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该开始准备了!”冷月寒道。

  “呃?”听见她这样说,林昊抬眼又看一下时钟,“时间还早呢,才一点钟不到!”

  “咱们赶到地头,那就差不多了!”冷月寒淡淡的道。

  “你不是约他来这里?”林昊疑惑的问。

  “这是我的老巢,你觉得我会随随便便让人来,然后把战场设在这里吗?”冷月寒反问道。

  林昊恍然,随即又沾沾自喜的道:“看来,我在你心目中的分量还是挺重的嘛!”

  冷月寒没有回答,因为这厮说了句废话!

  要是分量不重,她能为他宽衣解带,和他肌肤相亲吗?

  要是分量不重,她能带他回到这个隐蔽的罗堂庵吗?

  要是分量不重,她能带他去看自己继承的十亿古董财宝吗?

  要是分量不重……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冷月寒为人虽然冷漠,但绝不是没有感情的。只是表达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罢了!

  在她走出去,并用手里的遥控钥匙摁开x6的门锁开关之际,林昊则道:“等一下!”

  冷月寒有些不耐烦的道:“还等什么?”

  林昊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冷月寒嗤之以鼻的道:“你觉到得到了我们这种级别的人,还怕菜刀吗?”

  林昊汗了下,“我是说,咱们去干架的话,手里必须有家伙。菜刀不怕,子弹你还不怕吗?”

  冷月寒:“……”

  林昊拽着她道:“走,咱们回地下室去。”

  冷月寒原本不想这么麻烦的,可是林昊坚持,她也只好带着他回到了地下室。

  顺着台阶下到最底之后,林昊直奔那个藏枪的房间。

  在冷月寒开锁进去之后,他就找来了一口装枪的手提箱,开始挑选手枪。

  冷月寒见状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会打枪?”

  “当然!”林昊有些猥琐的道:“男人天生都会打枪!”

  冷月寒:“……”

  林昊又继续道:“我以前经常打手枪的!”

  冷月寒道:“……”

  林昊又道:“不过在诊所工作之后,我就没打过了!”

  冷月寒:“……”

  林昊将一把手枪装进去后,竟然又伸手端起了一把狙击枪。

  冷月寒忍不住又开腔问道:“这个你也会用?”

  林昊点点头,没有多余的解释,可是手里的动作无疑就是最好的解释,他已经将狙击枪迅速拆散,一个部件接一个部件的放进手提箱之中。

  看着他干脆利落的拆卸狙击枪,冷月寒什么都不再说了,因为他的手法不但娴熟,而且速度极快,甚至要比自己还更专业许多!

  这个家伙,没有吹牛。

  他不但会打枪,而且可能不是一般的会打!就算不是,最少也证明他对枪械十分的了解。

  林昊将枪收拾好之后,这就提起那口箱子道:“走吧!”

  离开了罗堂庵,x6又驶离了林场上了高速,不过并没有往羊城的方向返回,而是朝相反的方向,驶往了源城!

  到了源城第一个出口,车子便下了高速。

  前行一段之后,路面开始变得狭窄,而且直往山里面走。

  过了约有半个小时,林昊终于看见一个路牌,只见上面写着:新江电站!

  当x6终于彻底停下来的时候,林昊发现这里已经是新江电站的水库大坝上,环顾周围,朦胧的月光下,宽广的大坝洒着一片银色,侧边深幽的湖面也带着淡淡的光茫。。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景色,不太适合干架杀人,倒是很适合幽会造人的。

  不过看到冷月寒凝重的神色,林昊还是收起了花花肠子,打开后备箱将两口箱子提下来后,然后就将x6驶进了侧边阴暗的角落里藏了起来。

  回来之后,他就对冷月寒后道:“你在这里等他们吧!”

  “你呢?”冷月寒道:“去哪?”

  “我当然是找个好地方躲起来!”

