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6出了石坑村后,直上主道。

  在主道上奔行一阵之后,到了前方的路口便一捌进入了高速入口。

  看见前面的方向是惠城,林昊很是疑惑,“我们这到底是去哪啊?”

  冷月寒没有说话,只是默然的驾车,其实除了之前在地下室林昊被炸伤的时候,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她都是沉默似金的。

  真要用什么词来形容她的话,只能是:冷漠!艳美!

  林昊得不到回答,伸指在她的腰上轻点一下,“哎,我问你话呢!”

  正开车的冷月寒猝不及防完全没料到他会来这一手,顿时仿如被电击似的,手也失控的打了下方向盘,车身立即一斜,疾快的朝侧边撞去。

  庆幸的是这个时候夜深人静,高速上车辆很少,但更庆幸的是冷月寒的反应极快,一发现车身撞向防护拦,迅速的打回方向盘并及时的轻点刹车。

  车身在一阵剧烈的蛇行之后,终于平稳了下来,吓出一身冷汗的冷月寒立即怒骂道:“黑面神,你干嘛?你是不是想死?想死你就自己去死,别害我!”

  林昊见自己的冒失之举弄得差点车毁人亡,也被吓得不轻,委屈的道:“谁让你不回答我的!”

  冷月寒黑着脸道:“问那么多干嘛,一会到了你不就知道了!”

  林昊只好什么都不再问,反正冷月寒是不会害他的,要不然练功的时候,她随便伸手一戳,自己就必死无疑。所以就打开音响,找到何心欣之前唱的那首“红豆”,放低坐椅,一边半躺半坐着听歌,一边时不时看向旁边的冷月寒。

  冷月寒穿着黑色长裙,乌黑的秀发随意的盘起,上面别着一枚精致的黑色发卡,发卡中的镶嵌的水钻在夜光中闪闪发亮。不过真正迷人的,还是她欣白柔腻的颈脖,优美的胸峰曲线,透着成熟与知性的韵味,却又有一种生人勿近的冷艳,但这种气质的女人,对男人无疑是充满的。

  车身轻晃,胸前也颤颤巍巍,形成汹涌的波浪,一浪接着一浪。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无聊也是无聊,林昊便一边欣赏着冷美人的风姿,一边打发这未知目的的旅程。

  约摸半个多小时之后,x6终于从高速上下来了,这里已经是真正的惠城地界,前行一阵后进入林区,路也不再那么好走。

  颠簸与摇晃弄得似睡非睡的林昊张开眼睛,顺着车灯看去,只见前方写着的路牌是“墩子林场”,则边还有一些很明显的告语:森林保护区,全封山。

  林昊很是疑惑,冷月寒带自己来这样的地方做什么?再想想又觉有点命苦,自己刚从山上下来没多久,这会儿竟然又进山了。

  进了林区前行一段,车子又一捌,进了一条碎石上坡的山道,听到轮胎被石子磨得“喳喳”的响,林昊不免阵阵心疼。

  然而后面的路程,他不单只心痛,全身哪哪儿都疼了,因为前面是扭扭曲曲的山道,虽然车辆勉强可以通行,可是周围长满了探出来的荆刺芒草,刮得车身哗哗作响,路面也坑坑洼洼。

  好容易,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跟着冷月寒下了车之后,林昊发现前面是一条通天似的石阶,石阶的尽头,一座庄严的寺庙耸于山中。

  整座古老的寺庙在朦胧夜雾的笼罩下像一幅飘在浮云上面的剪影一般显得分外沉寂肃穆

  和冷月寒一起登上石阶的时候,林昊终于忍不住再次问道:“现在应该可以告诉我这是哪儿了吧?”

  冷月寒道:“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呃?”林昊疑惑的道:“你以前一直住在这里?”

  冷月寒点头,“确切的说是成为职业杀手之前。”

  林昊见一路行来,周围也不见什么人家,忍不住问道:“那你上学呢?”

  冷月寒道:“林场外面有一个小学。就是差不多到下高速的地方。”

  “这么远!”林昊微吃一惊,又问道:“中学呢?”

  冷月寒道:“没上过!”

  林昊:“……”

  冷月寒停下脚步,逼视着他道:“看不起我只是小学毕业是吗?”

  “哪敢啊!”林昊实诚的道:“我连小学都没上过呢!”

  冷月寒:“……”

  两人上到台阶的尽头,面前便是寺庙的大门,那种很古旧的木门,由两扇门页组成,上面还各有一个铁环那种。

  门上面还有一个大牌匾,上面有三个大字,林昊就着月光看了眼,发现写的是:罗堂庵!

  显然,眼前的是一座尼姑庵。

  冷月寒伸手拉住门上的铁环,三重两轻的敲了总共五下。

  不多一会儿,老旧又厚重结实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穿着道袍带着帽子的老尼姑出现在面前。

  咋一看见这老尼姑,林昊被吓了一跳,因为她的模样竟然跟香江那个经常拍恐怖鬼片的神婆孟兰极为相似,不但年纪像,神情像,就连脸上的皱纹与及青白青白的脸色都极像,浑身上下透着一种阴森森的气息。

  如果不是心里多少有点准备,林昊恐怕真的以为自己遇到鬼了。

  冷月寒见了老妮姑,微躬一躹道:“兰姑!”

