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crv快速的驶进诊所院中。

  林昊在办公室里勾头看看,车牌号很眼熟,咦,这不就是刚才范强范主任开的那辆车吗?

  果然,车门一开,范强首先急急的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车上又下来一男两女,四人七手八脚的从后座上抬下一个头发鬓白的老人。

  将老人抬进诊所后,范强第一时间就叫了起来,“林医生,林医生,救救我爸,快救救我爸!”

  要换了心胸狭隘的医生,例如尖酸刻薄的吴仁耀,这个时候肯定会先对范强一顿冷嘲热讽,弄得他脸红耳赤无地自容之后,这才催他把之前欠下的十万诊费给还了,最后才说救人的事情!不过就算救人,也得先说清楚多少诊疗费,先预付多少,否则……思想有多远就滚多远吧,大爷可没那外国时间跟你耗!

  钱,对林昊来说,确实是很重要的,钱虽然不是万能,没钱却万万不能的。

  新诊所开张后看起来好像很红火,可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收入,中午的时候吴若蓝才说财政已现赤字呢!然而,在林昊的心里,生命却比金钱更加重要!

  范强父亲的情况明显不太好了,脸色苍白,意识不清,明显开始陷入半昏迷状态,越往下拖就会越危重,越严重治疗的难度也将越大,分得清敦轻敦重的林昊二话不说,指着里面的诊疗室道:“快,把他放到里面的床上!”

  范强与他的家属迅速的将老人抬进去,并安放到床上。

  林昊迅速的给老人做起体查,体温387度,呼吸20次分,血压150100mmhg,神志不清,全身皮肤黏膜无皮疹、黄染、出血点;全身皮肤干燥、弹性差,全身浅淋巴结未触及肿大;头颅无畸形,眼窝无明显凹陷,双侧瞳孔等大等圆,直径25mm,对光反射存在,咽红,双侧扁桃体2度肿大,表面有脓点。

  颈软,双侧甲状腺未触及肿大。胸廓无畸形,双肺叩诊呈清音,呼吸深大,闻及烂苹果味气体,双肺呼吸音粗,双肺未闻及干湿性音及胸摩擦音。

  四肢稍冰凉,足背动脉稍减弱;四肢关节无红肿,双下肢无浮肿。四肢肌力、肌张力尚可,神经系统生理反射如膝腱反射无增强或减弱,病理征阴性。

  在林昊给老人检查的时候,范强的媳妇已经在旁边说起病情:“我爸这几天就喊不舒服,说头晕头痛,身子不得劲儿,我们说带他上医院看看,他却坚持说自己只是普通的感冒伤风,自己去和仁堂拿了几剂中药,谁知道刚才正和范叔公他们打麻将呢,突然就晕倒了!”

  林昊做完了体查,又给老人把了一下脉,这才问道:“以前他有什么病吗?”

  范强忙插嘴道:“没有的,我爸能吃能喝,身体很好的!”

  林昊摇摇头,“能吃能喝可不代表没病,你没见他吃得多喝得多,身体却这么消瘦吗?”

  范强脸色骤变,“那我爸得的是什么病?”

  “他患的可不是伤风感冒这么简单!”林昊说了上半句后,下半句却换了话题:“老爷子今年多少岁了?”

  范强道:“快七十了!”

  林昊道:“这说明你真的不够关心你老子,到了这个年纪,应该每隔半年或几个月就给他体检一次,如果能定时体检的话,他的病也不会这么严重!”

  范强听得脸色大白,焦急的道:“林医生,你别吓我好吗?我爸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林昊道:“首先一个可以确认的是高血压。”

  范强愣了一下,紧张的疑问道:“除了这个还有别的?”

  “刚刚我给他测过手指血糖!”林昊扬起手中一个血糖测量仪给他看,上面显示的数值是:145mmoll,“嚅,看到没有,血糖十分的高,现在是下午,他是空腹,正常的空腹血糖应该是4461之间,就算吃了东西,也不会超过80,可是现在高出将近两倍,无疑就是高血糖,而且他的呼吸中出现了典型的烂苹果气味,证明已经在糖尿病的情况下并发了酮症酸中毒,情况已经有些危急了!”

  范强变得脸无人色,忙抓住林昊的手道:“林医生,你,你一定要救救我爸。”

  这样的重病号,一个控制不当就会病危,然后分分钟会挂在诊所里,要换了吴仁耀,打死也不会接的。

  林昊,无疑不是吴仁耀!

  他是一个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医生,一切以病人为重!因此他压根儿就不跟范强讨价还价,检查问诊完了之后,直接开始治疗!

