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之后,林昊便提着两个食盒逃似的离开了。

  老诊所宿舍里的火药味有点浓,他怕自己再不走的话,两女之间的明争暗斗会升级。

  回到诊所这边,发现院子里又多了一辆车,而且又是一辆豪车——路虎揽胜。

  阳光下,血红色的车身闪亮耀眼,林昊的眼睛都差点被闪瞎了,摭着眼睛走了进去。

  经过曾帆办公室的时候,只一个年轻又性感的少妇坐在那里,她的面前还放着一个精美的食盒。显然,这女人是来给曾帆送饭的。不过让林昊感觉奇怪的是,曾帆却不知去向。

  性感少妇已经坐了十几分钟的冷板凳,看见终于有人经过,忙走出来问道:“你好,请问你是来看病的,还是这里的医生?”

  林昊主动的介绍道:“我是这里的医生,叫林昊!”

  性感少妇疑惑又惊讶的道:“你就是林昊?”

  林昊猜想一定是曾帆在他的亲朋戚友面前诋毁过自己,否则这女人怎么会是这种表情呢!所以苦笑着道:“很不幸,我就是!”

  性感少妇上下打量起林昊,那眼神多少有些奇怪。

  林昊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只好问道:“请问你又是谁?”

  性感少妇道:“我是曾帆的朋友,你可以叫我雪姐!”

  林昊礼貌的道:“雪姐,你好!”

  少妇雪微点点了一下头,然后问道:“林医生,请问你曾帆去哪了?”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林昊有些纳闷,问道:“你没看到他吗?”

  少妇雪摇了摇头,“没有!”

  林昊道:“会不会掉进厕所里去了!”

  少妇雪:“啊?”

  林昊道:“咳……我是说是不是上厕所了?”

  少妇雪摇头道:“不知道啊,来的时候就没见着他!”

  林昊道:“我替你找找去!”

  说完,林昊便在诊所内寻找起曾帆,可是楼上楼下甚至阳台与及各个厕所通通都找一遍,也没发现他的身影,只能无奈的回到办公室。

  少妇雪忙问道:“林医生,曾帆呢?”

  林昊摊手道:“找不到他!”

  少妇雪道:“那他去哪儿了呢?”

  林昊道:“我也不清楚,你打他的手机看看!”

  少妇雪又摇头道:“打过了,打不通!”

  “你别着急!”林昊给女人倒了一杯水,“他可能是有什么事走出去了,你坐着再等一会儿吧!”

  少妇雪无奈的道:“好吧!”

  出了曾帆的办公室,林昊便提着自己带来的食盒进了那个中年高手的病房。

  中年高手睡着了,林昊将他吵醒道:“大叔,开饭了!”

  中年高手醒来,打开食盒发现里面的食物非常丰富,感激的道:“林医生,麻烦你了!”

  林昊道:“没什么麻烦,举手之劳,借花献佛罢了,这饭菜可是你们大小姐做的。”

  中年高手惊讶的道:“大小姐还会做饭?”

  林昊笑道:“她不但会做饭,而且做得相当好吃!”

  中年高手道:“我从来没见她下过厨房呢!”

  林昊道:“你尝尝看。”

  “嗯,确实不错!”中年高手夹了块鱼肉尝了下后,点头称赞,“看来我是托了林医生的福了。”

  林昊不置可否的笑笑,然后想起曾帆,忙问道:“大叔,你刚刚看到曾医生出去吗?”

  “我没留意啊!”中年高手摇头道:“受了伤,人感觉好累,刚刚我一直睡得昏昏沉沉的!!”

  林昊道:“哦,没事,你吃饭吧!”

  离开他的病房后,林昊又上了二楼的冷月寒的病房。

  冷月寒不知道是在练功还是在睡觉,反正也是躺在床上,不过她明显要比那个中年高手警觉许多,门一打开,她就刷地张开了眼睛,看见进来的人是林昊,这才放松下来。

  当她从床上坐起来,接过林昊递来的温热饭菜之际,心里不自禁的又抽动了一下,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也浮了起来,为了掩饰,从来都沉默寡言的她主动的问道:“你吃过了?”

  林昊摇头道:“没有!”

  冷月寒看了看食盒,“饭菜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咱们一起吃吧!”

  林昊道:“我已经吃过了!”

  冷月寒被弄得啼笑皆非,“你刚刚又说没吃过?”

  林昊有些挠头,指着她手里捧着的食盒道:“我以为你问这饭菜是不是我吃过的?我们还没开始吃就先给你们预留出来的。”

  冷月寒汗了下,敢情自己跟他有交流障碍了,总是牛头不对马嘴,于是什么都懒得再说,默默的吃饭。

  林昊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拉过一张凳子的坐到旁边。

  美女,总是赏心悦目的,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一样,杀人很快的她,饭却吃得特别慢,细嚼慢咽,仿佛要把每一粒米饭都彻底的磨碎一般。

  看着她吃饭,无疑就是一种享受!

