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

  钟艳妮尖叫不止,撕扯自己裙子的手也不停,一直将裂口扯到将近腹部,弄得坦胸露腹,衣不蔽体,嘴里才胡乱的叫道:“不,不要,求你不要这样!”

  林昊刚开始还觉得很好笑,这女人演的是哪一出呢?她患的不是肾虚与骚痒,而是失心疯?

  只是看着她逼真绝伦,入木三分的出色表演,林昊又意识到不妙,然后迅速的反应过来,这女人挖了个大坑,引着自己跳进去。

  “救命——强——奸啊!”钟艳妮敞开嗓子尖叫的同时,看向林昊的眼睛却充满讥讽与不屑。

  杂乱的脚步声瞬间由远及近的响起,紧接着“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粗暴无门的踹开了,一班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进来!

  “住手!”

  “不许动!”

  “举起手来!”

  “……”

  面对警察们乱七八糟的叫喊,林昊有些为难,自己到底是不动还是举起手来呢?

  最终,他选择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呜呜”钟艳妮见警察进来,立即提着自己的裙子,紧紧的捂着胸哭叫起来。

  眼前的情景,不用问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那带头的警官却还是喝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他要……强……奸……我!”钟艳妮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不是假哭,是真哭,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掉下来,弄得林昊好生佩服,严格格的演技已经算够好的了,可是跟这位一比,明显还差了一些。

  “王八蛋!”那名警官闻言,顿时义愤填膺的怒骂一声,冲自己的一班手下喝道:“把他给我铐起来。”

  此情此景,林昊百口莫辩,就算用立白洗洁精也洗不清了。

  “不,你们不能抓他!”正在那些警察要一涌而上的时候,一道窈窕的身影拦到了林昊面前,吴若蓝展开双手护着林昊道:“不,你们不能抓他,他是被冤枉的!”

  警官疑问道:“你是谁?”

  吴若蓝道:“我是这个诊所的护士!”

  警官伸手指着钟艳妮冲吴若蓝喝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替他狡辩!”

  吴若蓝大声叫道:“我没有替他狡辩,他真的是被冤枉的,这个女人在演戏,我有……”

  “姐姐!”被她护在身后的林昊突地一把将她扯了回来,目光紧紧的看着她道:“他们又不是神经病,可能相信你的话吗?”

  “不是的,我……”吴若蓝正想说话,却见林昊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眼中似有深意,到了嘴边的话便停住了。

  “姐姐,别发神经了!”林昊放开她的手,将她拉到了身后。

  这下,吴若蓝更蒙了,因为这厮竟然趁着众人不备,然悄悄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屁股!

  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思……咦,不对!

  吴若蓝不是杜子彰,脑袋也不笨,林昊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终于使她有所醒悟,回忆起他刚刚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举动,终于捕抓到了两个关键字:神经!确切的说是三个字:神经病!不,更确切的说是:沈荆彬!

  一瞬间,她终于大彻大悟了!

  这些警察之所以会来得如此及时,无疑是跟钟艳妮串通好的,跟他们理论,无疑是鸡同鸭讲,人家根本就不会搭理你的。

  林昊的意思是让自己赶紧的去找沈荆彬,而此时沈荆彬正在老诊所旁边正在兴建的养殖中心,带着他的下属化装成民工,暗中保护何心欣。

  正在吴若蓝顿悟的瞬间,带队的警官已经冷哼了起来,“无话可说了吧?”

  林昊道:“话有不少,可是真的能和你说吗?”

  警官语气威严的道:“我们是人民警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林昊冷笑一声,摇头道:“这话,你不配说吧!”

  带头警官顿时一阵恼羞成怒,指着林昊对手下怒喝道:“你们还愣着干嘛,把他给我铐起来。”

  “我看你们谁敢!”一个吼声响起,紧接着众人感觉眼前一暗,一个铁塔般高大的身影横到了眼前。

  梁大牛在关键时刻,终于英勇的挺身而出,挡在林昊面前,凶悍无比的瞪着众人。

  这个家伙实在太高大太威猛,这一冒出来,顿时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一班正要往前冲的警察被弄得再次一滞。

  抓人的时候接二连三被打扰,带队的警官十分的恼怒,喝问道:“你又是谁?”

  梁大牛道:“我是这个诊所的保安!”

  麻痹,这个诊所的人一个比一个猛啊!众人无不在心里骂道。

  “你给我让开!”警官冲威严的怒喝:“我们正在逮捕嫌犯,你再拦着,我们就把你也给逮起来,告你一个防碍执行公务罪!”

