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来混的人,都是这样。

  今儿输了场子,明儿就把它给找回来,反反复复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黑手想要在林昊面前耍花样,明显还是嫩了一点,因为林昊不但是个医生,还是个高手,只是他对反转猪肚就是屎的黑手,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暴力相向,而是问道:“黑手,你就不怕我的保安冲进来?”

  黑手冷笑道:“我承认,你那个保安确实很牛叉,一个打十来个应该不是问题。”

  林昊道:“那你还敢跟我来这套?”

  黑手道:“可是他能打十来个,能打一百来个吗?我只要一个电话,最多十分钟,你这儿就会被几百人围住,你信不?”

  林昊很讨厌被别人威胁,所以听了他这话,眉目就是一沉,手刷地扬了起来,一下就掐住了黑手的脖子。

  黑手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手向自己伸来,迅速的做出躲闪动作,然而不知道怎么搞的,明明要躲过去了,可脖子最终还是被掐住了,而且一掐就是死死的,让他完全透不过气了。

  几秒之间,黑手便被掐得脸红耳赤,伸手去扳林昊的手,可怎么扳也扳不开,一张脸由红转为深红,深红变为红紫。

  眼见着他马上就要窒息而死了,林昊才终于冷哼一声撒了手。

  “咳,咳,咳”黑手捂着脖子,半天才终于勉强喘顺一口气,但整个人已经像是死过一回,软瘫瘫的坐在那里。

  林昊悠悠的道:“黑手,我送你四个字好吗?”

  黑手不想回答,可是林昊却一直冷冷的逼视着他,强大又慑人的气势叫他不答都不行,只能道:“什么字?”

  林昊冷声喝道:“不知所谓!”

  黑手:“……”

  林昊道:“黑手,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你要比你那个叫四儿的手下,比那个自以为是的黑熊能聪明一点点的,可是我错了,你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啊!”

  黑手怒得不行,可又知道自己打不过这厮,然后突地想起自己的皮靴上藏了一把匕首,这就猛地拔出来,欲朝林昊刺去。

  “你这一刀要是刺来,你以后再想求我,可就难了!”林昊从容又平淡的,一副泰山崩于前也不惊的样子。

  “我……”黑手扬着匕首,半天也没刺出去,因为他感觉不对,这小子显然身手比自己好之外,好像还有别的什么倚仗。

  “黑手,你以为打掉了一颗石头,腰不痛了,人精神了,你这病就算好了吗?”林昊问了一句,又问道:“你忘了你是双肾结石,里面还有数不清多少颗石头吗?你不想把你这个病彻彻底底的治好吗?”

  黑手喃喃的道:“我……”

  林昊突地喝道:“你说你想不想?”

  黑手下意识的回答道:“想!”

  林昊道:“想的话,你这是做什么?”

  黑手的表情瞬息数变,最后终于把匕首收了回来,赔上一脸讪笑的道:“小林医生,呵呵,我这是跟你开玩笑呢?呵呵!”

  林昊皮笑肉不笑的道:“是吗?我怎么感觉一点也不好笑呢!”

  黑手作出很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道:“小林医生,我错了,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开玩笑,以后我不跟你开玩笑了,我保证,不,我发誓……”

  林昊冷哼一声,打断他道:“你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类型的结石吗?”

  黑手摇头道:“不知道!”

  林昊道:“你这属于胱氨酸结石,特别罕见的一种。”

  胱氨酸?氨基酸就知道!黑手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往好处想的问道:“那这是不是一种特别容易治的结石?”

  林昊道:“恰恰相反,特别的难治,因为一般的结石都是由肾脏或尿路感染,又或是梗阻,异物,饮食习惯等等的原因造成,可你这种,属于遗传性疾病所至,非常顽固,也非常难治!你要不信,把家里的人通通拉去检查一遍,我敢说,只要和你有直接血缘关系的,通通都会有这种结石。”

  黑手呆住了,“这……”

  林昊道:“我可以原谅你过桥抽板,因为你还不知道我的厉害。但如果你刚刚这一刀真的刺过来,那你就死定了,因为你不但害了你自己,也害了你全家!”

  黑手有点听不明白,心说你虽然有点能耐,但也就个破医生而已,难不成你还敢砍杀我全家吗?