  不过从未被人如此关注过的冷月寒却感觉不自在,忍不住问道:“姓林的,你没看过女人吃饭吗?”

  吃饭的女人看过很多,可是像你吃得那么好看的去真的没见过!林昊心里这样应一句,嘴上却问道:“你一直在诊所里面,刚刚有没有看到那个曾帆出去?”

  冷月寒竟然道:“看到了!”

  林昊有些意外,“你真看到了?”

  冷月寒道:“刚刚你回去吃饭的时候,来了一辆奔驰,本地车牌,牌号pp999,车里包括司机在内总共是三个人,其中两个约有二十五六的样子,另一个五十岁左右上下,不过他们下了车之后,只有那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然后过了没多久,那姓曾的就跟他上车走了。”

  林昊疑惑的道:“你看得这么清楚?”

  冷月寒道:“我当时正好站在窗边!”

  林昊摇头道:“我是说,你观察得这么仔细!”

  冷月寒冷哼道:“要是连这点观察能力都没有的话,我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林昊这才恍然记起,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可是个反应敏锐的职业杀手呢!

  停了一下,他又问道:“那他们说了什么,你知道吗?”

  “我没有顺风耳,对那姓曾的也没有什么兴趣,我怎么会知道。”冷月寒说着,又道:“不过就算我不刻意的听,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林昊下意识的问:“怎么回事?”

  冷月寒道:“那中年男人应该是来请他出诊的,曾帆答应了,所以就跟他走了!”

  林昊道:“你怎么知道?”

  冷月寒道:“因为我看到曾帆跟着他上车的时候,不但拿了他自己的白大衣,还提着你出诊用的药箱。”

  林昊微微颌首,曾帆要不是出诊的话干嘛要带白大衣和药箱呢?

  冷月寒接着又道:“另外,那中年男人要请出诊的医生,应该不是曾帆,而是你。”

  林昊疑惑的问:“何以见得?”

  冷月寒道:“这个小诊所名不经传,那辆奔驰出现之后并没有在村里转悠,直接就驶进来了,显然是事先了解过的!另外,姓曾的是个海归,还是第一天上班,在这里没根没底,怎么可能有病人奔着他来呢?”

  林昊道:“听着有点道理!可他们怎么会把曾帆当成我呢?”

  重新捧起食盒的冷月寒想了想道:“我觉得也是两种可能,一,误会。吴仁耀诊所里从来都只有你一个年轻医生。看到和你年纪差不多的,那就想当然的以为是你。二,故意。姓曾的虽然贵为海归,可在这里根本没人鸟他,急于想用实力证明自己,所以明知道别人找的是你,却还是冒充了你!”

  林昊听了这话,目光有些异样的看着她,因为他只知道这女人反应敏锐,武功卓绝,外加心黑手辣,可没想到她的心思如此慎密,推理能力又如此强大。

  被他这样看着,冷月寒感觉浑身不自在,忍不住道:“看我干嘛?”

  林昊道:“你做杀手,实在是有点浪费了,你应该去做警察的!”

  冷月寒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吃自己的饭。

  只是吃着吃着,她突然又停了下来,“另外,有一个奇怪的地方。”

  林昊道:“什么奇怪的地方?”

  冷月寒道:“那来的三个男人,从他们脚步身形来看,应该是练家子的!”

  林昊听得心头一紧,“你是说……”

  冷月寒点点头,“是的,这件事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些人找你看病是假,把你引出去是真,曾帆成了你的替罪羔羊。”

  林昊喃喃的道:“……这个可能性有多大?”

  冷月寒摇头道:“我只是看他们的身手好像不简单,所以瞎猜一下!不过想知道结果并不难?”

  林昊忙问道:“怎么才能知道?”

  冷月寒道:“等!”

  林昊:“呃?”

  冷月寒淡淡的道:“如果他真的只是出诊,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他要真的是成了你的替罪羊,那就可能永远回不来!”

  林昊走到窗边,看着曾帆仍留在院子里的切诺基出神。

  冷月寒疑惑的问:“你担心他?”

  林昊道:“如果真的是有人对我图谋不轨的话,曾帆就麻烦了!”

  冷月寒道:“那不正好吗?反正你也看他不顺眼,这回正好把他给治了!”

  林昊苦笑着摇头,“这是两码事,我讨厌他归讨厌他,可身为同事,我也不想他有什么意外,尤其还是因为我的原因的话!”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