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你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德!

  如果不是吴若蓝在,林昊一定会这样反喷吴仁耀一句,但既然吴若蓝在这儿,为了避免她难堪,他就忍着,什么也不说,只是掏出自己的手机查看里面的照片!

  吴仁耀见他不搭理自己,虽然感觉有些无趣,但还是问道:“哎,小子,你真的打算就这样饶了那姓范的吗?这次要不是他老子生病,之前他欠下的十万诊费,就算能给,最少也拖到过年的。对这样的无赖,你就这样轻轻放过,太便宜他了吧?”

  林昊道:“那要不然呢?”

  吴仁耀道:“肯定是把他往死里折腾啊!”

  林昊道:“可是生病的又不是他,是他的老子!”

  吴仁耀道:“你小子那么多鬼主意,我就不相信你想不到办法收拾他!”

  林昊终于抬起头来,不过不看吴仁耀,而是看向吴若蓝,“姐姐,你觉得呢?”

  吴若蓝道:“这个……做人还是宽容大量一点的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林昊和吴若蓝相处了这么久,对她的性格已经有所了解,虽然没有夸张到说她一翘起尾巴就知道她是要拉什么放什么,但一听她这话就知道是言不由衷,所以打断她道:“姐姐,你就不能说句掏心窝的吗?”

  吴若蓝咬了咬唇,抬眼看一下门外,然后转过头来道:“那姓范的很坏呢,以前范统两公婆来催债的时候,他可没少帮腔,好多事情都是坏在他手里的呢!所以啊,你真要我说的话,那就是八个字: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林昊点点头,拿起手机道:“哦!”

  吴仁耀等了半天,也不见他有下文,疑问道:“哦之后呢?”

  林昊道:“我知道了!”

  吴仁耀仍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道:“你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林昊无爱的看他一眼,“大叔,难道一定要让我说透,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替你们好好收拾他,然后你才能懂吗?”

  吴仁耀愣了愣,然后点头道:“你早这样说我不就懂了!”

  林昊:“……”

  吴若蓝对父亲的后知后觉也很无奈,伸手推着他道:“爸,你要上哪就上哪吧,别影响我们了!”

  吴仁耀又很二愣的问道:“影响你们谈情说爱吗?”

  吴若蓝暴布汗,声音高八度的道:“影响我们工作!”

  吴仁耀掏了掏被震出来的耳泥,然后道:“我一会儿就走,一会儿就走!”

  为什么一会儿才走,自然是等钱了!

  吴若蓝撵不动他,只能气呼呼的坐到一旁,林昊则继续玩自己的手机。

  不多久,范强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进了办公室后就把里面装着的钞票一股脑儿的全倒在桌上,然后指着一堆钞票道:“林医生,你点一下,看看是不是十五万?”

  林昊没有动,只是看了看吴若蓝。

  吴若蓝会意,这就要去点钞票,但旁边的吴仁耀却滋溜一下到了面前,一把揽过那十几叠钞票清点起来。

  林昊也没理他,只是冲范强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坐。”

  范强坐了下来,目光却紧盯着数钱的吴仁耀,仿佛生怕他会偷偷抽几张塞进兜里似的。

  “范主任!”林昊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让他看向自己后才道:“咱们聊聊老爷子的治疗吧?”

  范强忙点头道:“好!”

  林昊道:“老爷子的三高症,已经确诊无疑了。但这明显不是最可怕的!”

  范强讶然的道:“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吗?”

  林昊点头,神情严肃的道:“三高症在你们看来,或许是病,但在医生眼中,这些却介乎是病与症状之间。最可怕的,还是三高四病。”

  范强听得一头雾水,喃喃的道:“三高四病?”

  林昊道:“三高,指的是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而四病,则是高血压病,糖尿病,冠心病,中风!”

  范强对冠心病是不太了解的,但中风却知之甚详,因为石坑村的林国平就是中风引起的瘫痪,所以紧张无比的道:“林医生,那我爸这三高四病该怎么治呢?”

  林昊道:“你先别紧张,三高四病虽然有连带关系,但庆幸的是老爷子暂时还没有出现冠心病与中风。”

  范强呼一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

  林昊摇头道:“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三高四病是连带的,三高不治好,冠心病与中风是随时都可能出现的。在全球十大疾病死亡原因中,与三高相关的死亡人数占总死亡人数的27!全球每年死于心脑血管疾病的人数高达1500万人,居各种死亡病因的首位,属于头号杀手。”

  范强刚呼出的一口气又抽了回来:“那,那该怎么治?”

