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连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里,沈荆彬那边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不过也对,林昊又不是他的领导,他凭什么要向林昊汇报呢!

  有的时候,没有消息代表着好消息。但有的时候,没有消息也意味着真的没有消息。所以林昊只能耐心的等待。

  为了给曾帆机会,让他看更多的病人,更好的开展工作。林昊这几天并没有去上班,一直就呆在老诊所宿舍里,除了夜里偷偷摸摸的去找冷月寒练功外,几乎哪儿都没去。

  曾帆这几天的表现也确实不错,每天早来晚归,施展出浑身解数尽心尽力的给病人们看病。留洋归来的医学高材生,医术自然不是一般医院的医生可以相比的,对普通的常见病,他几乎是三只手捡田螺十拿九稳。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渐渐的已经开始有病人主动找他看病了。不过有一些病人,还是十分固执的只认林昊!例如那个患了应激障碍性癔症的少女田美花,例如瘫痪后半身不遂的林国平。例如患了肩周炎又脾气暴躁的三叔公,例如……

  不管曾帆学历有多高,本事又有多大,这些人压根儿就不鸟他,只等林昊,等不及了就来老诊所宿舍找他。

  对于这些已经治了一半的老病号,林昊自然是不会推脱的,哪怕自己也在“养病”,也给他们尽心医治。

  不过林昊是很有分寸的,为了避免影响曾帆开展工作,除了这几个老病号,其他慕名而来的病号,他一概都不接。

  第四天的早上,他早早看完几个老病号后,进了何心欣的房间。

  何心欣已经起来了,此刻正坐在办公桌前忙碌着用电脑跟一班下属进行视频会议。

  看见林昊进来,她露出了微笑,冲他作了个等会儿的手势。

  林昊便坐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她安排下属工作。

  女人外表的美丽犹如春天的花朵,虽馨香四溢,但易逝不长久,超凡脱俗的高雅魅力犹如秋天的果实,具有无的张力和深刻的内涵,是女性魅力最的延展,有自信的女人才有魅力,而工作中的女人,无疑才是最自信的。

  林昊只见识过她温柔热情的一面,从没有见识过她工作时所表现出来的从容优雅,自信果断,一时间就看得就有点痴了。

  当何心欣交待完工作,关掉视频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林昊竟然在痴痴的看着自己发呆,脸上不由红了下,“抱歉,让你久等了!”

  “哦!”林昊回过神来,“你忙完了?”

  何心欣道:“暂时算是吧!”

  “暂时?”林昊有些失望的道:“那就是没时间陪我出去玩了?”

  说实话,何心欣这会儿确实是没有时间玩的,之前的奠基仪式虽然出了意外,但一点也不影响工程的进度,现在那座五星级连锁酒店开始进入紧张的装修期。另外她与林昊合作的养生会所,现在也已经开始动工。

  大事小事缠身,她哪有什么时间和他出去玩呢?

  不过,林昊这样问的时候,她却想也不想的道:“怎么会呢?我有时间的,你想去哪儿玩呢?”

  林昊伸手指了指屋后的大山,“去山上!”

  何心欣疑惑的道:“去山上干嘛?”

  林昊很猥琐的应一句:“!”

  何心欣愣住了,然后满脸通红的横他一眼,嘴上什么都不说,暗里却道:真要那什么的话,去山上干嘛呢?蚊子又多,又没有床,在这儿……不就很好吗?

  开了一句玩笑后,林昊才正经的道:“我想到山上去采点中草药,姐姐在诊所那边忙,严素又去羊城买她做龟池的材料去了,没人陪我。”

  要换了严素听他这样说,一准儿将小嘴撇得老高,什么意思吗?没人陪你才叫我,难道我是备胎吗?

  不过何心欣却没有,欣然的笑着点头道:“好,我陪你去!”

  林昊道:“那咱们换衣服,拿装备,马上出发吧!”

  何心欣看了他一眼,有些忧心的道:“可是爬山是很费力的运动,你受了伤刚好,身体吃得消吗?”

  林昊将胸脯拍得山响的道:“我那点伤早就不碍事了,别说上山,上天都没问题!”

  何心欣嗔怪的道:“胡说什么呀!”

  林昊笑道:“我说你还是别担心我了,多担心担心自己吧!”

  何心欣毫不示弱的道:“你没问题的话,我就更没问题了。”

  两人换好衣服,又准备了干粮,这就出门。

  到了门外之后,何心欣伸手朝周围晃了一下,隐藏在暗处的一班高手便刷刷地现出身来。

  何心欣冲他们道:“我和林医生去后面的山上采些药草,你们不用跟着来了!”

