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有一个美女在你面前,你却不能对她有非分之想。

  这世上更悲惨的事情,莫过于有一个美女在你面前,而且还脱光了衣服,可你只能看,只能想,却不能做任何的事情。

  现在的林昊,无疑就是那个悲惨得不能再悲惨的男人。

  昏黄灯光下,木桶内白色水汽袅袅升起,冷月寒在水中的娇体若隐若现,可是和她面对面的林昊却没看她,不是因为她肥胖丑陋肚子上带着三个轮胎,恰恰相反,她太过性感火辣,妖娆迷人了。

  这一次,不像以往那样三更半夜,黑灯瞎火,而是木桶之中,窄小的空间加上昏黄的灯火,使得气氛更加暧昧,也让冷月寒变得更加诱惑,林昊怕自己再看多几眼,就会无法自控的走火入魔。

  谁知道冷月寒却像故意似的,淡淡的道:“看着我!”

  林昊无可奈何的看向她,可仅仅只是一眼,便觉心惊肉跳,忙又将眼光荡开,“冷月寒,咱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冷月寒道:“当然不好!”

  林昊道:“那我还是出去吧,免得一会儿我就禽兽了。”

  冷月寒淡漠的道:“只要我不点头,你注定只能禽兽不如!”

  “你别折腾了我行吗?”林昊被打败了,苦笑连连的求饶道:“有的时候,我虽然能装假正经,但有的时候,我想装都装不了的。例如现在,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失控了,为了你的安全,也为了我的童贞,我还是走吧!”

  “哗”的一声水响,林昊从木桶里站了起来。

  冷月寒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眼睛闭上了,可嘴巴却张了开来,“你就不想进入帝经第三层了?”

  林昊只好重新坐下来,“我当然想!”

  冷月寒张开眼睛问道:“那你还等什么?”

  林昊道:“可……我还是比较习惯关了灯,现在这样,我被你晃得头晕眼花了!”冷月寒道:“那你就闭上眼睛!”

  林昊不舍得闭上眼睛,因为眼前的风景实在太美了。可是为了不走火入魔,他只能忍痛闭上了眼睛。

  和一个活色生香的冷艳女人不着寸缕的赤诚相对,可是什么都不能做,林昊原本就感觉热得受不了,再被热水一包围,整个人就更是热得仿佛烧着了一般,哪哪都冒火。

  偏偏这个时候,冷月寒却凑了过来,像以往练功那样,揽住他,紧贴着他。

  被她这样一拥抱,林昊只感觉脑袋轰地一下,全身上下所有的热血急剧的汇集成一点,让他无法自控的一把抱住了冷月寒,疯狂的想要和她融为一体!

  他的嘴吻到她粉嫩的脸颊上,然后奇准无比的找到了她的樱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食色性也,男人与女人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对男人是挑战是煎熬,对女人也是一样的。

  被他吻住那一瞬间,冷月寒也感觉自己的脑袋轰地一下,瞬间变得一片空白,仿佛七魂六魄一瞬间全被掏空了似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又在干什么?

  吻,是个没有时间概念的东西,因为一旦吻上,时间就会静止。

  林昊的吻是没有什么技巧可言的,但巧合的是,冷月寒的表现更加生疏,或许也是因为这样,林昊的虚荣心得到更大的满足,也更激起了身体的渴望。

  随着吻的深入,唇舌交结,林昊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没有规律了,瞬间他的身体里有一股电流酥麻从头到脚,身体里那股热火不安分的到处乱窜,想寻找出口奔流而出!

  那,无疑男人的雄性热火在膨胀。

  浴桶里飘起的热气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充满了激情与渴望,林昊的手忍不住向她的身下探去……

  正是这个时候,冷月寒终于在意乱情迷中骤然醒过来,半眯半合的眼睛霍地张了开来,伸手猛地推开了他。

  怀中的温软消失,林昊的神智也终于有所清醒,看着警惕又惶怯的盯着自己的冷月寒,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响才好容易挤出一句,“抱歉,我想忍的,可是没忍住!”

  冷月寒不是严素,否则的话可能会应他一句:巧了,我也一样!

  两人默然的相对着,气氛从暧昧变成尴尬。

  林昊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会窘息而死的,正准备站起来离开的时候,冷月寒竟然又一次贴了过来。

  当林昊情不自禁的又一次将她拥紧之际,耳边却传来了她清冷的声音:“抱元守一,气聚丹田……”

  经她的提醒,林昊才明白该做什么,赶紧的强迫自己收慑心神平静下来,开始缓缓的运气。

  冷月寒的气息进入林昊的体内后,发现林昊没有骗她,他丹田内的气息果然比过去强了不少,尽管和自己几乎一日千里的速度相比,仍然不成比例,差距也在不停的拉大,但对于他而言,已经非常不易了。

  微微沉静一下之后,冷月寒便像之前那样,开始引导着他,带他练功!

