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手术室的,冷月寒仍然躺在那里。

  她的身上依旧没有穿衣服,不过并不是吴若蓝不想给她穿,而是她身上的伤口实在太多了,不方便穿衣服不说,穿上衣服后还容易发生摩擦引发感染,而且到时换药还要来,十分的麻烦。

  林昊进来的时候,目光落到冷月寒身上,发现她仍然是自己离开时候的模样,虽然说身上几乎被纱布缠满了,可也摭挡不住曲线玲珑,尽露。

  不过这个样子,到底还是寒碜的,林昊便赶紧的关上房门,然后问一旁的吴若蓝:“姐姐,怎么不给她盖上被子呢?”

  吴若蓝道:“她的身上伤口太多了,现在天气这么热,这手术室的空调又不好使,我怕她出汗会引起伤口感染!”

  林昊看一眼那老旧的空调,“姐姐,赶紧把这空调给换了吧,别的房间怎么样都勉强可以凑合,但手术室是个很重要的地方,温差有时候可以直接影响一条人命!”

  这话,别人也许不当一回事,但身为医护工作者的吴若蓝则深以为然,忙答应下来。原本诊所装修的时候,她就说要把梁三柏以前留下的空调换掉的,可是吴仁耀却说还可以用,加上经济又有些紧张,所以就没有换,谁知道现在真的用起来这么不好使。

  说了这么两句后,林昊把注意力转到冷月寒身上的心电监护仪上,十分吃惊的发现,原本低弱垂危的生命体征已经恢复了不少,虽然还没有到达正常值,但无疑已经算是完全渡过了危险期。

  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恢复到如此程度,这个女人的生命力无疑是顽强的,就像小强一样……嗯,一只母小强!

  林昊感叹了一下,便找来一件薄薄的被单,盖到了她的身上,然后对旁边正在护理她的吴若蓝道:“姐姐,你也累一天了,去休息一下吧。”

  吴若蓝道:“我没事,你怎么样呢?还感觉头晕吗?”

  林昊摇头道:“睡了一觉,我已经龙马精神,老虎都能打死几只了,尤其是母的!”

  “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吴若蓝轻横他一眼,然后道:“嗯,既然你没事了,那你坐在这看她一会儿吧。我去问牛婶买几只鸡!”

  林昊疑惑的问:“买鸡干嘛?”

  吴若蓝故意没好气的道:“你输了那么多血,不用补回去啊?”

  “姐姐,看来我很有必要给你上一堂课了。”林昊一本正经的道:“大量科学研究证明,献血者在为社会奉献爱心的同时,也改善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促进新陈代谢,为自身的健康进行了投资。”

  吴若蓝白他一眼,并没有打断他。

  林昊便继续滔滔不绝的道:“一个成年人的总血量约为40005000毫升。一个人一次献血200400毫升,只占总血量的510,再加上抽出的是外周血管的血,人体会自动将原来贮存于脾脏、肝脏等内脏里的血液到血管中,保持恒定的血容量,献血后失去的水分和无机物,一两个小时就会补充上;血浆蛋白质,一两天内就能得到补充;血小板、白细胞和红细胞也快恢复到原来水平。所以献血并不会不会影响献血者的健康……”

  林昊正没完没了的说得起劲呢,吴若蓝却已经转身往外走去。

  林昊忙叫道:“哎哎,我还没说完呢,你去哪啊?”

  “我懒得搭理你!”吴若蓝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人已经消失在手术室门口。

  她走了之后,手术室里便只剩下林昊与冷月寒两人。

  林昊拉过一张椅子坐到她的身旁,然后才轻声道:“哎!”

  冷月寒没有动静,仿佛仍在昏迷中没能醒来。

  不过林昊知道她已经醒了,不过是在装死罢了,自己刚才和吴若蓝说话的时候,她那长长的眼睫毛轻轻颤动了好几下的,“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冷月寒无奈,终于还是睁开了眼睛,目光十分复杂的看着他。

  林昊问道:“感觉怎么样?”

  冷月寒有些艰难的摇了摇头,意思显然是不怎么样。

  林昊又问道:“现在自己的意识清楚吗?”

  冷月寒轻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头脑清楚。

  林昊伸出两根手指问道:“这是几?”

  冷月寒被弄得哭笑不得,目光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林昊却追问道:“说啊!”

  冷月寒有些恼,但嘴唇还是动了动,声音嘶涩的道:“二!”

  林昊点点头,不过并未因此停下,竟然又问道:“把什么东西打破了不会受到处分,反而会得到奖励?”

  冷月寒想了一下道:“记录!”

  林昊又点一下头,又问道:“哪一个字永远写不好?”

  冷月寒道:“坏!”

  林昊再一次问道:“冬瓜,黄瓜,西瓜,南瓜都能吃,什么瓜不能吃?”

  “傻瓜!”冷月寒应了一句后,不等他再次发问,便冷声打断道:“这样的时候,你觉得我有精力跟你玩脑筋急转弯吗?”