  被称作兰姑的老尼姑双手合什回了一礼,然后就把门敞得更开,显然是让他们进去。

  冷月寒扯了扯仍在愣愣的看着兰姑的林昊,“走啊!”

  林昊的脚步有些踌躇不前的道:“冷月寒,这是尼姑庵,深更半夜的,我一个男人进去,会不会不好?”

  冷月寒反问道:“我一个女人,你深更半夜的衣服上我的床又好吗?”

  林昊:“……”

  冷月寒不管三七二十一,扯着他就走了进去。

  将两人领进门后,兰姑便重新反锁了门,然后悄然无声的消失了。由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过。

  林昊一边跟着冷月寒朝前走,一边疑惑的问道:“刚才那人是谁啊?”

  冷月寒道:“我师父的管家。”

  林昊道:“你师父?”

  冷月寒道:“就是收养我的那个女尼,这个寺庙就是她的。”

  林昊恍然,不再发问,而是四处打量起来。

  罗堂庵的建筑格局有点像是古式的老屋,进门是一个极大的庭院,院中种着几棵菩提树,中间是一个放生池,因为要紧跟冷月寒的脚步,林昊也顾不上看池里面养的是什么。

  穿过院子,进入一个带天井的大殿,殿内有一尊极大的菩萨,经过岁月的洗礼,已经显得老旧与残缺,但庄严肃穆感不减,让林昊心生一股敬畏之意。

  对于鬼神,林昊一般是不信的,但看见冷月寒磕拜上香,入乡随俗的也跟着拜了拜,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拜完了这樽菩萨之后,冷月寒又去了偏殿,这里供奉的竟然不是菩萨或什么神佛,手中还握着一束香,是一个灵位牌,后面还有一副遗相,但相中的并不是一个老妪,而是一个年轻女人,而且还极为漂亮。

  林昊扭头看向一旁准备上香的冷月寒,疑惑的问道:“这又是谁呢?”

  冷月寒道:“就是我师父。”

  林昊道:“这么漂亮?相片是年轻时候拍的吗?”

  冷月寒道:“她去世之前的一年。”

  “呃?”林昊凑上前看看,只见灵位牌上写着:天英师太,一九一三年至二零一零年。稍为一算,便吃惊得不行的道:“享年九十七岁?而且一直保持着青春美貌?”

  冷月寒道:“你以为我之前说的是骗你的吗?”

  林昊道:“她之所以能这样,就是因为练了圣女经?”

  冷月寒点头道:“不错!”

  林昊呆了一下,然后啧啧的叹息道:“可惜了!”

  冷月寒将香去后,疑惑的问道:“可惜什么?”

  林昊道:“我是男的!”

  冷月寒:“……”

  上完香,磕完头,冷月寒领着林昊来到后面一个殿宇之中,这里也有一樽菩萨,不过要比前面正殿的小很多,而且光鲜完整,显然是后期才打造的。

  只是进了这里之后,冷月寒并没有像刚才那样跪拜上香,走到殿堂正中猛地一跃而起,整个人刷地弹了三米多高,双手齐出,在横梁上左右各扭了一下。

  那横梁雕龙画凤,极为精美,冷月寒所的正是稍为突出的龙头凤首。

  看着这一幕,林昊有些目瞪口呆,但之所以发愣,并不是因为冷月寒的轻功有多了不得,也不是那横梁上竟然暗藏如此玄妙的机关,而是她飘起落下的时候,长裙大展,裙摆被风完全吹起,一双修长白皙,纤细匀称的美腿毫无摭掩的落入他的眼中,甚至连那的小内内也不例外。

  黑白相衬,形成强烈的视觉,撩拨着林昊的心弦。

  要说林昊身边的女人,个个都是清美绝俗的,但最能挑动他的,无疑就是这个冷月寒。

  随着她的身姿缓缓落地,一阵“扎扎”的轻响传入耳中,林昊扭头看去,只见那座菩萨佛像竟然缓缓的转动起来,然后下面就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方形大洞,隐弱还可见一条通往下面的石阶。

  显然,这就是罗堂庵的地下室,尽管不知道下面藏着什么东西,但林昊却不得不配服这建造地下室的人。

  如此奇思妙想,一般人哪能想得到呢?

  纵然事先知道这里有地下室,也难以找到入口,就算侥幸找到入口,也难以找到开关。

  林昊有些好奇的走过去,伸手轻抚那座白色的菩萨佛像,只觉入手冰凉,质地厚实,明显不是石膏或石头,而是钢铁所铸,只是在外面渡了颜色而已。

  正当他在入口处这儿摸摸那儿看看的时候,冷月寒已经徒步走入了地下室。

  林昊也只好跟着走进去,只是当他刚踏入石阶,却觉身体一热,冷月寒突然靠了过来,一只手握进了他的胳膊……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