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给庞达下了深睡眠的催眠指令后,这就扯着再次暴怒而起,准备冲庞达大打出手的林石天到了门外。

  林石天忿忿不愤的对林昊道:“你拦着我干嘛,让我进去杀了这个畜牲。”

  “石天哥,你冷静一点!”林昊用力的抓住他的肩膀,沉声道:“杀了他,你虽然可以出一口恶气,但不能将背后的凶手绳之于法,更不能告慰你的亲人在天之灵。”

  “你放开我,放开我!”林石天挣扎不停,可怎么也挣不脱林昊的双手,最终只能颓丧的停下来,可是想到被庞达害死的亲人们,虎目便隐现泪光。

  紧随其后跟出来的苏晴赶忙帮着劝慰,见丈夫终于消停了,这就问道:“林昊,你说这件事情,咱们该怎么办?”

  林昊想了想道:“这是谋杀案,当然要报警!”

  “报警有什么用?”林石天声音有些涩哑的骂道:“警察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了!”

  “石天哥,你这话不和谐,也不够正能量,我不跟你争论了,但我必须告诉你,在前一段时间的川省洪灾之中,猪是真的上了树的,而且还是母猪。”

  “……”

  林昊不管林石天什么表情,也不管他同不同意,掏出手机就打给了沈荆彬。

  放下电话之后,他才道:“我打给了沈局,他说马上就到!别的警察靠不靠得住暂且不论,这个沈局却是个执法如山的好警察,他绝对会禀公办理的。”

  林石天赏他一个怪眼,不说话。

  林昊则微微皱眉道:“不过,我有点担心!”

  林石天疑问道:“你担心什么?”

  林昊伸手指了指吴若蓝手里一直紧握着的手机,“我有点担心刚才拍下来的视频不能成为证据。”

  林石天道:“这怎么不能成为证据?”

  林昊摇头,看向苏晴道:“嫂子,你的胸……不,你是律师,你说话比较权威,你来说!”

  苏晴沉吟一下道:“法律没有要求作为证据的录音需要对方同意,但不能非法取得、侵犯他人*。也就是说,只要不是以拘禁、胁迫等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取得的证据或者违反程序法、实体法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就应当认定该证据具有证据能力。你这个催眠方法不在此例,获得的证据自然是可以采纳的。可是国家法律现在对催眠这一领域的法规并不是很完善,所获得的证据最终会不会被采纳还得看具体情况而言。”

  林昊点点头道:“那就看沈局来了怎么说吧!”

  约摸二十分钟左右,沈荆彬开着警车到了林石天家门口。

  林昊赶紧的迎上去,先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然后又让吴若蓝把拍下的视频给他看。

  沈荆彬看完了视频之后,眉头皱了起来,久久不发一言。

  林昊等了好一阵也不见他说话,终于忍不住道:“沈局,你就直接说一句,这个案子到底能不能办吧?”

  沈荆彬道:“如果这真是一起谋杀案,肯定是要办的。不过真要办的话,难度却是不小的。首先一个,这个案子发生的时间有点长,已经过去一年之久,取证会非常困难。另一个,纵然有这个视频,也只能初步认为,庞达有故意杀人的嫌疑。再一个,这个视频太过笼统,而且还是在嫌疑人被催眠下所供述的,只能作为办案的一个参考。”

  林昊想了想道:“如果我能问出作案的全过程与及具体细节呢?”

  沈荆彬闻言神色一亮,“真要能这样的话,那接下来的事情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林昊微点一下头,“沈局,你跟我来吧!”

  沈荆彬跟着他进了屋内后,看见已经被催眠的庞达,心里也感觉很是惊奇,他处理过的案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桩,亲自审问过的嫌疑犯也不计其数,但在嫌疑犯被催眠的状态下进行审问,却仅仅只是头一次。

  林昊坐下之后,伸手在庞达面前弹了个响指,下了一道催眠指令,让他醒来,不过这个醒来仅仅只是让他在熟睡中醒来,并不是说让他在催眠状态中醒来。

  紧接下来,林昊便开始又一轮的向他提问!

  刚开始的时候,沈荆彬还对这样的审问方式存有疑虑,可是当他发现庞达有问必答,而且每答都十分详尽中,心中疑虑全消,暗赞林昊厉害的同时,也赶紧将一些必要问的问题写在纸上递给他。

  一通问话结束之后,林昊扭头看看,发现沈荆彬竟然陷入沉思之中,这就再次向庞达下达沉睡指令,然后拉着沈荆彬到门外说话。

  到了门外,沈荆彬首先开口道:“林医生,这个案子竟然也牵扯到了广星集团啊!”

  林昊疑惑的问:“广星集团?”

