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帆今天是第一天来诊所上班,自我感觉良好又爱表现的他想以一个独特又华丽的姿势出场!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林昊迎接他的方式也是那么的独特,独特得来既简单又粗暴。

  “哎哟”曾帆炫耀的话还没说完,林昊的肘粟已经像雨点般在他的头上落下。

  “装逼,装逼,叫你装逼!”林昊一边敲打一边怒骂道。

  “哎哟,疼,好疼!”曾帆在叫喊中慌忙抱头躲闪,可是不管他往哪躲,肘粟始终都奇准无比的落到他的脑袋上,直把他敲得疼痛欲裂,头晕目眩,惨叫不绝!

  林昊虽然是杀手出身,可他却始终保持着厚道的初心,所以他一直都觉得,暴力并不能解决问题,可面对某些人的时候,不动粗却根本就不行,例如眼前的曾帆。

  在曾帆被敲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吴仁耀正从外面走进来,看见眼前的情景,当即被吓了一跳,赶紧上去分开两人,同时冲林昊喝骂道:“小子,你这是干嘛?”

  林昊还没说话,曾帆已经凑上前来叫道:“吴老板,我可是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才放弃那么多大医院给的高薪厚职,前来你的诊所工作的。可是结果呢?第一天来报到就是一顿暴揍,这就是你对我的欢迎仪式吗?”

  吴仁耀被质问得脸色发窘,可又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转头冲林昊怒骂道:“你怎么搞的?昨天不是都跟你说好了吗?”

  林昊却是一句解释没有,只是指着曾帆道:“下次再在我面前装逼,我就不是敲你几下这么简单,我一定会让你知道菊花为什么那样红。”

  曾帆听得菊花一紧,忙躲到吴仁耀的身侧道:“吴老板,你看他,你看他!”

  吴仁耀也觉得林昊很过份,正想加以指责,可是林昊却理也不理他,径直转身进了诊所。

  曾帆见状,赶紧挑拨离间的道:“吴老板,你看看他,压根儿就没把你放在眼里嘛!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老板呢!”

  吴仁耀苦笑,心说你知道什么啊?这个家伙从来我诊所上班的第一天起,就没把我放在眼里。而且你真的猜对了,他现在也是诊所的老板。

  “好了好了,算了算了!”

  “算了?”曾帆忿忿不愤的道:“吴老板,你说就这样算了,那我这顿打就白挨了?”

  “曾医生,他是个乡下人,没有什么文化,性子又倔,脾气又冲,就这么个德性!”吴仁耀息事宁人的道:“可你不同啊,你是国外回来的,受过高等教育,是真真正正的文化人,你怎么能跟他这种人一般见识呢?那不是自降身份吗?”

  听吴仁耀这么一说,曾帆终于好受了一些,可是摸摸头上满满的大包小包,却仍是感觉很难受,“不行,吴老板,这件事你怎么的也得给我个交待。”

  交待?我能拿他怎么样呢?骂也骂不过他,打也打不过他,开除他我又不敢!吴仁耀心里一个劲儿的叫苦,嘴上只能敷衍的道:“你放心,我回头一定处分他,严厉的狠狠的处分他!”

  曾帆则不依不饶的道:“怎么严厉的狠狠的处分他?”

  吴仁耀想了又想道:“我,我扣他半个月工资。”

  曾帆撇嘴道:“只扣半个月?”

  被缠得有些不行的吴仁耀这下终于明白林昊为什么这么讨厌曾帆了,因为这厮真的很烦呢!

  “那……就一个月吧!行了,就这样决定吧!来,跟我进来!”

  进了诊所之后,吴仁耀便指着林昊办公室旁边那个原本属于自己,却基本都是闲置的办公室道:“曾医生,那就是你的办公室,我已经给你准备了新的白大衣,听诊器等等的东西。你现在可以开始工作的。”

  曾帆点点头,进去穿上了白大衣,并把听诊器挂到了脖子上。

  不能不说一下的是,曾帆确实是一个帅哥,五官端正不说,身材也高大,肢体还十分匀称,穿上了白大衣后。真就像医类电视剧的男一号,当然,如果没有那对又浓又密的黑眼圈,那就更像了!

  曾帆准备好之后,吴仁耀又把他叫了出来,对大厅里候诊的一班病人道:“各位父老乡亲,这位是我们诊所新请来的医生——曾帆。”

  大家看了一眼曾帆,不过都没有什么反应,要真的说有,那就是不屑,因为刚才这厮开车冲进来的时候,他们都被吓着了。

  这么鲁莽冒失,完全不识得轻重,还医生?切!

  吴仁耀并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仍然卖力的介绍道:“大家可别看不起曾医生,人家可是个海归,喝过洋墨水,受过西扬教育的。他是……曾医生,你什么学校毕业来着!”

  曾帆骄傲的大声道:“美利坚哈佛医学院,全球顶尖级的高等院校,在麻省总医院实习后,汉斯院长强烈挽留我在该院工作,可我一心想着报效国家,所以就回来了!回来之后,无数三甲以上的医院给我发了聘书,可我没有去,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农村,穷苦的老百姓更需要我!”

