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若蓝跟着林昊进了手术室之后,忙问道:“林昊,你要做什么手术?怎么之前没听你说呢?”

  “姐姐,我要做一个血肿摘除术!”林昊缓缓的道:“已经酝酿好几天了,只是一直忘了跟你说而已!”

  吴若蓝问道:“哪儿的血肿?”

  林昊伸手指了指脑袋,“这儿!”

  吴若蓝被吓了大跳,睁大眼睛问:“脑袋里面的?你要做开颅手术?”

  林昊道:“这个……算是吧!”

  吴若蓝脸色有点白的把手放在胸口道:“林昊,姐姐的胆儿太小,你可别吓我啊!”

  林昊凑过来,伸出爪子道:“我摸摸,看看是不是真的很小。”

  “滚!”吴若蓝一手拍开他的爪子,然后指着周围道:“咱们这里什么条件,哪能做这么大的手术?”

  林昊平淡的道:“条件虽然艰苦了点,但咱们可以克服。手术大,只要技术好,那也没问题!”

  吴若蓝哭笑不得,因为林昊做的手术一次比一次复杂,玩得一次比一次大!让她感觉有种在钢丝上行走的感觉,不由苦口婆心的劝道:“林昊,咱们这儿只是个小诊所,我跟我爸都没跟你提什么特别的要求,挣得够吃够穿就好了,你别动不动就玩那么大好不好?”

  林昊摊手道:“医生这门行当,玩的原本就是心跳!”

  吴若蓝欲哭无泪,仍是不死心的劝道:“林昊,你再想想好吗?姐姐真的很害怕,万一……”

  林昊打断她道:“姐姐,你相信我吗?”

  吴若蓝道:“当然!”

  林昊道:“既然相信,那就别说那么多了,赶紧把手术室收拾好吧!”

  吴若蓝犹豫着道:“可是……”

  林昊缓缓的道:“这个手术,我可以做的。”

  吴若蓝见他的语气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知道他已经下了决定,而他一旦下了决定的事情,别说是十头牛,十辆大卡车都难将他拉回来,无奈的叹口气道:“你就折腾吧,使劲儿的折腾,我迟早都会被你折腾死的。”

  林昊则很不要脸的朝她挤眉弄眼的道:“姐姐,不会的,你没有那么容易死的,别人都说了,从来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被犁坏的地!所以要死的话,那也是我先死!”

  吴若蓝无奈,耍嘴皮子她永远不可能是林昊的对手,所以只能道:“你总得告诉我这手术给谁做,到底又是个什么情况吧?”

  林昊简单的解释道:“手术是给杜子彰做的,他的脑外伤后并发癫痫,原因是一个血肿压迫着脑组织与脑神经所致!”

  吴若蓝忙问道:“具体在哪个位置?”

  林昊道:“后脑中央后沟的位置,离头皮层约3厘米左右的深度。”

  吴若蓝愕然的道:“你有把握做这样的手术?”

  林昊点头,“嗯!”

  吴若蓝道:“以前你做过这样的手术吗?”

  林昊道:“当然,而且做过不少,但因为咱们条件的关系,这一次要做一种全新的尝试。”

  吴若蓝想了想,心里有些发慌的道:“林昊,你该不会是要把杜子彰当白老鼠做试验吧?他虽然得罪过你,但罪不致死的,你抽他一两顿就算了,就别跟他致气了。他现在不都叫你老大了吗?”

  林昊啼笑皆非,“姐姐,你认识我那么久,觉得我是心胸那么狭窄的人吗?”

  吴若蓝想想林昊的为人,又无言以对,半响才无力的问:“你确定真的要做吗?”

  林昊道:“必须做!”

  吴若蓝又问道:“非做不可?”

  林昊用力的点头,“非做不可!”

  吴若蓝又叹气,“好吧,要准备什么器械。但事先声明,咱们有的只是普通外科手术的几个器械包。开颅专用的牵引器,脑压板,神经钩,线锯,咬骨钳什么专用器械一概没有的!”

  林昊摇头道:“不用那些的。”

  吴若蓝道:“不用那些你怎么做这个手术?”

  林昊平淡的道:“姐姐你不用管那么多,你只要帮我把这里收拾好,消毒,其它的就交给我了!”

  这云里雾里的状况,让吴若蓝心里惶惶的,弱弱的道:“林昊,姐姐给你准备这些没问题,可是你一定得答应我,千万别搞出人命好吗?之前的时候,我爸他……”

  林昊见她的眼眶突然红了,忙拍拍她的肩膀道:“姐姐你别担心,不会有问题的。来,我抱抱,给你点信心和力量!”

  吴若蓝:“……”

  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杜子彰终于被林昊叫进了手术室。

  看着那张手术台,杜子彰有些发慌的道:“老大,这,这是要做什么?”

  林昊拿起一旁的手术刀,“嚯嚯”的在空中凌厉的划出个十字交叉,冷哼道:“你对我口服心不服,阳奉阴违,所以我准备再治治你!”