  林昊说完,这就提着箱子朝一个地方走去。

  冷月寒看一眼他走去的地方,神色微微滞了下,不过这绝不是因为他找的地方不好,恰恰相反,他找的地方不是一般的好,不但是周围最近的制高点,而且极为隐蔽,同时又利于变换方位与转移。

  换了是她,也必定会选那个位置。

  这个家伙,除了帝经之外,还有多少秘密瞒着自己呢?

  正在冷月寒这样想的时候,大坝下面亮起了车灯,总共四辆车缓缓的驶上来。

  抬腕看了看表,这个时候才两点过一刻,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将近一个小时。

  这么早来,难不成也像林昊一样,想要事先埋伏?

  这样一想,冷月寒走进了侧边的阴暗角落里。

  四辆轿车驶上来后,首先从车里下来了一个约三十五六岁的男人,高大,肥胖,光头,留着一撮小胡子,那形象有点像之前好声音里红得不行的选秀歌手,只是更为肥胖一些。

  这个很有气势的光头胡子男,无疑就是一直跟冷月寒单线联系的经理。

  冷月寒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只知道他的外号叫狐基,至于为什么会取这样的外号,她不清楚,也没有兴趣去弄清楚。

  狐基下了车之后,并没有像林昊那样东张西望,而是掏出了一把梳子,在光溜溜的头上梳了几下。

  穷人爱算命,丑人爱照镜,这无疑都是病,这个狐基一看就不是个正常人。

  梳完了没有头发的头之后,他才环顾起四周,确认没有动静,这才捏起兰花指朝后面,轻扭着腰的朝后面挥了挥。

  车门纷纷打开,四辆车总共下来十八个人,身形矫健,脚步轻盈,显然都是练家子的。

  等他们聚上来后,狐基才悠悠的开口问道:“你们知道为什么女人约会的时候,总喜欢迟到吗?”

  任谁都觉得,这么高的个子,这么胖的身体,嗓门必定粗犷厚重,可事实上恰恰相反,这狐基的嗓音又尖又细,若不看他的外貌,谁都会以为是个女人在说话。

  被问的一班人面面相觑,显然是回答不上来。

  狐基清了清嗓子,细声细气道:“因为她们喜欢那种被等待的感觉,那是一种幸福又甜美的滋味,你们男人不会懂的。”

  我们男人?说得好像你自己就不是男人的样子!众人很是郁闷的想。

  狐基又接着道:“我也喜欢被人等的感觉,可是我又很害怕迟到,结果每次都郁闷的等人!”

  一班人:“……”

  “咯咯!”狐基的冷笑话没让别人笑,自己反倒笑了起来,那笑声有点像被阉掉的公鸡,“很好笑是不是?”

  一班人:“……”

  见无人响应,狐基感觉无趣,依旧尖声细气的道:“好吧,你们拿上家伙藏起来,嗯,记得要藏严实点哦,可别把人家给吓着了!”

  众人应了一声,立即就要去车尾箱拿武器。

  只是没等他们转身,藏在暗处的冷月寒已经走了出来,拦到了他们的面前。

  此时的冷月寒分不清是什么表情,因为她的脸上已经多了一个蝴蝶面具,可就算是这样,众人仍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杀气,纷纷警惕了起来。

  看见冷月寒,狐基愕然一下,然后仿佛受了惊似的捂着胸膛道:“哟,亲,你已经来了呢?”

  冷月寒语气平淡的道:“是不是很意外?”

  狐基嗔怪的横她一眼……是的,没有用错形容词,确实就是这样妩媚的眼神,语气夸张的道:“岂止是意外,简单是被你吓到了呢,人家以为你最少还得半个小时才来的啦!!”

  冷月寒语气冰冷的质问道:“所以你就叫他们藏起来,准备埋伏我!”

  狐基满脸委屈的道:“亲,你怎么这样说话呢,人家怎么可能埋伏你呢,人家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呢!”

  看着他忸怩作态嗲声嗲气的样子,冷月寒感觉阵阵反胃,晚上吃的斋菜好像要往上涌,冷声喝道:“给我好好说话!”