  林昊继续道:“你这个遗传性的胱氨酸结石,一般情况下,是没办法根治的。你去任何一个医院都不行,但很不巧,我恰恰就知道一个可以完全根治这种结石的秘方。”

  黑手终于恍然明白过来,心内又惊又喜,赶紧凑上前来道:“小林医生,你大人有大量,甭跟我一般见识好吗?”

  “给我跪下!”林昊直盯着他,漠然的道:“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

  黑手呆住了,愣愣的看着林昊,脸上表情复杂又怪异,因为他终于想到了自己还没有完全治愈的双肾结石,以及同样也有可能患了结石的母亲,弟弟,妹妹。

  半响,他的脸色终于一黯,双膝一软就朝林昊跪了下去。

  林昊突地出脚,一下就踢到了他软下去的膝盖上,将他生生的踢得站了起来,然后才喝骂道:“真是个死蠢,你就不怕我在骗你?”

  黑手又呆住了,因为林昊这话是不无可能的,直到现在为止,他也只是听到林昊的一面之词而已,不知道是不是危言耸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得了那个什么酸结石,更不知道家里人到底有没有结石。

  林昊见他半天没吱声,这就叹气道:“黑手啊黑手,你打打不过我,小弟也没有我的凶,就连我说的话你都分不清是真是假,你说你拿什么跟我玩呢?”

  黑手脸红耳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自诩聪明的他对上了林昊,脑子完全不够用了。

  林昊站了起来,不耐烦的挥手道:“滚吧!”

  黑手站着没动,只是看着林昊。

  林昊疑惑的问道:“怎么?想留下来过夜?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我性取向正常,对男的完全没有性趣。”

  黑手:“……”

  林昊脸色开始不好看了,“怎么,要我撵你才肯滚吗?”

  黑手吱唔道:“那我,我的病?”

  林昊道:“你还是去确定一下你得的到底是不是胱氨酸结石,你家人又有没有这种结石再说吧!”

  黑手迟疑的道:“万一真的是呢?”

  林昊摊手道:“那只能说你倒霉了!”

  黑手苦笑一下,弱弱的问道:“小林医生,如果真的确定了,你愿意给我治吗?”

  “有病,我自然无任欢迎的!”林昊淡淡一笑,补充道:“准备好钱就可以了!”

  黑手:“……”

  将黑手一班人撵走之后,梁大牛下班了,吴仁耀也终于从梁三柏那边回来了。

  吴若蓝看见父亲回来,急忙上前问道:“爸,房子咱们买下来了?”

  吴仁耀点头道:“是啊,钱都转过去了,不过还差二十万!”

  吴若蓝疑惑的道:“一百二十万买了他的房子?”

  吴仁耀看了林昊一眼,然后声音有些低的道:“一百二十万除了房子,还包括地皮!”

  果然,林昊猜的一点也没错,吴仁耀在最后一刻坑了人家一把。

  吴仁耀看不到林昊的神色是喜是怒,有点惴惴不安,然后又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道:“小子,你要是想骂,你就骂吧,反正我就是这样的了!那么大便宜我不贪,我就不是吴仁耀了!”

  “我骂你干嘛!”林昊没什么表情的应一句,他虽然不喜欢贪便宜,但也不会阻止别人贪便宜的。

  吴仁耀见他真的不骂自己,立即又眉开眼笑起来,“梁三柏说了,他今晚就开始搬到羊城去,明儿一早我们就可以开始收拾,装修什么的,我想过了,我们就按照社区医院的模式,一楼……”

  林昊则打了个呵欠打断他道:“有点累了,洗洗,准备睡。有事明天再说吧!”

  吴仁耀:“……”

  在吴仁耀父女走了之后,林昊便去洗了个澡。

  原本有些发困的他洗过澡之后竟然又精神了,看着时间还不到十二点,后院又还有动静,知道是严素还没睡,这就往后面走去。

  每天临睡前都和严素精神或*交流一下,已经成了两人的习惯。精神上的交流,自然是指斋聊。*上的交流,则是指推拿。

  不过不知道是为什么,自从何心欣在诊所住下之后,严素就不再跟林昊进行*交流了,但每晚还是要和他斋聊一番的。

  严素此时正在后院温室里,带着何心欣查看她的那些龟宝宝。

  那些孵化出来的金钱龟苗在她精心的照料下,茁壮又健康的成长,几乎没有什么死龟病龟畸形龟,这对乌龟养殖户而言是极为难得的,因为龟苗全部存活的机率少之又少!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孵化出来的龟苗已经大了一圈,从鸡蛋大小变成了鸭蛋般大,而且一个个生命力旺盛!