  大小周天下来之后,她感觉林昊的奇筋八脉突地一震,然后丹田仿佛被充了气的气球,突然又变大了一些。

  有些不太确定的她,便引导着他的气息全部回到丹田,自我调息一下后,便又像刚才一样,把气息探入,准备再带着他的气息运转大小周天。

  然而这一次,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他丹田内的气息竟然一反常态,没等自己的气息进入,便已经主动的迎了出来,和自己的气息纠缠在一起。

  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景像。

  然而这还不单只,更让她惊奇的还在后面,当她准备带着它运转的时候,它竟然不再像从前那样,默然的跟在自己身后,而是和自己并肩向前。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从前始终屁颠屁颠的跟在自己身后的小男孩,一夜之间忽然长大了,能够和自己齐头并进了。

  他这是……进入帝经第三层了?

  当她收起气息,张开眼睛的时候,和她面对着面的林昊也同时张开了眼睛。

  这一次,他的精神面貌竟然又发生了变化,少了之前的几分稚嫩青涩,多了几分成熟稳重!

  不过,真要冷月寒用什么字来形容林昊的变化的话,她会用两个字:性感。

  女人开始成熟,身体发育,变得玲珑浮凸,出落得无比韵美,称之为性感。可是男人怎么也能用这个词呢?

  冷月寒却十分确定,自己并没有用错词!

  男人的性感,分为三个方面,第一是本身内在的气质,第二是举手投足给人的感觉,第三是迷人的体形或健硕的外表。

  不过很多女人,都把这三个方面的主次颠倒过来,先入为主的认为,高大威猛,股肉发达的男人才能称作性感,然而真正的性感是来自内在,是软件,和硬件有关,也可以无关。

  仔细的端详他一阵,冷月寒发现他除了变得性感之外,眉宇之间还隐隐透着一股慑人的气势,让人浮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种感觉,恰恰就如林昊刚跳入罗堂庵看见巨大菩萨佛像的时候,虽然从不信神佛,可心里却还是生出了的敬畏!

  此时此刻,隐现在他眉宇间的就是这种气势,只是相对于佛像的庄重肃穆,又更接地气一些。

  是了,这是帝王经的关系,帝王经有小成后所流露出的霸王之气。

  在冷月寒打量着林昊的时候,林昊也同时在端详着她,确切的说是看她的胸,欣赏之余,心里也很纳闷,别人都说胸大的女人一般没脑,因为都长到胸上去了,可是这女人的胸这么大,为什么脑子还是那么灵活呢?

  很多时候,自己都自叹不如。

  例如刚才,自己都在意乱情迷之下擦枪走火了,可是她却还能保持着冷静与清醒的头脑。

  想起刚才的一幕,又看到她那火热撩人的身体,林昊始终都没有平熄的热血又开始变得浮躁与汹涌了。

  发现了他的目光变得炽热,失神的冷月寒也骤然清醒过来,霍地从水中站起,带着一身晶莹的水迹离开了木桶。

  她离开之后,林昊又发了一会儿呆,这才离开已经变冷的水。

  走到刚才脱衣服的地方,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道袍摆放在那里。

  道袍,明显是男人的。

  什么情况?这个罗堂庵以前住过男人?

  只是再看看,道袍明显是全新的,从来没被穿过的那种。

  突地,林昊有所悟了,这件道袍,是冷月寒带自己来罗堂庵之前就替自己准备好的。

  也就是说,这个女人,准备将自己软禁在这里!!?

  林昊心头无比的疑惑,穿上道袍走出去后,找了一阵,终于在一间静室里找到了冷月寒。

  她端坐在结实又光亮的木地板上,面前放着一张小茶几,茶几上放着香炉,袅袅的烟雾夹着淡淡的檀香气息,弥漫于整个静室之中。

  冷月寒正摆弄着茶具,姿态优雅的沏茶。

  林昊走过去,正想质问她是不是真的要软禁自己之际,她却首先开了口:“有一件事情,必须在这里解决,解决完了之后,咱们就离开。”

  林昊疑惑的问:“什么事情?”

  冷月寒指了指对面的位置,示意他坐下来,然后把一杯茶放到他的面前,答非所问的道:“这茶是我去年在附近的悬崖顶上采的,你尝尝。”

  林昊苦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呢,我问东你就答西,不过他还是端起了茶。

  茶水金黄清澈,艳丽,明亮透底,刚端起香味便扑鼻而来,浅尝一口,醇厚,甘爽,顺滑,完全没有苦涩之味。

  冷月寒问道:“能品出是什么茶吗?”

  林昊道:“照味道来说,确定是大红袍无疑,可这种茶不是福建才有吗?”

  冷月寒淡淡的反问:“洋人出产于国外,可我们这里不是同样有吗?”

  林昊再度苦笑,“这人能跟茶混一块儿来说吗?”

  冷月寒道:“人和物,其实没有什么不同的!我觉得,茶其实没有产地之分,只有好赖。像人一模一样!”

  这话透着很大玄机,林昊悟不透,只好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冷月寒缓缓的,几乎一字一顿的道:“今夜,我们将有一场恶战!”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