  吴仁耀忙接口道:“大家听到没有,听到没有?曾医生的情操是多么的高尚。而且他的医术真的不是一般了得!我虽然书读得不多,但我绝不会骗你们的。昨天我和他一起上了一个抢救手术,亲眼见识过的!除了外科手术外,他对其它科的常见病都有很深的见解与心得,大家有什么不舒服就找他,不会有错的。”

  尽管吴仁耀吹得天花乱坠,捧得天上没有地上仅此一个的样子,但那些候诊的病人却仍然没有特别的什么反应,而是继续看向林昊的办公室,显然是希望里面的病人赶紧出来,然后好轮到自己。

  吴仁耀仍然热情不减的道:“来来来,大家都给曾医生看看吧!相信我,不会介绍错的!”

  一班病人看看他,又看看曾帆,最后还是齐齐的把目光投向正在给病人看病的林昊,显然相对于人模狗样的曾帆,他们更愿意相信那看起来根本就不像医生的林昊。

  曾帆有点儿被这班乡巴佬给气着了,负气的质问道:“你们不相信我吗?”

  一个正在排队的中年大叔终于忍不住了,讥笑道:“这个什么医生来着,想要给我们治病,你还是把自己的病先治治好吧!”

  曾帆道:“我没病,身体健康着呢!”

  中年大叔一下就乐了,转而问旁边的人,“哎,他说他没病,你们相信吗?”

  众人纷纷摇头,然后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当我们瞎啊,看看他那黑眼圈,摆明了就是肾亏嘛!”

  “对啊对啊,都亏成这样了,还说自己没病!”

  “有病的人哪愿意说自己有病啊,尤其得的还是这种病!”

  “不用说,肯定是一天到晚的乱搞,才把身体搞垮的。”

  “是啊,看他刚才开车进来的德性,明显就不是个稳重的人,还医生呢!真是的!”

  “大家别搭理他,还是等林医生吧!”

  “就是就是,林医生虽然年轻,而且好像没上过医学院,可他的医术医德都是无可挑剔的!”

  “对,最起麻比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强!”

  “也许他腰疼也不一定呢,你没看他肾亏成这样吗?”

  “对哦对哦,肾亏的人一般都腰疼的!”

  “……”

  听着众人的冷嘲热讽,一直都被掌声与鲜花包围的曾帆只感觉脑袋嗡嗡作响,整个人仿佛已经被滔滔不绝的唾沫给淹没了,无地自容的他再也没脸面呆在大厅里,赶紧的钻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吴仁耀见状不禁一阵苦叹,暗自怀疑自己请他来这里工作是不是正确的,但不请也已经请了,为了怕他反悔,昨天就签了合同。所以现在后悔也不行了,只能赶紧的跟进去安慰一番。

  林昊没有心思去管外面的情况,因为昨天请了一天假,今天找他看病的病人特别多,根本就没有闲功夫搭理他们。

  从八点钟开始,一直忙碌到将近十一点,这才总算消停了下来。

  正想休息一下,喝口茶的时候,突然想起诊所内除冷月寒外,还有一个住院病号,那个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同样也伤得不轻的中年高手。

  想到他,林昊不由暗叫一声糟糕,这一天一夜来他只顾着冷月寒与门诊病人,将这个中年高手给完全忘了,不但没有给他用药,而且也没给他换伤口上的药。于是赶紧的准备了一下,然后往中年高手的病房走去。

  穿过走廊的时候,迎面正好看见曾帆正往这边走来。

  “哼!”两人擦肩而过之际,曾帆便冲他冷冷的哼了一声。

  林昊的脚步微滞一下,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个家伙,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不过最终,林昊还是没有跟他一般见识,装作没听到似的进了中年高手的病房。

  看见林昊进来,手里还端着个换药用的托盘,中年高手疑惑的道:“林医生,又要换药吗?”

  林昊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道:“大叔,你说又?”

  中年高手道:“是啊,早上的时候,曾医生给我换过药的。”

  林昊仔细的看看,发现他伤口上的纱布确实是新的,而且手腕上还扎着针管,上面挂的是抗生素,原来曾帆已经处理了,心里稍安!

  其实,曾帆是实在闲得慌才想起这个中年高手的,这一整个上午,旁边的林昊忙得团团乱转,他却拍了一上午的苍蝇,要不是还有中年高手这个病号,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

  尽管都处理好了,林昊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就拆开了中年高手身上其中一道最长的伤口来察看。

  只见伤口缝合得非常整齐,每一道线的针距,针间距,对称性及松紧度都完全符合标准,仿佛每一针都事先用尺子量过一般,明显要比他所缝合的伤口更加的漂亮。

  人长得漂亮,虽然不能当饭吃。可是伤口缝合的漂亮,却可以影响伤口痊愈的速度。

  看着中年高手伤口上完美得无可挑剔的缝合,林昊有些惭愧,同时也开始暗暗反省,自己对这个曾帆是不是有点过了呢?

  将伤口重新黏贴回去后,又和中年高手聊了几句,林昊想起一事,脸色骤然大变,刚才进来的时候,明显看到曾帆是往二楼走去的,他上二楼的目的,无疑就是要去看冷月寒!

  麻辣隔壁的,完蛋了!

  冷月寒现在可是光着的,身上什么也没穿!

  林昊心里暗叫不好,人已经急急的窜出去冲向二楼……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