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若蓝此时已经累的不行了,身上也几乎完全被汗打湿了,连额前的秀发都黏在了脸上,呼呼的喘息不定。

  尽管压在林昊身上的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舒服与好受。尽管她的身上已经真的没有了什么力气,但只是那么一会儿,她便迅速醒过神来,赶紧的从林昊身上翻起,然后便不顾形象的倒在一旁,和林昊并肩而躺。

  被无限舒爽包围着的林昊不敢看她,也不敢说话,只想把被子拉上来盖住自己的糗态,可是被子却被吴若蓝压在身下,只能全身僵直的躺在那儿。

  半响,吴若蓝终于顺过了一口气,俏挺的秀鼻轻嗅一下,疑惑的问:“咦,什么味道?”

  林昊赶紧的应道:“打药酒的味道。”

  吴若蓝摇头,“不是,好像有什么青草被榨成汁的味道,有点腥腥的!”

  林昊:“呃……”

  吴若蓝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左右看了看,然后目光就落到林昊的身下,发现那里湿湿的,垂头看一眼自己的热裤也是湿湿的,俏脸顿时一白,失声道:“林,林昊,你做了什么?”

  “我……”林昊窘得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吱吱唔唔的道:“我,我,我那个,那个没忍住!”

  “你什么没忍住?”吴若蓝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是话刚出口心中便猛然一醒,失声叫道:“哦,我的天嗱!”

  话音未落,她已经脸红耳赤的慌忙翻身下床,逃似的飞奔出房间。

  看着她怆惶的背影,林昊也感觉尴尬得不行,可他也没办法,处男之身实在太敏感了,根本经不起挑战啊!

  这,算是我的第一次吗?

  在房间重归寂静的时候,林昊忍不住如此叩心自问。

  过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还是更长的时间,林昊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再次动了下,然后吱呀一声开了。

  吴若蓝重新出现在林昊的眼前,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都换过,脸上却还带着余红,显然还未能完全从刚才那尴尬的一幕中摆脱出来。

  林昊此时已经盖上了被子,羞愧无比的道:“姐姐,对不起。”

  吴若蓝没接这茬,只是问道:“裤子换过了吗?”

  林昊低声道:“没……”

  吴若蓝原本想质问,干嘛不换?你不觉得脏的吗?湿湿嗒嗒的穿着很过瘾吗?

  不过最终她是什么都没问,只是走到架子那边,又找了一条裤衩给他,这一次是四角的,拿给他之后便道:“那那条换下来,我好拿去洗!”

  林昊声音仍是很低的道:“姐姐,你不生我的气吗?”

  吴若蓝白他一眼,没吱声。

  林昊忙又道:“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想忍着来的,可是你压着我,又一耸一耸一前一后……”

  “闭嘴!”羞得无地自容的吴若蓝终于忍不住了,冲他喝道:“不许再说这个!”

  林昊道:“可是……”

  吴若蓝道:“你再说,我以后都不理你!”

  林昊只好叹气道:“好吧!”

  吴若蓝在他的房间里搜罗了一下,将一些脏衣服臭袜子什么的通通都收捡了,然后又将他那条还带着湿迹的裤衩包在里面,抱着要出门的时候,又停下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没有?”

  林昊想了想道:“姐姐,你能给我煮一桶药水吗?”

  吴若蓝微点一下头,抱着衣服先走了出去,不多一会儿又回来了,手里拿着笔和处方笺。

  “好了,你说吧!放什么药,多大份量,什么顺序,煮多长时间?”

  “苏木180克,松节150克,红花60克,赤芍50克,川芎,羌活各40克……”

  林昊所说的,无疑就是药浴。

  药浴,在华夏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据记载自周朝开始,就流行香汤浴。所谓香汤,就是用中药佩兰煎的药水。其气味芬芳馥郁,有解暑祛湿、醒神爽脑的功效。

  伟大爱国诗人屈原在《云中君》里记述:“浴兰汤兮沐芳华。”从清代开始,药浴就作为一种防病治病的有效方法受到历代中医的推崇。

  药浴的作用机理也不复杂,药液作用于全身肌表、局部、患处,并经吸收循行经络血脉内达脏腑,由表及里因而产生效应。药浴洗浴可起到疏通经络、活血化淤、驱风散寒、清热解毒、消肿止痛、调整阴阳、协调脏腑、通行气血、濡养全身等等功效。

  林昊这个专治跌打损伤的药浴制作起来很复杂,以诊所现在的条件是完全达不到的,他只能尽可能的用最简单的煎煮法,保持药效。

  然而就算是已经简化得不能再简化,可程序仍然不是一般的繁杂,吴若蓝一边记一边问,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明白这个药水该怎么煮。

  再三跟林昊确定没问题后,吴若蓝就起身道:“那我去准备了。”

  林昊道:“好,辛苦姐姐了!”

  吴若蓝话有深意的道:“辛苦一点我无所谓,最主要是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现在你还受着伤,想太多有害无益的。”

  林昊差点就想问,伤好了就可以想吗?不过最终他只是答应道:“我知道了!”