  狐基道:“人家现在不就是好好说吗!?”

  冷月寒狂汗,仔细回忆一下,几年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好像就有一点基态的,几年过去,没有改正,反倒变得更严重了!

  不过他搞不搞基,明显不是冷月寒关心的,所以也懒得再跟他纠缠这些不等吃不等喝的问题,直接喝问道:“你既然不是想埋伏我,带这么多人来是什么意思?发布个任务而已,至于这么大阵状吗?”

  狐基忙摆手道:“亲,你真的误会了!这是我的习惯,否则我没有安全感。”

  冷月寒听了嗤之以鼻,你一个大男人,跟我说安全感?不过再想想,又只好算了,因为这是个基佬,不算正常男人!

  狐基语气诚恳的解释道:“亲,人家出门的时候必须带这么多人的,早到一点,才能撑握主动呀!”

  冷月寒没有再吭声,尽管这厮的话她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隐伏在暗处的林昊却深表赞同,虽然他并不喜欢前呼后拥,但有可能的话,他还是要尽可能的占据主动,赢得先机。

  这个光头男看着是个基佬,可明显不是简单的主,林昊紧了紧手中的狙击枪,准备找到最佳射击时机,将他一枪爆头!

  “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哈!”狐基指着冷月寒对那十几个人道:“小的们,这就是我常跟你们说的公司头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冷血观音,她的名声是十分显赫的,莫说是在咱们华夏,就是在整国际杀手界上都是排得上名号的!”

  冷血观音?林昊听到的时候,心说这名字倒是别致,也很贴切,对别人是冷血残酷的。可对自己则像观音般仁慈。

  冷月寒只是扫了那些人一言,便算是打过招呼。

  狐基男语气有些沉痛的接着道:“亲,上一笔生意,咱们可真是亏了血本。你看看,咱们原本那么大的公司,现在就剩这么些人了!实在是可怜啊!”

  冷月寒淡漠的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狐基点头默叹道:“我希望自己还的那天别那么快!我还想再吃些海鲜,再约几个帅哥呢!”

  冷月寒道:“要还的始终都要还,挡也挡不住的。”

  狐基再次被郁闷到了,叹气道:“亲,你真的很不会聊天哎!”

  冷月寒道:“我不是来跟你聊天”

  狐基道:“好吧,我给你发任务!”

  冷月寒则道:“等一下!”

  狐基不解的问:“等什么?”

  冷月寒道:“我想知道,我们是什么公司,除了你之外,上面还有人吗?”

  狐基疑惑的道:“你怎么会想起问这个?以前你不是从来不问的吗?”

  冷月寒道:“我突然就想问了!!”

  狐基苦笑道:“这也太突然一点吧!”

  冷月寒蹙起秀眉问道:“不能说?”

  狐基看了其他人一眼,“也不是不能,不过现在明显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等这个任务结束之后吧,咱们找个时间,好好的聊聊好吗?”

  冷月寒无奈,只能再次沉默以对。

  狐基掏出一个盒子递过来,“新的任务资料在这里。包括一半的预付款支票。”

  冷月寒仍然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显然没有伸手接的意思。

  狐基疑惑的道:“亲,你怎么不接?”

  冷月寒道:“你扔过来!”

  狐基哭丧着脸道:“你连我都不信任了吗?”

  冷月寒竟然很真诚的道:“抱歉,我从来就没相信过你!”

  狐基微愣一下,不过并没有生气,反倒是笑了起来,“不错,你是对的,杀手这一行深似海,一脚踏入生死两茫茫,自然谁都不能相信!我也是一样,哪怕跟我的男神们玩得多兴奋,可从来不掏心的!”

  冷月寒:“……”

  狐基手轻轻的一扬:“来,亲,接着!”

  说罢,他就将盒子扔了过来,而就在他扔出盒子的瞬间,一道暗箭也紧跟在他的西装袖口中毫无预兆又悄无声息的疾射而出……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