  看见林昊终于有空来搭理她,严素立即就过来拉着他道:“黑面神,快来,快来,我今天又收了好几只龟呢!”

  跟着她走到后院的一角后,只见那儿像是展览似的摆着十几个红色洗衣盆,每个盆子里都有一到五只不等的乌龟,有大有小有公有母,不过明显不是金钱龟。

  严素一一的给林昊介绍,斑点龟,安南龟,火焰龟,鳄龟……等等!

  这龟那龟的,听得林昊有些晕头转向,最后实在搞不明白的他无力的摆手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你现在变成养龟专家了!”

  严素的脸上浮起一抹笑意,和他还有何心欣三人一起坐到了后院的台阶上。

  何心欣轻轻的伸了伸腰,呼一口气道:“这里的环境真是安静,你们的生活也让我羡慕,简单,忙碌,又充实。”

  严素道:“心欣,如果你想,你也可以的。”

  何心欣摇头,她的确是想,但明显不可以,有钱有时候也任性不起来的,尤其是面对责任这种事情的时候。

  林昊看着天上的繁星点点,听着两女吱吱喳喳的聊天,心里既舒服又安宁,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这种简单又平凡的生活能一直过下去。

  只是,他诈死逃出古堡的事情到底能瞒多久呢?

  纸,永远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一旦东窗事发,古堡的那些变态与培养自己的那个杀手集团,会不会倾巢而出的对付自己呢?

  到那个时候,自己能逃得了没完没了不死不休的追杀吗?

  想到这儿,林昊有点坐不住了,必须得赶紧去……睡觉!

  他所练的帝经,是比较独特的,修炼的方式有两种,一种自然是正正规规的盘膝打坐,调气运息。另一种则是睡前默念口诀,半眠半休的练功,在浅意识的状态中修炼,睡觉和练功两不耽误。当然,后面一种修炼的速度要比前面一种慢许多。

  林昊两种方法都有练,但绝大多数是选择后一种,因为少年心性的他思想还是浮躁,清醒的时候让他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什么也不想的练功,实在是太难了。

  这,或许就是他练了这么久的帝经,至今才练到第二层初期的原因吧!

  当林昊打定主意去睡觉练功的时候,这才刚站起来,严素便一把拽着他重新坐了下去,“黑面神,你去哪?”

  “都这个钟点了,自然是要去睡觉!”林昊打了个哈欠,然后又问道:“你要一起吗?”

  如果何心欣不在的话,严素指不定就会应他一句,“一起就一起,谁怕谁呀!”只是当着何心欣,她哪好意思开这样的玩笑,所以只能拉着他不放道:“不许去睡,再陪我们聊会儿。”

  “是呀!”何心欣也道:“林医生,难得你清闲下来,陪我们再聊会儿吧。”

  “你们聊天!”林昊苦笑道:“我又插不了嘴!”

  “你想插就插呗,我们又没说不让你插!”严素想也不想的应一句,然后轻推着何心欣道:“心欣,你说是不是?我们说了不让他插嘴吗?”

  何心欣:“……”

  尽管插不了嘴,但林昊还是被两女留了下来,陪着她们聊天。

  这一聊,便聊到了深夜十二点多,两女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从衣服聊到化装品,从美食聊到旅游,从人生聊到理想,从还没有影儿的恋爱聊到更没影儿的结婚生子……

  林昊在一旁听得哈欠连连,尽说这些不等吃不等喝的,实在是太无聊了!

  有这个闲功夫,还不如一拖二的进房间深入交流呢,万一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抱个娃儿玩玩,这才是最现实的。

  正在林昊有点儿打磕睡的时候,诊所的院墙外突地传来一声压抑又短促的惨哼。

  这个声音极为的细微,夏夜虫鸣遍布,几乎完全将这点声音掩盖,正常人也完全听不到的,例如严素与何心欣就一点感觉没有!

  只是,林昊明显不正常,因为练有帝经的他,耳目敏锐超乎常人,所以这个声音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听得清清楚楚的,人也一瞬间彻底清醒并警惕起来……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