”

  杜子彰心火突突涌起,阴沉的道:“姓林的,你别太过份了!”

  “看来你是不想治了?”林昊不以为然的道:“那成,我继续睡觉去了!”

  见他转身要走,杜子彰急了,声音很大的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还不行吗?”

  林昊这才一脸笑容的转过身来,伸手摸摸他的脑袋道:“这样才乖嘛!”

  杜子彰:“#$#$%^#%%^&”

  没等他发作,林昊已经握住了他那两只肿得像象腿一样的手。

  杜子彰的心头一阵发紧,“姓林的,你要干什么……”

  “闭嘴!”林昊打断他,一边揉抚着他的双手,一边问道:“我问你,刚刚去看医生的时候,医生怎么说的?”

  杜子彰道:“医生说,这样的情况必须得动手术,然后还说昨天有一个和我一样情况的。于是我就找了那个庞达!”

  林昊道:“然后呢?”

  想起去到庞达家的情景,杜子彰脸上浮起了猥琐的笑意,“你知道我去到庞达家的时候,那货在干嘛吗?”

  林昊好奇的问:“在干嘛?”

  杜子彰完全放松了下来,笑得不行的道:“他正在和他的媳妇啪啪啪,他媳妇那身材可真的……”

  “咔!”“咔!”两声,没有一点预兆的在他的双手中同时响起,两股剧痛也从手中传来,杜子彰的话嘎然而止,换成了被爆菊似的惨叫。

  叫完之后,杜子彰看看林昊,又看看自己的手,试着动了动,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恢复了,虽然还很肿,但已经不那么痛,十指也可以动了。

  林昊走到冰箱那边,拿来两包冰块道:“拿了敷在腕关节上,冰化成水的时候,应该就能消肿了。”

  杜子彰伸手就要接过冰块,谁知道还没碰到,林昊又刷地缩了回去,气得他又一次怒目而视。

  林昊无视他的目光,平淡的道:“先说谢谢!”

  杜子彰怒道:“谢你……”

  妹字还没完全说出来,双手又是一紧,他的一双手竟然又被林昊握住了。

  林昊的声音仍是很平淡的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浅台词再明显不过了:不说我就又把你的手弄脱臼!

  这下,杜子彰终于被弄得没有脾气了,无力的道:“谢谢你,谢谢你全家!”

  林昊的手上微一用力,“好好说话!”

  杜子彰只觉手上阵阵发紧,心头也阵阵发寒,为了不重蹈覆辙,终于学乖了一次,不情不愿的道:“谢谢!”

  “乖!”林昊像是哄小狗似的,又摸了摸杜子彰的狗头,这才把冰块递给他。

  杜子彰:“#!$#%$#%^”

  扔下杜子彰独自在那生闷气后,林昊又进了手术室,却发现何心欣已经醒了,夏允儿正在一旁小声的跟她说话。

  见林昊进来,夏允儿便介绍道:“这是林昊林医生,你的手术就是他做的。”

  何心欣无疑是厚道的,因为她并没有像夏允儿一样,一见林昊就是扒衣服的账,反倒是道:“林医生,谢谢你救了我!”

  声音柔弱低婉,美妙动听,让人情不自禁的涌起一股保护欲。

  林昊淡淡的道:“不用客气,我只是尽了一个医生应尽的职责而已!”

  何心欣的脸上浮起了轻轻的笑意,“可我还是要感谢你。要不是你,我恐怕就活不了了。”

  她的笑,很美很甜也很有感染力,林昊忍不住跟着笑了,“好好休息吧,你现在还很虚弱,不适宜多说话!”

  “嗯!”何心欣答应一声,竟然真的就很乖的闭上了眼睛。

  林昊这就冲夏允儿勾了勾手指,并朝外面走去,显然是示意她到外面说话。

  夏允儿只好跟他走到外间,问道:“怎么了?”

  林昊道:“什么时候把她转到医院去?”

  夏允儿摇头道:“夏史和李叔正带着忠义堂所有的人马,追查袭击何心欣那名杀手的下落,但情况并不明朗,她要是露面的话,我担心她还会发生危险。”

  林昊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夏允儿道:“我的意思是说让她暂时先住在你这儿!”

  林昊愕然的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吧?我这儿哪能住人?”

  夏允儿看看外面已经放晴的天空,淡淡的道:“昨晚她不是已经住了一夜吗?”

  林昊道:“那个时候生死悠关,情况特殊啊!”