  林昊点点头,“我只是想测试一下你的智力!”

  冷月寒:“……”

  林昊缓缓解释道:“在抢救你的时候,你的心跳曾停止跳动将近十分钟,缺氧的时间这么长,已经超过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呼吸器官,神经系统,尤其是脑组织都可能造成永久性损伤,影响正常机能,影响智力。”

  冷月寒道:“那我现在呢?”

  林昊道:“照目前来看,基本是正常的,换而言之脑组织可能没受什么损伤,但也不是绝对,还得再继续观察。不过不管怎样都好,必须得恭喜你,因为你终于死里逃生,这绝对是不幸中的大幸。”

  冷月寒不说话了,确切的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活过来,完全是因为林昊!

  被抢救的时候,她虽然在昏迷之中,也几度徘徊在溃死边缘,但她的意识还是清楚的,能感知身边所有的一切,也清楚这个男人对自己做了什么。

  一直以来,她都恨不能将这个下毒控制自己的男人千刀万剐,可是让她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竟然是这个男人拼尽全力的挽救自己,甚至还给自己输了六百毫升的鲜血。

  此时此刻,如果一定要冷月寒说点什么的话,她最想说的无疑就是:麻痹,你既然要下毒害我,为什么还要救我?

  林昊的心思明显没有她那么复杂,只是淡淡的道:“刚才的时候,那个沈局长找我,说要给你录口供。我说你现在的情况还不好,推拒了。但配合警察办案无疑是公民的义务,既然你已经曝了光,口供迟早还是要录的。嗯,这样,到时你就说自己是何心欣的保镖,负责暗中保护她。知道吗?”

  这种谎言虽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无疑也是说得过去的,冷月寒便吃力的点了点头。

  “一会儿我也会跟何心欣说一声,以免到时被问起穿帮。”林昊说着就摆了一手道:“好了,我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个,你好好休息吧。别的事情,等你恢复了,咱们再聊!”

  冷月寒如释负重的暗松一口气,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不过她感觉林昊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坐在自己的身旁,想到这会儿身上还几乎是的,不由一阵欲哭无泪,什么都让他看光了啊!再往下想,心里就更是乱糟糟的,以后自己到底该怎么面对他呢?

  想得累了,累了就睡了。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发现天已经黑了,林昊竟然还在自己的身边,可是看看周围,自己已经不是在原来的手术室了,换了个充满消毒水味,却很舒服的房间,联接在身上的那些大小线头也被撤掉了,虽然还是没有穿衣服,但却盖上了被子。

  林昊见她张开眼睛,淡淡的问道:“醒了?”

  冷月寒张了张嘴,声音嘶哑的问道:“我睡多久了?”

  林昊道:“没多久,五六个小时吧!”

  冷月寒愣了下,在她看来,自己不过只是眯上眼睛一会儿而已。

  林昊打开了旁边的一个保温壶,然后一阵清香味便散发在病房之中,他从里面盛出一碗汤,用汤匙瓢了一口,放到嘴边吹了吹,这才递到冷月寒的唇边,同时喝道:“张嘴!”

  冷月寒愣愣的看着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张嘴啊!”林昊喝了一句后,发现这不是对一个重伤患者应有的态度,于是又缓了缓语气道:“这是姐姐熬了好几个小时的老火鸡汤,还放了一根野人参,这野人参我原本还准备留着来卖钱的,就这样白白给糟蹋了!哎哎,发什么愣呢,喝啊!”

  冷月寒下意识的张了嘴,苦苦甘甘的滋味融入味蕾,不知道是太苦了还是怎么的,她竟然感觉喉头一哽,眼眶便热了,一层迷雾摭到了眼前。

  林昊见状微愣一下,然后不屑的道:“干嘛?要哭啊?省省吧,这可是我喝剩下的,实在喝不完了,这才便宜你的。”

  冷月寒什么都不说,紧紧的咬着唇,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

  人在生病或受伤的时候,心灵是最为脆弱的,女人一样,男人一样,女杀手也是一样。

  林昊不喜欢看到女人哭,也害怕女人哭,可是面对这个冷漠残酷,说起来还不是很熟的女人,又不知道该怎么劝,想了想便粗着嗓门喝道:“闭着嘴干嘛,快张开!”

  冷月寒看到他的脸黑了,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又生生的退了回去。

  林昊又道:“再不配合点,我可就灌了。”

  冷月寒原本是很感动的,可是被他呼来喝去的,感动的心情便打了折,最后又恢复了之前冷冰冰的模样,但她的嘴却乖乖的张了开来。

  林昊硬逼着她喝完了两碗鸡汤后,见她实在喝不下了,这才罢手,然后自己把剩下的汤喝了,连渣都没放过。

  看见他这样子,冷月寒明白了,这厮压根儿就没喝,一时间心情又再度陷入复杂之中……

  很多朋友说加不了我的,仔细翻了翻才发现后面多了个号,正确是:llys82,后面没有号的。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