  沈荆彬道:“高朵拍卖行属于广星珠宝,广星珠宝属于广星集团,广星集团是一家上市公司,它的下属企业很多,行业范围也十分广,主打房地产与金融业,但汽车,酒店,医疗,珠宝,进出口贸易等等行业都有涉猎。”

  林昊又问道:“沈局,我没听错的话,你刚刚说也牵扯到这个集团,难道还有别的案子也被涉及吗?”

  沈荆彬点头道:“不错,那个青山医院是广星医疗的,而广星医疗也是属于广星集团的。”

  林昊道:“然后呢?”

  沈荆彬道:“然后还有一件事,你是绝对想不到的。”

  林昊道:“什么事?”

  沈荆彬道:“这个广星集团最大的boss姓梁!”

  林昊微愣一下,然后刷地反应了过来,“你是说那个酒驾男梁少秋……”

  沈荆彬点头,“不错,梁少秋的父亲不但是该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同时也是大股东,除他之外,他的很多亲朋戚友都是该集团的股东,董事局成员。不夸张的说,这个市值八百多亿的广星集团就是梁家的家族企业,但不是唯一,而是之一!”

  听到这些情况,林昊的眉头忍不住又皱了起来,自从红绿灯路口的事件之后,他就知道自己除了古堡与杀手集团之外,又多了梁家这个隐患。尽管他从来没有主动出击过,但也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梁家的财势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

  不过,林昊是个很讲原则的人,做事也从不后悔,就算时光再重来一次,再对上那个梁少秋,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出手!但如果真的再重来一次,他不是将这厮弄疯那么简单,而是直接把他弄死,一劳永逸的绝了这个后患。

  两人说到最后,沈荆彬忍不住向林昊吐槽道:“林医生,你可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啊!不弄就不弄,一弄就给我弄了两个大头佛,那头还没完呢,这头又来了。”

  林昊:“呃!?”

  沈荆彬道:“不管是现在这个林石天案子,还是之前那个青山医院的案子,都不是什么好办的案子啊!这个嫌疑犯庞达的背后,牵扯到雷美英。那个嫌疑犯王志文背后,又不知牵扯了哪个大人物,想想我都感觉头痛啊!”

  说到青山医院,林昊好奇的问道:“沈局,那个王志文抓到了吗?”

  沈荆彬摇头道:“正在全力追捕,可暂时还没有消息,我们分局的干警几乎全都出动了,尤其是我,已经几天几夜没回过家,你嫂子都抱怨连天了!”

  林昊轻笑一下,“沈局,能者多劳嘛!谁让你是局长呢?”

  沈荆彬摇头道:“辛劳我是不怕的,但不是因为我是局长,而是因为我穿着这身衣服。我是怕一个搞不好,这身衣服就被人扒了!”

  林昊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道:“怎么,沈局开始害怕了?”

  沈荆彬竟然点头道:“说实话,真的有点害怕呢!”

  “呃!?”林昊惊讶的道:“真的还是假的?”

  沈荆彬道:“我害怕,并不是因为害怕被扒掉这身衣服,而是害怕不能将藏在这幕后的黑手通通揪出来,一网打尽!”

  “好样儿的,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种红薯!”林昊冲他竖起大拇指道:“沈局,我给你点10086个赞。还有我精神上永远支持你!”

  沈荆彬笑骂道:“行了,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若不是现在有人在我背后撑腰,我才不敢接这么重大的案子呢!”

  林昊很是好奇的道:“给你撑腰的是……”

  沈荆彬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忙一转话题道:“现在何心欣那边,我已经没办法亲自盯着了,虽然还留了一支小队在那儿,但我还是不是特别放心,你给我多照看着。”

  林昊道:“放心吧,她家那边又派来了不少的高手,身手比之前那四个只高不低,不会有事的。”

  沈荆彬摇头道:“反正你得多留心她,这位千金大小姐的来头太大,可不敢让她在我们羊城有什么损失!”

  林昊只好点头道:“我知道了!”

  沈荆彬看看时间,“好了,先不说了,你赶紧去把庞达弄醒,我还得带他回去进行正式的审讯呢!”

  林昊答应一声,进去在庞达面前弹了个响指,然后用暗示指令让他忘掉这段被催眠的记忆,最后才让他真正的清醒过来。

  庞达张开眼睛后,脑袋仍有点晕乎,搞不清楚眼前是什么状况,看见对面的林昊正淡笑着看着自己,忙问道:“林医生,我这是怎么了?”

  林昊道:“庞总,你可能是日理万机操劳过度,刚刚打磕睡了?”

  庞达挠着头道:“是,是吗?”