  森寒的刀光让杜子彰心头狂跳,连退几步摆手道:“不,老大,不要!我已经彻底服了你了。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又四脚朝天,不信我可以发誓。”

  一旁的吴若蓝见杜子彰的脸都白了,双腿也一个劲儿的哆嗦,不由轻横林昊一眼道:“行了,他都这样了,你还吓他。”

  林昊嘿嘿一笑,终于正色道:“杜子彰,我准备给你做个手术,治好你的癫痫。”

  杜子彰听了这话惊喜交集,患上这个癫痫实在太痛苦了,稍为受一点刺激就会发病,不但受折磨,而且相当危险。

  有一次他在路上走着和别人打电话,结果和对方争执起来,情绪一激动,当即就发作倒地,差点被车子活活辗死。

  又有一次他在泳池里游泳,游着游着想起了一些悲伤的事情,心里一难受,结果又发病了,若不是被人及时发现,他就淹死了。

  还有一次,他包了两嫩模,在情趣酒店里玩得正嗨的时候,一兴奋上脑又止不住发病了……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不只这一件两件,每一次杜子彰几乎都是死里逃生的,所以他迫切的想要治好自己的病。可是他去医院的时候,医生却告诉他,他这样的情况,唯一有效根治的办法是第二次开颅手术,但他现在实际的身体状况却已经经不起第二次手术,仅仅只能吃药控制。

  杜子彰有些激动的道:“老,老大,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林昊沉着脸问:“你看我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吗?”

  这话,让杜子彰有些啼笑皆非,你刚刚不是还跟我开玩笑,把我吓个半死吗?犹豫一下道:“可是吕冰说我的身体不能再做开脑手术了!”

  林昊道:“吕冰说不能做,我说我能做,你选择相信谁呢?”

  杜子彰为难得不行,这叫做选择吗?我要说不相信你,你那大耳光不把我直接抽死吗?

  见他半响不吱声,林昊当他是默许了,直接指着手术床道:“行了,上来吧,手术马上开始了!”

  “啊?”杜子彰被吓一跳,“这,这就开始了?我,我还没准备好呢!”

  林昊嗤之以鼻的道:“你还要做什么准备?”

  “我……”杜子彰弱弱的道:“最起麻让我撒泡尿吧!”

  林昊没好气的呼喝道:“哪来那么多麻烦事,做完手术再去。”

  杜子彰欲哭无泪,叫道:“老大……”

  吴若蓝有些心软的道:“林昊,要不,先让他去方便吧!”

  林昊只好不耐烦的挥手道:“赶紧的!”

  杜子彰这就立即出了手术室,往洗手间跑去。

  约摸三分钟过后,他回来了,但后面还跟着那个女医生吕冰。

  林昊皱眉看一眼杜子彰,显然是在质问,你带她进来做什么?

  杜子彰忙撇清道:“老大,不是我叫吕医生进来的,是她听说你要给我做手术,非要进来不可的。”

  吕冰环顾手术室一眼后,秀眉越蹙越紧,杜子彰的话一完,她就质问道:“林医生,你要给杜先生做手术?”

  林昊道:“是的!”

  吕冰又问:“要摘除他脑袋里那个血肿?”

  林昊道:“不错!”

  吕冰十分不客气的道:“你在跟我开玩笑,还是拿人命开玩笑?”

  林昊疑惑的问:“吕医生,你什么意思?”

  吕冰伸手一指周围,质问道:“你这里没有心电监护,没有呼吸机,没有麻醉师,没有多功能麻醉机,就连最起麻的颅脑手术专用器械都没有,就这样的条件,你竟然说可以开展颅脑手术?”

  林昊道:“当然!”

  吕冰的脸彻底冷了下来,骂道:“无知,幼稚,简直不知所谓。你这样的人也配做医生?”

  林昊的神色没有一点变化,依然从容又平静。只是一旁的吴若蓝却听得脸红耳赤,因为她也感觉林昊这是胡闹,轻拽一下林昊的手低声道:“要不……还是算了吧!”

  林昊摇头,“算什么算,我都说了,这个手术我非做不可!”

  吕冰听了更是愤怒得不行,转头对杜子彰道:“杜先生,如果你还想活下去的话,我劝你现在立即离开!如果你继续跟这个人瞎胡闹,你的命就会留在这里。”

  林昊则淡淡的道:“杜子彰,如果你想治好癫痫的话,你就给我躺手术床上去!”

  杜子彰被弄得左右为难,“我……这……”

  吕冰声音更高的道:“杜先生,你还在犹豫什么,他这不是在给你做手术,他是要直接杀了你!”

  杜子彰被吓了一跳,喃喃的道:“这……”

  林昊终于有些不高兴了,“吕医生,你不懂就不要瞎说。”

  吕冰冷笑道:“我是脑外科的专业医生,你竟然说我不懂?”

  林昊道:“我说你不懂这台手术!”

  “你这样的条件,也能叫手术?”吕冰被气得不行,怒道:“我不同意这台手术!”

  林昊道:“好笑了,谁征求你的意见了?这是我的诊所,我的手术,你别在这里捣乱了,给我出去!”

  “我不管,反正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草菅人命!”吕冰说着一把拉起杜子彰,“杜先生,我们走!”

  林昊沉声道:“杜子彰,你往外走一步试试。”

  杜子彰被弄得更是为难,“老大,我,我,这……”

  吕冰更是怒得难以收拾,冲林昊呼喝道:“你根本就不是医生,你什么都不懂,你这样做和杀人有什么分别,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已经嘎然而止了!因为被弄得十分不耐烦的林昊已经一个箭步向前,十分迅速的在她身上连点了好几下,然后被他点过的地方便留下了一根银针,再之后,吕冰便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了!

  林昊解脱似的呼一口气,“好了,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咱们开始手术吧!”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