  迅速的纠正老人缺水缺纳的情况,同时静脉推注速效胰岛素,另外老人还有严重的呼吸道感染,所以给做了青霉素皮试,确定无过敏后,便又开一条静脉通路,进行抗生素治疗。

  一系列的对症治疗之后,老人的血糖与血压都降下来了,人也悠悠的醒转,不过还是虚弱得不行!

  林昊又给他做一次检查之后,确定情况已趋向平稳,这就撤了一条输液通路,然后抽了老人一管血液上楼,显然是要去化验。

  范强见状,赶紧的跟在后面追问道:“林医生,林医生,我爸现在的情况怎样?”

  林昊头也不回的道:“不好说!”

  范强道:“他现在不是醒来了吗?”

  林昊道:“确实是醒来了,但并不等于是治好了,刚刚的治疗,只是对症疗法,治标不治本的。”

  范强喃喃的道:“这……”

  林昊终于停下脚步,“另外,我怀疑他是典型的三高患者。”

  范强疑问道:“三高?”

  林昊道:“高血压,高血糖,还有高血脂。我现在抽了血,就准备给他验血脂,同是看看有没有别的病症。不过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因为三高症往往都是相互关联的!”

  范强道:“那如果确诊了呢?”

  林昊耸耸肩道:“确诊了就治呗!”

  范强疑惑的道:“你能治?”

  林昊反问一句道:“你觉得呢?”

  范强回答不上来了,愣愣的看着林昊。

  林昊却不理他,径直走进了化验室,开始忙碌……

  当他从化验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范强竟然还候在外面,疑问道:“你还没走?”

  范强苦笑,老头子还在这儿躺着,我能上哪去?忙问道:“林医生,化验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林昊点点头道:“总胆固醇,甘油三酯,胆固醇脂,高底密度脂蛋白通通都超标。”

  范强虽然不懂医,可是听到这话,心里也是一凉,因为这无疑就是高血脂的表现。

  林昊一边往楼下走一边道:“三高症,已经确诊无疑了!”

  范强再次问道:“林医生,那你能治我爸这病吗?”

  林昊仍然不回答他,走到一楼厅堂的时候才突然问道:“范主任,我有些好奇,你怎么还敢来呢?”

  这话,旁人听起来或许感觉莫名其妙,但范强却是秒懂,林昊的潜台词无疑是说,范主任,你脸皮挺厚的嘛!你就不怕我向你讨债?

  同时,也隐露着更深的意思:想治你老子的病,先把之前欠的债还了吧!

  一句普普通通的话,不一样的人说,会有不一样的味道。不一样的人听,也会有不一样的意思。

  范强虽然想耍赖,可假假的他也是个村委副主任,何况这个时候,他的媳妇,儿子,儿媳妇等家属,还有吴若蓝,以及变得跟严伯一样神出鬼没的吴仁耀也通通围上来了!

  树要皮,人要脸,万一被林昊当众问债呢?

  其实,范强最害怕的还是吴仁耀,这厮的嘴可是出了名的尖酸刻薄,要是被他开了腔,今儿个他铁定吃不了,兜也兜不走的。

  范强能混到村委副主任的位置,无疑是识得好赖的,知道今儿再也躲不过去了,这就道:“那个……我爸当时正跟三叔公一起,三叔公让我们……算了,什么也不说了!孩子他妈,你赶紧回家,从保险柜里拿十万块过来给林医生,他已经治好了我的病,我范强牙齿当金使,说到就做到,十万块,我们给他……”

  林昊淡淡的打断他道:“拿十五万!”

  范强神色顿时一凝,愣愣的问道:“林医生,这五万是……利息?”

  林昊怪眼一翻,“我有那么黑吗?”

  范强哭笑不得,你没那么黑收我十万的诊费?但还是忍着问道:“那这五万是什么??”

  林昊道:“你父亲的诊疗费用!”

  范强这才恍然,可随即心又是一揪,“仅仅只是这次的?”

  林昊摇头叹气道:“范主任,你怎么总以哪啥之心度君子之腹呢?我承认,我林昊有时候确实挺狠的,但也不是见人就宰的好不好!”

  是啊,不是见人就宰,但我姓范的例外啊!范强在心里一个劲儿的叫苦。

  林昊解释道:“这是你父亲临床治愈前的全部诊疗费!”

  范强闻言,一颗心总算是放到了肚子里,忙对他的媳妇道:“孩子他妈,拿十五万……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林医生,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林昊不置可否的轻哼一声,径直进了诊疗室,查看一下老人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变化后,调整了下输液的滴速,这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吴仁耀父女也跟了进去,吴仁耀鬼鬼祟祟的朝外面张头探脑一下,然后就对林昊低声抱怨道:“刚才的时候,你干嘛不要多一点,那姓范的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要换我,少说也得要他个二三十万。”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