  林昊道:“三高症,也叫做富贵病,没钱的人一般得不了这种病。而没钱的人也治不了这种病!”

  范强喃喃的道:“可,可你说五万块就能治好的!”

  林昊摇头,语气淡淡的道:“纠正一点,我刚刚说的是临床治愈,并不是完全根治!”

  范强听得一愣一愣的,显然是不明白这其中的区别。

  林昊很有耐心的解释道:“从医学角度来讲,只要表面症状消失便是临床治愈,但它还是随时有可能复杂。完全根治,症状和病因彻底消失,复发的几率小之又小。”

  范强听得一脸的黑线头,感觉被坑了的他嚯地站了起来:“姓林的,你这不是坑人吗?”

  “你要这样说的话。”林昊神情平淡的看着他,一副敢作敢当的样子,“好吧,范主任,我确实小坑了你一把。”

  “你——”范强抑制不住怒火,重重的狠砸一下桌子。

  这动静十分的大,范强那些正在照顾他父亲的家属纷纷跑了过来,询问究竟。

  范强也不出声,只是黑着脸的瞪着林昊。

  林昊却仍是古井不波的不淡如常,语气平缓的道:“范主任,你的火气有点大,这样不好,会导致你的肝病复发的。”

  人一多,范强才记起自己是个村委副主任,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像市井小人那样大呼小叫,所以极力克制着道:“可你也不能这样坑我吧?”

  “又纠正你一点,我没有坑你,是你硬要说我坑了你,我被逼着迎合你的说法罢了!”林昊委屈的说了一句,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解释道:“三高症,就目前的医学技术而言,是没有办法根治的,唯一能做的是预防与治愈,而治愈也就是临床治愈。别说是国内,就是国外也一样!换而言之,不管你去什么医院治疗,顶多也只是临床治愈,也照样会被坑,但被坑的恐怕不止是五万。”

  听了这话,范强又呆住了,半响才终于明白确实是这个理,怒气瞬间化成了颓丧,像只斗败了的公鸡似的垂头坐了下来,良久良久才尴尬的道:“林医生,刚才我,我误会……”

  林昊显然没心思跟他扯皮,打断他直入主题的道:“想要临床治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跟老爷子必须完全配合遵照我的医嘱。”

  范强忙道:“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林昊道:“第一,饮食调理,尽量少量多餐,五谷为养、五菜为充、五果为助、五畜为忌的饮食特点,清淡少盐,不油腻,不吃隔夜或**变质的食物。”

  “好好,我会叮嘱我爸的!”范强说着,伸手一指他的媳妇儿子等人,“你们通通都给我好好记着。”

  林昊接着道:“第二,睡眠调养,春季夏季晚上十点到次日六点为睡眠时间,秋季冬季,晚上九点半至次日六点半为睡眠时间。必须保证充足的睡眠,眼前用热水烫脚,忌熬夜,更忌烟酒。”

  范强忙答应道:“好,好!”

  他的儿子范生则拿过纸笔,飞快的记了起来。

  林昊又接着道:“第三,情志调养,移情易志、宁静安神、心态平和。第四,运动调养,练健身的太极拳,慢走,等有氧的代谢运动。”

  说完之后,林昊又等他们记妥了,这才道:“另外,从今天起,每天带他过来复诊用药,直到我说可以不用来为止!”

  范强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

  林昊仔细想了一下,确定没有遗漏了,这就回头问吴仁耀,“大叔,数目对得上吗?”

  吴仁耀道:“对得上,刚好十五万。”

  林昊点点头,这就把之前与范强立的字据拿出来,当着他们的面用打火机点燃,烧成灰。

  完了之后,范强父亲那边也拔了针水,范强就弱弱的问道:“林医生,那我现在可以带我爸回去了吗?”

  林昊摇头,“等等,我还没出大招呢!”

  范强疑惑的道:“大招?”

  林昊不答反问:“范主任,你希望老爷子能尽快好起来吗?”

  范强想也不想的点头道:“当然,为人子女,哪个不希望自己的父母健康平安……”

  林昊摆手打段他的慷慨陈词,“为了让老爷子尽快好起来,你愿意做出一些牺牲吗?”

  刚刚还很激昂的范强听到要做出牺牲,顿时有些犹豫起来,弱弱的问道:“要做什么牺牲?”

  林昊道:“要你上刀山,下火海!”

  范强睁大眼睛:“啊??”

  林昊淡笑一下,“开玩笑的,气氛有些紧张,我这不过是缓和下气氛罢了。”

  众人狂汗,你开的玩笑也太不好笑了吧!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