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一条足有成年男性手腕的大水蛇,正在水中形成一道蜿蜒的波形,飞快的朝两人停身之处游来,而这条蛇的正前方,一只金钱龟正在水下划着四肢游动,拼命的奔逃。

  陷入之中的林昊神智一清,赶紧一把将无知无觉的仍然等待热吻的何心欣拉到自己的背后。

  何心欣刚开始还莫名其妙,待顺着林昊的眼光看去,发现那恐怖的大蛇后顿时花容失色,失控的大声尖叫起来,“啊,蛇,蛇——”

  “快,上岸!”林昊眼疾手快,伸手往水中一探,已经抓到了那只马上就要消失在水下的金钱龟,然后一边后退,一边警惕的盯着那条蛇。

  何心欣赶紧连游带爬的往岸上走,由于慌不择路,脚下踩了块石头一滑,脚就扭了一下,顿时忍不住惨叫一声。

  林昊虽然听到了叫声,可是也顾不上他了,因为这个时候,那条蛇已经游得很近,只有一米多的距离了!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林昊才终于看清了那蛇的模样。

  蛇头是呈三角形的,脖子极细,头部有黄棕黑三种颜色交替的鳞片,背部及两侧有带紫褐色而不规则的云彩状斑,腹鳞两侧有带紫褐色的半月形斑。

  这一发现,让林昊瞬间变得更是紧张,因为他已经认出来了,这不是什么普通的水蛇,这是一条剧毒无比的毒蛇,俗名叫做烙铁头。

  烙铁头是十大毒蛇之一,非常的罕见,药用价值也极高,毒性却不亚于五步蛇,仅仅只是48毫克,就可以致人于死命。

  要是不幸被咬伤的话,少则十分钟,长则两个小时就能让人死于呼吸麻痹。

  林昊为了不让它靠近,一边往岸上退,一边用手推打水面,希望用溅射出的水花赶走它。可是这条毒蛇也许是因为到了嘴边的食物被夺走,发了疯似的拼命往他窜来。

  眼看着毒蛇越来越近了,马上就要到脚下了,可是何心欣却不知道搞什么鬼,还在背后慢腾腾的,林昊急得不行,为了不让她被蛇咬伤,只能忍痛将手中已经缩起了头和四肢的金钱龟狠狠的朝那毒蛇砸去。

  然而很不幸的是,这蛇仿佛成了精似的,看见有东西砸来,竟然刷地沉到水下,金钱龟虽然砸中了它的身体,但因为是在水中,的降低了力道,并没有给它造成特别大的伤害,依然无比凶猛的窜游而至,张开嘴用管牙朝林昊的脚咬去。

  林昊的反应,绝对是快人一等的,否则他早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了,一击落空,没敢有丝毫犹豫,腾地一下就在水中跳了起来。

  十分庆幸的是,他现在所站在位置,水位只是在臀间,跳跃虽然困难,但帝经的内气全施之下,人还是跃出了水面。

  只是当他落入水中的时候,那一嘴咬空的毒蛇竟然已经飞快的向仍在磨蹭的何飞欣游去,再次张牙要咬她雪白的臀。

  林昊被吓得不行,不过并没有慌乱,千均一发之际,伸手极快的一把将手探入水中,不偏不倚的正好抓住了那条蛇的蛇尾。

  那毒蛇感觉自己的尾巴被揪住,顿时就不再追击何心欣,而是刷地调转蛇头,要去咬林昊的手腕。

  不过,蛇的反应再快,也快不过人,何况林昊还是个练家子,所以在蛇牙堪堪就要咬到他的手腕之际,他的已经抓住了蛇尾,并将它从水中拎了出来,狠狠的在水面上一拍。

  这一幕,说起来十分轻巧,实际上却是凶险无比的。

  林昊将蛇揪住水面的动作如果不够快,力道也不够大,那他就肯定要被咬到。

  万一真的被咬到,那他的麻烦就大了,以乌古潭到石坑村的距离,他恐怕还没能赶回诊所,蛇毒就已经蔓延全身了,何况就算他能撑着回到诊所,那也无法立即得到有效的治疗。

  毒蛇咬伤,必须专门对应的毒蛇血清才能有效的。诊所里虽然备有眼镜蛇的蛇毒血清,可是并没有烙铁头这种罕见毒蛇的血清,所以不夸张的说,刚才那一瞬间,林昊是差点丢掉一条小命的。