  之前带头的那名中年高手还在诊所那边养伤,换了一个三十来岁的胡须男带头,他有些犹豫的道:“大小姐,我们不跟着的话,会不会不安全?”

  何心欣伸手挽住林昊道:“如果他也保护不了我的话,这世上再也没有谁能保护得了我了!”

  胡须男道:“可是……”

  “行了,我已经决定了,就这样。”何心欣不由纷说的轻喝一句,这就拉着林昊道:“我们走吧!”

  一班高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看向为首的胡须男。

  胡须男虽然没有违抗大小姐的命令,但也没有完全执行,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伸手指了指其中一个女高手,然后又指向林昊与何心欣上山的背影。

  那女高手会意,轻轻一掠,凌空翻了翻身扎进侧边的树林,绕着山道悄悄的尾随在后面。

  林昊与何心欣顺着山路缓缓往上爬,翻过屋后的大山,便算是正式进入断魂岭的山头。

  进入九月的广省,天气仍然很炎热,但早上的气温并不高,尤其是在山里头,山风时不时的迎面吹拂,走在弯曲的小道上,两人都感觉十分惬意舒爽。

  难得出来放放风,林昊的心情也不错,尤其还有佳人作伴,情绪就更高,话也不免多了起来,逗着何心欣道:“哎,你知道这山叫什么吗?”

  何心欣摇头,问道:“叫什么?”

  林昊道:“断魂岭!”

  何心欣微寒一下,“这名字怪吓人的。”

  林昊道:“岂止这名字吓人,我听大叔说,以前被侵略的时候,这里还打过仗,死了不少人呢!”

  何心欣心中一惊,赶紧抓住林昊的手道:“林昊,我胆儿小,你可别吓我!”

  感受着她小手的温软,林昊不是一般的爽,嘿嘿的笑道:“你可一定要跟紧我,别掉队,要不然一个不慎被孤魂野鬼拖走了,我可不管你的!”

  何心欣将他的手抓得更紧,苦着脸道:“林昊,你别吓我了好吗?”

  林昊故意压着嗓子道:“我可没吓你,大叔说有人真的在这山上见到鬼魂!刷刷的在这树林里窜来窜去,所以不管是石坑村还是蓝田村的人,一般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都不敢上这山呢!”

  一阵风吹来,仿佛透着一股阴寒的气息,让何心欣心里感觉森森的发凉,身上情不自禁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偏偏这厮还没完没了的吓唬她,气恼的道:“你再这样吓我,我就不陪你了,我回去了。”

  “咱们已经走了这么远,你一个人敢回去吗?”林昊说着又作出张牙舞爪的样子,“万一半路冒出个什么东西,把你往草丛里一拖,然后嘶啦嘶啦的……”

  “哎呀”何心欣忙捂着耳朵道:“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看见她被吓得不行的样子,林昊忍不住哈哈大笑。

  何心欣被弄得欲哭无泪,伸手拧了他一把又一把,嗔骂道:“林昊,你坏死了,坏死了!”

  “傻瓜,这世上哪有什么鬼神的东西,不过都是那些人编出来唬弄人的罢了!”林昊拉过她的手,牵着她一边朝前走一边道:“亏你还是什么大学生,连我这个小学差几年毕业的人都不如呢!”

  何心欣好气又好笑,可是被他牵着手的感觉又是那么奇妙,轻撇着嘴道:“女人天生胆小,你不知道的吗?”

  林昊道:“你胆儿小,又敢跟我上山?”

  何心欣道:“和你上山又怎么了?”

  林昊道:“荒山野岭又孤男寡女的,万一我突然兽性大发,把你什么了,你不是哭都没眼泪流吗?”

  何心欣轻横他一眼,“我才不怕呢!该怕的人是你才对!”

  林昊道:“我有什么好怕的?”

  何心欣道:“你不知道吗?你现在可成了唐僧肉,是妖精都想咬上一口呢!”

  林昊开玩笑的道:“这么说来,你也是妖精咯?”

  何心欣脸红了,什么也不说,心里却道,如果你愿意让我咬,做个妖精又何妨呢?

  这一次林昊上山,目的并不是金钱龟,而是以采药与活动筋骨为主,所以并没有走以前一惯走的老路,因为老路上的草药已经被他采得差不多了,所以到了梁大牛所说的那个岔路口后,这就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翻过了好几座山之后,两人攀上了断魂岭最高的山峰,在这里可以遥望俯视整个石坑村与蓝田村,不过因为距离太远,又没有望远镜,只能看到模糊的一小片。

  林昊虽然还没有丝毫的疲意,可是看见何心欣已经是气喘吁吁的一身香汗淋漓,这就问道:“心欣,累了吗?”

