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乱七八糟的叫喊声,众人纷纷转头朝外面看去,只见十几个村民正从外面涌进来,中间抬着一个小男孩。

  他们进入诊所的时候,声势浩大,柳伟兴一等被迫退让到了一角。

  门板放下之后,一中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立即上前来抓住林昊的袖子,满脸焦急的迭声道:“医生,医生,快救救我儿子,快救救我儿子。”

  林昊垂眼看看,只见躺在床板上的男孩约摸十一二岁左右,脸色苍白,嘴唇发紫,但意识明显还是清醒的,因为他正张着眼睛,痛苦又惶急看着众人,眼角还不停的流下泪水,然而让人奇怪的是,他不喊也不叫,甚至一动也不动。

  看了一眼后,林昊疑惑的问:“这孩子怎么了?”

  那个中年男人,也就是男孩父亲有点语无伦次的道:“今天我家有客人来,刚刚吃饭的时候大人一桌,小孩一桌,我们喝酒,他们喝汤,他们一边吃还一边打闹,我也没管,小孩子嘛,不打不闹就不是小孩……”

  林昊听了半天也没听出头绪,打断他道:“你直接说他到底怎么了!”

  男孩父亲道:“他被卡住了!”

  “好,我知道了!”林昊刚开始以为是鱼刺或鸡骨头什么的给卡了,这就蹲下身去,对那小男孩道:“来,张开嘴巴我看一下。”

  男孩并没有张嘴,只是惶怯的看着林昊,仿佛很害怕的样子。

  林昊以为他没听清楚,放慢语速重复道:“没关系的,张开嘴让我看看。”

  男孩依然没有张嘴,但眼泪流的更凶了。

  这下,林昊终于明白了,男孩不是不想张嘴,而是张不开或者害怕张开。

  没和女人上过床,但临床经验却十分丰富的林昊意识到情况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沉吟一下对吴若蓝道:“姐姐,拿一根压舌板给我。”

  吴若蓝答应一声,赶紧去给他取了根一次性的压舌板。

  林昊撕开压舌板的包装后,这就伸到男孩的嘴上,同时对他道:“来,放松点,让医生看看是怎么回事。”

  随着压舌板伸进去,男孩的嘴巴一点一点被翘开了,口腔也暴露了出来。

  林昊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异样,于是目光越过口腔往咽喉部位看去,这一看脸色顿时变了变,因为他看到了咽喉底部有一点金属的反光,忙对吴若蓝道:“姐姐,拿手电筒。”

  吴若蓝赶紧的把手电筒递给他。

  林昊打亮电筒往男孩的咽喉里一照,看清楚里面的光景时,整个人都滞住了,呆在那里有点反应不过来。

  吴若蓝见林昊这副模样,连忙凑上前去看,然后就无法自控的失声叫了起来,“天啊,是勺子,是一把勺子。”

  不错,卡在男孩喉咙里的不是鱼刺或别的什么骨头,而是一把吃饭用的勺子,强光电筒只能照到一点点的柄端,也就是说整个勺子都在咽喉下面。

  吴苦蓝被吓得不轻,好一阵才问道:“这是怎么弄的,勺子为什么会卡在那里的?”

  男孩父亲苦声道:“他喝汤的时候,将勺子含在嘴里,还要跟别的孩子玩什么如来神掌奥特曼的,结果被一个熊孩一掌拍到嘴巴上,勺子就整个进去了。”

  林昊皱着眉头问:“勺子有多长?”

  男孩父亲忙用两个手指比划道:“有这么长!”

  林昊一看,估摸着最少也有十一二厘米的长度,眉头不由蹙得更紧,“有点麻烦,不知道有没有损伤气管呢!”

  男孩父亲原本就很慌,听了这话就更慌,更语无伦次的道:“医生,医生,那该怎么办,那该怎么办啊?”

  柳伟兴自认为是领导,这就插嘴道:“你孩子的情况这么严重,还在这里瞎折腾什么,这只是个小诊所而已,赶紧送医院吧!”

  男孩的父亲明显已经无头苍蝇似的慌乱失措,忙点头道:“对,送医院,赶紧送医院!”

  林昊突地插嘴问柳伟兴道:“柳处长,你应该不是学医出身吧?!”

  柳伟兴道:“我确实不是,但小孩的情况这么严重,大家都有目共睹,难道不应该送医院……”

  林昊没好气的喝道:“你不是学医的,对病人的情况就没有发言权,最好就闭嘴!”

  柳传兴道:“你说什么?”

  林昊很大声的道:“我说最烦就是你这种不懂装懂,还自以为是瞎指挥的人!”

  柳伟兴被气得脸上白一阵青一阵,嘴都歪了,指着林昊哆哆嗦嗦的骂道:“你,你,你……”

  林昊理也不理那被气得仿佛得了帕金森综合症的柳伟兴,转头对男孩父亲道:“大叔,如果你不想你的孩子的情况变得更严重的话,最好不要再动他,一步都不要!现在勺子只是卡在食道里面,可是食道充满黏液,勺子也已经被粘液包围了,变得无比滑溜,也就是说很轻很轻的晃动,都会让勺子往下滑,而勺子滑进胃里的话,那就更麻烦了!”

