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寒的突然举动,让林昊感觉不是一般意外。

  要知道冷月寒从来不是个热情主动的女人,相比于如火一般的炽热的何心欣,她冷得就像一块坚冰,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她是拒绝与林昊有任何身体接触的。当然,某些特殊的情况下是例外的,例如她带着林昊练功的时候,例如之前林昊为了保护她被炸伤的时候。

  正在林昊错愕之际,冷月寒的手在墙角摁了一下,然后便听得“嗒嗒嗒”的一连串轻响,地下室的灯光由上往下,相继亮了起来。

  当林昊看清楚地下室内光景时,顿时被吓了一跳,也终于明白冷月寒为什么会突然主动的挽住他的手。

  地下室竟然是一个巨大的空心圆柱形状,直径约有十米左右,由入口处到最底下少说也有二十米的高度,石阶是沿着墙壁呈螺旋状直达底部的,可是让人恐惧的是,石阶外侧没有扶手,也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

  稍一不慎失足往下掉,那就相当于是从六七层楼的地方摔下去,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别说林昊的轻功只是半桶水,就是一桶水也恐怕得活活成一堆肉泥不可。

  冷月寒之所以挽住他,就是怕他不知深浅的掉到下面去。

  林昊没有恐高症,可也被眼前的状况吓得不轻,疑惑的问道:“这地下室是你师父建的吗?”

  冷月寒赏他一个白眼,因为这厮明显问了句废话,地下室从动工都完工,总共耗费十年的光景,时光倒退十年,她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是她建的呢?

  顺着螺旋状石阶下到最底部的时候,林昊松了口气,松开冷月寒的手后游目四顾,发现这下面并不像上面的殿宇那样布局,陈设虽然也古香古色,却有些居家的气氛,中间圆形的地方弄成客厅的模样,周围却有十二个房之间,均是呈扇形的,入口窄,里面宽。

  林昊见其中有一个房间是没有门的,也不等冷月寒允许,便自顾自的走进去参观。

  这个房间里的陈设比较简单,里面有一张古旧的檀木罗汉床,罗汉床上放了一个蒲团,蒲团前面是一张小茶几,茶几上摆着木鱼,香炉。侧边的墙上还贴着幅字书画,上面写了个的“禅”字!

  在罗汉床的一侧,摆着一个大书架,书架上整齐的陈列着许多古老的线装书,林昊随手拿下几本,发现都是一些佛经之类的书籍,没有什么兴趣便又放了回去。

  “冷月寒!”林昊一边继续打量周围,一边问道:“这个房间是干嘛用的?是你们平时用来颂经念佛的地方吗?”

  冷月寒站在外面,始终没有进来的意思,淡淡的道:“你不会想知道的!”

  林昊道:“可我想知道啊!”

  冷月寒竟然问,“你真的想知道?”

  林昊点头道:“嗯!”

  冷月寒的脸上突地浮起一个笑容,妖艳又透着一丝诡异,“好吧!”

  看见她这样的笑容,林昊意识到有点儿不对劲,可是没等他反应过来,冷月寒已经扭了一下旁边的一个小花瓶,顿时便听得刷地一声响,房门处突然降下一道铁门。

  林昊见状飞快的扑过去,可是没到他扑到,便听“嘭”的一声响,铁门已经重重的砸下,将房间牢牢的锁死了。

  被关在里面的林昊赶紧趴到门上的小窗口上,冲外面的冷月寒道:“这,什么情况啊?”

  冷月寒道:“你不是想知道这房间做什么的吗?现在知道了吧!”

  林昊:“呃?”

  冷月寒淡淡的道:“这就是我从前没练好武功又或者惹师父不高兴再或者师父心血来潮的时候,关我禁闭用的!”

  林昊汗了一下,“好吧,我知道了,把这门升起来,让我出去。”

  冷月寒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放你出来?”

  林昊哭笑不得,“冷月寒,别闹了,赶紧放我出去!”

  冷月寒隔着小窗口盯着他,冷声道:“好不容易你让自投落网的落到我手上,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放过你吗?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吗?”

  林昊不是笨蛋,自然知道她所指的是当初自己对她下毒的事情,现在是准备秋后算账了,心里不由苦叹,果然是小人与女子难养啊!

  同时,他也有些懊悔,好奇心不但害死猫,也能害死自己的!这回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半响,他才讪讪的道:“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我都忘了,你还记着干嘛呢?”

  冷月寒哼道:“我长这么大,除了师父之外,可没在谁的手里吃过亏,尤其还吃这么大的,你觉得我能忘吗?”

  林昊苦笑道:“可是你关着我又能出什么气呢?还是让我出去吧,要打要骂随便你,我保证绝对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冷月寒没说话,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那眼神,仿佛在看一只掉入陷阱的猎物一般。

  林昊被看得心里阵阵发寒,“冷月寒,你到底想要怎样啊?”

  “不怎么样!”冷月寒淡漠的道:“那些个女人不是把你当唐僧肉吗?那我就把你关起来,能玩就玩,不能玩就吃掉!”

