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马上开始手术,无疑是仓促的,如果是在大医院里,最起麻得给男孩照个x光,确定勺子的长度,形状。然后用喉镜查看一下,确定勺子到底是不是整个都在食道,有没有气管。

  不过在这个诊所里,一切都没办法讲究了,况且男孩也没有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照这样看,气管是没有损伤的,所以林昊直接下医嘱道:“司可林40毫克!”

  司可林是筒箭毒碱合成代用品,作用是松驰肌肉,骨骼,因为持续时间短,易于控制,所以适用外科手术,常用于局部麻醉,例如气管插管。但大剂是使用的话却十分危险,可引起心动过缓,心律失常,心博骤停等等,超量使用甚至会使人支气管痉挛与过敏性休克死亡。

  林昊现在所用的剂量虽然不是特别大,但现在这个时候使用,也是十分危险的,一来会让患者呼吸肌麻痹,减弱呼吸。二来会让卡着勺子的肌肉松驰,从而增加勺子滑进胃部的危险。

  不过林昊现在没有办法,必须得使用司可林不可,因为刚才他用压舌板检查的时候已经发现,男孩口腔里的肌肉已经痉挛了,无法自主的张嘴,而取勺子的时候,嘴巴必须张得更大才利于手术,只有司可林才能让他松驰下来。

  在吴若蓝配好药过来的时候,林昊先是垫高了男孩的,然后又抬了一下男孩的下颌,调整到合适的位置才点头道:“注射吧。”

  随着药物打进去,男孩口腔内的肌肉明显松了下来,林昊只用压舌板轻轻一压,便使他的嘴巴张开,然后就对吴若蓝道:“喉钳。”

  吴若蓝赶紧把早已准备好的喉钳递了过去。

  林昊接过喉钳后,直接就由男孩的口腔伸了进去,慢慢的探往咽喉部。

  这个步骤看起来十分的轻巧,事实上却是最关键的一步,林昊的手必须稳,必须巧,还必须有力,一下就要把勺子露出的那一点柄端牢牢,如果一次没有,又或没有夹稳,那勺子就可能移位,更可能就此滑下去进入胃部,将情况变得更严重更麻烦更糟糕。

  看着整个长长的喉钳几乎伸进了男孩的嘴里,吵杂的众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甚至连喘气都不敢那么大声,整个诊所静得落针可闻,仿佛生怕稍有一点声音就会惊扰到正在手术的林昊,从而出什么差错似的。

  无数的目光聚焦下,原本就有压力的林昊感觉压力更大,额头也开始冒汗。

  吴若蓝很想掏手帕去给他擦拭,可是又怕自己的动作会弄抖他的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汗从他的额上流下来。

  尽管压力山大,但林昊还是镇定的,手也是稳而有力,灵巧又准确的,当喉钳即将接近勺子柄端的时候,它将喉钳打开,然后轻轻的一夹,手中便来“咔”的一声轻声。

  喉钳准确无误的夹到了勺子的柄端上。

  做到这一步,手术无疑成功了一半,但林昊没有松手,牢牢的后,这就顺着咽喉与嘴腔的方向缓缓的往外拽,一点一点,一寸一寸……

  “咣”的一声响,当一只长约十二厘米的金属勺子从男孩的嘴里拽出,落到弯盘上的时候,在场的众人均是大松了一口气。

  不过林昊却不敢松气,取出勺子的过程看起来惊心动魄,可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关键是勺子取出之后,男孩的食道与咽喉有没有损伤,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不幸中的万幸是,男孩的运气非常不错,勺子是顺着食道滑进去的,不但没有损伤食道,也没有伤到气管。

  林昊确定没问题后,这就拍了拍男孩的肩膀道:“好了,你没事了,以后千万不可以这么顽皮了!”

  男孩赶紧从床板上坐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后,开腔道:“真的好了呢!”

  欢呼声在诊所里响了起来,紧接着是如雷的掌声。

  柳伟兴也感叹于这一幕的精彩,在众人的带动下都忘了自己是来找茬的,跟着也鼓起掌来,只是才鼓了那么一下又迅速反应过来,脸色讪讪的放下手。

  男孩的勺子被取出后,很快就活蹦乱跳起来,他的家人对林昊自然千恩万谢不绝。

  在要离开的时候,男孩父亲斜眼看一下柳伟兴,然后掏出五十块递给林昊道:“林医生,钱呢,我没有多少。只有这五十块了。但我可以帮你一忙,那就是狠狠的收拾这班杂碎,打不死他们,也打残他们,让他们再也不敢进来咱们村撒野!你看怎样?”

  柳伟兴一等闻言吓得不行,忙眼巴巴的看向林昊。

  男孩父亲的话,对林昊而言绝对是正中下怀的,他确实想对庞达那样狠狠的教训柳伟兴一顿,让他以后别说来找茬,就是看到自己都畏惧的绕着走。

  只是柳伟兴是官面上的人,而且管的还是卫生系统,抬头不见低头还是要见的,得罪死了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好处,何况这厮的脸不但丢了,还被人打了,也应该识相了。于是他就道:“不用的,你们回去吧!”

