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搞错了人,林昊有些尴尬,半响才道:“呃,怎么是你,我以为……”

  夏允儿问道:“你以为我是谁?”

  林昊吱唔着道:“没有谁!”

  夏允儿很是好奇:“谁要陪你睡?”

  林昊道:“呃……都说没有咯!”

  夏允儿纠缠不休的道:“刚才是谁在你的房间?”

  林昊是绝不会出卖何心欣的,被夏允儿问得烦了,终于忍不住道:“关你什么事?问那么多干嘛?跟你很熟吗?真是的!”

  好端端的被喷一脸,夏允儿也有点冒火了,质问道:“黑面神,为什么每次见到我,你都没有好脸色?我到底哪招你惹你了?”

  这话,把林昊给问着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次见到这个女人都要先恶心她一把,看见她生气了,心里才会舒服。难道……真的如严素所说的那样,自己真有点变态?

  想了想后,林昊辩解道:“你既然叫我黑面神,我脸黑一点不是正常吗?再说了,你虽然没有招我惹我,可你欠了我的!我凭什么要给你好脸色看呢?”

  说到这个,夏允儿滞住了,因为她确实欠了这厮的,之前欠了他一条命,之后又因为何心欣给他添了无数麻烦。

  这个世界上什么俩是最难还的呢?有人会说,是巨额的借款。也许有人会说,是数不清的桃花债。其实这些都是错的,欠的钱可以慢慢还,桃花债可以慢慢用时间来抚平。而最难还的是人情债,它就像心口上的一道疤痕,时刻提醒着你,你欠着别人,你要感恩,你要报答。

  也正是因为如此,夏允儿常常提醒自己,人情债绝不能欠,可是现在她还是欠了,被林昊这么一说,她也彻底的哑火了!

  林昊并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见夏允儿作声不得,又觉得自己有些过份,闹归闹玩归玩,拿这个说什么事,有什么意思呢?可是他又拉不下脸来道歉,只能转开话题,语气也有所温和的道:“哎,你到底干嘛来了?”

  夏允儿道:“如果我说我来看你,你相信吗?”

  林昊淡淡道:“一般情况下,我宁愿相信白天见鬼,也不相信女人的嘴!”

  夏允儿原本想好了不跟他斤斤计较的,可是一句话,又被弄得有点火大了,“黑面神,你……”

  林昊打断她道:“我说什么我,你别说是鲜花,连个水果篮都没有,让我相信你来看我?你不是让我相信白天见鬼吗?”

  夏允儿有些恼的骂道:“你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狗咬吕洞宾,狗改不了吃……”

  林昊又打断她道:“夏允儿,我有点累,没心情跟你玩成语接龙!”

  夏允儿挑着柳眉道:“这是成语吗?这是谚语。”

  林昊淡淡的道:“是吗?我语文没有老师教,不太清楚。”

  夏允儿:“……”

  林昊道:“你到底有没有事,没有就请回吧,我真的累了,没精神跟你玩。”

  夏允儿道:“我有!”

  林昊道:“那你还啰啰嗦嗦的说这些不等吃不等喝的干嘛,有事说事呗!”

  夏允儿哭笑不得,是你一个劲儿的胡搅蛮缠好不好?可是看着林昊真有点精力不济的样子,这就道:“我给何心欣找了一个安全又隐蔽的地方,原本是来接她离开的。”

  林昊道:“可她刚刚跟我说了,她想再住几天。”

  “嗯,她也跟我说了……”夏允儿说着心头突地一动,一脸恍然的表情道:“我明白了,你刚刚说不要谁陪你睡,说的就是她!”

  林昊:“……”

  夏允儿道:“真的是她?何心欣竟然看得上你?”

  林昊狂了下,质问道:“我很差劲吗?”

  “反正我没觉得你有什么好!”夏允儿撇了撇嘴,接着又道:“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恭喜你,何家可是绝对的大门大族,何家的家主打个喷嚏,澳省地面上恐怕就得震三震,你要是真的成了何家的女婿,你要记得是我把何心欣送来的……”

  林昊打断她道:“好像是夏史送来的吧?”

  “那也是我让他送的!”夏允儿说一句后,又继续道:“你可不要忘本,到时候记得……”

  林昊接口道:“大腿让你抱一下是不是?”

  夏允儿点头:“嗯嗯!”

  林昊又故意的道:“你确定要抱吗?我的腿可是很多毛的!”

  夏允儿:“……”

  林昊摆摆手,不再跟她闲扯,正色问道:“何心欣要留下,你怎么看?”