  夏允儿反驳道:“现在同样生死悠关,情况特殊。”

  林昊气道:“你怎么这么蛮不讲理呢?你看这诊所像可以住病人的样子吗?”

  夏允儿道:“你这条件确实艰苦了些,但现在是特殊时期,只能特殊对待了!”

  林昊道:“让她留在这儿,谁照顾她呢?”

  夏允儿道:“一会儿我会跟吴小姐好好商量,看看她能不能抽空照顾一下,实在不行,我就找个护理师过来。”

  林昊道:“何心欣她……”

  夏允儿打断他道:“刚才我已经跟她说过了,她同意住在这里!”

  林昊道:“可是我不同意!”

  夏允儿摊了摊手,什么话都没说。但要换成夏史的话,无疑就是:你同不同意,关我毛事!

  林昊苦笑连连的道:“夏允儿,你不能这么霸道,这不是你的忠义堂,这是一个私人诊所。”

  夏允儿冷哼道:“这要是忠义堂的话,我用得着跟你商量吗?”

  林昊道:“可是……”

  夏允儿又打断他道:“只要你答应了这件事,我给你一个天大的好处。”

  “什么好处?”林昊疑惑的问:“你要对我已身相许吗?”

  夏允儿白眼连翻,“姓林的,你想像力敢再丰富一些吗?”

  林昊愣愣的点头道:“嗯,说的也是,这个事情,就算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夏允儿:“……”

  林昊仿佛生怕她不知道似的,又补充道:“我可是处男来的!”

  夏允儿:“……”

  林昊摊手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说的就是事实。”

  夏允儿终于被弄得发飙了,怒喝道:“我是说只要你让何心欣住在这儿,你这个诊所就会成为我忠义堂的定点医疗机构!”

  林昊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反应过来,忠义堂下面有很多公司企业,人有数千之多,感冒发烧这样的不算,就说打打杀杀造成的外伤,一年下来也有数算的,想了想便问道:“你们忠义堂一年意外医疗的费用预算是多少?”

  夏允儿被问着了,半响才道:“我没有做过这个预算,但按照历年的支出来看,怎么也不低于一百万的。”

  林昊道:“这么少?”

  夏允儿没好气的道:“我是说不低于,又没有说一定就是这个数目。确切的数字我还要让人统计。”

  林昊却不管这些,只是摇头道:“太少了!”

  夏允儿忍着气道:“那你想要多少?”

  林昊道:“一年二百万起步,多了不还,少了必须补。”

  夏允儿道:“你……”

  林昊道:“你答应,咱们成交,不答应,咱们拉倒!”

  夏允儿怒得不行,立即就要飙起来,忠义堂上下,从来就没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这样的态度跟她说话,可到最后,她却硬是没能发作出来,因为这儿不是忠义堂,这厮也不是忠义堂的人。但最为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林昊是她的救命恩人!

  受人滴水之恩,必以涌泉相报!这是父亲从小就要她姐弟俩谨记的做人信条,所以最后的最后,夏允儿只能道:“好,我答应你!”

  林昊看她一眼,又问道:“你说话算话吗?”

  夏允儿掷地有声的道:“我夏允儿从来都是一诺千金!”

  林昊道:“口说无凭,还是立字为据吧!”

  夏允儿气恼的道:“你……”

  林昊突地又想起一事,打断她道:“对了,还有件事我得先说明,何心欣这次的手术费,治疗费,住院费,护理费是不包括在这二百万的。”

  夏允儿被这个啰嗦又抠门的男人打败了,可偏偏又不能发作,只能摆手道:“行了,你立字据吧!”

  林昊则摇头道:“这样的事情,立字据是不够的。必须得立合同。”

  夏允儿终于忍不住了,声音高八度的喝道:“姓林的,你够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别生气,别生气!”林昊嬉皮笑脸,扬起一根指头道:“这么多都忍了,再忍一个,最后一个了!好不好嘛?”

  这小子……竟然发嗲!

  夏允儿又被打败了,全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心里也颤了又颤,自然也发作不起来,只能道:“可是公司的师爷前几个月退了,除他之外又没有别的律师,谁来写这个合同?”

  “这个容易,跟我走吧!”林昊说着,竟然像是拉吴若蓝似的拉起夏允儿的手往外走。

  夏允儿几乎下意识的想要甩开他的手,只是还等她伸手,林昊又已经放开了她,弄得她仿佛仿佛一拳打在绵花上无力……#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