  男孩父亲忙问道:“那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啊?”

  林昊道:“当务之急,当然是要把勺子取出来。”

  男孩父亲又急忙问道:“医生,你能取吗?”

  林昊毫不谦虚的点头道:“当然!”

  男孩父亲道:“医生,那你赶紧帮他取出来吧!”

  林昊摇头道:“抱歉,我现在不能帮你。”

  男孩父亲道:“为什么?”

  林昊摇摇头,没有说话。

  男孩父亲急得不行的道:“医生,你说话呀,为什么啊?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你救救他好吗?要多少钱,你尽管说就是。只要能救他,砸锅卖铁我都愿意的……”

  林昊摇头道:“大叔,不是钱的问题。”

  男孩父亲道:“那是什么问题!”

  林昊叹气道:“我们这个诊所的经营范围只是西医内科,我却是个中医,没有资格做外科,而你孩子的这个问题,无疑是属于外科的。再另外,我刚刚被吊销行医资格了,没办法再行医。”

  男孩父亲气愤得不行的道:“是哪个王八蛋吊销你的行医资格?”

  林昊没有说话,但目光却看向了柳伟兴。

  男孩父亲顺着他的眼光看去,看到柳伟兴那一身制服的时候,顿时就明白过来了,救儿心切的他立即就扑上去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喝问道:“就是你这个王八蛋吊销林医生的行医资格是不是?”

  柳伟兴见眼前这男从双眼猩红,一副要夺人而嗜的凶狠模样,被吓得不行,忙道:“不,不……”

  男孩父亲一手紧紧的揪着他的衣领,一手指着他道:“你tm赶紧恢复林医生的行医资格,让他救我的儿子。”

  柳伟兴挣扎着道:“这种事情是你说恢复就恢复的吗?”

  男孩父亲显然不是个擅于耍嘴皮子的男人,只是再次硬巴巴的喝问:“你到底恢不恢复?”

  柳伟兴嘴硬的道:“不!”

  “啪!”的一声响,男孩父亲竟然想也不想的一巴掌就甩到了柳伟兴的脸上。

  穷山恶水出刁民,石坑村富裕,只出了八妖。蓝田村穷得掉渣,一上火个个都是刁民。

  柳伟兴被打懵了,愣愣的捂着自己的脸道:“你,你敢打我?”

  他的那些下属见领导被打,立即就要拥上来护驾。男孩的那些家属见状,立即就拥了上来,双方僵持了起来。

  男孩父亲恶狠狠的道:“我只是打你一耳光,绝对算轻的。今儿个我把话撩在这里,我儿子要是因为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还有你的这些狗腿子,通通都出不了蓝田村!”

  柳伟兴平白无故的挨了一耳光,心里无比的火光,怒声道:“你,你们敢暴力抗法?”

  男孩父亲冷哼一声,扭头对旁边的一个汉子道:“阿四,赶紧去村里叫人来。”

  那精瘦汉子立即答应一声,飞快的出了诊所。

  仅一会儿,蓝田村的村民便纷纷涌到了吴仁耀诊所,扛锄头的扛锄头,拿镰刀的拿镰刀,有的甚至连家里的火烧棍都拿来了,将诊所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男孩父亲见乡亲们都来了,这就冲柳伟兴喝问道:“你再说一句,到底是恢不恢复林医生的行医资格!”

  柳伟兴刚想张嘴,男孩父亲已经将他一把拽了过来,“你要是再说一个不字,我就把你推出去,让他们活活把你打死!我是很认真的,绝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最好就想清楚了再说!”

  柳伟兴抬眼往外看看,只见院里院外无不是黑压压的村民,全都张牙舞爪,杀气腾腾的样子,早就被吓衰了,哪还敢嘴硬,忙扭头对林昊道:“先救人,别的事以后再说。”

  林昊装作耳背的样子道:“啊?柳处长你说什么?”

  柳伟兴无奈的重复道:“我说让你先救人!”

  林昊脸上露出夸张的表情,“天啊,柳处长,我没听错吧?你让我救人,这可是外科,你让我一个中医去做外科?你没搞错吧?你这是知法犯法啊!”

  柳伟兴被弄得无比尴尬,只乎是哀求似的道:“你就不要说那些有的没的了,赶紧救人吧!”

  林昊道:“可是我刚刚已经被你吊销了行医资格。”

  柳伟兴道:“我都说这个事情以后再说了!”

  林昊道:“万一以后你过桥抽板,这事一完,你又吊销我的行医资格呢?”

  柳伟兴:“……”

  “不过就算你反悔,我也不怕!”林昊突然有点神经质的嘿嘿的笑了一下,然后对吴若蓝道:“姐姐,准备开始手术!”

  早已经在准备的吴若蓝忙答应道:“好!”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