  吴若蓝走了之后,林昊准备睡一觉,那啥之后,男人总是觉得比较累的,何况他还受着伤呢!

  然而正在他默念起帝经心法,准备一边练功一边入睡的时候,房门又吱呀响了一下,原以为是吴若蓝又回来了,谁曾想却是何心欣。

  何心欣低声的唤道:“林医生!”

  林昊道:“嗯。”

  何心欣道:“你好些了吗?”

  “好些了!”林昊敷衍的应一句,暗里却苦笑,真要好些我就起来了,

  何心欣见他有软瘫瘫地仿佛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愧疚无比的道:“对不起!”

  林昊疑惑的问道:“好好的,干嘛说对不起?”

  何心欣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弄成现在这样了!”

  林昊道:“没事,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一两天就好了!”

  何心欣见他的被子有点滑下了,这就伸手将它拉上了一点点,然后道:“林医生,这回你又救了我一次,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才好!”

  林昊平淡的道:“你不用太放在心上的,昨晚我虽然算是在救你,但同时也是在救自己的,因为要是被她闯进来的话,不但你有危险,我和严素一样会有危险的。”

  何心欣愧疚的道:“都是我连累了你们!”

  林昊不想再说这个,转而问道:“夏允儿怎么说的?”

  何心欣道:“她说这个地方已经暴露了,我留在这里也不再安全,所以准备把我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她现在已经去安排了。”

  林昊无心涉入黑道的斗争,甚至对这种事很厌烦,尽管他并不是很愿意何心欣现在“出院”,可也知道如果让她继续留在这里,严素,吴若蓝,吴仁耀等人通通都会有危险,她只有离开,才能让大家安全。

  很多时候,林昊都会理智的想问题,不会感情用事,更何况他跟何心欣也没有什么感情,沉吟一下后道:“如果她有更安全隐秘的地方,自然是转移比较好的,我这里确实没有能力保护你!”

  谁曾想何心欣竟然道:“其实……如果林医生同意的话,我倒是想留下来!”

  林昊:“呃?”

  何心欣道:“我已经把这件事跟家里说了,家里也派了人过来保护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只要他们到达,我的安全不会有问题的。”

  林昊真的很想说,你还是走吧,这样对谁都好。可是这么绝情的话,他又哪里说得出口!

  何心欣弱弱的问道:“林医生,你愿意我留下来吗?我顶多再住几天就好了!”

  林昊想拒绝,可是看着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终于是不忍心,只能默然的微点一下头算是答应。

  看见他终于点头,何心欣高兴得不行,随后看到林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心里又感觉无比的抱歉,低声问道:“林医生,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林昊微不可闻的摇一下头,“让我睡一觉!”

  何心欣只听到他的话,没看到他摇头,脸刷地一红,随后又迅速的白了起来,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道:“林,林医生,对不起,你,你,你可不可以换个要求吗?”

  林昊:“呃?”

  何心欣十分为难的道:“我知道,你一连救了我两次,你的恩情我就算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的,我以后一定会回报你的。可你这个要求……请恕我不能答应你。不过你真想的话,我,我可以找个人陪你睡的。”

  林昊睁大眼睛:“……”

  何心欣忙扬起手道:“我保证找个很年轻很漂亮也很干净的女人陪你睡。”

  林昊被弄得啼笑皆非,“我是说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让我睡一觉就好了!”

  何心欣苦着脸道:“林医生,真的对不起,我,我真不能让你睡的!我还是……加上我们又不是情侣……”

  林昊这下真有点欲哭无泪了,这个女人的理解能力是不是太彪悍了,无力的摆手打断她道:“何心欣,你想太多了!我是说我有点累,你什么都不用为我做,只要不打扰我,让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何心欣这才总算明白过来,如释负重的大呼一口气,然后又忙道歉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我以为林医生想要我……”

  林昊摇头打断她道:“我什么都没想。”

  “嗯嗯,林医生是好人!”何心欣点点头,然后又补充道:“其实想也没什么的,林医生也是个正常的男人!”

  林昊狂汗三六九,跟这个女人真的说不清了,冲她无力的挥了挥手。

  何心欣这就识趣的站起来,“林医生,如果你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跟我说的。那个……我虽然不能陪你睡,但与钱财或关系有关的事情,我还是勉强可以帮忙的,你只要开口就行!”

  林昊苦笑道:“好,谢谢你了!”

  何心欣真的有心要还林昊的救命之恩,可是他的态度却无疑很敷衍,最后只能闷闷的离开。

  房间终于又一次静了下来,林昊感觉有点累的闭上眼睛,准备睡上一觉。

  谁知道眼睛刚闭上没多一会儿,房门又吱呀的响了一下,林昊忍不住有些恼的道:“我不是说了不要你陪我睡吗?”

  “我什么时候说要陪你睡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房门口响起。

  林昊张开眼睛看看,不由吃一惊,来的人不是何心欣,而是夏允儿。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