  男孩父亲有些不太甘愿的道:“真的不用吗?”

  林昊摇头道:“真的不用,我能应付的,你们回吧!让乡亲们也散了!”

  男孩父亲只好一把拽住正东溜西串这儿看看那儿摸摸的儿子,拉着他走出去对众人道:“散了,散了!”

  看见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柳伟兴一等才松了一口气。

  林昊淡笑道:“柳处长,你们也请吧!”

  柳伟兴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他,然后又看看外面,确定那些村民全都走没影了之后,这就大手一挥,对一班下属道:“执行刚才的处罚决定,搬东西!”

  林昊闻言微愣一下,随即冷笑道:“柳处长,你可真是让我开眼界了,以前别人常说提起裤子就翻脸,我还不知道什么意思,看过你之后,我可终于懂了!”

  柳伟兴理也不理,黑着脸道:“把他的医师资格证给我没收了!把东西般上车!把诊所给我封了!”

  吴若蓝的性情一向都是纯朴的,可看见他们翻脸无情的样子,也忍不住有点埋怨林昊,“刚才你就不该拦着的,这些人摆明了不见棺村不落泪的。”

  林昊没有动气,反倒笑道:“姐姐,放心吧,他们动不了咱们一根寒毛的。”

  柳伟兴不管三七二十一,怒声喝道:“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搬啊!”

  一班下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只能硬着头皮的走向药房。

  他们脚步才一动,梁大牛那庞大的身躯已经霍地拦到面前,“我看你们一敢!”

  大牛一出,谁与争锋!

  不说别的,光是那对牛眼一瞪,就让他们心里发怵了。

  场面,又一次僵持下来。

  “哟嗬!”正是这个时候,曾帆从外面走了进来,“哟嗬,这么热闹,在拍戏呢?”

  吃饱喝足之后,曾帆原本打算赖在宿舍不走,准备和心目中的女神何心欣说几句话,可是人家压根儿就不理他,感觉有些无趣,便从那边过来了。

  走进来后,看看林昊等人,又看看柳伟兴一等,看到他们那身制服与及肩徽的时候,多少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但他还是问林昊,“什么情况?”

  林昊便意简言骇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曾帆听完之后,丝毫不以为然,还是没正没经的样子,“黑面神,看来这回主角该由我演了!”

  林昊疑惑的问:“呃?”

  曾帆翘起双手,十分神气的道:“这样的场面,你摆明了搞不掂嘛!”

  林昊道:“谁说我搞不掂的!我只是没开始搞而已!”

  曾帆不屑的道:“黑面神,你就别嘴。我承认,你是有那么点三脚猫功夫,这可是当官的,不是那些上不得了台面的地痞。你用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林昊道:“谁说我要使用暴力的!”

  曾帆道:“你不用暴力,有什么办法可以将他们打发走呢?难道你也有什么背景?哦,我差点忘了,你跟区分局的沈荆彬很熟。让他出面帮你是不是?”

  林昊道:“用不着他。”

  曾帆疑惑的道:“难不成你还认识什么我不知道的大人物?”

  林昊淡淡的道:“你错了,我根本就用不着找人。”

  曾帆道:“那我就搞不懂了,人家这虽然是摆明了上门找茬的,可事实上,咱们的诊所确实存在违规经营的行为。人家一定要禀公办理的话,你不找关系是完全没办法的。”

  林昊道:“我也用不着找关系!”

  曾帆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黑面神,你就别死撑了,这事你搞不掂的。让我客串一下主角吧,我只要一个电话,立马就可以让他们滚蛋。嗯,想让他们滚多远就滚多远。”

  林昊也笑了,问道:“要不然咱们来打个赌!”

  曾帆道:“赌什么?”

  林昊道:“我不用找人,只要随便说几句话,就能将他们扫地出门。你信不?”

  曾帆想也不想的道:“我不信!”

  林昊道:“那行,咱们就赌这个,我输了,以后你是我老大,你让我干嘛我干嘛。你输了,以后我让你蹲着,你就蹲着,让你趴着,你就趴着。”

  曾帆犹豫了一下,然后咬着牙道:“赌了!”

  林昊扬起手道:“君子一言!”

  曾帆一掌拍过去,“死马难追!”

  林昊嘿嘿的笑了起来。

  曾帆推他一把道:“傻笑个什么劲儿,赶紧让他们滚一个我看看啊!”

  林昊这就走上前去,对柳伟兴毫不客气的道:“哎,那个谁,我忍你很久了,你别在这里吱吱歪歪了,赶紧给我滚。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gzbpi.,更v新更v快无弹*窗**

  老铁!还在找\"妙手小村医\"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laoqu123=)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