  隐在远处始终尾随他们的女高手眼见异况发生,立即就要现身出来相救的,可是为了不被林昊发现,她躲得十分的远,这个时候出来救,明显来不及了。庆幸的是,林昊好像化解了这场危机,于是她就再次按捺了下来。

  那蛇被林昊在水面上狠狠一记拍打之后,已经有点眩晕,但仍然凶性不减的挣扎扭头,甚至还要扭转身来咬林昊。

  到了这个时候,林昊哪里还会再给它机会,紧抓住蛇尾,一次又一次极快的将蛇拍打水面。

  “啪!啪!啪!”的响声不停,伴随着水花四溅,远远看去,林昊仿佛持了一根棍子在水面练武似的。

  一直拍打到那条毒蛇完全不动弹了,林昊才终于停下手来,不过他并没有立即上岸,因为他还记着那只被自己当作武器砸出去的金钱龟。

  不能不说的是,林昊的运气虽然有点背,但还没有背到底,在水下摸索寻找一阵之后,他竟然找到了那只仍然闭着壳,翻着肚躺在水下的金钱龟!

  找到了龟,他就再不敢在水中停留了,赶紧的一手抓着龟一手抓着毒蛇上了岸。将龟扔进箩筐后,从里面又找出一个网兜,将蛇装了进去,并将口子扎紧。

  烙铁头的药用价值极高:祛风通络止痛,对风湿麻痹,麻风,瘰疬,疮疖,疥癣,痔疾,甚至肿瘤都有效果。

  有了这条蛇,林昊就可以配制出好几种不同攻效独特的药了,更何况这还是他用生命换来的,怎么可能扔呢?

  当他处理好蛇和龟转过身看何心欣的时候,眼光顿时就直了,刚刚受了惊吓有些平伏萎靡的小小昊立即昂头挺胸了。

  何心欣此时坐在沙地上,秀发湿漉漉的垂落在雪削的双肩上,水的裤却完全成了透明的,穿在身上等于没穿一样,一身曲线几乎毫无摭掩暴露在空气中,玲珑凹突,唯美!

  只是当林昊看到何心欣的脸上是一派痛苦的表情,手还捂着一只脚的脚踝之际,神智顿时一清,顾不得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赶紧的凑上来问:“心欣,你怎么了?”

  何心欣吃力的道:“刚刚上岸的时候,脚崴了一下,现在好痛啊!”

  林昊垂头看看,只见她的脚踝处又红又肿,稍为一碰她就说痛得利害。

  这种情况,无疑是可大可小的,不敢掉以轻心的林昊赶紧给她仔细检查,结果却发现只是扭伤筋践,并未伤及骨头,这才稍稍放心,赶紧给她用手法推揉一遍,然后拿过箩筐,将采来的一些草药放到嘴里咬成碎渣敷到她的脚踝上,最后包扎起来。

  当他停下手来的时候,发现她脸上的痛苦之色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羞红,而目光也时不时的投向自己。

  林昊下意识的顺着她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确切的说是身下看去,这一看老脸顿时就花了!

  好家伙,那儿竟然一直在向她敬礼了。

  看见他窘得不行的样子,好了伤就忘了疼的何心欣忍不住调侃他道:“林大医生,你真的很呢!”

  林昊尴尬的挠着头道:“这个……男人本色嘛!”

  何心欣伸出一根轻葱玉白的手指朝他勾了勾,极为的轻声道:“过来?”

  林昊不解的道:“干嘛?”

  何心欣道:“来呀!”

  林昊只好凑上前去,只是刚凑上前,便感觉自己被吻了一下,而且不是脸,是嘴唇。

  突然而来的一吻,让林昊有点发懵,还没反应过来,何心欣却已经飞快的缩了回去,脸红红的垂下头道:“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若是换了刚才意乱情迷的情况下,林昊肯定会直接就将她扑倒在地,同时道:“既然这样,那就用以身相许来感谢我吧!”