  夏允儿无奈的摊手道:“我自然是不同意的,可是她的意思很坚决,根本不是跟我商量,而是向我宣布她的决定,那我还能怎么办,只能再加派人手来保护她。”

  林昊又问道:“那个杀手,你还在调查。”

  夏允儿道:“一直在调查!”

  林昊道:“有什么进展吗?”

  夏允儿又道:“一直没进展!”

  林昊:“……”

  夏允儿解释道:“正如你所说的那样,那是一个非常职业的杀手,除了枪法如神,行踪也十分的诡异,简直就像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幽灵一样,纵然是我们倾巢而出,也找不到她的落脚点,更不知道她到底属于哪个杀手组织。”

  林昊道:“她这一次没有杀死何心欣,很有可能再次卷土重来的,你就不做什么准备?”

  夏允儿道:“我不是派很多人来了吗?”

  林昊无爱的道:“你觉得他们可以挡得住她?”

  夏允儿沉吟一阵,突然道:“这几天,我一直跟林老师的爱人苏晴联系,她跟我说,如果一场官司,完全没有胜算的话,最好就是庭外和解。现在这个社会,是一个以和为贵的社会!”

  这席话,要换了别人,无疑会听得莫名其妙,但林昊却一下就明白过来了。夏允儿的意思是既然无法阻止杀手集团对何心欣的刺杀,那仅仅只能找和胜堂那边谈判了。

  如此人若犯我,忍让三分的解决问题方式,无疑不是林昊喜欢的,他表面看起来温和友善,做人却极有原则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要么就把他变得疯疯癫癫,要么就把他弄得生不如死,要么……反正就是不要惹他,否则他一定会让这个人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生出来。

  不过对于这些什么社团组织的恩怨,他完全没有兴趣,更不想涉身其中,所以纵然持有反对意见,也懒得说出来。

  说完这一通话后,夏允儿见林昊久久没有言语,以为他真的累了,这就自动告辞。

  当她走了之后,林昊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安心睡一觉了,可是还没睡着,吴若蓝的声音便在外面响起,“林昊,沈局长来了!”

  林昊苦笑,你们就不能让我安生一下吗?但也只能答应道:“请他进来吧!”

  没一会儿,沈荆彬便走了进来。

  相比于夏允儿,沈荆彬还是比较有诚意的,因为他手里提着一些补品类的东西。

  将东西放下之后,沈荆彬问道:“林医生,你感觉怎么样了?”

  林昊道:“多谢沈局关心,只是一点皮外伤,不碍事的。”

  寒暄了一下后,沈荆彬便直入主题的问道:“林医生,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何家的大小姐会在你这儿?为什么又会有人来刺杀她?”

  林昊长话短说的道:“何心欣生了病,找我医治,而她的治疗期有些长,我就让她住下了。至于为什么有人刺杀她,我也不太清楚。”

  在林昊说话的时候,沈荆彬一直在看林昊,听完之后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缓缓的道:“林医生,这是一起性质极为恶劣的谋杀案,现在已经出了八条人命。再加上何家是无比显赫的家族,具有极大的影响力,澳省警方还有我们市局乃至省厅都相当重视这个案子,现在已经成立了两地联合专案组来调查这个案子。所以一会儿,会有专案组的人员来给你录一份正式的口供,希望你能理解,并配合一下。”

  林昊淡淡道:“警民合作嘛,应该的。”

  沈荆彬微颌一下首,又道:“另外,刚才我们询问过何小姐,她说还会在这里呆一阵子,出于她的人身安全考虑,在案子未告破之前,我们会派人保护她。”

  林昊道:“你们派人保护她,我是举双手双脚支持的,但我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你们尽量不要扰乱诊所的正常秩序。”

  沈荆彬道:“放心,这次是我亲自带队,我会约束好他们,尽量不让他们给你添麻烦的。”

  林昊道:“那行,你让人来给我录口供吧!”

  沈荆彬这就叫了一个手下进来,让他给林昊录口供,不过他自己并没有离开,而是在一旁看着林昊,默默的听着。

  录完口供之后,沈荆彬便让手下出去,可他却仍然逗留在房间里。

  林昊见状,疑惑的问道:“沈局还有事情?”

  沈荆彬道:“有点儿!”

  林昊道:“公事还是私事?”

  沈荆彬道:“有区别吗?”

  林昊道:“公事的话,我要休息了。私事的话,勉强陪你五分钟!”

  沈荆彬:“……”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