  何心欣岂止累那么简单,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散架了,两条腿仿佛被灌满铅似的,每走一步都相当的艰难吃力,可她虽然身为豪门大小姐,却从来没有喊苦喊累的习惯,尤其还是跟林昊在一起,她就更不想让他看轻,所以一路都是紧咬着牙关爬上来了。

  听见林昊询问,她仍然道:“嗯,还好,不是特别累!”

  林昊知道她在硬撑,这就找了块阴凉又干坦的地方道:“来,咱们先休息一下!”

  一坐下,何心欣就忍不住出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休息了。

  在她伸手不停的揉着酸软的之际,林昊已经放下装了半筐草药的箩筐,从里面掏出一瓶水递给她道:“喝点儿水吧!”

  何心欣接过水道:“谢谢。”

  林昊见她一边喝水,还一边揉着腿,这就凑上前来道:“我帮你吧!”

  出于女孩子的矜持,何心欣原本想说不用的,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喜欢跟林昊有精神上交流,同样也喜欢肢体上的接触。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回想起电影院与林昊亲热的一幕,心儿总会怦怦直跳,整个人也臊热不行,常常都因此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女人沉默,有时候是拒绝,有时候是默认,何心欣现在这样的沉默,无疑就是默认了,所以林昊便伸出双手,在她的小腿上揉按起来。

  腿上阵阵又酸又软的异样感觉传来,让何心欣有些难过又有些舒服,不过更多的还是享受,羞涩的低声道:“谢谢。”

  林昊笑着问道:“累坏了吧?”

  何心欣点头,“确实有点儿。好久没有爬这么高的山了。”

  林昊好奇的问道:“你在澳省有经常爬山吗?”

  何心欣道:“我们那边山比较少,要爬山得去比较远的地方,所以我总是去那种室内攀岩比较多。”

  “攀沿?”林昊略微有些惊讶的道:“女孩子可是很少喜欢这种运动的。”

  何心欣道:“是我姑姑让我做这个运动的。”

  林昊不解的问:“为什么?”

  何心欣道:“她说……”

  看见她话说了一半又不说,而且脸还红了起来,林昊更是好奇,“她说什么?”

  何心欣摇头道:“你不会想知道的。”

  林昊道:“我想知道!”

  何心欣经不住他缠问,咬了咬唇后,终于低声道:“姑姑说,女人的身材好,也许可以吸引男人,但想留住男人,却必须结实。”

  林昊愣愣的道:“这是为什么呢?”

  何心欣脸红得不行,“自己去问百度吧!”

  林昊见她不愿意说,只好不再问,感觉到她小腿上的肌肉不再那么紧绷了,这就开始加大力度。

  只是他一用力,何心欣就有些了,坐都有些坐不稳似的,一手撑到后面,一手抓住他的肩膀,叫唤道:“嗯不要那么大力,好酸好软好麻”

  林昊道:“忍一下,一会儿就好的!”

  何心欣咬着牙关忍耐起来,可是仿似舒服又好像难受的声仍是控制不住从齿间泄露出来。

  林昊给她揉完了小腿后,双手缓缓往上,落到了她结实又匀称的上。

  女人的腿,无疑是敏感的,尤其还是,何心欣的身体顿时唯之绷紧,心里却矛盾得不行,希望他收手,可又希望他再往上点儿。最好就是像上次在电影院那样……

  当这个念头涌起来的时候,何心欣也被吓一跳,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这么没羞没臊了?

  不过非常可惜的是,林昊并没有趁机对她怎么样,只是用很正规的手法给她推拿,小腿上虽然推了很长的时间,可是却草草了事。

  完了之后,林昊见她不停的长出气,不由笑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我上山了?”

  何心欣张开了眼睛,悠悠的道:“只要你想让我陪你,别说上山,下油锅我都行的。”

  林昊微愣一下,然后又仿佛什么没听到似扭头去看风景。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他的按摩确有其效,被他揉按一通,何心欣感觉自己舒服轻松了许多,这就伸手拉了拉他道:“好了,你也坐下来休息一下,喝点水吧!”

  林昊这就和她并肩坐了下来,接过她喝了一半的水喝起来。

  何心欣则将头轻轻的靠到了他的肩膀上,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汗味,感觉到他的体温,心里既舒服又安全,忍不住就闭上了眼睛。

  靠着靠着,渐渐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可就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林昊的声音:“心欣,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何心欣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他问:“什么事情?”

  林昊有些吞吐的道:“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想……”

  见他吱吱唔唔,脸还有些红的样子,何心欣的心中一跳,他该不会是真的想在这里和我那什么吧?

  如果他真的这样要求的话,我是该答应,还是该拒绝呢?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