  只是被那条毒蛇一吓,他已经清醒了很多,虽然身体还是很难受,但已经是可以忍受的范围,所以他只是理智的含糊应一声,然后去将两人脱在大石上的衣服拿过来。

  在他穿衣服的时候,何心欣真的很想拦住他,对他说,如果你忍得辛苦,那就不要忍了!

  只是这样的话,女孩家家的,她哪里好意思说呢!所以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穿上衣服,然后又无奈的配合着他将自己的衣服穿上。

  一切都弄妥之后,林昊便扶着她站起来,可是她的脚才一沾地,秀眉就忍不住蹙了起来。

  林昊见状,知道她是走不动了,这就弯下腰道:“来吧!”

  何心欣疑惑的问道:“做什么?”

  林昊道:“我背你回去!”

  何心欣道:“这么远,你怎么背啊?我还是自己走吧!”

  林昊道:“你这样走不了的,而且越走越伤!”

  何心欣道:“可是……”

  林昊道:“天色已经不早了,再磨蹭就要天黑呢,快上来吧!”

  何心欣犹豫一下,终于还是伏到了背上。

  感受着他结实有力的肩背,还有肌肤上传来的阵阵体温,尤其自己在还紧他的身上,何心欣有些羞,可更多的还是安全与舒服。

  两人好容易离开了乌古潭后,天色已经黑下来了。

  何心欣掏出手机,一手扶着林昊的肩膀,一手用手机里自带的手电筒照路,但就算是这样,行进的速度还是慢了下来。

  连翻好几座山之后,林昊呼口气道:“心欣,没想到你还挺重的呢?”

  何心欣脸上热了下,“我有一米六八,只有九十九斤,很重吗?”

  林昊开玩笑道:“你确定不是公斤吗?”

  何心欣轻打一下,“我哪有那么胖啊!是你背着上山下山,才觉得重的!”

  林昊道:“那你三围是多少?”

  何心欣下意识的就要张嘴报数,话没出口就忍住了,轻打他一下道:“我三围是多少,你还不清楚吗?”

  林昊嘿嘿一笑,又道:“一会儿回去,你可得给我背上擦打药酒啊!”

  何心欣道:“为什么?”

  林昊认真的道:“被你压出两个坑来了。不上点打药酒能行吗?”

  何心欣羞愤的轻拧他一下,“林昊,你有时候真的很坏呢!”

  林昊又乐了,习惯性的调侃道:“那你喜欢吗?”

  何心欣想也不想的道:“喜欢!”

  林昊:“……”

  何心欣幽幽的在他耳边道:“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能像你这么让我心动,让我这么喜欢。林昊,我喜欢你!喜欢你……”

  听着她的深情款款的表白,林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为了避免她再说下去,只能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道:“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何心欣笑道:“你改不了的,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

  林昊道:“那我不做人了!”

  何心欣轻打他一下,嗔怪的道:“你做鬼我也不会放过!”

  林昊:“……”

  何心欣笑道:“是不是被我吓着了?”

  林昊道:“有点儿!”

  何心欣就伸出手,轻轻的抚着他的胸膛,像哄孩子似的道:“别怕,我只会喜欢你,不会伤害你。我会对你比我自己还要好的。”

  林昊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默默的朝前走。

  这个时候,一弯月牙已经悄悄的挂在天上,银色的月光洒满大地,明亮又带着朦胧之意。

  银河的繁星点点闪闪,周围无边的山梁,青绿的稻田,此唱彼应地响着虫儿的唧令声,蛐蛐也偶然加上几声伴奏。

  一时间,何心欣感觉这样趴在他的背上,行走于山间小路间也是一种独特的浪漫。

  一阵后,何心欣忍不住唱起了歌儿,“……还没为你把红豆,熬成的伤口,然后一起分享,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还没好好的感受,醒着亲吻的温柔,可能在我左右,你才追求,孤独的自由,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何心欣歌声清脆悦耳,婉转动听,仿佛这就是她的心里,有一份哀愁与轻怨,但更多的还是深情与寄盼。

  在这样的夜里,在清幽的山林间,歌词声声入耳,林昊的心弦也终于唯之触动,扶托着她身体的手也变得更加坚定有力……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