  林昊点头,“是的,你不但睡着了,而且还打呼噜呢!”

  庞达讪讪的道:“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可能是最近真的太累了吧!”

  林昊淡笑道:“没关系!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嘛!”

  庞达看着面前仍是满满的酒杯道:“那咱们继续喝酒?”

  林昊道:“庞总,这酒我确实很想跟你喝下去的,可是现在好像不行了!”

  庞达不解的道:“为什么?”

  一个声音在他旁边响了起来,“因为我想先请你回去喝咖啡!”

  庞达扭头一看,发现一个警服笔挺的警官站在侧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副银晃晃的手铐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上。

  “这,这……”庞达感觉莫名其妙,大嚷大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谁?为什么铐我?你凭什么铐我?”

  “庞达!”沈荆彬威严的喝道:“我是明珠分局的副局长沈荆彬,现在我怀疑你与一起故意杀人案有关,要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庞达连连摇头道:“不,你搞错了,我没有,我……”

  “庞达!”沈荆彬又沉喝一句:“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将来都会成为呈堂证供。”

  “我,我,我……”

  沈荆彬则不容他再咯嗦,直接把他押了出去,推到警车上锁好后,这就拉响警报扬长而去。

  看见警车渐行渐远的消失,林昊等人不由自主的都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们的心里明显没有真的放松下来,因为这件事情,现在仅仅只是开始,并不是结束。

  饭菜,仍然放在桌上,但过去这么长时间,所有的菜都冷了。

  苏晴犹豫一下道:“要不我把菜热一下,咱们继续吃?”

  林昊摇头,“算了,胃口都被庞达这个杂碎给破坏了!”

  苏晴道:“林昊,这件事情,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更无法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

  林昊摇头道:“嫂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苏晴道:“成,路上小心点儿,改天嫂子休息的时候,下厨做几个拿手菜,让你好好吃一顿!”

  林昊笑着答应一声,这就拎起那个装钱的袋子,准备和吴若蓝离开。

  林石天既然已经能够重新作画了,从此不但不再缺钱,而且随随便便都能成为土豪,那这三十万,林昊脑子进了水才会还给他呢!

  林石天看见林昊拎起那袋子,突然一声不吭的上来夺了过去,然后就回了房间。

  林昊被弄得莫名其妙,不是说给我的吗?怎么又要回去了?做人讲点诚信好不好?

  一顿只吃了半饱的饭,竟然要三十万,太贵了太贵实在太贵了!

  正在林昊懊悔来这一趟的时候,林石天出来了,手中还提着那个钱袋,并且将它再次推到林昊面前。

  林昊下意识的接过,然后打开看了看,当场就有点傻眼了。

  钱还在,不但没少,而且又多了很多。

  这下,林昊有点摸不着北了,“石天哥,你这什么意思啊?”

  林石天淡淡的道:“你把庞达那个人渣送进监狱,我高兴,再打赏你三十万!”

  林昊道:“可是你那副画不是总共才卖二百五十万吗?”

  林石天怪眼连翻的道:“你傻不傻啊,我只能画那一幅画,卖那一幅画吗?”

  林昊道:“可是……”

  林石天见他仍不肯收的样子,只好无奈的道:“预付的人不只陈总一个!”

  林昊:“呃?”

  林石天伸手一把扯过他,将他拉进房间,然后一把推开床垫道:“你自己看吧!”

  林昊垂眼一看,顿时被吓住了,床底下竟然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片红色的钞票,红光灿灿,耀眼无比,少说也有好几百万。

  林石天道:“这些都是别人预付的订金,包括已经交货的那一副,总共是十副,从现在到过年,我恐怕都得一直作画了!能够重新拿起画笔的时候,我原本是想着办画展的,可是想到以前的种种,觉得还是低调些比较好。做人锋芒太露,绝不是什么好事……”

  林昊鸡啄米似的频频点头,事实上一句话都没听进去,他被刺激到了,而且还是很严重的那种。这么多钱,仅仅只是十幅画的订金,俺滴那个娘,这得看多少个病人才能挣到啊!

  一直和吴若蓝回到老诊所宿舍的时候,他仍有点浑浑噩噩的样子,直到胳膊被吴若蓝拧了一下,这才清醒过来,“姐姐,你拧我干嘛啊?”

  吴若蓝道:“你魂丢哪儿去了?我说我回去上班了,你在宿舍好好歇着!”

  林昊道:“我也去吧!”

  “你去什么去,曾帆才刚刚有点进入状态呢!”吴若蓝说着又严肃的道:“我警告你哈,你最好老实的呆在宿舍哪儿都别去,要是被我发现你又跑出去惹事生非,我真的打断你三条腿!”

  林昊:“……”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