  梁大牛脑袋灵醒时不是一般的幽默,随便一句话都能让人笑得喷饭,但更多的时候,嘴巴却是笨掘的,心里一紧张就说不出话来,所以这会儿他什么也不说,但也不让开,就那样直挺挺的挡在林昊的面前。

  成为了诊所的保安,梁大牛并没有领到多少工资,也没娶上媳妇。可是跟着林昊,他不但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还发了一笔大财。因此一根筋的他不管是什么情况下,都会坚决拥护林昊的!

  警官见跟这个蛮牛似的人说不通,不耐烦了,质问道:“你真的要暴力抗法吗?”

  “你少来这套,我读得书少,不懂什么法不法!”梁大牛终于出了声,几乎是吼着道:“我只知道,只要我在这里,你们就休想带走林大夫!”

  “哎呀呀!”警官被气得哇哇怪叫起来,“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了!给我先把他拷起来。”

  站在最前面的几个警察闻言,立即朝梁大牛扑了过去。

  这段时间,林昊一直忙着给病人看病。梁大牛却一直忙着练功,虽然他有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做精细的活儿也不在行,可是对武功却极有悟性,加上他原本就力大如牛,一段时间练下来身手已非等闲。

  看见一班警察扑来,梁大牛怒目一沉,拳头猛然握紧,朝冲在最前面的一个警察当胸砸了过去。

  这个警察的身材和梁大牛差不多高大,对自己的实力也很有自信,所以见对方一拳袭来,不闪也不避,反倒迎着他的拳头一拳砸去。

  “轰!”两拳相击,传出一声闷响。这个警察便知道自己错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砸向的不是一个拳头,而是一枚势不可挡的炮弹。不过这个时候知道,明显已经太迟了,他已经承受不住这股巨力,被砸得倒飞而去。

  后面紧随其后的几个警察见状,立即就想要接住他,结果却抵挡不住,纷纷被带倒在地,摔成一团。

  侧边一名侥幸没被拖累的警察反应极快,一脚朝梁大牛的腰部踢去。

  梁大牛生生扛了这一脚,却眉也不皱一下,反手一拳砸出,正中此人的腹部,打得他肚子一阵翻江倒海,顿时就无法支撑的栽倒于地。

  那带队的警官没想到梁大牛如此的凶猛,仅仅一个罩面间,自己带来的人就倒下五六个,惊怒之下立即拔了枪,直指梁大牛道:“你敢袭警?”

  其他的警察见状,也纷纷拔了枪,七八个黑洞洞的枪口直对梁大牛。

  梁大牛悍不畏死,竟然还想要扑上去。林昊却是一阵心惊,赶紧的将他一把拽到背后。然后直直的迎视着那名警官,声音平淡的问道:“这位警官,你确定自己是真的在公正执法。”

  警官的眼中滑过一丝微不可闻的窘色,语气却强硬的道:“当然!”

  林昊问道:“请问你们是哪里的警察?”

  警官道:“我是区分局巡警支队副支队长刘伟德!”

  “刘队长,幸会!”林昊淡笑一声,伸手突地一指钟艳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区分局到这里,要经过十七个绿灯,再怎么快也得半个小时,可这个女人从进门到现在,总共也不足半个小时,难道说刘局长料事如神,预感到我要非礼她,所以提前出发了?”

  刘伟德黑着脸道:“我们正好在附近执行公务,经过这里!”

  林昊道:“这样啊?那可真是太巧了!”

  话语平淡,讥讽的意味却很浓,刘伟德的脸色也更黑,喝道:“你少说废话,识相的话就乖乖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去!”

  林昊摇头,“我又没犯法,为什么要跟你回去!”

  刘伟德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嘴硬?”

  一人刷地又挡到了林昊的面前,清声道:“不!他真的没犯法。”

  林昊定睛看看,发现这人赫然还是吴若蓝,顿时皱起眉头,不是让她去找沈荆彬吗?怎么到这会儿还在这里呢?

  吴若蓝没理会林昊询问的眼神,只是对刘伟德道:“我可以证明,他是清白的!”

  旁边一直扮演着受害者,不停哭哭啼啼钟艳妮立即叫道:“警察同志,你们不要相信她,他们是一伙的。”

  吴若蓝冷哼一声,扬起手中握着的手机道:“我有证据。这个女人一进门,我就感觉她不对劲,刚才她要求我出去的时候,我就悄悄的把手机的摄像功能打开了放到桌上,林昊有没有非礼她,手机拍得一清二楚!”

  钟艳妮闻言,脸色刷地一变,因为她千算万算,还是将这个女人给算漏了。

  刘伟德伸手道:“把手机给我看看!”

  林昊感觉不妥,立即就想要阻止,可是他才一动,几个枪口便刷地齐齐凑到他的脑袋上,弄得他生生滞了下来。

  吴若蓝却不疑有诈,竟然真的把手机递给了刘伟德。

  刘伟德接过手机之后,并没有查看,反倒收了起来,然后指着林昊道:“把他铐起来,带回去!”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