  林昊:“……”

  冷月寒说完,这就转身顺着石阶往上走。

  林昊见状立即就急了,“哎,哎,你去哪?冷月寒,你给我回来!”

  冷月寒理也不理,反倒加快脚步,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出口。

  林昊又急又气,使劲的摇晃那道铁门,可是那铁门厚实又沉重,别说是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就算运起了帝经十二分功力,依然是白搭。

  折腾了半个小时,林昊弄出了好几身臭汗,可是铁门却纹丝不动,又疲又累的他气急败坏的骂道:“冷月寒,你这个小娘皮,你赶紧把我放出去。否则老子一定将你先奸后杀,杀完再奸,奸完再杀……”

  “你刚刚说什么?”冷月寒淡漠的声音从石阶上方传来,“我刚刚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林昊见她再次出现,忙转口道:“我是说,你放我出去吧,我以后再也不给你下毒了,也不对你呼呼喝喝了,我会对你很好很好很好的!”

  “哦?”冷月寒下了石阶之后,将手里端着的托盘放下,“你刚刚是这样说的吗?我怎么听到你好像不是这样说的呢?”

  林昊忙道:“是这样说的,绝对是这样说的,这里回音太大,估计你是听错了耳朵。”

  冷月寒凑上来隔着小窗问道:“真的那么想出来?”

  林昊道:“想啊!”

  冷月寒道:“那你先叫我声姐姐来听听!”

  林昊想也不想的张嘴道:“姐姐!”

  冷月寒汗了下,喝问道:“你的骨气呢?”

  林昊嬉皮笑脸的道:“只要能出去,骨气可以不要的!”

  冷月寒淡淡的道:“可是我瞧不起没有骨气的男人!”

  林昊:“你——”

  “嗯?”冷月寒柳眉一挑,“我怎么了?”

  林昊终于忍不住了,怒声骂道:“冷月寒,你个没心没肺的小娘皮,我之前是给你下了毒不错,可后来我也拼了命救你不是吗?你身受重伤的时候,我给你献了那么多血!在青山医院的时候,为了保护你,我差点儿就被炸死了!现在你竟然这样对我,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那道厚重的铁门已经刷地一下升了上去,他的话也生生滞在了喉咙里。

  冷月寒目光平静的看着他,“说啊,继续!”

  林昊又一次被弄得哭笑不得,哪还顾得上说什么,赶紧的走了出去。

  冷月寒则不理他,将托盘上放着的茶壶,杯子,还有一碗清汤斋面端了出来,接着才问道:“折腾累了没有?”

  林昊有气无力的道:“累了!”

  冷月寒道:“饿了没?”

  林昊摸了摸肚子,“有点儿!”

  冷月寒就把那碗面推过来道:“那就吃吧!”

  林昊原本是窝了一肚子火的,可是看见她这样,火气偏偏又发不出来,只能闷闷的坐下来,只是当他拿起筷子,看着那碗面的时候,又有点犹豫。

  冷月寒见状就道:“怎么,担心我下毒吗?”

  林昊确实有这层担心,可是想了想之后,终于还是端起面,吸吸呼呼的吃了起来。

  冷月寒见他吃得很香的样子,突然又冒出一句:“这面我可是真下了毒的!”

  林昊吓了一跳,吃到嘴里的面也一窘,差点儿就从鼻子里冒出来,被弄得连连咳嗽不止。

  好容易,终于平伏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冷月寒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林昊没好气的道:“冷月寒,我好像记得你以前不喜欢开玩笑的!”

  “确实不喜欢!”冷月寒点头,然后又道:“或许是回到这里,环境熟悉,心情比较放松,所以就想学学你。”

  林昊啼笑皆非,冲她摇头道:“你还是算了吧,你没有那个幽默细胞。开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的!”

  冷月寒:“……”

  林昊不再理她,继续吃剩下的面,从小忍饥挨饿的他可没有浪费食物的习惯。

  冷月寒则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边轻轻的品着,一边问道:“刚才的滋味好受吗?”

  林昊连连摇头道:“不好受,简直难受到极点。你再不放我出来的话,我恐怕就疯掉了!”

  “这么一小会儿都静不下来,难怪你的内功练不起来!”冷月寒轻哼一声,然后看向那禁闭室,幽幽的道:“我小的时候,有很多时间都在这个房间渡过的,也是在这个房间里,我学会了思考,也学会了静心练功。”

  在她说话的功夫,林昊已经将面吃完了,甚至连汤都喝得不剩,放下碗之后,他便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

  面好吃,茶也不错,林昊喝完一杯后,问道:“冷月寒,你带我回来这里,应该不是只想和我开几个玩笑,然后请我吃面喝茶这么简单吧?”

  冷月寒道:“确实不是!”

  林昊道:“那你带我回来干嘛?”

  冷月寒不答反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林昊道:“不就是地下室吗?”

  冷月寒摇头道:“这是我师父的藏宝室!”

  林昊左右看了看,心里纳闷得不行,这里哪有什么宝贝呢?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